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1029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32條第1項,罰則 |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附則 | 刑法第231條第1項,妨害風化罪 | 刑法第231條第1項前段,妨害風化罪 | 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32條第2項,罰則 | 刑法第227條第3項,妨害性自主罪 | 刑法第231條第2項,妨害風化罪
| 律師
主文
己○○共同意圖營利媒介使未滿十八歲之人為性交易,共二罪,各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各併科罰金新臺幣捌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圖利媒介性交罪,共二罪,各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不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及併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肆年陸月,併科罰金新臺幣拾貳萬肆仟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拾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共同意圖營利媒介使未滿十八歲之人為性交易,共二罪,各處有期徒刑參年貳月,各併科罰金新臺幣伍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圖利媒介性交罪,共二罪,各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女子為性交,處有期徒刑柒月
不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及併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參年拾月,併科罰金新臺幣捌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捌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丙○○共同意圖營利媒介使未滿十八歲之人為性交易,共二罪,各處有期徒刑壹年玖月,各併科罰金新臺幣貳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圖利媒介性交罪,共二罪,各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不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及併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陸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參萬貳仟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辛○○共同意圖營利媒介使未滿十八歲之人為性交易,共二罪,各處有期徒刑壹年柒月,各併科罰金新臺幣壹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併科罰金新臺幣壹萬肆仟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緩刑參年
庚○○幫助意圖營利媒介使未滿十八歲之人為性交易,共二罪,各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各併科罰金新臺幣陸仟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併科罰金新臺幣壹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緩刑參年
判決節錄
一、O逸晟警詢證詞:按被告以外之人死亡者,其於檢察事務官、
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
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3第1款定有明文
查同案共犯O逸晟於警詢中所為之陳述,固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
外所為之陳述,惟其前於本案起訴前之106年2月28日已燒炭自殺死
亡而經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有相驗屍體證明書(偵19276卷第302
頁)及不起訴處分書在卷可佐,無從於審理時到庭供被告對質詰
問,然考其前開陳述,雖多有推諉情事,然並未經強暴、脅迫、
恐嚇等不當方式訊問,堪認依筆錄作成之原因、過程、內容、功
能等外在環境觀察,信用性業獲保障,具有可信性,以之作為證
據應屬適當,又O逸晟既已死亡,除上開該審判外之陳述外,顯已
無從再就同一供述者,取得與其上開審判外陳述之相同供述內容
,且O逸晟為本件應召站主要經營者,其供詞亦無從以其他證據替
代,核為證明犯罪事實及主要待證事實之存否所必要,依上規定
,自有證據能力
二、甲2、甲3警詢證詞:按「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
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
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
得為證據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定有明文
甲2、甲3於本院審理中接受交互詰問時,對O人介紹其從事性交易
、O人為其招攬客人、相關人等的姓名與稱呼、自己性交易之價格
、至汽車旅館梳妝拍照之細節、如何與應召站分帳等情已遺忘,
甚至甲3對其從事性交易之年份已不復記憶,須待詰問者以證詞證
物數度提醒方能想起,且經其當庭指認,稱因時日已久,已無法
完全認得被告己○○,且在交互詰問過程中詰問者提示甲2、甲
3警詢筆錄內容時,甲2、甲3亦屢次表示自己當時所述正確屬實,
並未表示曾遭強暴、脅迫或不法取供之情事(本院卷二第3至20、
32至44頁),其等又係本案之被害人、直接接觸O逸晟等人並聽從應
召站安排接客,足認甲2、甲3證詞為證明犯罪事實及主要待證事
實之存否所必要,依上揭規定,自得做為證據
三、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法官所為之陳述,得為證據,被
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
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1、2項定有明文
而按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3規定:「證人、鑑定人依法應具結而未
