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20191025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2款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撤銷
甲OO無罪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販賣第二級毒品,處有期徒刑玖年陸月
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仟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原審未查,遽對被告論罪科刑,即有未合,被告上訴意旨否認犯
行,指摘原判決不當,其上訴為有理由,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撤
銷,並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一、公訴意旨略以:甲OO明知甲基安非他命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
2條第2項第2款所列管之第二級毒品,不得非法販賣,竟意圖營利
,基於販賣第二級毒品之犯意,於民國106年8月20日中午某時,由
O宗儒透過網路社交網站FACEBOOK(即臉書)之聊天室,與甲OO聯繫
,雙方約定在彰化縣○○鎮○○路000號之古月茶飲前見面,甲OO
駕駛車號000-0000號自用小客車,O宗儒則乘坐O佾達所駕駛車號00-00
00號自用小客車一同前往,於106年8月20日下午3時6分許,O宗儒單獨
下車進入甲OO所駕駛車輛內,以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之方式,交付
新臺幣(下同)2,000元,向甲OO購買甲基安非他命2包,因認甲OO涉
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之販賣第二級毒品罪嫌等語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
存在
因此,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
及理由,而其理由之論敘,僅須與卷存證據資料相符,且與經驗
法則、論理法則無違即可,所使用之證據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者
為限,即使不具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亦非不得資為彈劾證據使
用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臺上字第2980號刑事判決意旨參
照)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同法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而所謂「積極證據足以為不利被告事實之認定」,係指據為訴訟
上證明之全盤證據資料,在客觀上已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
有所懷疑,而得確信被告確曾犯罪之程度,若未達此一程度,而
有合理懷疑之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
816號、76年臺上字4986號分別著有判例可資參照
再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規定「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
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
實相符
」其立法旨意乃在防範被告或共犯自白之虛擬致與真實不符,故
對自白在證據上之價值加以限制,明定須藉補強證據以擔保其真
實性
又毒品施用者所稱其向某人買受毒品之指證,不得作為有罪判決
之唯一證據,仍須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良以毒品買受者之指證,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之規定,供
出毒品來源而破獲者,得減輕其刑,其憑信性於通常一般人已有
所懷疑,為防範施用毒品者作利己損人之不實供述,以邀上開減
輕其刑寬典,縱自形式上觀察,並無瑕疵,自須以其他補強證據
擔保該項供述之真實性,始得作為判斷之依據
所謂必要之補強證據,固不以證明販賣毒品犯罪構成要件之全部
事實為必要,但以與施用毒品者關於相關毒品交易之指證具有相
當程度之關聯性,經與施用者之指證綜合判斷,已達於通常一般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施用者之指證為真實者,始足當之
,此亦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證據裁判
原則,及因保障被告人權,無罪推定原則之所在(最高法院98年度
臺上字第635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四、本件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之販賣
第二級毒品罪嫌,依起訴書「證據清單」的記載,無非以被告之
供述,證人O宗儒、O佾達之證述,南投縣政府警察局南投分局搜
索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現場照片、O行O錄翻拍照片、監
視器翻拍畫面共25張、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之申登人資料及雙
向通聯O錄、南投縣政府警察局南投分局107年1月23日函所附南投縣
政府警察局南投分局委託驗尿液代號與真實姓名對照表、中山醫
學大學附設醫院檢驗藥物檢測中心尿液檢驗報告、O髮檢驗結果報
告,為其主要論據
(二)惟證人O宗儒於原審108年4月18日審理時,就其如何取得第二級
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乙事,則證稱:「(問:那天查獲的毒品是哪
裡來的?)答:一開始是要去跟朋友拿,然後說要去南投玩,我
就順便去找甲OO,請他幫我問,他就說沒有,然後他開口跟我借錢
,隔沒多久要走之後,他就拿兩包給我說要請我」、「(問:你
剛剛說借多少錢?)答:2000元」、「(問:你有拿給他?)答
:有」等語(見原審卷第296頁),雖仍指證其與證人O佾達所施用
的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係由被告所交付,但其於原審審理
中,已否認是向被告購買,而證稱是被告基於自由意願,無償轉
讓供其與證人O佾達施用,致與證人O宗儒前揭於警詢、偵查中之
證述情節,有所齟齬
依證人O佾達於偵查及原審審理中證稱:「(問:106.08.20是否有跟
O宗儒見面?相談何事?)答:有見面,我開車去找O宗儒,見面
後先出去南投玩後,我心情不好,就問O宗儒有沒有安非他命,之
後我開載O宗儒,而O宗儒就一直在用手機,然後跟我報路,地點
應該是在北斗,之後O宗儒就上他朋友的車,並叫我跟在後面,但
我沒有看到O宗儒的朋友的樣子」、「當時O宗儒跟他約在古月茶
飲,我將車停在對面,O宗儒走過去車上,之後我就跟著他的車子
」、「約繞了10分鐘左右,O宗儒下車之後就回到車上,手裡拿著
兩包夾鍊袋的白色粉末」、「我先載O宗儒去一個熱鬧的地方,我
們就下車在那邊等,後來好像是對方到了,就跟O宗儒約好在這
裡等,我就去找對方,後來就坐上對方的車,我就開車跟在他們
後面,他們就開始繞,繞到不知道是住家還是哪裡,O宗儒就下車
,上我的車,就說東西有了,然後就各自分開了」等語(見偵字
卷第128頁正、反面、原審卷第315頁),僅能證明證人O宗儒從被告
駕駛的車輛下來,並進入證人O佾達駕駛的車內時,曾拿出兩包
甲基安非他命的事實,至於證人O宗儒當時提出的兩包甲基安非他
命,是否在被告的車上,向被告購買或取得,因O佾達並未目睹被
告與證人O宗儒在車內的互動情形,自無從佐證證人O宗儒所為有
關其拿出的兩包甲基安非他命,是在車內向被告購買取得之指證
,確係事實
從而,亦不足作為證人O宗儒指證被告O販賣交付第二級毒品甲基安
非他命之補強證據
換言之,被告駕駛車輛繞行乙事,並無法佐證證人O宗儒指證其在
車內向被告購買取得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乙事為真,而不足
為被告不利之認定
七、綜上所述,公訴意旨所指被告涉犯販賣第二級毒品之犯行,
除證人O宗儒之單一指認外,並無任何補強證據,且證人O宗儒之證
述內容,不僅其警詢、偵查中的證述情節,與其於原審審理時所
述內容,有所齟齬,更與證人O佾達的證述情節,互有矛盾,難
謂毫無瑕疵可指此,此外,檢察官並未提出其他可資佐證被告涉
犯販賣第二級毒品犯行之證據
原審未查,遽對被告論罪科刑,即有未合,被告上訴意旨否認犯
行,指摘原判決不當,其上訴為有理由,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撤
銷,並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301條第
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0年度臺上字第2980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臺上字4986號分別著有判例
最高法院98年度臺上字第635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傳聞證據 2 , 彈劾證據 1 , 自白 2 , 補強證據 5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4,A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2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2款,2,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17,A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