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1026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寵物鈴鐺1個及粉紅色白色條紋包包1個(下稱條紋包包),總價值新臺幣(下同)148元;得手後|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嗣經O瑋誠發現失竊後報警處理,為警調閱現場監視器錄影畫面而
循線追查,始悉上情,因認被告涉有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嫌
等語
二、按被告行為後,刑法第320條第1項「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
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
拘役或5百元以下罰金
」並由總統於108年5月29日公布,自同年月31日生效,比較新舊法結
果,以修正前之舊法較有利於被告,故本件公訴人所指被告應係
涉犯修正前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合先敘明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再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不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均
須於通常一般人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
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未達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
在時,即難遽採為不利被告之認定(參照最高法院29年度台上字第
3105號、40年度台上字第86號、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判決意旨)
另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四、本件公訴人認被告甲OO涉有修正前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
嫌,無非以告訴人即「老地方寵物生活館」店長O瑋誠於警詢中之
指述、證人即為被告結帳之「老地方寵物生活館」店員O姿吟於警
詢、偵查中之證述,及卷附指認犯罪嫌疑人O錄表、現場監視器
錄影光碟暨錄影畫面翻拍照片14張、檢察官勘驗筆錄1份、案發當
日被告結帳明細翻拍照片1張、現場照片2張,為其主要論據
3、店內貨架及通道監視器畫面:(1)18時48分許,被告出現畫面,手
提購物籃(籃內裝有狗食,無用購物車),將購物籃放地上,挑
選寵物鈴噹,取走1個淡色鈴噹,走向其他貨架(未提購物籃)
,身影被貨架遮住,無其畫面
(二)惟依上開監視器錄影畫面,顯示被告於當日18時48分許選購並
取走寵物鈴噹後,即未提購物籃走向店內其他貨架消失於畫面中
,迄18時50分許、51分許,2度出現畫面時,手上已無寵物鈴噹,其
後復未出現在結帳櫃台,且被告當日所著衣物,亦不適合藏匿寵
物鈴噹,則被告供稱其拿取寵物鈴噹後打消購買之意,隨手放置
店內尿布區一節,即非無稽
(四)參諸被告罹有重鬱症,復發,重度伴有精神病特徵、慢性創傷
後壓力疾患、強迫症、其他失憶疾病,自100年5月17日起即在澄清
綜合醫院中港分院就醫,有該醫院出具之108年8月20日診斷證明書
在卷可稽,而依上開勘驗監視器錄影光碟結果,被告於當日至少
待在「老地方寵物生活館」達25分鐘,選購之條紋包包拉鍊未拉
合,其間並曾將所有手機、O夾、鑰匙串等物放入條紋包包,實不
能排除被告係因其自條紋包包取出O夾結帳,且條紋包包未掛條
碼,而誤為非其當日所購之物,或店員已予結帳之可能,自難僅
憑被告未主動將條紋包包交予店員結帳,遽認被告對之存有不法
所有意圖之主觀犯意,而令負竊盜罪責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何公訴人所指之竊盜犯
行,揆諸前揭說明,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參照最高法院29年度台上字第3105號、40年度台上字第86號、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判決意旨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4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