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1025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撤銷
甲OO無罪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一「所犯罪名」欄所示之罪,各處刑如附表一「宣告刑」欄所示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陸拾陸枚,均沒收之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陸拾陸枚,均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1至5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伍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6至8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參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9至11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參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12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壹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13至15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參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16至20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伍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21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壹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22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壹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23至26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肆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27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壹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28至29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貳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30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壹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31至33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參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34至35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貳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36至38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參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39至41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參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42至43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貳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44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壹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45至47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參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48至49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貳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50至51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貳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52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壹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53至54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貳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55至58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肆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59至63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伍枚,沒收之
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偽造之「昱勝公司」印章壹枚及如附表一編號64至66所示偽造之「昱勝公司」印文參枚,沒收之
上訴人  :  檢察官 , 甲O O
上訴理由
本案被告於原審、本院上訴審時固就偽造O書犯行為認罪之表示(原
審卷二第3-4、50、52頁,本院上訴卷第42、202、205頁
)
綜合被告上開陳述,足見被告於原審、本院上訴審就偽造O書為認
罪之表示,係因O兆貴否認有同意,且當時未尋獲系爭同意書,復
基於訴訟經濟、從輕量刑之考量所為,然其仍多次辯稱確實有經
O兆貴同意
檢察官提起上訴,未提出其他積極事證證明被告確有詐欺取財信
之犯行,其砌詞漫指原判決此部分不當,尚無可取,其上訴為無
理由
被告提起上訴,指摘原判決不當,則有理由,自應由本院將原判
決予以撤銷,另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行使偽造私O書罪嫌、第339條第
1項詐欺取財罪嫌云云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者,基於無罪推定
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刑
事妥速審判法第6條、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參照
)
訊據被告固坦承其為獲取資金以大量採購零件降低成本,欲與恆
穠公司合作,復為避免恆穠公司得知匯智公司實際售貨之買受人
身分後,直接與買受人交易,即與O亞明約定以昱勝公司向GreatPea
rl公司下單採購後,GreatPearl公司依昱勝公司採購內容,向匯智公
