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1030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律師
主文
甲OO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陸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一)本件被告於103年1月6日晚間10時許因自撞路樹O禍意外,致受有
傷害,經先後送桃園醫院、O口長庚醫院急救,而於同年月29日自
O口長庚醫院出院,出院時經醫師診斷為「O禍致頸部脊髓損傷,
現右手右腳無力」等情,而被告出院後,仍持續至O口長庚醫院、
桃園醫院、中壢長榮醫院門診、復健,此有O口長庚醫院、桃園醫
院病歷資料、中壢長榮醫院診斷證明書等在卷可參,前揭事實固
值認定,惟被告迄於其O如附表所示保險公司請求殘廢保險金時
,其因前開意外事故所致身體機能遺存障害實情為何,已否達「
殘廢程度表」所列殘廢程度之一,實非無疑問
當時去O口長庚醫院開立診斷證明書是我的員工O添丁陪同甲OO前往
,我們用O口長庚醫院開立的診斷證明書去O請保險金,與當初跟
甲OO簽約時主張的殘廢保險金項目不同,殘廢保險金有11級75項,
我的經驗評估O口長庚醫院這張診斷書只能請領7級或3級這2個項目
的殘廢給付,而我當初想幫甲OO爭取的是右側上、下肢無力的診
斷證明,但當時O口長庚醫院的醫生根據當時其診斷不願意開立,
因為甲OO在O口長庚醫院就診的時間不夠長,而無力的診斷證明書
必須要長時間的觀察、診治才能出具,所以O口長庚醫院醫生沒有
就肢體的肌力做診斷,但甲OO甲OO當時的身體狀況比今日我看到
的還好一點點,我還記得我去甲OO住處時,她還能上下樓梯,只是
要雙手扶著扶手慢慢地上下樓梯等情在卷(見本院易字卷(三)第
78-79頁),足見證人O鑑德接觸被告之目的無非即在代理被告O請「
殘廢保險金」,並從中獲取報酬,若非被告經由與證人O鑑德之
接觸,得悉證人O鑑德熟知國內各保險公司審核保戶提出理賠給付
O請之流程(即以醫療院所診斷證明書為基礎,並派員親訪保戶確
認障害具體情況,輔以詢問顧問醫師意見,綜合判斷診斷證明書
所載內容與O請理賠依據事故事實及欲O請理賠給付項目是否相符
,以決定是否給付),及各項殘廢給付標準(即能以「殘廢程度
表」所列之何項目、O次之殘廢程度、等級向保險公司請求殘廢保
險金),否則以被告非無O請保險給付之經驗,且業已陸續自行
O請醫療、住院保險給付,本無庸另委由第3人O請,復支付3成酬金
惟被告於與證人O鑑德接觸期間之103年5月23日凌晨因急診至O口長庚
醫院就醫,主訴「左側肢體無力」,翌日(即24日)入院所為肌
力測試,右側上下肢肌力均為5分,左側上下肢肌力為2分,嗣同
年月30日出院前之住院期間所為肌力測試,右側上下肢肌力測試均
為5分(此載於103年5月24日至30日護理記錄單,參見本院易字卷(
二)第1-10頁),前情顯反於被告於同年1月6日至29日住院期間相關
磁振照影檢查、誘發電位檢查結果,證人O榮國於檢察官訊問時針
對此部分亦證稱:103年5月23日甲OO入院時,左手、左腳肌力2分,
右手、右腳肌肉力量4分,學理上不太可能,因為此次情形與上次
狀況完全相反,且間隔4個月不太可能與上次意外造成暫時性失
能之延續,出院時(即同年月30日)左手4-分,左腳3分,右手、右
腳4+分,與1月份相比右腳2分提升到4+分,算是進步很多,而右腳
4+分功能不會太差,理論上可以開車等語(參見104年度他字第17
30號卷(二)第182頁),姑不論被告左側肢體肌力力量驟失,與此同
時,其被告右側上、下肢肌力既能連續7日均紀錄至5分,可見其
右側上、下肢肌力實已顯著恢復
(3)又被告於103年7月8日由O添丁陪同至O口長庚醫院門診並開立用以
O請殘廢保險金之診斷證明書之情形,前據證人O榮國於檢察官訊
問結證述:103年7月8日O口長庚醫院診斷證明書是門診開立依甲OO肌
力表現開立,無法像住院期間觀察其平時動作,且其主訴疼痛部
分亦無法檢測,無法工作通常是病人要求開立,如果沒有要求,
我們不會主動寫入診斷證明書,我是根據門診檢查結果及病人主
訴開立診斷證明書,至於病人事實上究竟有無工作能力,我無法
得知,如果依甲OO103年7月8日肌力測試及主訴結果,她應該無法
再開車且行動有困難等語(見104年度他字第1730號卷(二)第180-182頁
),證人O添丁於本院審理時則證稱:103年7月是我陪甲OO去O口長
庚醫院開立診斷證明書,醫生會問需要怎樣內容的診斷證明書,
我陳述說我需要表現甲OO現在狀態的診斷證明書,我敘述甲OO右側
腳踝完全無力,希望醫生將右腳踝無力的情形寫入診斷證明書,
醫生不願意寫,我有說甲OO現在沒有辦法工作,但醫生沒有跟我
講診斷證明書將會如何記載等情在卷(參本院易字卷(三)第80頁正
、反面),惟殘廢保險金之賠付乃依據「殘廢程度表」,熟稔保
險理賠業務之證人O鑑德、O添丁當無不知之理,為能獲取保險公
司較高殘廢等級之認定(殘廢保險金之給付比例相對亦高),醫
師如何記載診斷證明書至關重要,此當即被告前往O口長庚醫院開
