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20191025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1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158條第1項,妨害秩序罪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撤銷
O○○無罪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冒用政府機關及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扣案偽造之「O務部行政執行署台中凍結管制命令執行官印」印文貳枚,「檢察行政處鑑」之印文壹枚均沒收,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又犯三人以上共同冒用政府機關及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扣案偽造之「O務部行政執行署台中凍結管制命令執行官印」印文貳枚,「檢察行政處鑑」之印文壹枚,均沒收,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仟伍佰元,偽造之「刑警林進發」識別證壹個,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應執行有期徒刑參年
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上訴人  :  乙O O
上訴理由
被告上訴意旨,執此指摘原審判決不當,為有理由,應由本院將
原判決予以撤銷,並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因認被告此部分涉犯刑法第158條第1項僭行公務員職權、刑法第21
6條、第211條行使偽造公文書、刑法第216條、第212條行使偽造特種
文書及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第2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等罪嫌等
語(起訴部分
)
嗣告訴人甲○○察覺有異,始報警循線查悉上情,因認被告此部
分所為,涉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冒用政
府機關名義詐欺取財、刑法第216、211條之行使偽造公文書等罪嫌
等語(追加起訴部分
)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
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亦有明
文
其立法目的乃欲以補強證據擔保自白之真實性
亦即以補強證據之存在,藉之限制自白在證據上之價值
而所謂補強證據,則指除該自白本身外,其他足資以證明自白之
犯罪事實確具有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而言
雖其所補強者,非以事實之全部為必要,但亦須因補強證據與自
白之相互利用,而足使犯罪事實獲得確信者,始足當之
又刑事審判上之共同被告,係為訴訟經濟等原因,由檢察官或自
訴人合併或追加起訴,或由法院合併審判所形成,其間各別被告
及犯罪事實仍獨立存在
若共同被告具有共犯關係者,雖其證據資料大體上具有共通性,
共犯所為不利於己之陳述,固得採為其他共犯犯罪之證據,然為
保障其他共犯之利益,該共犯所為不利於己之陳述,除須無瑕疵
可指外,且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不得專憑該項陳述作為其他共犯犯罪事實之認定,即尚須以補強
證據予以佐證,不可攏統為同一之觀察
且共同被告間若具有對向性之關係,為避免嫁禍他人而虛偽陳述
,尤應有足以令人確信其陳述為真實之補強證據,始能據以為論
罪之依據
再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三、本件公訴意旨認被告涉有上開詐欺取財等罪嫌,無非係以告
訴人乙○○、甲○○之指訴、證人即同案被告O俊騏、甲OO、另案
被告O佳宏、O嘉容、少年OO熹之證述、告訴人乙○○提出之郵政
存簿儲金簿、合作金庫銀行綜合存款存摺、告訴人甲○○之銀行
帳戶存摺交易明細表、偽造之「O務部行政執行處監管科」、「O務
部特偵組行政凍結管收執行命令」、臺中市政府警察局第三分局
證物採驗報告、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105年12月23日刑紋字第
1058021001號、105年5月26日刑紋字第1050037554號鑑定書、臺灣臺中地方
檢察署105年度少連偵字第32、54、55號起訴書各1份、監視器翻拍
照片5張等,為其主要論據
證人甲OO雖於偵查中證稱被告係其上手等語,然其於警詢證稱在1
04年4月初即與被告鬧翻而不在一起,於原審則證稱其係將款項交
給名為「O健祥」之人,證人甲OO之證詞已有前後不一之矛盾處,
自難採為不利被告認定之依據
證人廖○熹雖於警詢指稱其上手即為被告,然於原審已改稱其不
清楚被告是否為詐欺集團負責人,其均係聽證人O佳宏之轉述而來
,其證詞亦屬前後不一,難以採為不利被告之認定
(三)由上開證人即同案被告O俊騏、甲OO、另案被告O佳宏、O嘉容、
少年OO熹等之證述內容可知,其等固曾分別證稱綽號「豹子」之
被告為其等之上手,然嗣後均分別改口,或稱所得款項係交給「
O健祥」、「佳瑋哥」或非被告之人,或稱不認識被告,或時間
已久不復記憶,或之前所述係遭他人指使所為等語,其等之證述
均有前後不一之瑕疵可指,在無其他補強證據足以佐證之情形下
,自難僅憑其等之上開證述,作為認定被告有檢察官所指犯罪事
實之依據
四、綜上所述,公訴及追加起訴意旨認被告涉犯刑法第158條第1項
僭行公務員職權、刑法第216條、第211條行使偽造公文書、刑法第
216條、第212條行使偽造特種文書及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第
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冒用政府機關名義詐欺取財等犯行所憑之證據
,仍存有合理之懷疑,尚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
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本院無從形成被告有罪之確信
被告上訴意旨,執此指摘原審判決不當,為有理由,應由本院將
原判決予以撤銷,並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301條第
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蔡仲雍提起公訴,檢察官O俊杰追加起訴,檢察官丙
○○到庭執行職務
名詞
自白 5 , 補強證據 7 , 追加起訴 4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5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211條,211,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158條第1項,158,妨害秩序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