司下單購貨並支付貨款,再由PrestigeForever公司支付貨款予GreatPear
l公司,匯智公司實際上無需交付貨物予GreatPearl公司,GreatPearl公
司僅需負責製作採購單、發票等相關交易O書即可(下稱本案交易
模式),並自行刻製昱勝公司印章,蓋用於相關採購單、送貨單,
將該等O書傳真至恆穠公司,且其於98年4月至100年6月間,確有收
受GreatPearl公司給付如附表一所示款項,而PrestigeForever公司未支付
100年4月至6月貨款予GreatPearl公司等事實,惟堅決否認有何偽造O
書、詐欺取財犯行,辯稱:我有經過O兆貴同意借用昱勝公司名義
進行三角國際貿易,並簽訂「借名交易協議及同意書」,依該協
議書第7點授權,我可以自行刻製昱勝公司印章使用
(二)惟按,刑法第210條之偽造O書,以無製作權之人冒用他人名義
而製作該O書為要件之一,如果行為人基於他人之授權委託或事前
同意,即不能謂無製作權,自不成立該條之罪
且按,法院核對筆跡,本為調查證據方法之一種,除特種書據,
如古書、畫或書家摹倣各種字體者之筆跡,須選任專門知識技能
之鑑定人為精密之鑑定外,若通常書據,一經核對筆跡,即能辨
別真偽異同者,法院本於核對之結果,依其心證而為判斷,亦不
得指為違法(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451號判決意旨參照
)
6.本案交易模式進行期間自98年5月至100年6月間,長達2年之久,非
一朝一夕,期間被告並與O兆貴有如上電子郵件往來,殊難想像O
兆貴對此交易毫無所悉,且其不但未曾表示反對,更積極配合提
供交易所需之昱勝公司資料,足認O兆貴於偵訊中證稱未簽O何協議
、之後不了了之云云,與事實不符
然就此被告辯稱:「當時我沒有印象這個協議書是存檔在何處,
尤其在那段時間被管制出入境,我在臺北找了之後沒有找到,所
以當時就沒辦法提出來,但等到最終判決結果超出自己預期,要
入監服刑,對我打擊太大,事實上我沒有犯罪,我是經過授權,
只是因為找不到協議書,我在中國大陸有分公司,所以這個協議
書在那邊找到的」、「(為何在偵訊中回答說你與O兆貴之間沒有
簽立O何協議?)我當時沒有找到這份文件,就現在印象是檢察官
有問我說還有沒有其他文件,因為我找不到,我問前任委任律師
,我找不到情況下怎麼辦,前任委任律師分析說找不到,就說沒
有簽」、「(找不到就說找不到,為何說沒有簽?)從地檢署偵查
到現在,我印象中當時檢察官應該不是一次這樣問我,我不曉得
是第一次還是第二次是這樣回答的,檢察官問我說是否還有其他
資料,我說有但找不到,檢察官說找不到就是沒有,這是我回答
沒有簽之前還是之後我已經沒有印象了」、「(檢察官問到底有
無經過O兆貴同意,你當時回答之前有談過,口頭方面同意,但是
沒有合約等語,有何意見?)我有意見,其實從我們開始談論到
有協議,一直到交易一直到有這件訴訟,將近快三年時間,我的
印象記憶大概模糊了」等語,復詳述尋獲「借名交易協議及同意
書」之影本、原本之經過(聲再卷第83-84、103頁,本院卷第41-43頁
),並有被告與辯護人往來之電子郵件在卷可憑(本院卷第71-73頁
)
(三)按刑事訴訟上所謂「自白」,係指被告對自己犯罪事實之全部
或主要部分予以承認而為肯定之供述
又我國刑事訴訟法既未如民事訴訟採當事人處分主義,且自白本
不得作為犯罪之唯一證據,被告縱已自白犯罪,法院仍須調查其
確與事實相符,始得為有罪之認定
是尚無從以被告O經自白或認罪,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併予說明
(一)按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罪之成立,以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
法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為要件
所謂以詐術使人交付,必須被詐欺人因其詐術而陷於錯誤,若其
所用方法不能認為詐術,亦不致使人陷於錯誤,即不構成該罪(最
高法院46年度台上字第260號判例意旨參照
)
又行為人於該當客觀構成要件之餘,於主觀上亦應就上開「不法
意圖要件」及「以詐術使人交付之故意」有所該當,始成立刑法
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
另縱認被告有告以不實事由,使O亞明誤信匯智公司售貨對象為昱
勝公司,復以昱勝公司之名義,向GreatPearl公司訂貨,並收取Grea
tPearl公司於98年4月至100年1月間,給付如附表一編號1至32所示款項
,然被告就其於此期間,以昱勝公司名義向GreatPearl公司訂貨部分
,均於約定之付款期限內,以PrestigeForever公司名義,如數給付約
定款項予GreatPearl公司,自難逕謂被告自始即有不依約付款,僅
以前詞詐騙GreatPearl公司給付如附表一編號1至32所示款項之不法所
有意圖
況被告自100年7月起,即未再提供昱勝公司或PrestigeForever公司物料
採購單,要求GreatPearl公司依採購單內容,向匯智公司訂貨並給付
貨款等情,業經證人O亞明於原審中證述在卷(原審卷二第45頁)
,並有GreatPearl公司提供之本案交易報表及交易資料在卷供佐(原
審卷一第27-421頁),足見被告發現無法依約付款予GreatPearl公司後
,並未設法拖延付款期限,甚或要求GreatPearl公司續依前開模式,
向匯智公司訂貨及付款,是被告辯稱其無詐欺犯意,係因鉅溯公
司代為收取貨款後逃逸,其始無法依約付款予GreatPearl公司等情,
應非全然無據
再被告否認犯罪事實所持辯解縱使不能成立,除非有確實證據足
以證明對於被告犯罪已無合理之懷疑外,不能遽為有罪之認定
刑刑事訴訟法規定被告有緘默權,被告基於不自證己罪原則,既
無供述之義務,亦不負自證清白之責任,不能因被告未能提出證
據資料證明其無罪,或對於被訴之犯罪事實不置可否,即認定其
有罪
縱認被告前揭所為之辯解不足採憑,尚難以此即遽謂被告確有犯
罪,仍需有其他積極證據達到使事實審審判之法官有「確信」之
心證時,方得為被告有罪之判斷,從而,本院實難遽認被告必有
為本案犯行,應無疑義
4.綜上,證人O亞明雖指稱被告於98年3月間,與其洽談合作事宜時
,以O兆貴欲自買賣過程中抽傭等不實事由,使其誤信匯智公司售
貨對象為昱勝公司,復於98年4月至100年6月間,佯以昱勝公司名義
向GreatPearl公司購貨,收取GreatPearl公司依本案交易模式,給付如
附表
另被告辯稱因鉅溯公司於100年7月間,未交付代收貨款,其始無法
就100年4月至6月訂貨部分,以PrestigeForever公司名義,付款予GreatP
earl公司等情,與證人O亞明證稱被告於100年7月間,所述無法付款
之理由相符,且被告於100年7月前,無拒絕付款之情事,而被告自
100年7月起,未再提供昱勝公司、PrestigeForever公司採購單,要求G
reatPearl公司續依前揭交易模式訂貨並付款予匯智公司,亦無其他
積極證據證明被告於98年4月至100年6月間,提供昱勝公司或Prestige
Forever公司物料採購單,使GreatPearl公司向匯智公司訂貨及給付如附
表一所示款項時,明知其無法於約定之付款期限付款,或主觀上
確有不依約付款之意,即無從以被告於100年7月間,未就100年4月
至6月訂貨部分,依約付款之結果,遽指被告於98年4月至100年6月
間,提供昱勝公司、PrestigeForever公司物料採購單時,主觀上確有
不法所有之意圖,參酌上開所述,即無成立詐欺取財罪之餘地
檢察官提起上訴,未提出其他積極事證證明被告確有詐欺取財信
之犯行,其砌詞漫指原判決此部分不當,尚無可取,其上訴為無
理由
被告提起上訴,指摘原判決不當,則有理由,自應由本院將原判
決予以撤銷,另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301條第
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刑事妥速審判法第6條、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45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6年度台上字第260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自白 3 , 緘默權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6條,6,A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