橋頭地方法院  2019110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27條,妨害性自主罪 | 刑法第334條第2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刑法第348條第2項第1款,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 刑法第224條,妨害性自主罪 | 刑法第221條,妨害性自主罪 | 刑法第222條第1項第2款,妨害性自主罪 | 刑法第229條,妨害性自主罪 | 刑法第224條之1,妨害性自主罪 |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附則 | 刑法第228條,妨害性自主罪 | 刑法第332條第2項第2款,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附則
| 律師
主文
甲OO對未滿十四歲之女子犯強制猥褻罪,共貳罪,各處有期徒刑肆年
應執行有期徒刑伍年
判決節錄
一、按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所稱性侵害犯罪,係指觸犯刑法第221條
至第227條、第228條、第229條、第332條第2項第2款、第334條第2款、
第348條第2項第1款及其特別法之罪
司法機關所製作必須公示之文書,不得揭露被害人之姓名、出生
年月日、住居所及其他足資識別被害人身分之資訊,性侵害犯罪
防治法第2條第1項、第12條第2項分別定有明文
本件被告甲OO被訴刑法第224條之1、第222條第1項第2款之對未滿14歲
女子犯強制猥褻罪,屬上開法條所規定之性侵害犯罪,依上開規
定,本案判決書內關於被害人甲女、告訴人甲○、證人即乙○○
○丙男(代號0000-000000B,真實姓名、年籍詳卷)、證人丁○○之
姓名,及被害人就讀之○○國民小學,僅各記載代號或隱匿全名
,以保護被害人之身分,先予敘明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
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定有明文
告訴人及證人丁○○於警詢時之陳述,均為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
外之陳述,屬傳聞證據,被告、辯護人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時
爭執證據能力(見本院卷一第72、113頁、卷二第243頁),本院審酌
告訴人及證人丁○○已於審理時到庭作證,並經檢察官、被告及
辯護人交互詰問,且其等於警詢時所為陳述均無刑事訴訟法第1
59條之2、第159條之3得為證據之例外情形存在,是告訴人及證人丁
○○於警詢所為陳述,即無證據能力,本判決並未予以引用
(二)辯護人另以告訴人、證人丁○○於偵查及本院審理時,所證述
關於被害人遭猥褻之經過,均係轉述被害人所言,亦屬傳聞證據
而無證據能力(見本院卷二第243頁)
倘以文書內容所載文義,作為待證事實之證明,乃書面陳述,其
為被告以外之人出具者,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及其相關之傳
聞法則規定適用
若以物質外觀之存在,作為待證事實之證明,即為物證之一種,
無傳聞法則之適用,原則上具有證據能力(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
字第3258號判決意旨參照)
卷附○○國民小學學生事件處理表單2份(見偵卷彌封袋內),經
被告、辯護人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時爭執證據能力(見本院卷
一第73、113頁),依其性質,上開表單關於證明該校校方曾就被
害人於107年5月14日在校之異常行為,於當日及同年8月至10月間,
對被害人及其同學進行諮商、輔導等相關處理部分,屬校方之O錄
文書,性質為文書證據,並非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而
無傳聞法則之適用,應有證據能力
至於上開表單所載被害人陳述之案發經過,則屬供述證據,應有
傳聞法則之適用,被告及辯護人既爭執此部分證據能力,且查無
傳聞例外之情事,應認此部分無證據能力,本院亦未以之作為認
定被告犯罪事實之證據
(四)按被害人於審判中有下列情形之一,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
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
,且為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三、依第15條
之1之受詢問者,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7條第3款定有明文
又同法第15條之1第1項、第14條第1、2項規定:「兒童或心智障礙之
性侵害被害人於偵查或審判階段,經司法警察、司法警察官、檢
察事務官、檢察官或法官認有必要時,應由具相關專業人士在場
協助詢(訊)問
」被告、辯護人雖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時,爭執被害人於警詢
時陳述之證據能力(見本院卷一第72、113頁、卷二第225頁)
惟查,被害人107年5月21日警詢筆錄,係由受有性侵害犯罪防治法
第15條之1第1項所定受有性侵害被害人相關訊問訓練之警員余慈華
、O宏龍進行詢問,且其等於106年間分別接受14小時、7小時之專業
