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103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1項 | 懲治走私條例第2條第1項,A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 | 懲治走私條例第2條第3項,A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1條第2項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1條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2款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8條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律師
主文
甲OO共同運輸第二級毒品,處有期徒刑參年捌月
扣案如附表一所示驗餘第二級毒品沒收銷燬之,扣案如附表二所示之物均沒收
乙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甲OO與某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下稱甲男),均明知M
DMA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2款所列之第二級毒品,非經
許可,不得擅自運輸,亦屬我國行政院依懲治走私條例第2條第3項
授權公告之「O制物品O制品項及O制方式」第1條第3項所訂O制進出
口物品,不得私運進口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5第1項、第2項分別
定有明文
查被告甲OO及其選任辯護人於本院準備程序中,就證人即共同被告
乙OO於調查站詢問時、檢察官訊問時所為屬傳聞證據之供述,均
表示同意有證據能力,本院審酌各該證據查無有何違反法定程序
取得之情形,亦無顯有不可信與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因認以之為
證據,核屬適當,故認均有證據能力
(二)本件認定事實所引用之下述書證、物證,檢察官、被告甲
OO及其選任辯護人均同意有證據能力,且迄於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
均未表示異議,本院審酌前開書證、物證並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
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且與本件持有具殺傷力之槍枝、子彈犯行
具關連性,「書證部分」復無刑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之顯有不
可信之情況與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本件認定事實所引用之上開
證據,均認為有證據能力
收件人聯絡電話則為被告甲OO本人所持用之行動電話號碼,而本案
又無從認定有乙OO或被告甲OO及甲男以外之其他人參與其中,是
被告甲OO當係自行與甲男聯繫,與甲男共同基於犯意聯絡、行為分
擔,而為事實欄一所示運輸第二級毒品、私運O制物品進口及行
使偽造私文書之犯行,堪以認定
四、按MDMA屬於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2款所列之第二級毒
品,亦屬我國行政院依懲治走私條例第2條第3項授權公告之「O制
物品O制品項及O制方式」第1條第3項所訂O制進出口物品,被告甲
OO未經許可,擅自將行政院公告O制之第二級毒品MDMA自國外運輸、
私運進入我國國境,並冒用「O祥富」之姓名偽造具私文書性質之
「快遞簽收單」,復並交還郵務人員而行使之,核其所為,係犯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之運輸第二級毒品罪、懲治走私條
例第2條第1項之私運O制物品進口罪、刑法第216條、第210條之行使
偽造私文書罪
被告甲OO於事實欄一所示時、地,在快遞簽收單上偽簽「O祥富」
簽名之行為,為其偽造具私文書性質之「快遞簽收單」之部分行
為,又其偽造私文書之低度行為,復為行使偽造私文書之高度行
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被告持有第二級毒品MDMA之低度行為,為其運輸第二級毒品MDMA之高
度行為所吸收,不另論罪
又被告甲OO與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甲男」,就上開犯行均
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
另被告甲OO與甲男共同利用不知情之運輸業者,自比利時運輸、私
運第二級毒品MDMA入境臺灣,為間接正犯
被告甲OO以一運輸行為,同時觸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之
運輸第二級毒品罪及懲治走私條例第2條第1項之私運O制物品進口
罪,又其在快遞簽收單上偽簽「O祥富」簽名,以偽造該張表彰O
祥富本人具領夾藏毒品包裹之意思表示之私文書,嗣並將之交還
與郵務人員而行使,並接領運輸、私運進口之毒品包裹,而與上
開運輸第二級毒品罪、私運O制物品進口罪具行為部分重疊,故係
以一行為觸犯上開3罪名,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之規定
,從一重之運輸第二級毒品罪處斷
至起訴書固未敘及被告甲OO偽造「O祥富」簽名,並進而偽造具私
文書性質之「快遞簽收單」且執以行使之事實,惟此部分與業經
起訴之運輸第二級毒品罪、私運O制物品進口罪,具想像競合犯之
裁判上一罪關係,而為起訴效力所及,本院自應一併審究,附此
敘明
被告甲OO就其所犯運輸第二級毒品罪,於偵查中及審判中均自白,
