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1025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09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主文
原判決關於甲OO部分撤銷
甲OO無罪
其餘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乙OO均犯公然侮辱罪,各處罰金新臺幣伍仟元,如易服勞役,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上訴人  :  甲O O , 乙O O
上訴理由
2、被告乙OO上訴意旨仍執前詞否認犯行,辯稱當日係因工作情緒
煩躁,一時失控口出惡言,並非針對告訴人,亦未造成告訴人難
堪或不快,或有何減損告訴人之聲譽、人格及社會評價云云,然
被告之犯行有何事證可佐,及其辯解何以不可採信,業經本院一
一認定指駁如前,是被告乙OO之上訴難認有理由,應予駁回
被告甲OO上訴指摘原審判斷不當,為有理由,應將原判決就被告甲
OO部分撤銷,並諭知無罪之判決,以昭審慎
判決節錄
此與私人取證係基於私人之地位,侵害私權利有別,蓋私人取證
之動機,或來自對於國家發動偵查權之不可期待,或因犯罪行為
本質上具有隱密性、不公開性,產生蒐證上之困窘,難以取得直
接之證據,冀求證明刑事被告之犯行之故,而私人取證並無普遍
性,且對方私人得請求民事損害賠償或訴諸刑事追訴或其他法律
救濟機制,無須藉助證據排除法則之極端救濟方式將證據加以排
除,即能達到嚇阻私人不法行為之效果,如將私人取得之證據一
律予以排除,不僅使犯行足以構成法律上非難之被告逍遙法外,
而私人尚需面臨民、刑之訟累,在結果上反而顯得失衡,且縱證
據排除法則,亦難抑制私人取證之效果
惟如私人故意對被告使用暴力、刑求等方式,而取得被告之自白
(性質上屬被告審判外之自白)或證人之證述,因違背任意性,
且有虛偽高度可能性,基於避免間接鼓勵私人以暴力方式取證,
應例外排除該證據之證據能力,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578號判決
意旨參照
(二)除上開錄影畫面以外,本判決以下援引之審判外供述證據
以及書證,本案當事人均未爭執其證據能力(本院卷第153至155、
197至200頁),而該等證據,經本院審酌並無違法取得之情況,認
為適宜做為證據,自應有證據能力
告訴人於107年5月25日上午10時28分許,以手機拍攝被告乙OO廚房工
作情形,並詢以「你剛剛是偷炒菜嘛?對不對?」時,被告乙OO確
有以臺語口出「耖機掰,耖攬趴,要吃嗎?」等語,為被告乙O
O所不否認(見偵卷第16至17、73頁,原審卷第44頁,本院卷第152、
202頁),核與證人即告訴人(下稱告訴人)於警詢、偵查及原審
審理中指證相符(見偵卷第23至24、72頁,原審卷第75頁),並經原
審及本院當庭勘驗錄影畫面,並製成勘驗筆錄在卷可稽(見原審
卷第72頁,本院卷第151頁),復有錄影畫面截圖附卷可憑(見偵
卷第78頁),堪認被告乙OO自白上情與事證相符,信屬真實,首堪
認定
觀之告訴人、證人O夢學上開證述,佐以告訴人所攝之錄影畫面
截圖(見偵卷第78頁)、被告乙OO所提現場拍攝照片、告訴人所提
信義區行政中心地下一樓平面圖及現場拍攝照片所示(見原審卷
第57至61頁,原審卷第113、117至119頁)所示,堪認被告乙OO之攤位
廚房、櫃檯與美食街其餘攤位或客人用餐區之間,確實並無隔板
或牆壁相隔,且於107年5月25日上午10時28分許之本案案發時,既
有攤商、工作人員、買早餐之客人或其餘客人可隨時進出美食街
,則案發現場自屬不特定人得以共見共聞之狀態,已達到公然之
程度,實屬無疑
(2)被告乙OO在案發時地,在不特定人得以共見共聞之美食街空間,
對告訴人以臺語口出「耖機掰,耖攬趴,要吃嗎?」等語,不僅
造成告訴人在精神上、心理上有感受難堪或不快,且有減損告訴
人之聲譽、人格及社會評價:依本院及原審勘驗錄影畫面以觀
,告訴人於107年5月25日上午10時28分許,以手機拍攝被告乙OO廚房
工作情形,並詢以「你剛剛是偷炒菜嘛?對不對?」時,語氣平
穩、音調正常,並無被告乙OO所指有刻意挑釁或意圖拉高衝突氣
氛等情事,旋即聽聞被告乙OO以臺語口出「耖機掰,耖攬趴,要
吃嗎?」等語,於錄影畫面中雖未見被告乙OO本人身影,然其口出
話語清晰明亮、輕易可辨,有本院及原審前開勘驗筆錄在卷可稽
(見原審卷第72頁,本院卷第151頁),是被告乙OO以臺語回稱「
耖機掰,耖攬趴,要吃嗎?」之言論,應係回應告訴人所為「你
剛剛是偷炒菜嘛?對不對?」等質疑,且直接針對告訴人提問所
為之反擊,無庸置疑,實無法轉移焦點
本案案發時地,被告乙OO在回應告訴人之質疑時,以臺語口出「耖
機掰,耖攬趴,要吃嗎?」等語,除在直接就告訴人之提問以粗
鄙不堪且輕衊不雅之語句反擊,彰顯被告乙OO屢遭告訴人同業檢
舉之不悅,亦在以雙關語、近音詞達其羞辱告訴人之目的,此語
已脫逸於社會通念、人我互動可資容許之範疇,不僅在直觀或經
