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1026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緩刑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5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撤銷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又共同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捌月,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緩刑貳年,並向公庫支付新臺幣拾萬元
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緩刑貳年,並向公庫支付新臺幣參萬元
犯罪所得新臺幣柒萬伍仟貳佰捌拾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柒月,緩刑貳年,並向公庫支付新臺幣伍萬元
犯罪所得新臺幣柒拾陸萬陸仟肆佰玖拾參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未扣案之「TitanARC產品測試聘僱合書」上偽造之「O玉茹」簽名參枚沒收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共同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年
乙OO共同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甲OO,乙OO與丙OO就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柒拾陸萬陸仟肆百玖拾參元,共同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與乙OO就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柒萬伍仟貳佰捌拾元,共同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共同追徵其價額
未扣案之「TitanARC產品測試聘僱合書」上偽造之「O玉茹」簽名參枚,均沒收之
上訴人  :  檢察官 , 甲O O , 乙O O , 丙O O
上訴理由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理由甲、程序方面:一、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雖規定,被告
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外,不得作
為證據
惟同法第159條之5第1、2項已規定,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
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
者,亦得為證據
又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
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
前項之同意(指同條第1項之同意作為證據),此乃第159條第1項
所容許,得作為證據之例外規定之一
本案所據以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供述證據,檢察官、被告及辯護
人於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就上開證據主張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本院復審酌各該證據作成時並無違法及
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等情況,認為適當,是未爭執之供述證據
,具有證據能力
二、本案認定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均與本案事實具有自然關
聯性,且核屬書證、物證性質,又查無事證足認有違背法定程式
或經偽造、變造所取得等證據排除之情事,復經本院依刑事訴訟
法第164條、第165條踐行物證、書證之調查程序,檢察官、被告及
辯護人均對證據能力均不爭執,具有證據能力
又被告丙OO簽署「軟體設計聘僱合約書」,經甲OO核准聘用後,以
擔任泰騰恩公司技術顧問名義,領取如附表一所示薪資,而被告
丙OO未曾實際至泰騰恩公司內工作,泰騰恩公司的人員中,除被
告甲OO外亦不知道有哪些員工等情,業據被告丙OO於調查及偵查中
供承在卷(見調查局卷第13頁、1563號他卷二第23頁),亦與被告
甲OO於偵查中供稱:丙OO從來沒有進入泰騰恩公司過等語相符(見
1563號他卷二第314頁),且與證人即泰騰恩公司員工O谷霖、O宜芳