具結者,其證言或鑑定意見,不得作為證據」,所謂「依法應具
結而未具結者」,係指檢察官或法官依刑事訴訟法第175條之規定
,以證人身分傳喚被告以外之人(證人、告發人、告訴人、被害
人、共犯或共同被告)到庭作證,或雖非以證人身分傳喚到庭,
而於訊問調查過程中,轉換為證人身分為調查時,此時其等供述
之身分為證人,則檢察官、法官自應依本法第186條有關具結之規
定,命證人供前或供後具結,其陳述始符合第158條之3之規定,而
有證據能力
若檢察官或法官非以證人身分傳喚,而以告發人、告訴人、被害
人或共犯、共同被告身分傳喚到庭為訊問時,其身分既非證人,
即與「依法應具結」之要件不合,縱未命其具結,純屬檢察官或
法官調查證據職權之適法行使,當無違法可言,依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之1第1、2項之規定,亦得為證據
本案各被告於偵查及審理中以被告身分向檢察官及本院所為之陳
述,及O逸晟以被告身分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供述,因皆係以
被告地位為供述,無「依法應具結而未具結者」之問題,應認為
有證據能力,得作為認定其餘共同被告犯罪之證據
四、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
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
以下所論及之證人於檢察官偵查中經具結後所為之陳述,查無顯
不可信之情況,被告復未釋明有何顯不可信之情況,則其等於檢
察官偵查作證時,經具結後所為之陳述自均有證據能力,得為證
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查卷附據以嚴格證明被告犯罪事實有無之屬傳聞證據之證據能力
,除上揭證據外,當事人及辯護人於本院審判中均同意作為證據
,本院審酌各該證據查無有何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情形,亦無顯
有不可信與不得作為證據等情,因認為適當,故均有證據能力,
另非供述證據部分,亦無證據可認係公務員基於違法之方式所取
得或有偽造、變造之情事,復與本案之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同
認有證據能力
(二)甲3於警詢、偵訊及本院審理中證稱(偵19276卷第145至148、
293至294頁,他4681卷一第247至251頁,本院卷二第32至44頁):1、我
在加入O逸晟應召站前就有用過交友app邀約男客性交易,本件我是
經由我同學甲2及O逸晟的媽媽(即被告己○○)加入O逸晟應召站
從事性交易的,甲2好像本來就認識被告己○○,被告己○○是甲
2的阿姨(我聽甲2說被告己○○是甲2繼母在工廠認識的朋友,並
非親阿姨),甲2接到被告己○○的LINE,說有純按摩的工作,就
約我一起前往中壢復興路岳陽樓餐廳與被告己○○及O逸晟見面,
因為當時甲2約我我覺得好玩,且當時只有提到按摩,沒有提到
性交易,所以我就赴約了,本來是說要在按摩店做按摩、可能會
幫客人吹下體(即口交)的工作(我忘記是否為被告己○○說的
),當時我與甲2就有表示我們未成年,也有說我們實際的年紀,
後來他們在剛開學時再約我和甲2到O逸晟家化妝換衣服,是被告
己○○與O逸晟先來中壢火車站載我與甲2(當時我穿便服),然後
去接其他的小姐即「喵喵」和「O錢」,就去O逸晟家(當時還有
看到O伕即被告丁○○),被告己○○才說要從事S即以陰莖插入
陰道的性交易,看我們要不要,不要的話可以離開,他們沒說性
交易的具體內容是什麼,講完後就帶我們去汽車旅館梳妝打扮拍
照,是拍有穿衣服且把臉遮住的照片,我沒有讓應召站的人幫我
拍裸露照片來招攬客人,「喵喵」和「O錢」有幫我們化妝及拍照
,她們知道我與甲2是來做性交易的,拍完後他們幫我們下載微信
app辦帳號,辦好了幫我們宣傳,然後就有很多客人傳訊息給我們
(但不是我自己操作微信的),O逸晟與被告丁○○去中壢火車
站載我跟甲2前往某間在台北的汽車旅館,他們已經事先找好客人
了,到了之後只有我上房間,他們在車上等,本來O逸晟有規定我
上去後要先跟客人收6000元才可以性交,但我忘了,等到性行為
結束後客人不願意給錢,後來我聽到O逸晟他們說本來要找人處理
這件事向客人收錢,但怕事情鬧大引來警察,就不了了之,我在
104年10月加入該集團1個多月、只從事1次性交易而已,其他次是跟
甲2一起去,但我都沒有做,我在加入的這段期間從事約6次性交
易(因為我是每個禮拜固定一次),但其他5次都是我自己做的
2、該應召站中O逸晟是主要負責人、被告己○○負責找小姐,被告
己○○會當面跟O逸晟說帶我們去接客人,應召站主要是由O建彬
與被告己○○在臉書上宣傳,被告丙○○也有參與(但我不知她
負責什麼工作),O伕是O逸晟及被告丁○○(我不知除他們2人外
有無其他O伕),我也有看到丁○○用微信在回客人訊息,微信帳
號「LiLi」、「O錢」刊登的「...150公分48公斤38C可多P,8000全包除
了拍攝無套不」、「口爆毒龍樣樣行」等訊息是O逸晟與被告丁
○○刊登來讓網友知道可以透過此帳號找小姐從事性交易
(三)甲2與甲3證詞可採及關於被告庚○○媒介男客部分不可採之
理由:甲2、甲3與被告5人及O逸晟並無恩怨糾紛,自無刻意陷害
被告5人及O逸晟之必要,且甲2、甲3於案發後感情不好而已未保持
密切聯繫,然其等於警詢、偵訊及審理中所述前後一致並互核相
符,自均屬可信,雖O逸晟曾主張:我知道甲2、甲3年紀後就封鎖
她們,她們正缺錢就覺得我很機車云云(他4681卷二第129至136頁)
,似欲表示甲2、甲3因此陷害自己,然O逸晟該等說法不足為採(
詳後述),且甲2、甲3無論於警詢、偵訊及本院審理中均一再肯
定堅稱自己並未遭被告5人及O逸晟強迫或以限制自由之手法從事
性交易,反而詳加敘述性交易時是O逸晟等人先行詢問其等意思、
獲得其等首肯後方才與之安排,其等證述又無刻意誇大或著重被
告5人或O逸晟等人之非,甚至於審理中當庭表示已無法清楚認得
部分被告,甲2、甲3於審理中對於相關細節不復記憶之情形與一般
人之記憶會隨時間經過而逐漸淡忘的情況相同,其等所述自屬可
採,其等於審理中所述遺忘、不復記憶部分應以警詢時所述為準
惟關於被告庚○○為其等張貼文章、操作微信招攬男客一事,僅
有甲2證述,甲3則是略稱「應召站內的每個人及小姐都會幫忙互相
找客人性交易,然除此外並無其他可證明被告庚○○確有如此為
之的證據,與被告辛○○替其他小姐媒介男客亦有庚○○明確證
述等情不同,量及在甲2與甲3的視角中,被告庚○○較少出現,
且通常與被告辛○○一起配合O逸晟等人行動,故甲2、甲3會因之
認為被告庚○○是與被告辛○○、O逸晟等人一起為其等招攬客人
,自無法單以之認被告庚○○有為甲2、甲3媒介男客
4、有次我和被告辛○○被O逸晟和被告丁○○載去旅館,甲2與甲
3也有被載過去,我記得她們都穿便服,一開始說要吃飯,我到旅
館就先唱歌、還去泡澡,那邊沒有食物他們還去買麥當勞,過一
陣子後O逸晟就說要建檔,就是拍照放上去,也有幫我拍照,O逸
晟有問我可否幫甲2與甲3化妝,我想說應該沒關係,但她們兩個有
一個說我化得很老不要化,我想說她不要化妝就算了,所以基本
也才幫她打底而已,所以我只有幫其中一位化妝,可能我在泡澡
,所以沒有看到甲2與甲3在拍照時有無換衣服
(五)被告辛○○偵訊、審理中之供詞及證詞(他4681卷三第140至
145頁,本院二第45至56頁):1、我家裡經濟狀況不好、我身體也
不好,所以我去做酒店,認識了「萱萱」即被告己○○,因酒店
客人很少、抽成又多,被告己○○就問我要不要做其他工作、可