闡釋之語意上,係對告訴人人格為詈罵、侮蔑之言詞,亦實足以
貶損告訴人之人格及社會評價,誠無疑義
(二)論罪科刑:核被告乙OO上開所為,係犯刑法第309條第1項之
公然侮辱罪
(三)維持原判及駁回上訴之理由:1、原審認被告罪證明確,
依刑法第309條第1項、第42條第3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
、第2項前段規定,審酌被告乙OO輕率在不特定人得以共見共聞之
場合,以不堪之言語侮辱告訴人,影響告訴人之社會評價,所為
實有不當,兼衡被告乙OO之犯罪動機、目的、手段及告訴人所受
損害等一切情狀,量處罰金新臺幣5,000元,並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
標準
2、被告乙OO上訴意旨仍執前詞否認犯行,辯稱當日係因工作情緒
煩躁,一時失控口出惡言,並非針對告訴人,亦未造成告訴人難
堪或不快,或有何減損告訴人之聲譽、人格及社會評價云云,然
被告之犯行有何事證可佐,及其辯解何以不可採信,業經本院一
一認定指駁如前,是被告乙OO之上訴難認有理由,應予駁回
因認被告甲OO涉犯刑法第309條第1項之公然侮辱罪嫌等語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再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
亦包括在內,但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達
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始得
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懷疑之
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此有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
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可資參照
這兩項自由密切相關,言論自由為意見交流和發展提供工具,為
憲法第11條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第2項、第34號一般性
意見前言第2點明文保障之基本權利
本案告訴人拍攝之目的,意在針對被告甲OO之違規營業行為進行檢
舉,誠無須趨步跟隨,貼近被告甲OO,並朝其身體及臉部進行拍
攝,告訴人此舉,誠與其所稱之檢舉違規等目的,難謂相合
被告甲OO原本對告訴人拍攝之舉未加理睬、O無反應,直至告訴人
趨近其身,並朝其身體、臉部拍攝時始口出「神經病」一語,誠
屬對告訴人上開令人不悅之舉動,所為自然之情緒表達、意見表
述,幸即戛然而止,非流於情緒性、人身攻擊之批評或謾罵,堪
認尚在情理之內
上開「神經病」一語,縱然使告訴人聽聞後有精神上、心理上主
觀感受之難堪或不快,惟被告甲OO既係在告訴人逼近而受擾之情形
下,脫口低聲說出,若非告訴人近身拍攝而聽聞,恐不易得知,
則被告甲OO此情緒宣洩之舉,難認有使告訴人之名譽、人格或地
位評價在公眾得共見共聞之下,受到減損或貶抑等情事
六、綜上,本件公訴人此部分所舉事證,依案發當時之時間、地
點、場合、對象等客觀因素,和使用語言個人之身分、思想、性
格、職業、修養、處境、心情等主觀因素所構成的語境、脈絡等
整體觀察,難認有使告訴人個人經營社會群體生活之人格評價受
到不當詆毀之情事,尚不能證明被告甲OO所為,該當於刑法第309條
第1項之公然侮辱罪之要件,衡以上揭規定及說明,應為被告甲
OO無罪之諭知
原審不察,遽予論處被告甲OO刑法第309條第1項之公然侮辱罪刑,
非無違誤
被告甲OO上訴指摘原審判斷不當,為有理由,應將原判決就被告甲
OO部分撤銷,並諭知無罪之判決,以昭審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
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578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名詞
自白 2 , 供述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9條第1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5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憲法,第19條第2項,19,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11條,11,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總則,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