應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規定,減輕其刑
至被告甲OO固供稱共同被告乙OO為其犯事實欄一所示運輸第二級毒
品犯行之共犯O毒品來源,惟如前述,被告甲OO此部分所供尚非可
採,是無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1項減輕或免除其刑規定之適
用,併予敘明
審酌被告甲OO爰正值青壯,不思上進,竟將嚴重危害國人身心健康
之第二級毒品MDMA運輸、私運進口,無視於政府反毒決心,且所
運輸MDMA毒品已達驗餘淨重淨重5947.60公克,數量非少,純度百分之
82.98亦屬質優,故其行為態樣之嚴重性及O益之侵害性均倍重於一
般毒品小盤或零星販賣者,如未及時查獲而流入市面,將加速毒
品氾濫,對社會治安及國人身心健康之潛在危害甚鉅,犯罪情節
非輕,其情殊無任何堪值憫恕之處,惟念其犯後坦承犯行,態度
尚可,本次運輸、私運入台之毒品幸在流佈於眾前即為警查獲,
並兼衡其於調查局詢問時自述係高中畢業之智識程度、家境小康
之生活狀況,及其犯罪目的、手段、所生危害等一切情狀,量處
如主文所示之刑
(一)扣案如附表一所示驗餘之第二級毒品MDMA,應依毒品危害防
制條例第18條第1項前段規定,諭知沒收銷燬
」等語可佐,故O裝上開第二級毒品MDMA之塑膠包裝袋共4個,因所
O裝之毒品呈結晶狀,縱將之自前開包裝袋中倒出、刮取,該包裝
袋內仍難免含有毒品之晶體殘留而無法完全與之析離,是應整體
視為所裝盛之第二級毒品,並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條第1項前
段規定,諭知沒收銷燬
另扣案早餐穀片外盒共4個,係甲男用以藏放如附表一所示第二級
毒品MDMA以便寄送與被告甲OO所用之物,亦為供被告甲OO犯本件運
輸第二級毒品犯行所用之物,應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9條第1項
之規定,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均諭知沒收
而上開物品既經扣案,在事理上即無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之虞,
核無依刑法第38條第4項之規定,贅知「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
不宜執行沒收,追徵其價額」之必要,附此敘明
(三)桃園郵局中壢快捷股區段投遞簽收清單(下稱快遞簽收清
單)上偽造之「O祥富」署名1枚,為被告甲OO所偽造,不問屬於犯
人與否,應依刑法第219條規定宣告沒收
乙、無罪部分:一、公訴意旨另略以:被告乙OO亦明知MDMA為毒品
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2款所列之第二級毒品,非經許可,不
得擅自運輸,亦屬我國行政院依懲治走私條例第2條第3項授權公告
之「O制物品O制品項及O制方式」第1條第3項所訂O制進出口物品,
不得私運進口
因認被告乙OO所為,亦係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之運輸
第二級毒品罪嫌、懲治走私條例第2條第1項之私運O制物品進口罪
嫌云云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
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為裁判基礎(最高法院40年臺
上字第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再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
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
有利之證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
經核公訴意旨認被告乙OO涉犯前揭罪嫌,無非係以證人即共同被告
甲OO之證述、財政部關務署臺北關扣押貨物收據及搜索筆錄、本
案快遞包裹托運單、收件人資料及內容物照片(早餐穀片外盒4個
,各藏放結晶狀物品1大包)、桃園郵局中壢快捷股區段投遞簽
收清單、行動電話門號0000000000號於107年11月27日上午11時41分許及
12時42分許與郵務人員間之通訊監察譯文、O務部調查局107年12月6日
調科壹字第10723214430號鑑定書等件,為其主要論據
(一)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規定:「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
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
否與事實相符
」其中就共犯自白部分,係因該等證人或因有利害關係,本質上
存有較大之虛偽危險性,為擔保其真實性,即應調查其他必要之
證據,以察其自白是否與事實相符,而不得逕以此為有罪判決之
唯一證據
例如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1項規定:「犯第4條至第8條、第1
0條或第11條之罪,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
減輕或免除其刑
」是以,基於雙方對向行為之犯罪(對向犯),如購買毒品者指
證販毒者,甚或販毒者指證其毒品上游及共犯之人,均得獲減輕
或免除其刑,買方或為獲邀減刑寬典,不免有作利己損人之不實
供述之虞,其證言本質上存在較大之虛偽危險性,故為避免其嫁
禍他人,藉以發現實體之真實,除以具結、交互詰問、對質等方
法,以擔保其真實性外,應認須有補強證據以增強其陳述之憑信
性,足使一般人對其陳述無合理之懷疑存在,而得確信其為真實
,始足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依據,且指證者證述情節既屬個別