訓練課程,有臺南市政府警察局歸仁分局108年8月29日南市警歸偵
字第1080432879號函所附上開2人106年、107年學習時數資料在卷可考
(見本院卷一第175至184頁),又上開筆錄之製作時間,距離案發
時間僅略逾1週,被害人之記憶當較為鮮明而可信,且為證明本案
犯罪事實所必要,是依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7條第3款規定,應認
被害人於警詢時之陳述,有證據能力
(五)本判決下列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經本院提示
後,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均同意作為證據,而本院審酌各該證
據作成時之情況,核無違法不當或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亦認
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之規定,
認均有證據能力
其餘憑以認定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查無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
情,依同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亦具證據能力
一、訊據被告固不否認其知悉被害人未滿14歲,且有於上開時、地
,帶同被害人至上開套房,進房後脫下被害人衣服,被害人有坐
在其腹部上,其褲子有褪下,並露出陰莖
(二)被告雖以前詞置辯:1.依被告所辯,其與被害人進入上開套房
後,尚且先與被害人躺在床上嬉鬧搔癢,結束後才帶垃圾下樓,
已與其辯稱帶同被害人進房之原因,係為打掃、清除套房內垃圾
,不敢獨留被害人在車上乙節未盡相符,是其所辯是否可採,已
有可疑
參以被告於警詢、偵查及本院審理時,供稱其與被害人父母為認
識2、30年之友人,與被害人認識3、4年,被害人將其當成大玩偶,
帶被害人出去玩也不只一、兩次,被害人父母對其很放心等語(
見警卷第5頁,偵卷第283頁,本院卷
4.辯護人雖以:被害人於警詢、偵查中之證述前後多有矛盾,恐係
為羅織被告入罪而虛構事實等語,為被告辯護
(3)就辯護人質疑之上述細節,證人丁○○於警詢時證稱:原本被
害人要到女性更衣間,但因被告把她裝換洗衣服的包包拿得很高
,她才會跟著被告進入男性更衣間,並在同一間更衣室內
(4)況被害人於警詢、偵查時,就其於套房及O池更衣室中,遭被告
猥褻之方式及部位、其當時之反應(於套房中曾到處躲藏、於泳
池更衣室中曾拒絕被告為其洗澡)等主要情節,證述均為一致,
復與客觀事證相符,業如前述,自無從僅以被害人就部分細節之
記憶模糊,遽論其證述具有瑕疵而不足採信,是辯護人上開所辯
,尚非可採
5.辯護人復為被告辯稱:被害人於案發當晚,一家人尚有與被告一
起吃飯,當時被害人並無異狀,難認其所述當日遭被告猥褻之情
形屬實等語
當天我就通知她母親到學校,她母親到校後一開始也不相信,想
說對方是認識多年的朋友等語(見偵卷第29、31頁,本院卷一第13
0、134、135頁),足見案發後,被害人因顧慮被告與其父母之朋友
關係,仍極力隱忍,而對其父母隻字未提,直至2天後在學校情緒
潰堤,始經由證人丁○○之追問,而透露案發經過,衡以被害人
年幼懵懂,因囿於人際壓力而不敢於第一時間告知父母,亦無悖
於常情,自難以其於案發當晚之表現與平常無異,即認其指述內
容係出於虛構,辯護人上開所辯,尚難憑採
6.辯護人另以:被告與被害人在上開套房內時,被害人洋裝內另有
穿著緊身泳衣,倘非其自行脫下,被告實無可能於違反其意願之
情形下,強脫其泳衣等語,為被告辯護
惟被害人於案發時年僅8歲,身高約125公分,體重約20公斤等情,
業如前述,而被告於案發時為51歲之中壯年人,有其個人戶籍資料
查詢結果1份附卷可佐(見本院卷一第13頁),復觀諸卷附游泳池
監視錄影畫面中,攝得被告與被害人一同進出之翻拍照片6張(
見偵卷第147至148、159至160、169至170頁),顯見2人之身高、體型落
差懸殊,是被告強行脫下被害人之泳衣,當非難事,辯護人上開
所辯,亦無足採
(三)綜上所述,被告及辯護人上開所辯,均非可採,其對未滿14歲
之女子為強制猥褻之犯行洵堪認定
(一)按刑罰制裁妨害性自主行為,係為保障他人關於性意思形成與
決定之自由,即任何他人在法律範圍內,得自主決定其是否及如
何實施性行為而不受他人強迫及干涉之權利,而刑法第224條之強
制猥褻罪所謂「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係指該條所列舉之強
暴、脅迫、恐嚇、催眠術以外,其他一切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
而言,其違反意願之程度,並不以足以壓抑被害人之性自主決定
權為必要,只要達於妨害被害人之意思自由,侵犯被害人之性自
主權者,即可認符合「違反其意願」之要件(最高法院107年度台
上字第3348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又被害人於遭被告猥褻之過程中,曾在套房內四處躲藏,並表明
「不要」等語,在泳池更衣室內亦曾口頭拒絕被告幫忙洗澡,可
知被害人自始即無同意被告為上開行為,然被告不顧被害人反對
,於套房內仍抱起被害人坐在其腹部,以陰莖磨蹭被害人臀部、
徒手撫摸被害人O部,於泳池更衣室內復藉機徒手撫摸被害人胸部
、以陰莖磨蹭被害人下背部接近臀部處,足認其不僅客觀上有以
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式,對被害人為猥褻行為,主觀上亦有違反