立O請殘廢保險給付用途之診斷證明書時,由證人O添丁陪同,藉
由被告能操控之肌力測試、疼痛主訴,向醫師陳述以被告肢體無
力及疼痛情況實已無法工作之陳述,使醫師未便逕予懷疑,而開
立103年7月8日O口長庚醫院診斷證明書,至堪認定
(一)第117-120、123-125、135-137、141頁),而被告在國泰產險公司鑑殘
人員O香妮於103年7月18日至其住處訪視時,其右手尚有4分之肌力
,實不致必需使用左手之力量方能抬起右手,且被告於順利取得
國泰產險公司於同年8月7日賠付之殘廢保險金120萬元、240萬元後
,被告幾於同年8月中旬即自該帳戶領出(參被告桃園市桃園區農
會帳戶交易明細,105年度偵20422卷第115-116頁),被告雖支付證人
O鑑德100萬元,惟未再令其參與其後之保險O請事宜,已據證人O鑑
德在本院審理時結證明確(參本院易字卷(三)第78頁),被告亦曾
供稱:後來發現撥下來的款項這麼多,他們一次抽走這麼多,我
很生氣,就把契約丟掉了等情在卷(見104年度他字第1730號卷
(5)再者,被告嗣又於同年8月17日凌晨至O口長庚醫院急診,主訴「
94年O禍後右側肢體就無力,需要杖才可稍微行走活動,8/15號於
家中跌倒後,左下肢體也無力,無法自行翻身,故入急診求治」
,入院所為肌力測試,左側上肢肌力為5分,左側下肢及右側上
下肢肌力均為0分(此載於103年8月17日入院護理評估,參見本院易
字卷(一)第104頁),迄於其同年9月9日出院時所為肌力測試,除左
側下肢為2分外,其餘均與入院時相同(參載於103年9月9日護理記
錄單,本院易字卷(二)第37頁反面),惟證人O榮國於檢察官訊問
結證稱:依甲OO103年9月2日病程紀錄「用左手握著右手近端抬起時
,右手手掌未垂下」,係指原則上,如果甲OO真的肌肉無力,右
手手掌應該會垂下來,所以不排除甲OO裝病
103年9月3日會診邀請單記錄「說腳不能動,但在做巴賓斯基反射時
,會回縮,就改口說能動」,係因做肌力測試時,需要病人配合
,但也會靠其他反應測試病人是否裝病,所以我請精神科會診,
懷疑是否因精神病而裝病,但會診回覆單是精神科醫師開立,醫
學上無法解釋肌肉無力現象,精神科觀察結果,甲OO並無精神上
疾病導致裝病現象,且精神科觀察到甲OO在無意識下,可以左手
握右手近端可抬起整隻手,手腕不下垂可用左手單手抓褲子,抬
起癱瘓的左腳並做出彎曲左膝動作,這代表她應該有某種程度的
肌肉力量等情(見104年度他字第1730號卷(二)第182-183頁),復於被
告103年8月17日至同年9月9日之出院病歷摘要記載:「主治醫師Com
ment:Duringadmission,ourresidentandnursesfrequentlyobservatedthatshecouldmoveherlo
werlimbs.Shealsocouldsitonbedwithoutsupport,withkneeflexionandhipslightlyabduction,w
hichindicatespreservedmuscletoneofbothlowerlimbs.Functionalparalysiscannotbeexcluded
.【中譯:主治醫師意見:在住院治療期間,住院醫師及護士經常
看見病患可以移動下肢,也可以在無任何協助之情形下自己坐在
床上,且膝關節可彎曲,髖關節可以外展,顯見有保留雙下肢肌
力之情形,心因性癱瘓無法被排除】」等語(見本院易字卷(二)
第85頁)
佐以證人O炳憲於檢察官訊問時證述:甲OO於8月17日住院以後,她
還口頭告知我們要求殘廢要再往上升一級等語(參104年度他字第
1730號卷(二)第141頁),足見被告仍圖以其8月17日住院之事實,獲
取國泰產險公司更高額之殘廢保險金之給付,由此更徵被告提出
殘廢保險金O請時,其右側肢體之無力及疼痛狀態確已顯著恢復,
若非其並故意隱匿肢體恢復實情,在肌力測試或行為表現造假,
當不致使國泰產險公司誤認已達1-1-3所載「O身不能從事任何工作
」之殘廢程度
證人O侯屹於103年10月14日至被告住處時,被告肢體狀況,亦據本院
勘驗無訛(詳見本院易字卷(一)第34頁反面-35頁反面),可知被
告確於證人O侯屹於103年10月14日至其住處時,由第3人輔助、提起
其右腳始能移動,右手亦須由左手抓起始可舉高至肩,被告並明
白向證人O侯屹表示其右手無法單獨活動,右腳無法動作,甚至右
膝以下亦無感覺
(五)本件被告提出殘廢保險金O請時,其右側肢體之無力及疼痛狀
態即已顯著恢復,已如前述,惟除103年7月8日O口長庚醫院診斷證
明書外,被告仍另提供103年10月1日及103年11月14日桃園醫院診斷證
明書給如附表編號2至4所示保險公司,然依103年10月1日桃園醫院
診斷證明書所載,被告固於「103年07月17日、103年08月06日、103年0
8月14日、103年09月12日、103年09月24日、103年10月01日」至桃園醫院
門診就醫,並接受8次復健治療,此有卷附被告桃園醫院病歷資料
可參(見104年度他字第1730號卷(二)第128-137頁),但該院9月12日復
健科門診處方明細亦載有:「image:noevidenceofCspinecordinjury…」(
中譯文:影像學檢查:無頸椎損傷之證據)等語(參同上他卷