以賺更多錢的,說是在外面接客人,我問是什麼客人,她說在外
面有錢賺就是了,因當時我不清楚是什麼工作,就先答應她
3、開始只有見過被告辛○○及被告庚○○這兩個小姐,後來才看
到O逸晟帶來的甲2與甲3,有次與O逸晟、甲2、甲3、被告庚○○、
被告辛○○在汽車旅館,O逸晟說要幫甲2與甲3拍給客人看的照片
,我也不曉得是否是性交易要用的,其他人我就沒注意了,我當
時去買東西,我忘記在到汽車旅館前有無先到其他地方了,我記
得甲2與甲3有來大溪平房這邊換衣服讓O逸晟帶我們去旅館,我忘
記是否與到汽車旅館的這件事是同一天,我也不知為何她們會來
我這換衣服,我也都沒有問
(二)被告辛○○雖於審理中改稱:O逸晟在旅館叫我幫忙拍照時
我有拒絕,我只有拍甲2而已,是因為O逸晟叫我拍的,但我不知
道他是要拍來做性交易O告的,我以為他只是要傳給甲2,而其他人
我沒有拍,除此外沒有別人在場,我不知道編號5照片中的女子
是誰云云(本院二第45至56頁),然此與其偵查中所述不符,且O逸
晟應召站既然不會勉強女子違反意願從事性交易,自無任何理由
強迫旗下小姐為其他小姐拍照,此觀之甲3於審理中證稱:拍照
化妝那次,如果老闆O逸晟也叫我幫其他小姐拍照化妝,我不會願
意做等語甚明,連甫加入、年紀又小的甲3亦會衡量情況而選擇拒
絕,何況被告辛○○,況且被告辛○○並無特別的攝影專業技術
,若其果真不願,O逸晟等人大可自行為之,並無加以強迫之必
要
而被告庚○○於審理中雖稱:我只有應O逸晟的要求幫甲2、甲3其
中一人化妝,我也不知道化完要做什麼事云云,然其偵查中先稱
:我只有幫甲2化妝,沒有幫甲2、甲3拍過照云云,於檢察官告知
其他證人指證其有幫忙拍照放在網路上時,方改稱:「我沒有拍
照,他們說是O錢拍的
(三)按照被告庚○○與被告辛○○之說詞,其等與甲2、甲3並無
交情,而被告庚○○與被告辛○○於旅館拍照當時又已係O逸晟
應召站旗下小姐,而任由O逸晟及被告丁○○以車輛載送其等至各
處並安排前往性交易(途中在等待客人上門時會在簡餐店或大溪
平房稍做休息),即便O逸晟無任何說明,其等在見到甲2、甲3等
年輕女子亦被O逸晟、被告丁○○等人載送同車並聽從其等指示行
動時,即應知甲2、甲3與自己一樣,都是在O逸晟應召站內從事性
交易的小姐,何況甲2、甲3還被特地要求化妝及換衣後才拍照,
此顯非一般朋友出遊時為留紀念所為,被告庚○○與被告辛○○
明知此節,仍出於己意選擇替甲2、甲3化妝、拍照甚明
(四)被告辛○○於108年3月4日審理中辯稱:我帳號有被盜用,O
逸晟教我C甲LL客但我都不知情云云(本院卷二第56頁背面),然其
偵訊中曾供稱自己會用手機上網使用聊天室幫應召站找客人,我
找到客人後要回報給被告己○○與O逸晟,我不知道找到客人後
如何聯絡小姐和O伕,且我都是應召站第一個介紹給客人的對象,
如果客人打槍我,我就會把其他小姐介紹給客人云云(他4681卷三
第72頁),被告辛○○對此一再指陳歷歷,且此與其是該應召站
第一個小姐,故而負責先與生客交易後再推薦予其他後輩即後加
入小姐交易,其所述過程邏輯一貫、情理相符,更與被告庚○○
所稱其曾接過被告辛○○所轉介來的一位男客並慘遭殺價等情相
符,被告辛○○於審理中再行翻供,顯屬飾卸之詞
(一)綜以上揭證人證詞及被告供詞,可知實際上至少甲2、甲3、
被告辛○○等從事性交易之小姐是被告己○○所成功招攬加入,
尤以甲2、甲3加入契機係「甲2之同事『阿潘』與被告己○○相識
」因之搭上被告己○○而成為應召站小姐,且甲2、甲3、被告辛
○○年歲尚輕、涉世未深,與被告己○○等人並無恩怨,自無虛
詞攀指之必要,其等說詞亦未有刻意著墨被告己○○違法行為或
將責任推給被告己○○之情形,所述自屬可採
(二)被告己○○於警詢中對本案應召站相關事宜、如何分工、
甚至O逸晟在其內負責何事等情先一概宣稱不知,更否認自己認識
甲2及甲3,僅承認認識被告辛○○及庚○○,於警方O續提示微信
內攬客訊息及女子圖片後,方稱:這是我兒子O逸晟刊登來從事性
交易使用的,旅館拍攝照片中編號5的是甲3,但編號4的甲2我不
認識,我有使用微信(門號0000000000號)傳送被告辛○○及庚○○
的圖片給不認識的男客看,如果他們有需要的話會請他們自行聯
繫O逸晟(即帳號「RC_821028」),(警方再度提示暱稱「O妍」與
被告己○○微信對話記錄,內有一名年輕女子露出乳溝之照片,
「O妍」並稱「可口爆、不後門、不玩具、要戴套」、「19歲」,
被告己○○稱「你多久到」,「O妍」問「哪間」,被告己○○稱
「O遊」等內容,被告己○○閱後稱)這是我與O逸晟的對話,因
當時酒店裡的客人需要小姐,所以我問O逸晟有無小姐可以到O遊汽
車旅館性交易,我不知道性交易代價為何,我也沒有物色小姐加
入應召站,我不知道這樣會觸犯營利使人性交罪云云,於偵訊中
又改稱:我在酒店當公關,卷附的臉書畫面中有我分享O逸晟的
招募O告,是因為我要幫風采酒店找酒店小姐,酒店幹部有跟O逸晟
說找到小姐可以給他錢,我只有在酒店上班時間會分享臉書訊息
,但都沒人跟我聯繫,有客人問我,我就介紹他去酒店,沒有介
紹給O逸晟,我與「O妍」的微信對話並非媒介性交易,因為旅館
就在酒店隔壁,且在旅館內喝酒花錢比較便宜,我認識甲3,我並
不認識甲2云云(他4681卷二第142至146、207至213頁)
既O逸晟及被告辛○○、庚○○與甲2、甲3並無刻意對被告己○○
隱瞞應召站一事,被告己○○既在酒店上班,看到O逸晟載其上班
時車上竟有其他小姐,如何可能對之不聞不問(更何況依被告庚
○○所言,被告己○○甚至還因催促其趕快上車而敲被告庚○○
的房門),更遑論該等微信對話記錄顯係O逸晟告知從事性交易小
姐之資料予被告己○○知悉,及被告己○○要求O逸晟載送小姐
前往汽車旅館性交易甚明
(三)再者,被告己○○於107年5月15日審理中又加詞辯稱:我只
有介紹按摩工作給甲2、甲3,是個女生叫「阿潘」說她們兩個想要
學按摩,叫我去看看,我就去了,在場有甲2、甲3、O逸晟還有我
的小兒子戊○○,我坐下來沒有跟她們聊天,只問要吃什麼,然
後我請客,吃完飯我就走了,我跟甲2說要按摩、美容就要先學
,以後再聯絡,我也沒有她們的聯繫方式,之後也沒有再聯絡,
因為我看她們好像還蠻年輕的在讀書,我就沒有理她們了,因為
學按摩很累,他們在旅館拍照的時間都是我在酒店上班的時間,
O逸晟有盜用我臉書(我臉書名稱是「陳萱」)的密碼,有次我要
登我的臉書無法登入,我的小兒子有看到O逸晟改我臉書密碼,我
問O逸晟,他說用了就用了,我問他是否要還我,但他就不理我
了,我後來臉書有換過云云(本院卷一第85至87頁),突然從「有
分享O逸晟臉書但是要招募酒店小姐」轉詞改稱「是O逸晟盜帳號
PO文」、又冒出「戊○○也有去吃飯」的主張,後證人甲2、甲3及
被告辛○○等人O續到庭作證後,被告己○○見其等證述明確、均
一致指證自己參與應召站及招募小姐,竟於108年7月31日辯論程序
中又突稱:O逸晟與被告丙○○都帶我的小兒子戊○○出門,所
以戊○○都知道他們在幹嘛,戊○○都會跟我說他們做了什麼云
云,於事隔3年後方始大力主張偵查中自己均未提及的戊○○全都
知情,並聲請傳喚戊○○到庭作證(本院卷三第5頁),然戊○○
到庭證稱:我會知道O逸晟在經營應召站是因為我翻O逸晟的臉書
看到的,他發的都是應召站的東西,104、105年間我媽媽被告己○
○在黑貓酒店當小姐,我與被告己○○、丙○○、O逸晟一起住,
都是我哥哥O逸晟載被告己○○去上下班,當時他們的關係很不
好,我與O逸晟的關係也不好,因為有次我們去被告丙○○的娘家
,被告丙○○的娘家人就問我被告丙○○有無抽煙,我說有,被
告丙○○就打給O逸晟,O逸晟就把我叫出去要打我,O逸晟要做應
召站時被告己○○有阻止他,但O逸晟不聽,他們就吵架,O逸晟
還要動手打被告己○○,而應召站小姐都是O逸晟及我嫂嫂即被告
丙○○找的,被告己○○都不知道、也沒參與,她都在上班,客
