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1025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A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2項,A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撤銷
甲OO無罪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未經許可,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改造槍枝,累犯,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參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參仟元折算壹日
扣案之仿半自動手槍製造之改造手槍壹枝(槍枝管制編號:○○○○○○○○○○號,含彈匣壹個)沒收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五、原審疏未細酌上情,遽為被告有罪判決,自有不當,被告上
訴否認犯罪,為有理由,應由本院將原審判決撤銷改判,諭知被
告無罪判決如主文第2項所示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嗣經警於107年2月5日13時30分許持臺灣宜蘭地方法院107年度聲搜字
第60號搜索票在上址居處O獲,並扣得改造手槍1把、彈匣1個,因認
被告係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之未經許可持有改造
手槍罪嫌
二、按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定有明文
又再被告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
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定
有明文
其立法目的乃欲以補強證據擔保自白之真實性
亦即以補強證據之存在,藉之限制自白在證據上之價值
而所謂補強證據,則指除該自白本身外,其他足資以證明自白之
犯罪事實確具有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而言
雖其所補強者,非以事實之全部為必要,但亦須因補強證據與自
白之相互利用,而足使犯罪事實獲得確信者,始足當之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有前開罪嫌,係以:(一)被告甲OO於警詢及
偵查中之自白
訊據被告甲OO固不否認警員於上開時、地持搜索票O獲並扣得改造
手槍1把(含彈匣1個)之事實,惟堅決否認有何未經許可持有改造
槍枝犯行,辯稱:該槍枝並非其所有,又其承租4樓整層,槍枝
放置的房間不是其房間,平常也沒有使用查到槍枝的房間,O至杰
O經住過該房間,另被O獲之日為農曆除夕前一日,其為避免遭羈
押而無法回家過年,在警員要求下才配合警員製作自白之筆錄等
語
惟其於原審及上訴本院已否認其先前自白之真實性,揆諸首開說
明,自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為補強,以察其自白是否確與事實
相符
由證人即警員O鏡倫於原審證述:其有到場搜索,又訊問筆錄是其
製作的,其在搜索現場詢問被告,被告稱該槍枝不是他的,且不
簽搜索扣押筆錄,因為現場有O獲槍枝,所以先將被告帶回警局,
在車上同仁及小隊長有詢問被告槍枝來源,其忘記被告如何回答
,但還沒有製作筆錄時,其等有詢問被告,被告稱槍枝不是他的
,其等繼續追問,被告要求去外面抽菸,其向被告表示槍枝在租
屋的地方找到,誠實才是上策,如要圓謊的話,其等會一直追被
告,在製作筆錄時,被告的朋友到場,小隊長有跟被告友人說明
情況,被告友人跟被告說快配合把筆錄做完,不要狡辯,當時為
了這把槍枝的來源也是耗了很久的時間,被告一開始說真的不是
他的,後來才說別人寄放,被告有交代1個人的名字,綽號好像
叫「銀河」或「星河」,此外,其沒有跟被告說承認比較可能會
交保,勘驗搜索錄影光碟筆錄有員警稱「你如果這樣喔,這麼搞
怪,等一下被收押,我是不知道」,說話的警員是小隊長之情(
見原審卷第91至91背面、94至95頁),佐以原審勘驗搜索過程光碟結
果:「被告:這邊沒人管理,就是我住那邊,阿這是我阿姨住的
,之前這有人,一個男生住的…阿之前我朋友有來這邊住過
警員:阿,你拒簽喔?對啊,那不是我的,我沒辦法簽阿」、「
警員:你如果這樣喔,這麼搞怪,等一下被收押,我是不知道」
之情(見原審卷第48至48背面、53背面至54頁),則受訊問之被告甲
OO究竟出於何種原因於製作警詢筆錄及偵查時坦承犯行,不一而
足,但其之自白仍應有其他證據以為補強,自不待言,互核上開
情詞,顯見被告甲OO於遭搜索時及製作警詢筆錄前,均堅稱O獲之
槍枝並非其所有,且當場供述曾有友人住過該處之事實
再者,證人O伶倢於原審證述:承租房屋時,其與被告是男女朋友
,當時住在該處的人包括其、被告、被告父親及還有1個被告的朋
友,不認識該被告的朋友,只知道叫「小傑(音同)」,其後來
搬離,該房屋居住的人為被告、被告父親及「小傑」,其沒有跟
「小傑」對話過,因其住的時間不長,且「小傑」的作息不太正
常,又整層房屋都是由其承租,房間都住滿人,記得主臥室是其
跟被告使用,另1間是被告父親使用,另1間倉庫堆滿東西,但該
倉庫沒有上鎖,「小傑」可以進入,但其不知道「小傑」有沒有
進入倉庫等語(見原審卷第105至106、107頁),可見被告甲OO友人
確實O經居住在被告甲OO所承租房屋之事實無誤
又稽被告甲OO於搜索之際,立即表示有友人O經居住乙節,已於前
述,則被告甲OO應尚無暇衡量自己或他人之利害關係而臨訟編纂說
詞以掩蓋事實,亦猶未經其他外力影響,是被告甲OO辯稱:O至杰
O經住過該房間等語,應非虛妄
(四)證人O至杰於本院審理中證陳:其綽號是「小傑」,其O經住在
被告宜蘭縣○○鄉○○○路00巷0弄0○0號4樓房屋內一段時間,住
的房間內有衣櫃,又扣案槍枝是其所有,當時居住在那邊,所以
將槍枝放在衣櫃上,這個槍枝是蘇澳當地社會人士給的,因其沒
有固定住所,但會回到被告家,所以就沒帶走,其沒有告訴被告
放置槍枝的事情,畢竟這是犯法的,被告也不會進去該房間等語
(見本院卷第167至170頁),則由證人O至杰於本院審理中係以證人
身分經過具結作證,擔保其所言為真實,實無刻意虛構事實甘冒
偽證罪之理,其證詞自值採信,堪認本件扣案具殺傷力之改造手
槍1枝(含彈匣1個)並非被告甲OO所持有並藏放在租屋處內之衣
櫃上方等情,是被告甲OO就此所辯,尚非無據
(五)綜上所述,警員雖於上開時、地查得扣案具殺傷力之改造手槍
1枝(含彈匣1個),惟除被告甲OO先前之自白外,尚無其他證據
足資補強扣案槍枝確為被告甲OO所有,且O獲地點並非被告甲OO平日
使用之房間,亦O經有友人O至杰居住過,友人O至杰已到庭證述如
上,被告甲OO現復否認其先前自白之真實性,尚難僅以被告甲OO
原先之自白即推認被告甲OO有本案之非法持有具殺傷力之改造手槍
犯行,依「罪證有疑、O歸被告」之證據法則,應為被告有利之
認定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甲OO有何違反槍砲彈藥刀
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之非法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槍枝
犯行,不能證明被告犯罪,即應為其無罪之諭知
五、原審疏未細酌上情,遽為被告有罪判決,自有不當,被告上
訴否認犯罪,為有理由,應由本院將原審判決撤銷改判,諭知被
告無罪判決如主文第2項所示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301條第
1項,判決如主文
名詞
補強證據 4 , 自白 10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8,A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2項,8,A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