、O銘錡均證述其等不認識丙OO,亦未曾見過他們等語互核一致(
見1563號他卷三第147、194頁,原審卷二第67、76頁),是被告丙OO確
未實際至泰騰恩公司位於竹東工研院育成中心內之辦公室工作,
而泰騰恩公司人員除被告甲OO外,亦無人認識被告丙OO或知悉其
為泰騰恩公司員工,堪信為真實
(二)復觀諸丙OO所簽署由被告甲OO所提供之泰騰恩公司「軟體設計
聘僱合約書」,該合約書所載工作內容為「甲方(即泰騰恩公司
)委託乙方(即丙OO)設計下列標的物,經雙方同意依下列條款訂立
本合約:第一條:設計標的物:TitanARC所需要之各類軟體系統開
發、整合,及後續軟體維護服務
……第三條:本合約為軟體設計合約,甲方依照給予乙方之新進
同仁聘僱通知書所述付乙方費用
……第五條:客服範圍:1.乙方需對甲方所提出之軟體缺陷,提出
修正方案並修正之
又被告甲OO供稱大股東不允許其設計一份更符合丙OO工作內容的契
約書,而觀其在泰騰恩公司結束經營前2至3月間,被告甲OO確實已
聘請數位人員擔任事業拓展部員工,此有新進同仁聘僱通知書3
份在卷可憑(見原審卷三第148頁),顯見其並非無權提供以業務
職稱及與實際工作內容更相符之契約供被告丙OO簽署,否則之後又
何以得聘請數位業務人員?是被告甲OO辯稱:當時係因手邊僅有
測試人員合約書及軟體人員合約書,便宜行事下遂以軟體人員之
合約供被告丙OO簽署云云,洵不足採
況被告丙OO亦自承自己過去都是在半導體業擔任業務和採購,先前
並無產品設計回饋之工作經驗,且就其所述所提供予被告甲OO之
改善產品功能性,亦係自一般消費者的使用觀點觀之,而非就技
術上如何改善提出建議,則被告丙OO既非防毒碟產品研發專業人
員,亦無產品設計回饋之工作經驗,且其僅係以一般消費者之觀
點提供使用心得,則被告甲OO是否確有必要聘請被告丙OO從事上開
工作,已有疑義
在2、3個月前,被告乙OO有告訴伊,這家公司有一些事情沒有繼續
經營,伊之工作就作到這時候為止,伊當時並沒有向被告甲OO或
直接O泰騰恩公司求證公司有無繼續經營等語(見1563號他卷二第2
2、23頁),嗣於警詢及原審審理時又供稱:伊並不確定泰騰恩公
司全稱,也不知道泰騰恩公司是外國公司等語(見調查局卷第11頁
,原審卷一第62頁),則若被告丙OO供稱伊受僱於泰騰恩公司從
事業務拓展、產品行銷所言為真,身為公司行銷業務,本應對於
公司之內部狀況、生產能力有基本瞭解,始符常理,惟丙OO竟然連
公司全名、是否為外商均無法正確回答,實難想像其應如何為泰
騰恩公司進行產品拓展或行銷等工作
惟依被告丙OO、甲OO2人之供述,丙OO只需負責產品之推銷,故其無
須實際至泰騰恩公司之辦公室上班,甚至無須定期O泰騰恩公司或
甲OO回報業務推展情形,此與一般業務人員之工作情形相差甚遠
,況其等2人亦未能提出任何產品宣傳、工作進度報告紀錄等資料
供核,尚難採信為真實
依上開3位證人所述,其等於任職前揭公司期間,被告丙OO均曾向
其等介紹防毒隨身碟產品,或詢問其等所任職的公司有無相關需
求等情,惟查證人所述丙OO向其等推銷防毒隨身碟之時間迄今均有
數年之久,其等卻對於此節清楚記憶,參以證人O政祥與丙OO是高
中時期因打球認識,證人O文顯是丙OO研究所同學,證人O珮如跟
丙OO為前公司同事等情(見原審卷二第63、93頁反面),足見上開
3人與被告丙OO認識時間非短,均有相當交情,且證人O政祥及O文顯
均稱被告丙OO在開庭前均有與其等聯繫出庭作證一事,則上開證
人本可能為顧及彼此與丙OO之情誼而刻意為有利其之證述
再參以證人O文顯於原審審理時證稱:如果業界剛好有親戚朋友有
推銷產品之需求,伊也會幫忙隨口詢問,但不會向他們收錢等語
(見原審卷四第94頁),證人O珮如於原審審理時證述:伊一直都
是擔任業務工作,如別家公司產品與本身公司產品完全不相關,
則業務人員可能會順便幫忙別家公司詢問推銷產品,僅是舉手之
勞,但若同時領有別家公司的薪水,因一般公司不允許員工有另
一份薪水,故此種情形並非業界常態等語(見原審卷四第98頁)
,益徵縱被告丙OO有向3位證人提及防毒隨身碟產品,並不會認定
其係以泰騰恩公司員工身分執行行銷業務,甚至據此按月領取泰
騰恩公司多達3萬餘元薪資,此與業界常態情形顯然有違
另證人即前南亞電路板公司同事O彥達於本院審理時亦證稱:大約
4、5年前有幫助丙OO推銷過一款防毒隨身碟云云(見本院卷一第4
55至458頁),並無其他證據可佐為真,亦不足以採為被告丙OO有為
泰騰恩公司執行行銷業務工作之事實認定
二第66頁),若此確係由被告丙OO所推銷促成,則負責處理與日月
光公司間交易事項之證人O宜芳,豈會對日月光公司是否主動透過
威策公司O泰騰恩公司採購等節全然不知?又縱依證人O順益所述
,日月光公司人員主動向其表示有採購卡巴斯基防毒隨身碟之需
求,但其亦證稱:一開始O奇炫知道趨勢科技有防毒隨身硬碟的產
品,他就要伊去聯絡趨勢科技,當時沒有談到卡巴斯基,因為日
月光公司廠內都是用趨勢科技的防毒軟體,故一開始我們都在討
論趨勢科技
(八)至被告丙OO於原審審理中所提出之日月光員工O亭玟之書面聲明
1份(見原審卷四第128頁),並供稱該人即為其先前所稱英文姓
名為JUDY之日月光採購員工云云,主張O亭玟可證明其有向日月光公
司推銷泰騰恩公司業務之事實,然被告及辯護人於原審均陳稱不
聲請傳喚該證人到庭作證等語,則證人之書面聲明未經交互詰問
以核其實,其證明力本屬薄弱,且日月光公司與泰騰恩公司間之
交易,並非因丙OO推銷業務所促成,不能證明被告丙OO有為泰騰
恩公司進行業務推展之事實,是該聲明自難逕採為有利於被告之