人也是O逸晟及被告丙○○用微信找的,O逸晟及被告丙○○會在
晚上帶著我與小姐去飯店見客人,我都在車上等,我在岳陽樓餐
廳看過甲2與甲3,會在那裡見到她們是因為被告己○○要開按摩店
所以要找員工,請O逸晟幫忙找,所以我與O逸晟、被告己○○、
甲2、甲3就一起到餐廳,在餐廳時被告己○○去買單,O逸晟就問
他們要不要做應召站,我沒有聽到被告己○○問她們要不要性交
易,我有看到O逸晟用被告己○○的手機打開臉書放一些應召站的
東西,O逸晟並修改被告己○○臉書的密碼,當時被告己○○在
睡覺,我看到以為O逸晟是在用他自己的帳號,我沒有去問他為何
會使用被告己○○的手機,後來被告己○○發現被盜帳號後就有
再創一個新帳號云云(本院卷四第20至32頁),然證人戊○○案發
時僅係小學生(見其年籍資料,其於108年9月18日本院審理時因未
O16歲依法不得具結),O逸晟竟在營運應召站、載送小姐接客時
將之一同帶往,已屬匪夷所思,而若其與O逸晟感情甚好、形影不
離,則尚有可說,然戊○○與被告己○○又與O逸晟關係不佳、甚
至已有肢體衝突,依其所言,被告己○○又明確表示極為反對O
逸晟經營應召站,則即便其等與O逸晟事後和好,O逸晟又怎會甘冒
戊○○輾轉告知他人或被告己○○、戊○○不忘前仇、懷恨在心
而伺機將其經營應召站一事報警處理或用以威脅自己之風險,大
方與戊○○、被告己○○同車,更不避諱戊○○在旁觀看其盜用
被告己○○臉書發文(戊○○既然可以看見O逸晟改動臉書密碼
,可見當時其距離使用手機的O逸晟極近,O逸晟必定知悉戊○○正
在旁觀看),戊○○該等證詞顯不合理,何況其所稱「O逸晟與
被告丙○○會帶著自己與小姐至旅館見客」一事與甲2、甲3、被告
庚○○、被告辛○○所述完全不同,甲3於本院審理時亦明確證
稱:岳陽樓餐廳那次只有我與甲2、O逸晟、被告己○○外,沒有其
他人,我也不知道被告己○○除O逸晟外還有一個兒子等語,更
遑論戊○○證述雖大體附和被告己○○於審理中改詞所辯,然戊
○○所稱「被告己○○經營按摩店」、「甲2、甲3為O逸晟介紹給
被告己○○」等細節亦與被告己○○於審理中所主張「我是『介
紹』按摩工作給甲2、甲3」、「是『阿潘』介紹甲2、甲3給我」等
詞不同,可見被告己○○除所述前後不一外,顯係見證據顯現之
狀況隨時調整說法,一見證據不利於己,即改以挑持其他細節加
以渲染主張,更要求其子戊○○配合自己作偽證以求開脫,所辯
自無法為採
(一)被告丙○○辯稱:我幫被告辛○○約客人時並不知道她們
是從事性交易,如果我知道我就不會這樣做云云(他4681卷二第28
4頁),並於審理時雖口稱承認媒介庚○○、辛○○等成年小姐性
交易部分,然又稱:O逸晟在104年9月至105年間是從事酒店、按摩
、美容美髮之類的八大行業,我沒有問他是否有經營應召站,因
我覺得夫妻還是有隱私上的顧慮,因她們是我高中學妹,但我是
日校轉夜校,對她們還是有點不清楚,我只見過她們一次面,因
當時我要買晚餐給小孩(家裡沒有小孩適合吃的東西,O逸晟也不
會買,我只能親自買),O逸晟覺得上班來不及就載我去大溪平房
,我也不知道去那邊要幹嘛,就見到甲2與甲3才知道她們是同校
的學妹,那天我第一次見到被告丁○○,O逸晟只說他是朋友,沒
有說是什麼朋友、也沒說在那做什麼,我看到他們在聊天,但我
沒有注意他們的談話內容,我沒有跟被告丁○○談話,我只是在
那邊等O逸晟他們講完後載我回家買晚餐,我沒有細算在那邊待
了多久,我當時在照顧小孩,注意力完全在小孩身上,我也沒有
問她們換衣服做什麼,我只想把小孩照顧好,我有帶小孩到該平
房外面晃晃,因為她們有抽煙,我不想讓小孩聞到二手菸、也不
想自己身上有菸味,O逸晟載我回家後又再出門去其他地方,但我
不會問O逸晟他去哪裡,我知道一堆人跑去那邊很奇怪,但我不會
想問太多與自己無關的事,我覺得這樣會讓人反感,我只有載送
小姐一次,當時我不知道是要載她們去性交易,我的微信(帳號
「maoki1101」)是用來找小姐從事純按摩,之前我單身的時候也是
用這個帳號來交友的,我私下不會跟O逸晟旗下的小姐聯繫
我有使用一個暱稱是「O妍」的微信帳號,這名字是我自己取的,
但在大溪平房換衣服的事情發生後,O逸晟也會拿我的手機來用,
我也不清楚他用了什麼,直到我知道該帳號有被O逸晟拿去O告性
交易或與性交易客人對談,我才知道這帳號被拿來媒介性交易,
我覺得這樣會害到我,且他開的車的車主名字也是我,我也因此
跟O逸晟打架,但我當時處於弱勢、帶著小孩,我有阻止他再用我
的微信,但他會用小孩威脅我,我無法多做反對或阻止,我在貼
攬客O告時是以為要找去酒店喝酒的客人,是隔一段時間到後面
、可能到9月我慢慢問O逸晟及檢視手機的紀錄才知道被告丁○○與
O逸晟有一起經營應召站,但O逸晟說被告丁○○只有負責開車,
也沒說被告丁○○O時參加、O時離開應召站云云(本院卷一第91至
93頁,本院卷二第82至90頁),欲主張自己對應召站一事因不欲過
問O逸晟工作故僅於後期才知悉大概、並表示自己是迫於無奈、
參與O度甚低等等,然其於偵訊中大力主張被告庚○○沒有幫小姐
拍照時曾稱:我與被告庚○○感情很好,我們的手機可以交換看
,我們之前沒有秘密云云(他4681卷二第287頁),然拍攝照片不一
定需使用自己的手機為之,被告丙○○僅憑此即肯定被告庚○○
絕無幫小姐拍照一情已非合理,何況被告庚○○自己即曾供稱有
拍過但馬上被要求刪除,於審理中被告庚○○之辯護人再度與之
詢問該情時除肯定其所言屬實外,又改稱:如同被告庚○○前幾
次審理中所述,她一拍照後就馬上被要求刪除云云(本院卷二第
87頁),又一反先前無奈、不欲過問、所知不多之態度,信誓旦
旦為被告庚○○背書,另自其於偵查中稱:O逸晟有跟我說被告丁
○○與被告辛○○有帶甲2、甲3性交易,我說你要不要乾脆不要
做了,O逸晟說不行,被告丁○○會威脅他不做的話就上法院被關
,所以O逸晟是不願意帶甲2、甲3性交易的,且後來O逸晟有退出
,我確定被告己○○沒有在幫忙應召站,因我跟她都是在招攬酒
店小姐,沒有找性交易的,且我們住在一起,被告己○○要去酒
店上班,時間也搭不到,被告丁○○算是應召站的老闆跟統籌,
因為錢都他在收、也會接送和招攬小姐云云(他4681卷二第282頁,
此時O逸晟尚未過世),無一字一句提及其遭O逸晟以孩子威脅或
逼迫之情,反而先將被告丁○○講成應召站老闆,直至O逸晟死亡
後方改以前詞欲將罪責反推在O逸晟身上,其視情況決定如何為其
他共犯及自己飾卸之情已昭然若揭
(二)O逸晟與被告辛○○、丁○○等人既要求被告丙○○出面與
客人交涉,被告己○○亦曾教導被告丙○○如何張貼攬客O告,被
告丙○○亦如此為之,O逸晟等人要求甲2、甲3化妝換衣拍攝應召
站所用照片時又毫不忌諱被告丙○○在場,可見其等並未刻意對
被告丙○○隱瞞應召站之事,否則即便其等需要其他微信或LINE
帳號用作扣客專用,只需申請一個新帳號即可,何必使用被告丙
○○之帳號,而被告丙○○在與客人應對時必會涉及小姐之價錢
、性交易之時間或節數、在哪間旅館性交易、是否需使用保險套
或可否配合其他「口爆」、「毒龍」要求等等與O純酒店消費截然
不同之細節,如何有分不清楚是性交易或酒店客人之可能,可見
被告丙○○於使用網路張貼O告、與客人交涉時即已知悉應召站一
事並有意參與,然因其與O逸晟、被告己○○顧及其需在家帶小
孩較無時間,故主要負責的是可以邊帶小孩邊使用手機、平板等
社群上網交涉的工作,而僅偶然兼任O伕載送小姐一次而已
(三)被告丙○○雖先坦承全部犯行,然被告丙○○及其辯護人
雖於本院變更起訴法條後,並在甲2、甲3到庭接受交互詰問後,見
甲2、甲3均未指證被告丙○○,遂轉而主張被告丙○○並未替甲
2、甲3攬客,並稱:當時會全部認罪是不清楚成年及未成年之差
別云云(本院卷四第57、61頁),然被告丙○○於審理之初即自行
選任辯護人(並非本院所指定或轉介之法律扶助),辯護人並已
閱覽卷證,且先不論被告丙○○在偵查中曾坦承O逸晟會透過被告
