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油箱內柴油得手|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修正前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
之懷疑存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
為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
)
再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號
判例參照)
三、檢察官認被告涉此犯行,無非以證人O國慶、O智銘於警詢時證
述及偵訊時具結之證述、被告駕駛上開車輛之路線地圖、監視器
錄影擷取畫面照片及錄影光碟、現場照片、被告前科資料等為其
主要論據
又如附表所示之遭竊柴油數量眾多,倘若被告要竊取柴油,理應
持得以裝載之容器及抽取柴油之物品前往,且依據證人O國慶、O智
銘第二次警詢筆錄,其等均證述遭竊現場原本並無放置可以裝放
柴油之油桶或其他容器等語(見本院卷第5頁至第6頁反面),則
何以上開男子下車時並無拖或拿任何物品,故監視器畫面中手拖
物品上車之男子是否即係竊取柴油之人,亦非無疑
(五)另證人即被告之妻O雅婷於本院審理時具結證述:案發當天被
告是否有去抓螃蟹,伊已忘記,但被告在108年1月間,偶爾會在半
夜,去外面釣魚或抓螃蟹等語,雖然證人O雅婷已忘記案發當天被
告是否有在外抓螃蟹,然證人O雅婷既證述被告確實於108年1月間
,偶爾會在半夜,至外抓螃蟹,則被告上開辯稱:伊於案發當天
是去彰濱工業區排水溝抓螃蟹等語,即非全無可採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號判例參照
名詞
釣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