認定
(九)綜上所述,被告甲OO於其擔任泰騰恩公司負責人期間,明知被
告丙OO未實際任職於泰騰恩公司,而被告丙OO不具軟體系統研發之
能力,亦未實際從事任何軟體設計或技術開發工作,復未實際從
事泰騰恩公司業務推廣開發、產品意見回饋及採購議價資訊之諮
詢等工作,被告甲OO竟與被告丙OO簽立軟體設計聘僱合約書,使
泰騰恩公司誤以為被告丙OO為泰騰恩公司聘請之技術顧問員工,又
指示不知情會計人員將被告丙OO為公司員工得申領薪資之不實事
項登載於員工薪資轉帳明細表內,並持之行使,致泰騰恩公司每
月給付丙OO如附表一所示之薪資,足證被告甲OO、丙OO具不法所有
意圖,使泰騰恩公司受有損害,其等所為共同詐欺取財、行使業
務登載不實文書犯行甚明
被告乙OO未得O玉茹授權,擅自於被告甲OO提供之產品測試聘僱合約
書內,偽造O玉茹之署名,持O泰騰恩公司行使,使泰騰恩公司誤
認聘僱O玉茹為公司員工,被告甲OO再指示不知情之會計人員自10
3年9月起,按月將O玉茹為公司員工得申領薪資等不實事項登載於
員工薪資轉帳明細表,經被告甲OO審核、用印後,持以向永豐商業
銀行新竹分行行使以供撥款,自103年9月起至104年1月止,按月給
付如附表二所示之薪資至O玉茹上開帳戶,共計30萬1400元等情,為
被告甲OO、乙OO所不爭執,且被告乙OO對其於被告甲OO提供之產品
測試聘僱合約書內偽造O玉茹之署名,犯行使偽造私文書之行為,
亦於原審及本院審理時均供認不諱,核與證人O玉茹於偵查中證
述相符,堪信為真實
而其後雖改稱被告甲OO並不知情其代O玉茹簽名之事,然查被告乙
OO於警詢時即供稱:伊替甲OO向O玉茹借帳戶,會簽立該聘僱合約,
就是要讓該筆測試費得以薪資名義轉到O玉茹帳戶,因為甲OO跟O
說很急,伊才會代O玉茹簽該合約等語(見1563號他卷三第123頁反面
)
然被告乙OO不僅按月重覆向O玉茹收取1萬5280或1萬5000元之「介紹費
」,其所收取之介紹費甚至係O玉茹出借帳戶報酬5280或5000元之3倍
比例之高,顯然於O情不符,殊難憑採
(一)按連續、接續或繼續犯之行為過程中,遇有刑罰之法律變更時
,其一部行為涉及舊法,一部行為涉及新法者,仍應依最後行為
時之法律處斷(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162號判決意旨參照)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業於103年6月18日修正公布,並於同
年月20日生效施行,而被告3人上開所為,係自102年5月起至104年1
月止,其等一部分行為涉及舊法,一部行為涉及新法,揆諸前揭
判決意旨,法律變更係於其等「行為中」發生變更,而非於犯罪
行為完全終了時變更,自非屬行為後法律變更之情形,而無刑法
第2條第1項之適用,應依最後行為時之法律處斷
就犯罪事實一之(一)部分,核被告甲OO、丙OO所為,係犯刑法第215
條、第216條之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罪、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
罪
就犯罪事實一之(二)部分,核被告甲OO、乙OO所為,係犯刑法第215
條、第216條之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罪、第210條、第216條之行使
偽造私文書罪、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
被告甲OO、乙OO偽造O玉茹署押之行為,為偽造私文書之階段行為,
而偽造私文書之低度行為,為行使偽造私文書之高度行為所吸收
,均不另論罪
至起訴書原認被告3人所為係犯刑法第342條之背信罪,容有未洽,
然因起訴之社會基本事實相同,依刑事訴訟法第300條變更起訴法
條
(三)被告甲OO、乙OO、丙OO多次行使員工薪資轉帳明細表之業務上登
載不實文書,係基於同一詐領薪資之目的,於密切接近之時、地
實施,侵害同一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
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
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各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
,均論以接續犯之包括一罪
被告甲OO、丙OO就犯罪事實一之(一)部分之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
及詐欺取財犯行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依刑法第28條之規定
論以共同正犯
被告甲OO、乙OO就犯罪事實一之(二)部分之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
、行使偽造私文書及共同詐欺取財犯行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
擔,依刑法第28條之規定論以共同正犯
被告甲OO、乙OO就犯罪事實一之(二)部分,所犯行使偽造私文書、