辛○○告知甲2、甲3接客的條件及價錢並要求其代為尋客,若如
被告丙○○所辯,其遭O逸晟威脅而無奈為之,O逸晟又何必在「
威脅」被告丙○○張貼攬客之小姐資料及與客人聯絡時特地將甲
2、甲3排除在外,反而增添客人挑選小姐時與應召站聯繫之不便?
何況甲2、甲3於審理中雖未明確指證被告丙○○(自此亦可見甲
2與甲3並無刻意誣陷被告丙○○之情形),惟其等於偵查中均稱
被告丙○○確有參與應召站,僅是在審理中表示無法記起被告丙
○○在應召站中具體負責何事,而若被告丙○○對甲2、甲3性交易
一事均無參與、亦無瓜葛,甲2、甲3與之無冤無仇,自不會隨意
指稱被告丙○○參與其中,反面而言,此即係因被告丙○○需帶
小孩而僅能負責以手機等裝置利用網路張貼攬客O告、與客人聯繫
等事宜,故並無與甲2、甲3直接接觸,以致年齡幼小的甲2、甲3
在事隔多年後對其已印象不深所致
(一)被告5人於加入時均知所參與者為應召站一情已如前述,而
應召站係以經營小姐與男客性交易作為營利手段,男客多會以小
姐年齡作為是否選擇該小姐之重點,且小姐年齡(O其是否未成年
)在八大行業中更是關係到違法與否,O逸晟及被告己○○既原
本就從事酒店八大行業,當知小姐年齡對於此等行業之重要性,
自不可能對此一無所知,且甲2、甲3從加入時即向O逸晟及被告己
○○說明其等真實年齡,在甫加入該應召站、開始正式從事性交
易前,在旅館拍照那次被告5人又都看到甲2、甲3穿著OO高中校服,
且甲2、甲3既需他人幫忙化妝、甚至會嫌棄被告庚○○化的妝很
老氣,可見其等當時打扮穿著僅是一般學生、並無濃妝豔抹、故
做老成或做超齡之打扮,而一般就讀高中學生之年紀,大多介於
15歲至18歲間,亦足徵被告5人即便不知甲2、甲3之具體年齡數字,
亦對甲2、甲3未O18歲一節已有所知悉,其後才發生被告丁○○試
車及甲2、甲3經由應召站成員之媒介與男客性交易之事,可見被
告5人在媒介甲2、甲3性交易、及被告丁○○與甲2性交易前,即知
悉甲2、甲3為未O18歲之少女,而仍為本件犯罪行為甚明
雖被告丁○○於偵訊中先稱:當時我真的不知道甲2未O18歲,O逸晟
很多事情都沒跟我說清楚云云(他4381卷三第38頁),於106年9月
29日準備程序時先稱:我當時不清楚甲2、甲3未O18歲,是在她們做
了3、4天後才知道她們未成年,然後我就沒有做了云云,於107年
3月20日準備程序時又改稱:老闆O逸晟跟我說甲2已經O18歲了云云,
而本院於該次庭期之末告知就媒介甲2、甲3部分被告5人可能涉犯
修正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3條第2項之意圖營利媒介使
未O18歲之人為性交易罪此一法定刑為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併科新臺幣5百萬元以下之重罪後(本院卷一第31頁,原本檢察官
就被告丁○○涉嫌媒介甲2、甲3接客部分僅起訴其涉犯修正前兒
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3條第1項媒介未O18歲之人為性交易罪
嫌,該罪法定刑為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3百萬
元以下罰金),被告丁○○於107年6月5日準備程序即表示自己僅
承認有媒介被告辛○○、被告庚○○各一次性交易,並改稱:O逸
晟叫我當司機,我沒問清楚是載什麼,且我沒有車子,是跟我叔
叔借,後來O逸晟叫我去載小姐,他沒有說載小姐是要做什麼事,
直到O逸晟叫我去載甲2及甲3回家時我才覺得奇怪,當時O逸晟是
說她們一個20歲、一個18歲,我有載其中一個回家,途中O逸晟打電
話給我說沒有客人,所以要我「試車」就是教O女生怎麼服侍客
人,我說我也不會,O逸晟說他不管,我就載O女生去夢香汽車旅館
性交易,結束後我依照O逸晟指示給O女生2千元,這2千元是我自
己出的,後來O逸晟也沒有再補給我,我跟O女生聊一下並拿她身分
證出來看,才知道她未成年,後來我就載O女生回家,我在O逸晟
那裡上班時O逸晟會給我每次500元的加油錢,後來我載到被告辛○
○及被告庚○○後才知道我載的是去性交易的小姐,但我只載過
她們各一次,載到哪裡我都忘了,我看到她們往旅館方向去,才
知道她們是要做性交易,載被告庚○○時我沒車,是O逸晟載的
、我坐副駕駛座,被告辛○○是我騎機車載的,O女生是我開我叔
叔的車子載的,載她們的順序我忘了,我是後來才知道我是擔任
O伕,因為我有報警云云(審侵訴卷第54至55頁,本院卷一第30、1
14至117頁),所供已明顯視可能構成之罪名及證據而調整
(三)被告丁○○並辯稱:我當O伕都沒有賺到錢,都花自己的錢
,攬客的事我都沒在管,我只負責接O逸晟電話,聽他指示說要載
小姐去哪、收多少錢,客人不會跟我說要去哪裡,我也不清楚誰
在網路上替應召站打O告,O逸晟載被告己○○去酒店上班、另外
一批小姐去性交易,他會開車來我這,我就跟上車,然後就繞來
繞去,因為性交易客人不是我在聯絡的,我不知道情形,我在臉
書是看到被告己○○及被告丙○○po應徵小姐文章,內容是酒店
和按摩的,但是哪一種按摩我就不清楚云云,然其當時於警詢時
表示被告己○○、丙○○負責招攬小姐時,係針對員警詢問O逸晟
應召站的組織架構此一問題回答(偵19276卷第75頁,此亦經被告丁
○○於審理時轉為證人時證述確認在卷),且其於偵訊中檢察官
詢問同一問題時亦為相同之說詞,自非隨口編排或一時誤會問題
之人所得為之,且被告丁○○既擔任O伕,必會載送小姐至指定
旅館從事性交易,此與一般O純按摩業者經營方式完全不同,若O逸
晟係以欺騙手法誘使被告丁○○載送小姐,又何必特地至被告丁
○○處將被告丁○○載著「繞來繞去」
再者,被告丁○○參與其事,諒必所圖者無非是期待可賺到的薪
水,若如被告丁○○所言,其都沒有賺到錢,連試車還要「自費
」2千元,如何可能毫無怨言、皆未對工作內容及性質不加深究、
質疑為何無法拿到薪水,加諸檢察官詢問為何O逸晟會載甲2與甲
3至被告丁○○至大溪平房換衣服時,被告丁○○回答「我都沒有
問O逸晟,如果我會問的話今天就不會在這裡」等語,可見被告丁
○○顯欲表示自己若知悉所為者為性交易之O伕等違法事宜則絕
不會參與,然若果如此,又何必多次載送被告辛○○、庚○○等
人前往旅館,甚至聽從指示對甲2「自費試車」,其所辯自無足採
,且自被告丁○○於偵查中稱:直到我與甲2性交易結束前,我真
的不知道甲2、甲3未O18歲,性交完我載甲2回去時,因我有點懷疑
甲2未O18歲,我就在路上問甲2,她才說她未O18歲,我就嚇到,隔
2天我就說我不做了云云(他4681卷三第38頁),若其當時果因此「
嚇到」,為何僅有O純不做而未「立即」報警處理或以此質問O逸
晟,反而在「隔2天」後才表示自己不做了,且既其有所懷疑、又
在意甲2是否未O18歲,何以不在性交前詢問明白,可見其因此離
職云云自無可採,雖其知悉甲2未O18歲即嚇到不做一節為本院所不
採,然自其懷疑甲2未O18歲及甲2直陳其事一情,更足見甲2之外表
、O吐及氣質並未與同齡人不符,亦無刻意表現或欺瞞自己已成年
之情事甚明
一、新舊法比較:按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前於104年2月4日經
總統以華總一義字第10400014201號令修正公布名稱及全文55條,自
106年1月1日施行
修正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3條第1項及第2項規定,經移
列為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32條第1項,其條文內容則修正
為「引誘、O留、招募、媒介、協助或以他法,使兒童或少年為有
