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東地方法院  2019102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傷害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於民國106年1月4日中午12時30分許至下
午1時許間某時許,駕駛車牌號碼0000-00號自用小客車,沿臺東縣
臺東市豐源橋外側車道由北往南方向行駛,行經該橋南端處,本
應注意行經彎道、陡坡、狹橋之路段,不得超車,而依當時天候
晴、日間自然光線、柏油路面乾燥、無缺陷、視距良好、無障礙
物,並無不能注意之情事,竟未注意安全間隔,貿然自告訴人O明
真所騎乘車牌號碼000-0000號普通重型機車左側超車,擦撞告訴人
上開機車左後側,致告訴人O車倒地,並受有頭部、臉部擦傷、腦
震盪,伴有意識喪失、四肢多處挫傷及擦傷等傷害,因認被告涉
犯修正前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之過失傷害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定有明文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
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
、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涉犯修正前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之過失傷害罪
嫌,無非係以(一)證人即告訴人於警詢及偵查中證述
(二)依證人即到場處理本案員警O英傑於本院審理時具結證述:告
訴人機車部分,車體上沒有很明顯痕跡可以判斷出哪個部位跟被
告汽車有接觸,到場時被告汽車所掉落之右後輪胎蓋已經破損,
無法判斷是否因為與告訴人碰撞所致,除了輪胎蓋以外,沒有明
顯擦痕可認係兩車擦撞所致,當時判斷只有被告汽車右後側上方
弧線刮痕是唯一的新刮痕,只有就此刮痕比對告訴人機車手把高
度,但沒有採集相關車漆跡證鑑識,會做進一步比對是因為無法
明顯看出被告汽車右後門跟告訴人機車哪個部分撞到,有可能碰
撞到且與告訴人機車高度吻合的新痕跡只有被告汽車右後車尾上
方那個弧線,這個地方是有可能撞到最明顯之處,沒有比對車門
部分的痕跡,因為門的部分沒有明顯可以比對的東西等語(見本
院卷第118-120頁、第121頁),足見證人O英傑現場判斷僅有被告汽車
右後側上方弧線刮痕(見警卷第25頁編號20照片)係新痕跡,並
用以與告訴人機車比對
況於本案發生前,被告汽車右側車身確已存在相當擦刮痕跡,有
被告所提於105年7月10日拍攝其汽車車身照片9張附卷為佐(見本院
卷第87-95頁),參以被告於偵查中及本院審理時所述該車係17年舊
車之詞(見偵卷第23頁,本院卷第206頁背面)若屬無訛,而依一
般經驗判斷,對於已有陳舊擦痕車輛外觀疏於維護,未加注意是
否產生其他摩擦痕跡,難認悖於常情,縱被告所提上開照片未見
該弧線刮痕,仍難據以反面推論該弧線刮痕係本案車禍事故擦撞
所致
(三)逢甲大學鑑定報告書依告訴人機車倒地產生刮地痕估計告訴人
機車於本案車禍事故發生時最低速度為時速74.84公里,因無被告
汽車在事故發生後第一停車位置,無法據以分析估計被告汽車可
能之實際速度或與告訴人機車碰撞時是否仍在加速狀態,僅能依
被告汽車右側車身所見擦刮痕跡,推論被告汽O速度至少同約為時
速74.84公里(見本院卷第168頁、第170-171頁、第173頁),然依前揭
證人O英傑證述,輔以被告所提其汽車右側車身舊痕照片,除被
告汽車右後側上方弧線刮痕以外,均難認係本案車禍事故擦撞所
致,遑論依本院判斷亦難認該弧線刮痕與本案車禍事故有必然關
係,鑑定報告書用於推論被告汽O速度之物理跡證前提既有誤會,
自無從採認其推論之被告汽O速度
至於告訴人雖於偵查中及本院審理時具結證述:本案發生當日他
騎在外側車道,靠護欄的地方,時速大概50、60公里,準備下橋之
前,突然覺得有臺車朝他左後方過來,心想怎麼貼這麼近,下一
秒就發生車禍,車禍發生當時沒看到前方有其他車輛,感覺被告
汽車是從他左後方過來,被告O速應該有超過他,從發現被告汽車
靠近到發現自己要倒大概是一瞬間,他完全來不及反應、煞車,
應該是被告汽車往他左側靠近,碰撞到他的機車等語(見偵卷第
21-22頁,本院卷第121頁背面-122頁背面、第123頁背面-124頁、第125
頁及其背面、第126頁背面),然就告訴人機車時速部分,與逢甲
大學鑑定報告書以告訴人機車倒地產生刮地痕估計之最低時速74.
84公里已有齟齬、未竟相符,況被告始終辯以發生車禍前沒有看到
告訴人機車、當時沒有超車之詞,與上開告訴人證述大相逕庭,
卷內又乏其他事證資以補強告訴人證述、相互印證,實難遽以告
訴人O一指訴為被告不利認定
(四)本案經送逢甲大學車輛行車事故鑑定研究中心鑑定,鑑定意見
略以:依告訴人機車刮地痕起點係距外側車道路緣約1.2公尺,該
外側車道路寬為5公尺,扣除被告汽車車寬約1.66公尺、告訴人機
車車寬約0.65公尺,剩餘車道寬度約1.49公尺,再扣除道路交通安
全規則第101條第1項第5款規定超車應保持半公尺即0.5公尺以上間隔
之距離,剩餘車道寬度約為0.99公尺(計算式:5-1.2-1.66-0.65
-0.5=0.99),亦即該外側車道5公尺之路寬足令被告汽車與告訴人
機車兩車並行甚至相互超越
然因無法分析估計被告汽車可能之實際速度或與告訴人機車碰撞
時是否仍在加速狀態,且因進入本案事故地彎路前須先行駛至少
1公里直線路段,而該直線路段可以變換車道,不排除被告汽車及
告訴人機車上橋後,於此1公里期間有變換車道之駕駛行為,亦不
排除兩車於此1公里期間前、後次序可能有交替之現象,無法對
於本案車禍事故發生原因提供具體意見等語(見本院卷第172-173頁
),顯然無法僅憑該鑑定結果認定被告對於本案車禍事故發生具
有過失
至於該鑑定報告書雖提出其假設之本案事故發生可能原因,有甲
、乙、丙、O4說,均以被告汽車於本案事故地彎路路段超越右側告
訴人機車為前提,其中丙說仍認係僅因告訴人短暫疲勞、分心或
本身之疏忽未對應路型即時採取右彎順行之駕駛行為而發生本案
碰撞肇事,然因尚無其他直接、間接證據可供判斷本案事故發生
為何說之情形(見本院卷第173-174頁),顯見本案車禍事故發生
尚無法明確斷然排除係因告訴人一己過失肇致之可能性,遑論該
鑑定意見業經本院指摘就被告汽O速度推論不足採信,而除所推論
之被告汽O速度以外,亦未見有何其他分析研判可供綜合佐認其假
設原因各說之前提,即被告汽車超越告訴人機車時發生本案車禍
事故
本案依檢察官所舉各項證據,尚不足使所指被告涉犯過失傷害罪
嫌之事實達於無所懷疑,而得確信為真實之程度,揆諸前揭說明
,即屬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應為無罪判決之諭知,以免冤抑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284,傷害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1條第1項第5款,101,汽車裝載行駛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