獨立事實,亦不得互為佐證(最高法院100年度臺上字第2866號、10
1年度臺上字第6199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經查,證人即共同被告甲OO於調查站詢問時以迄本院審理中,均證
稱係受被告乙OO之託,始同意代收事實欄一所示夾藏毒品之包裹
,並提供如事實欄一所示收件人、收件地址、收件電話與乙OO,
供乙OO作為上開包裹之收件資料,又該包裹內裝毒品一事,亦係乙
OO於委託其代收時所告知云云,惟證人甲OO於本案中,亦因涉嫌
運輸第二級毒品及私運O制物品進口罪嫌經檢察官起訴,是證人甲
OO指證毒品上游及共同正犯乙OO,將得使其本身就其所涉之運輸第
二級毒品犯嫌,得依前揭規定獲減輕或免除其刑,故為免證人甲
OO係為獲邀減刑寬典,而為利己損人之不實供述、嫁禍他人,依
前述說明,自應有有補強證據以增強其陳述之憑信性,俾使一般
人對其陳述達到無合理之懷疑存在,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
始足作為認定共同被告乙OO被訴犯罪事實存在之依據
本案快遞包裹收件人聯絡電話「0000000000」之SIM卡,究係被告乙OO
提供與甲OO持用,作為收受本案快遞包裹聯繫之用,抑或實係證人
甲OO本身原有、由甲OO自行購買之門號等各項其本身親身經歷、
而當無混淆誤認之虞之情節,所證竟前後翻異、互有出入,尤在
本案快遞包裹收件電話究係何人所有此一至為關鍵之重點,更多
次更易其詞
是以,除被告甲OO於107年11月6日以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之LINE通
訊軟體,傳送一則內容為「0000000000」之訊息與乙OO,而該號碼即
為甲OO持以聯繫事實欄一所示收受夾藏MDMA包裹所用之行動電話門
號此一文字訊息外,其餘證人甲OO以門號0000000000號、門號00000000
00號行動電話之微信及LINE通訊軟體與暱稱為「King」之乙OO間之聯
繫內容,均無從認與本件事實欄一所示犯行有何關連,而全然無
從佐認證人甲OO所證被告乙OO曾與其以LINE或微信聯繫本案運輸、私
運毒品進口事宜一情之真實性
(四)至證人即共同被告甲OO固曾至O務部調查局接受測謊鑑定,
其鑑定結果為:「研判甲OO對下揭2項問題之回答『無』不實反應
:一、你有無騙說乙OO有找你代收本案包裹?答:沒有
但晚近實務多認為測謊在具備一定嚴格條件下,具有證據能力,
可作為審判之參考,惟不得採為唯一或絕對之依據,是否可採,
仍應由法院斟酌、取捨及判斷(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439號刑
事判決意旨參照)
尤其在被害人與被告雙方各執一詞而難以判斷真偽之情形下,尚
不宜僅憑對其中一方實O測謊之結果,作為論斷何者所述為可信之
絕對或關鍵憑據(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3418號刑事判決意旨參
照)
而審諸全卷事證,本案除證人即共同被告甲OO別無旁證可佐之單一
指訴外,實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補強證人甲OO所證情節之真實
性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判決
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臺上字第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
最高法院100年度臺上字第2866號、101年度臺上字第6199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439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3418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傳聞證據 1 , 不另論罪 2 , 間接正犯 1 , 想像競合 2 , 自白 3 , 低度行為 2 , 高度行為 2 , 共同正犯 2 , 補強證據 2 , 詰問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4,A   3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2款,2,A   3

懲治走私條例,第2條第3項,2,A   3

懲治走私條例,第2條第1項,2,A   3

懲治走私條例,第1條第3項,1,A   3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條第1項前段,18,A   2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1項,17,A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8條,8,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4,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9條第1項,19,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17,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1條第2項,11,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1條,11,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10,A   1

懲治走私條例,第159條第1項,159,A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8條第4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