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及詐欺取財罪,分別係出於同一詐領泰騰
恩公司薪資之目的,而係基於單一犯意之決定,應屬法律概念之
一行為,其一行為觸犯數罪名,為想像競合犯,被告甲OO、丙OO就
犯罪事實一之(一)部分,依刑法第55條之規定從一重之詐欺取財罪
處斷
被告甲OO、乙OO就犯罪事實一之(二)部分,依刑法第55條之規定從一
重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斷
(四)被告甲OO所犯上述二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一)被告行為後,刑法關於沒收之規定,已於104年12月30日修正公
布,並自105年7月1日施行,且依刑法第2條第2項規定,應適用裁判
時之法律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
其價額,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按有關共同正犯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徵,最高法院過去
採共犯O帶說,然104年8月11日之104年度第十三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不
再援用、供參考,並改採沒收或追徵應就各人所分得者為之之見
解
(二)被告甲OO、丙OO共同以不實聘任被告丙OO為技術顧問之方式,O
泰騰恩公司詐取薪資76萬6493元,匯入被告丙OO之帳戶內,屬被告丙
OO所有使用,已據其供明在卷,既有事實上之處分權,即屬其個
人犯罪所得,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之規定宣告沒收
,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至被告丙OO帳戶內有27萬元轉匯入被告乙OO一銀帳戶內,係屬犯罪
後處分贓物之問題,不論其匯款原因為何,無礙於被告丙OO犯罪所
得之認定
(三)被告甲OO、乙OO共同以不實聘任O玉茹為測試顧問方式,O泰騰恩
公司取得薪資共計30萬1400元,除其中2萬6120元(計算式:5000元+
5280元+5280元+5280元+5280=2萬6120元)係由O玉茹取得外,尚有27萬5280元
,O玉茹將其中20萬元轉匯予O盛洲帳戶內,將其中7萬5280元轉匯予
被告乙OO帳戶內,而轉匯予O盛洲帳戶之20萬元,係依據被告甲OO
之指示所為,足見被告甲OO對20萬元有事實上之處分權,應屬被告
甲OO之犯罪所得,而轉匯予被告乙OO帳戶之7萬5280元,為被告乙OO
借用O玉茹帳戶之報酬,屬其犯罪所得,應分別依刑法第38條之1第
1項前段、第3項之規定宣告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
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四)按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押,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刑
法第219條定有明文
被告甲OO、乙OO於未扣案之「TitanARC產品測試聘僱合書」正本(影
本見1563號他卷一第204至206頁)上偽造之「O玉茹」之簽名3枚,不
論屬於犯人與否,依刑法第219條之規定宣告沒收
四、原判決撤銷改判之理由:原審以被告甲OO、乙OO、丙OO共同犯
行使偽造私文書、詐欺取財罪,事證明確,各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一年一月、十月,固非無見
惟查:(一)起訴之效力,不及於檢察官所指被告以外之人,刑事訴
訟法第266條定有明文
(二)接續犯乃指行為人之數行為,於同一或密切接近時、地實行,
侵害同一之法益,而其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
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且在刑法評價上,以視
為數個舉動之接續實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
而言
原審將上述二次犯行,以接續犯論處一罪,尚有未合
然苟無犯罪所得,自不生利得剝奪之問題,固不待言,至二人以
上共同犯罪,關於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徵,倘個別成員並
無犯罪所得,且與其他成員對於所得亦無事實上之共同處分權時
,同無利得可資剝奪,特別在集團性或重大經濟、貪污犯罪,不
法利得龐大,一概採取絕對O帶沒收、追繳或追徵,對未受利得之
共同正犯顯失公平
被告甲OO、丙OO均否認有詐欺取財犯行提起上訴,為無理由
檢察官認被告3人未對告訴人為任何賠償或和解以原審量刑過輕提
起上訴,為無理由,但原判決既有可議,應由本院將原判決撤銷
爰審酌被告3人之犯罪情節及分工角色,並兼衡其等之品行、智識
程度、生活狀況、詐欺財物價值,與犯罪後否認詐欺取財犯行及