對價之性交或猥褻行為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
科新臺幣三百萬元以下罰金
」其法定刑雖未更動,然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態樣增加「招募」
,構成要件之變更有擴張之情形,修正後之規定難認為有利行為
人,是經比較結果,修正後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規定並非
有利於被告,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仍應適用行為時即修
正前之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3條第1項及第2項之規定
人口販運防制法第2條第1款第2目、第2款定有明文
被告2人媒介未O18歲之少年從事有對價之性交行為,自屬人口販運
行為而構成人口販運罪,惟人口販運防制法並無刑罰之規定,仍
應適用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現已改名為兒童及少年性剝
削防制條例)之規定
就媒介甲2、甲3部分,被告5人所犯之罪,雖係對於未O18歲之少年
故意犯罪,然因修正前之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3條第1項
及第2項規定,已將被害人年齡所設特別規定,自無庸再依兒童及
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規定加重其刑,附此敘明
三、被告庚○○於本件中所為,僅係為準備前往性交易的甲2、甲
3化妝,係營利媒介未O18歲之人性交易之構成要件以外行為,與被
告辛○○已實際從事替甲2、甲3等小姐招攬男客等構成要件行為
不同,被告庚○○係秉承老闆O逸晟指示順手為之,應係基於幫助
他人犯罪之意思所為,故應僅論以營利媒介未O18歲之人性交易罪
之幫助犯
四、故核被告己○○、丙○○、丁○○所為,均係犯修正前兒童
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3條第1項、第2項意圖營利而媒介使未O1
8歲之人為性交易罪及及刑法第231條第1項前段之意圖營利媒介女子
與他人性交罪,被告丁○○另犯係犯刑法第227條第3項之對於14歲
以上未O16歲之女子為性交之行為罪(依修正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
防制條例第22條第1項規定,應依刑法第227條第3項規定處罰之)
被告辛○○所為,係犯修正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3條第
1項、第2項意圖營利而媒介使未O18歲之人為性交易罪
被告庚○○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修正前兒童及少年
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3條第1項、第2項幫助意圖營利而媒介使未O18歲
之人為性交易罪
起訴書雖於事實欄載明該應召站營利之旨,然就被告5人媒介甲2、
甲3部分,僅論以修正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3條第1項
媒介使未O18歲之人為性交易罪,於本院詢問公訴檢察官後,當時
蒞庭執行職務之公訴檢察官出具107年度蒞字第2131號補充理由書雖
再度強調此部分被告5人均具營利意圖,然仍堅持其等此部分所為
僅構成修正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3條第1項之罪(本院
卷一第51頁背面補充理由書二(一)部分),惟此部分業經本院
當庭告知被告5人就此可能涉犯修正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
第23條第1項、第2項意圖營利而媒介使未O18歲之人為性交易罪(
本院卷一第31至32頁),另將尚未選任辯護人之被告轉介法律扶助
指派扶助律師擔任辯護人,已保障被告5人訴訟權,爰依法變更起
訴法條
就媒介辛○○、庚○○部分,被告己○○、丙○○、丁○○與O逸
晟有犯意之連絡及行為之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就媒介甲2、甲3部分,被告己○○、丙○○、丁○○、辛○○與O
逸晟有犯意之連絡及行為之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被告庚○○以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而參與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
為,為幫助犯,爰依刑法第30條第2項之規定,減輕其刑
五、按刑法上所謂集合犯,乃立法者在制定犯罪構成要件之時預
定有數個同種類之行為將反覆實行之犯罪,乃將各自實現犯罪構
成要件之多數行為論以一罪
無論係刑法第231條第1項之意圖使男女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之行為
,而引誘、O留或媒介以營利者,或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
32條第2項(即修正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3條第2項)意
圖營利引誘、O留、媒介、協助或以他法,使兒童或少年為有對
價之性交或猥褻行為者,文義上觀察,尚難憑以認定立法者於制
定法律時,即已預定該犯罪當然涵蓋多數反覆實行之引誘、O留或
媒介行為
且94年2月2日修正前(95年7月1日起施行)之刑法第231條第2項規定
:「以犯前項之罪為常業者,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就
具集合犯性質之常業犯設有獨立處罰之規定,則圖利使人為性交
或猥褻罪,本質上即難認屬集合犯而具有重複特質之犯罪,否則
常業犯之規定即無適用餘地,故應按其實際行為次數,一罪一罰
,惟數行為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行,侵害同一之法
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
距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實行,
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者,則應依接續犯論以實質
一罪
是以對接續犯所謂「數行為在密切接近之時、地」之認定,需依
所犯之罪質,受侵害之法益,行為之態樣及一般社會健全之觀念
,予以盱衡斷定,當無必須限縮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所為為限
之必要
如反覆多次O留、媒介同一位女子為性交易部分,其行為之獨立性
較為薄弱,依社會通念,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實
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即應成立接續犯一罪