被害人意願而為猥褻行為之犯意甚明
(二)核被告2次所為,均係犯刑法第224條之1、第222條第1項第2款之
對未滿14歲之女子犯強制猥褻罪
其就犯罪事實一、(一)部分,先後以其陰莖磨蹭被害人臀部、撫摸
被害人O部,及就犯罪事實一、(二)部分,先後撫摸被害人胸部、
以其陰莖磨蹭被害人下背部接近臀部處等猥褻行為,均係為滿足
一時之色慾,而於密切接近之時間及同地實行,且侵害同一法益
,皆屬接續犯,均僅各論以一罪
又其上開2次強制猥褻犯行,時間間隔已可區分,且地點有別,不
具時空上密切接近關係,足認其上開2次所為,犯意各別,行為互
殊,應予分論併罰
但各該罪就被害人係兒童及少年已定有特別處罰規定者,從其規
定,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定有明文
被告上開所犯之罪,係就被害人為未滿14歲之人所設之特別處罰規
定,自無庸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規
定再予加重其刑
另考量被告犯後猶飾詞卸責,未能真誠面對犯行,進而尋求被害
人及其家屬之原諒,或與其等達成和解,難認其有悛悔之心,告
訴人及證人丙男復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時,均請求從重量刑(
見本院卷一第75、129頁)
兼衡被告前無犯罪O錄,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O錄表1份在卷足
參(見本院卷一第17頁),及其自陳高職畢業,現從事配電、電機
工作,月薪約新臺幣1、2萬元,已婚,與妻子及1名已成年之女兒
同住,領有中度身心障礙證明,有身心障礙證明1份在卷可佐(
見本院卷一第81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斟
酌其2次犯行係於同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25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3348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名詞
分論併罰 1 , 傳聞證據 2 , 詰問 1 , 辯護人 14 , 供述證據 2 , 非供述證據 1 , 接續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條之1,15-1,A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7條第3項,17,A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5條之1第1項,15-1,A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4條,14,A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4條第2項,14,A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5條之1第1項,15-1,A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7條第3項,17,A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引用法條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7條第3項,17,A   2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5條之1第1項,15-1,A   2

刑法,第224條之1,224-1,妨害性自主罪   2

刑法,第222條第1項第2款,222,妨害性自主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條第1項,2,A   1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4條第2項,14,A   1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4條,14,A   1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2條第2項,12,A   1

刑法,第348條第2項第1款,348,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1

刑法,第334條第2項,334,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法,第332條第2項第2款,332,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法,第229條,229,妨害性自主罪   1

刑法,第228條,228,妨害性自主罪   1

刑法,第227條,227,妨害性自主罪   1

刑法,第224條,224,妨害性自主罪   1

刑法,第221條,221,妨害性自主罪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條之1,15-1,A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112,附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