且被告於103年10月16日至O口長庚醫院就診時,其雙肢所能活動情形
,已經本院勘驗無訛,詎被告同日(即16日)竟入桃園醫院復健
科住院直至同年11月12日始出院,其入院時所測得右側肢體肌力(
上肢、下肢)僅2-3分(見104年度他字第1730號卷(二)第140頁),更
與其稍早在O口長庚醫院之肢體表現差距甚大,佐以證人即開立
103年10月1日及103年11月14日桃園醫院診斷證明書之醫師葉圜叡於檢
察官訊問結證稱:診斷證明書是門診過來開立的,依據門診做的
肌力評估、O氏量表,認為甲OO右側完全沒有肌力,一般來講持
杖才可以行走,右手應該不行滑手機,車輛要改裝才可能駕駛
(二)被告是否有中樞神經受損情況?如有,請說明依據為何?(三
)被告主張之體況,與被告之檢查結果,是否符合醫學原理及其臨
床表徵?另被告主張右肢肢體無力體況,是否可能源於心因性?
(四)被告主張「其右肢肢體無力,長時間復健後仍遺存嚴重後遺
症」之體況,是否為103年1月6日O禍意外事故所致?如有,請說明
判斷依據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三人以上共同詐
欺取財既遂罪及同條第2項、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
未遂罪(指附表編號2至4所示保險公司未據以給付保險金,被告未
得逞部分)
二、被告與O鑑德、O添丁就本件迄至103年8月中旬前之加重詐欺取
財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是公訴意旨認被
告係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第3項之詐欺取財既遂、未遂罪,容有未
洽,惟起訴之基本社會事實同一,爰依法變更起訴法條,
三、按刑法上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其存在之目的
,在於避免對於同一不法要素予以過度評價,則自然意義之數行
為,得否評價為法律概念之一行為,應就客觀構成要件行為之重
合情形、主觀意思活動之內容、所侵害之法益與行為間之關連性
等要素,視個案情節依社會通念加以判斷
如具有行為局部之同一性,或其行為著手實行階段可認為同一者
,得認與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要件相侔,而依想像競合犯論擬
查被告基於以同一事故,向所投保之數保險公司O請殘廢保險金之
意思決定,於取得103年7月8日O口長庚醫院診斷證明書後,即附具
該診斷證明書O如附表所示保險公司O請殘廢保險金,各保險公司
實際收受O請之時間、審核過程、被告(含共犯)為騙得保險金而
續予O詐情節或各異,惟核心詐騙行為(即故意隱匿右手、右腳恢
復實情,在肌力測試或行為表現造假)既屬同一,應可認係以一
行為,而侵害數個保險公司之財產法益,為同種想像競合犯,依
刑法第55條規定,從情節較重(即附表編號1部分)之三人以上共
同詐欺取財既遂罪處斷
五、爰審酌被告發生自撞路樹O禍意外後,竟為貪圖不法利益,而
詐取殘廢保險給付,所為甚不足取,兼衡被告O詐情節、詐得保險
金數額、智識程度、家庭狀況、犯後飾詞否認犯行之態度等一切
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示懲儆
參、沒收之說明:按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
時之法律,刑法第2條第2項定有明文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定有明文
二、O國泰產險公司於103年8月7日同意賠付殘廢保險金120萬元、240
萬元,合計360萬元,已匯入被告指定帳戶內,已如前述,惟其中
100萬元業已充為報酬支付O鑑德,此既經被告、O鑑德陳明在卷,則
扣除該100萬元,被告實際因本案加重詐欺取財犯罪所得應為260萬
元,雖未扣案,仍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宣告沒收,併依
同條第3項之規定,諭知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刑法第2條
第2項、第28條、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第2項、第55條、第38條之
1第1項前段、第3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名詞
共同正犯 1 , 想像競合 3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2

刑法施行法,第75條,75,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339條第3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