惟對於分別O留、媒介不同女子為性交易部分,行為可分而具有獨
立性,自應予分論併罰(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388號、第596號
、101年度台上字第3782號、100年度台上字第2442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本件被告己○○、丙○○、丁○○媒介辛○○及庚○○與男客
從事多次性交易,及被告己○○、丙○○、丁○○、辛○○媒介
甲2及甲3與男客從事多次性交易,其反覆媒介同一女子為性交易之
數個舉動,各係本於單一決意,於密切接近之時間、地點,以相
同手法實施,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
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
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應分別就媒介辛○○、庚
○○、甲2、甲3部分各成立接續犯而屬O純一罪,而雖其等於同時
期媒介多名女子為性交易,及被告庚○○亦於同時期替甲2、甲
3化妝而犯幫助營利媒介未O18歲之人與他人性交易罪,然因媒介之
應召女子不同,其行為間屬可分而具有獨立性,無從以接續犯論
處,其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即以媒介或幫助媒
介之女子數量決定罪數),被告丁○○所犯對14歲以上未O16歲之
女子為性交之行為罪亦應與上揭媒介部分分論併罰
六、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在政府執法單位極力掃
蕩色情之情形下,仍不思循正途謀生,利用庚○○、辛○○、甲
2、甲3經濟上需用金錢之需求,媒介其等與男客性交易進而抽成牟
利,且甲2、甲3為未O18歲之少年,心智及身體發育均尚未臻健全
,對於性行為亦缺乏完全自主判斷能力,已嚴重影響甲2、甲3身
心之健全發展,並敗壞社會善良風俗,甚至被告丁○○更對甲2「
試車」而與甲2性交,所為誠屬不該
再按刑法第57條第10款所稱犯罪後之態度,係指被告犯罪後,因悔
悟而力謀恢復原狀,或與被害人和解,賠償損害等情形而言,應
不包括被告基於防禦權之行使而自由陳述、辯明或辯解(辯護)
時之態度,故尚不得因被告否認或抗辯之內容與法院依職權認定
之事實有所歧異或相反,即予負面評價,逕認其犯罪後之態度不
佳,而採為量刑畸重標準之一(最高法院97年台上第6725號亦同此
旨),是以被告於審理程序中如能自白犯行,固可作為犯罪後態
度良好之考量情狀,然如被告於審理中僅O純否認犯行未為自白,
因屬合法權利之行使,自不能據之認其犯罪後態度不佳,而茍被
告放棄此項緘默權利,除O純否認犯罪之外,進一步於訴訟程序
為不實陳述或主張,或甚至於同一審判程序中,見調查證據之情
況與其辯解不符,立即翻異其詞而主張與之前辯解方向另一完全
無關或相左之辯詞,或被告本極力否認犯罪,爾後見證據充分無
可飾卸,再視證據之情況而坦承一部或全部之事實,致國家需耗
用更多之資源於訴訟程序之進行,此即逸脫其正當權利之行使範
圍,自當屬該款所規定之犯罪後態度之表現,而可作為法院審酌
刑度之事項,而不能與犯後知錯悔過、坦承犯行之被告為相同之
評價
查被告5人否認全部或部分犯行,雖無可議,惟其中己○○、被告
丁○○、被告丙○○有上揭視證據顯現及既有情況(例如於O逸晟
死後即將罪責推到O逸晟頭上)設詞迴護共犯、試圖為己減輕罪
責而虛構說詞、逐步調整其說法等干擾偵查、審判之情形,可見
其等犯後態度不佳,其中尤以被告己○○為最,而被告丙○○雖
口稱承認媒介庚○○及辛○○之犯行,然既有上揭犯後態度不佳
之情形,且供詞又多所反覆,自難認其確係基於出於真摯之己意
而承認犯行,且對於媒介甲2、甲3部分亦否認犯行,亦難在量刑上
做出對其有利之認定,而被告丁○○雖有該等情形,然亦需考量
到本案係因其檢舉方循線破獲,不宜過度加重刑度,至被告辛○
○雖略微翻異其詞,然大致上所述脈絡仍尚屬一致,並未逸脫本
身防禦權之正當行使,亦無刻意為其他共犯虛詞開脫之情形,被
告庚○○則僅是O純否認犯罪,然並無該等說詞反覆、妨害偵查
或審理之情形,故被告辛○○與被告庚○○2人尚難因此認其等犯
後態度不佳而加重量刑
另再考量被告5人之主從、所負責之工作、參與的O度(被告5人中
以被告己○○主導性最高、惡性最為重大,被告丁○○、被告丙
○○次之,被告辛○○及被告庚○○係聽從O逸晟及被告己○○等
人指示為之)、前科素行、犯罪動機、目的、手段、所生損害O度
,及其等家庭、經濟、身體狀況(被告辛○○自陳因身體狀況及
家庭因素亟需金錢故而不得不充當應召站小姐而為本件犯行,O
逸晟已自殺身亡而使被告己○○喪子、被告丙○○喪夫需獨力扶
養幼子之等情)及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
刑,並諭知罰金易服勞役、就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部分諭知易
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及定應執行之刑與罰金易服勞役、並就得易
科罰金之有期徒刑部分定易科罰金折算標準,以資懲儆
七、按刑法第59條規定犯罪之情狀可憫恕者,得酌量減輕其刑,其
所謂「犯罪之情狀」,與同法第57條規定科刑時應審酌之一切情
狀,並非有截然不同之領域,於裁判上酌減其刑時,應就犯罪一
切情狀(包括第57條所列舉之10款事項),予以全盤考量,審酌其
犯罪有無可憫恕之事由(即有無特殊之原因與環境,在客觀上足
以引起一般同情,以及宣告法定低度刑,是否猶嫌過重等等),
以為判斷(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157號判決可資參照)
按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3條第2項之意圖營利而媒介使未
O18歲之人為性交易罪,法定刑為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
500萬元以下罰金,考其立法理由,除為維護社會善良風氣外,更
重在保障未成年人之身心健全發展,故特予訂定明顯重於刑法第
231條第1項規定之法定刑,以示明禁
查被告丙○○、被告辛○○均非該應召站核心人物,被告丙○○
主要係因其配偶O逸晟之故、被告辛○○則係配合應召站之要求而
為之、又為應召站旗下小姐,參與O度非深、亦無主導之權,而被
告丙○○雖係老闆之配偶,然並未指揮其餘共犯,且姑念其曾一
度承認媒介甲2、甲3性交易之犯行(本院卷一第91頁背面),並
非全然不知認罪悔改之人,惡性尚非重大,堪認被告丙○○、被
告辛○○倘逕依法定刑論處,縱科以最低度刑,猶嫌過重,實屬
情輕法重,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人之同情,尚有堪資憫恕之處
,爰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酌減渠等之刑,以符合罪刑相當原則
被告庚○○雖與被告辛○○情況相同,然既已依幫助犯規定減輕
其刑,爰認已無情輕法重之虞,而不需適用本條規定酌減其刑
八、查被告庚○○與被告辛○○前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
上刑之宣告,犯後雖未承認犯行,然對於客觀事實並不否認,僅
爭執不知悉甲2、甲3未成年,亦均已表達悔過之意,其等參與O度