願意賠償告訴人損害之態度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第二項
所示之刑,並定被告甲OO應執行刑及被告乙OO易罰金之折算標準
又被告甲OO、乙OO、丙OO未曾故意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有本院被
告3人之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憑,被告3人因一時失慮,致犯本罪,又
被告3人願意全數返還本案之犯罪所得,因告訴人拒絕和解,於
本院審理中,被告3人乃於108年8月30日依法向法院提存120萬1380元,
已逾本案犯罪所得金額,有提存書、國庫存款收款書、繳款收據
在卷可憑(見本院卷(二)第75至79頁),被告3人經此刑之宣告後
,當知所警惕,信無再犯之虞,本院認被告3人所宣告之刑以暫不
執行為適當,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之規定均宣告緩刑二年,並
斟酌被告3人之犯罪情節輕重,併依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之規定
命被告甲OO向公庫支付十萬元、被告乙OO向公庫支付三萬元、被告
丙OO向公庫支付五萬元,以勵自新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
1項前段、第300條,刑法第28條、第210條、第215條、第216條、第33
9條第1項、第55條、第41條第1項前段、第51條第5款、第38條之1第1項
前段、第3項、第219條、第74條第1項第1款、第2項第4款,判決如
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162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分論併罰 1 , 詰問 1 , 繼續犯 1 , 低度行為 1 , 不另論罪 1 , 接續犯 3 , 想像競合 1 , 供述證據 2 , 非供述證據 1 , 高度行為 1 , 共同正犯 4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66條,266,第一審,公訴,起訴

刑法,第2條,2,總則,法例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總則,緩刑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5條,215,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總則,緩刑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5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4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4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4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4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3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3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215條,215,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總則,緩刑   2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2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2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事訴訟法,第5條,5,總則,法院之管轄   2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42條,342,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條,2,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條,3,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66條,266,第一審,公訴,起訴   1

刑事訴訟法,第1條,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165條,16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2,159-52,A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