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東地方法院  20191026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嫌等語【被告行為後
,刑法第277條第1項已於108年5月29日修正公布,於同年月31日施行
,修正後規定將法定本刑提高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0萬元
以下罰金
經比較新舊法,以舊法較有利於被告,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
,自應適用被告行為時之修正前刑法】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
存在
因此,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
及理由,而其理由之論敘,僅須與卷存證據資料相符,且與經驗
法則、論理法則無違即可,所使用之證據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者
為限,即使不具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亦非不得資為彈劾證據使
用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參照)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
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155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
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
有利之證據,復有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可資參考
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
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
得據之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
懷疑之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此亦有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
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可資參照
再告訴人之指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以告訴人之
指訴為證據方法,除其指訴須無瑕疵,且應有查與事實相符之佐
證,始得資為判決之基礎,亦經最高法院著有52年台上字第1300號
及61年台上字第3099號判例可資參照
另所謂就其他方面調查認與事實相符,非僅以所援用之旁證足以
證明被害結果為已足,尤須綜合一切積極佐證,除認定被告確為
加害人之可能外,在推理上無從另為其他合理原因之假設,有一
不合於此,即不能以被害人之陳述作為論斷之證據
況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亦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是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
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
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
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
決之諭知,亦經最高法院著有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可資參照
惟:1.被告於偵查及本院準備、審理程序則係供稱:案發前1、2日
早上,告訴人打電話來,原先我不想接,因為我們已經分手,後
來我接了看是不是有什麼其他事情,告訴人跟我說,她外婆骨灰
要送往綠島靈骨塔,她可不可以寄宿我家,原先我不肯,說找民
宿或飯店給她住,費用我出沒關係
4.本院審酌:(1)被告於106年11月11日、17日回應告訴人之友人及女兒
質疑打傷告訴人時,回覆稱:「當時的情形妳有看到嗎?我也可
以調監視器,我是打一個耳光,如果她沒要跳港,我也不會,我
也可以不管讓他(指告訴人)跳,我喜歡打他嗎?監視器可以證
明,港口海巡那(有監視器),如果我是亂打那就看她(指告訴
人)怎麼處理,看事實是怎樣」、「拜託不要一直說我打妳媽媽
好嗎…要不是他要跳港自殺,我會打她一個耳光嗎…妳們臉書也
PO我打妳媽媽,我真的搞不懂,搞到家裡的人O電話都不敢接,綠
島人O在問,現在是要搞到連朋友都不能當嗎?我跟妳媽是不可
能和好,我怕了,大家好聚好散」等語,有告訴人提出之被告與
其女兒、友人之LINE對話截圖在卷可憑(詳他卷第13頁至第17頁),
核與被告於偵查、本院中供述其為阻止告訴人要跳港自殺,始打
告訴人一耳光之情節一致
(2)本件案發當天21時32分許,告訴人以LINE告知被告其當日不回被告
家睡,要自己待在外面時,被告一再勸說告訴人回去,並表示要
找被告父母去找告訴人,亦明確對告訴人稱「回家可以嗎」、「
我們不能先輕鬆當朋友嗎」、「我告訴你我沒劈腿」、「我再說
一次我沒有(跟別人搞曖昧)」、「我拼到(指選舉)我一定找
妳」、「妳別亂想也不要給我不必要的壓力」、「妳這樣說我真
的壓力很大」、「我說過以後我會找妳不是嗎」、「我明天開始
去工地住,不會在家裡,妳高興嗎」等語,有被告與告訴人LINE
對話截圖附卷可查(詳本院卷二第162頁至第165頁),並參以告訴
人證述其於106年10月向被告提分手,則被告於案發時與告訴人仍為
男女朋友關係,即非無疑
而告訴人所提出之門諾醫院診斷證明書雖記載其於同年月11日前往
門諾醫院急診、住院,經診斷受有頭部外傷、頸椎挫傷之傷害,
然已距本件案發時即108年11月8日至少3日以上之時間,兼以告訴
人自案發後至其前往門諾醫院急診住院,期間縱因綠島唯一一家
診所安康診所醫生與被告間有親屬關係,然其亦未綠島衛生所就
醫,更未通報119請求緊急救護,且其抵達臺灣本島後,亦未就近
前往臺東市任一家醫療機構急診、就醫,而係由親友陪同自行搭
火車至O蓮門諾醫院就醫,尤其告訴人於本院審理時證其8日至11日
在綠島期間,一直有頭頸疼痛、頭暈嘔吐、頸部疼痛、左手麻痺
無力等情形,況告訴人O於102年8月15日、22日及29日至O蓮慈濟醫院
神經外科就醫,並進行X光及頸椎神經磁振造影及脊椎等檢查,告
訴人對其頸椎自應會更加留意是否有不適症狀,何以告訴人於案
發後身體已諸多不適,均未曾向安康診所醫師提及,亦未尋求其
他醫療救護管道救治,遲至3日後始自行搭乘交通工具自綠島經
臺東至O蓮就醫
(四)至被告於案發時、地,在擋告訴人跳港自殺時,手打到告訴人
之左臉頰,致使告訴人頭暈、目眩之行為,雖導致告訴人受有頭
暈、目眩之傷害,但被告主觀上既係為阻止告訴人情緒失控跳港
自殺之行為,尚難認有傷害告訴人之故意,依法即不得對其科以
故意傷害罪責,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確有上開
犯行,本件既不能排除被告並未犯罪之合理可疑,依首開說明,
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最高法院著有52年台上字第1300號及61年台上字第3099號判例
最高法院著有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
名詞
傳聞證據 2 , 彈劾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5條第2項,15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