不深,本院認被告庚○○與被告辛○○或因一時失慮,致罹刑典
,經此偵審程序及罪刑之宣告,應能知所警惕,諒無再犯之虞,
是本院認被告二人所受刑之宣告以暫不執行為適當,並衡酌本案
之犯罪O度,爰宣告如主文所示之緩刑,緩刑期間並均付保護管束
,以勵自新
另被告丙○○雖參與O度亦不高,然其既有上揭供詞反覆、為共犯
開脫等妨害偵查審判情形,予之適用刑法第59條酌減其刑已稍嫌
勉強,自不宜再宣告緩刑,以免變相鼓勵助長刑事案件被告以相
類手法妨害偵查審判,併此指明
又按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修正
後刑法第2條第2項定有明文,是本案關於刑法沒收部分,依照前揭
規定,自應適用裁判時即105年7月1日修正施行後之規定,毋庸為
新舊法之比較適用,合先敘明
(二)被告丁○○載送小姐所分得之款項為1000元,此為被告丁○
○為本件犯行之犯罪所得,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規定諭知
沒收,並依同條第3項規定,諭知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或不宜執行
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又沒收固為刑罰與保安處分以外之獨立法律效果,但沒收人民財
產使之歸屬國庫,係對憲法所保障人民財產基本權之限制,性質
上為國家對人民之刑事處分,對人民基本權之干預O度,並不亞於
刑罰,原則上仍應恪遵罪責原則,並應權衡審酌比例原則,尤以
沒收之結果,與有關共同正犯所應受之非難相較,自不能過當
從而,共同正犯間關於犯罪所得、犯罪工具物應如何沒收,仍須
本於罪責原則,並非一律須負連帶責任
況且應沒收物已扣案者,本無重複沒收之疑慮,更無對各共同正
犯諭知連帶沒收或重複諭知之必要,否則即科以超過其罪責之不
利責任
因之,最高法院往昔採連帶沒收共同正犯犯罪所得,及就共同正
犯間犯罪工具物必須重複諭知之相關見解,自不再援用,應改為
共同正犯間之犯罪所得應就各人實際分受所得部分而為沒收及追
徵
至於非所有權人,又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自無庸在其罪刑
項下諭知沒收或連帶沒收及追徵(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001號
判決意旨參照)
關於在O逸晟處所扣得之物,O逸晟證稱扣案帳冊是記帳及登記客人
資料,扣案筆記型電腦有用來儲存應徵的女子的照片,扣案O碩
黑色手機是用作扣客使用等語(他4681卷二第36至37頁),且扣案帳
冊寫有許多暱稱及手機電話,扣案編號2筆記型電腦中確有儲存
多張年輕女子照片,有露臉、遮臉露點或露出乳溝的內衣照,並
以資料夾分類標明「3500」、「2500」等字眼(O逸晟稱此為替應徵
女子暫訂的價碼,見他4681卷二第42頁背面),扣案O碩手機亦有與
甲2商討性交易時間、細節之對話等情,有翻拍照片在卷可證(他
4681卷第49至81頁),然O逸晟已死亡而經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自
應由檢察官另循刑事訴訟法第259條之1規定單獨聲請宣告沒收,
而無法於本件被告5人主文項下諭知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判決如主
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388號、第596號、101年度台上字第3782號、100年度台上字第244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157號判決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001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傳聞證據 1 , 自白 1 , 共同正犯 7 , 集合犯 2 , 接續犯 4 , 分論併罰 2 , 詰問 3 , 供述證據 1 , 非供述證據 1 , 幫助犯 3 , 緘默權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59條之1,259-1,第一審,公訴,偵查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23條第2項,23,安置及服務   5

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23條第1項,23,安置及服務   5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23條第2項,23,總則,刑事責任   2

刑法,第23條第1項,23,總則,刑事責任   2

刑法,第231條第1項,231,妨害風化罪   2

刑法,第227條第3項,227,妨害性自主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2,159-12,A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3,158-3,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第57條第10項,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31條第2項,231,妨害風化罪   1

刑法,第231條第1項前段,231,妨害風化罪   1

刑法,第22條第1項,22,總則,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55條,55,總則,送達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59條之1,259-1,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23條第2項,23,總則,法院職員之迴避   1

刑事訴訟法,第23條第1項,23,總則,法院職員之迴避   1

刑事訴訟法,第186條,186,總則,證據,人證   1

刑事訴訟法,第175條,175,總則,證據,人證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第1項,159-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23條第1項,23,福利措施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1

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32條第2項,32,罰則   1

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32條第1項,32,罰則   1

人口販運防制法,第2條第1項第2款,2,總則   1

人口販運防制法,第2條第1項,2,總則   1

人口販運防制法,第23條第2項,23,被害人保護   1

人口販運防制法,第23條第1項,23,被害人保護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