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1024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簡易判決  |  
刑法第320條第1項前段,竊盜罪 | 刑法第51條第6項,數罪併罰
商品【價值共計新臺幣(下同)922元】|
主文
原判決撤銷
甲OO犯竊盜罪,處拘役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竊盜罪,處拘役捌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應執行拘役拾伍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及就被告於犯罪事實欄一之(二)所示時、地,竊得之財物尚有全脂
牛奶4瓶之前開指述,尚有瑕疵存在,復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以擔
保其指證之真實性,是檢察官所舉之證據,尚不足以使本院達於
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被告尚有竊取公訴意旨
所示財物之竊盜犯行,自難僅憑被告有瑕疵之自白,及被害人有
瑕疵之指述,遽認被告尚有上揭竊盜犯行
此外,卷內亦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何公訴意旨所指涉
犯竊盜犯行,揆諸前揭法條及判例意旨說明,被告此部分犯行洵
難認定,既不能證明被告犯罪,依法此部分自應為無罪判決之諭
知,惟檢察官認被告此部分犯嫌,與所起訴被告分別為犯罪事實
欄一之(一)(即就竊取尿布1包、有鮮乳1瓶、雞棒腿3包及豬胸排骨
5包部分)及(二)(即就竊取全脂牛奶部分)所示本院判決有罪部
分之竊盜犯行部分,各具有接續犯之實質上一罪關係,爰皆不另
為無罪之諭知
原審判決認此部分亦均構成犯罪,自屬有誤,被告上訴稱其於犯
罪事實欄一之(一)所示時、地,紙尿褲僅竊取2包,且未竊取鮮乳
1瓶、雞棒腿3包及豬胸排骨5包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
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固有明文
惟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
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
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同法第159條之5亦定有明文
查本案後引之證人證述及其他具有傳聞性質之書面證據,均為被
告以外之人審判外之陳述而屬傳聞證據,上訴人即被告甲OO(下稱
被告)於本院審理時對於上開證人證述及其他具傳聞性質之證據
資料之證據能力,均表示同意作為證據,且於言詞辯論終結前亦
未聲明異議
本案判決以下引用之非供述證據,固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規
定傳聞法則之適用,然經本院於審理時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序,
與本案待證事實具有自然之關聯性,且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法
取得之物,依法均得作為證據
貳、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理由:上開犯罪事實,業據被告
於警詢、偵查及本院審理中坦承不諱【見107年度偵字第17984號(下
稱偵卷)第33頁、第81頁背面、108年度簡上字第206號(下稱本院
卷)第98頁】,核與證人即被害人O玉如於警詢及本院審理中之證
述情節相符,並有106年11月3日員警職務報告、監視錄影畫面翻拍
照片、O輛詳細資料報表(O牌號碼000-000號輕型機車)、被告與被
害人簽立之和解書(見偵卷第25頁、第65頁第103頁)、本院擷取之
現場監視器照片、臺中市政府警察局豐原分局108年9月2日中市警
豐分偵字第1080078544號函送之監視器光碟(本院卷第67頁至第70頁)
等在卷可稽,足認被告前揭任意性自白與事實相符,堪可信實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被告行為後,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規定,業於民國108年5月29日經總
統以華總一義字第00000000000號令修正公布,於108年5月31日生效施
行
修正前刑法第320條第1項原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
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
或5百元以下罰金
修正後刑法第320條第1項則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
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
或50萬元以下罰金
經比較新舊法,修正後之刑法第320條第1項將法定刑提高為「5年以
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0萬元以下罰金
」,顯以被告行為時之規定較有利被告,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
定,此部分仍應適用被告行為時之法律即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規
定論處
一、核被告所為,均係犯修正前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
被告所犯上開二次竊盜犯行,其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
併罰
因認被告此部分犯行,亦各涉犯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
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
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為諭知被告
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76年台上字第4986號
判例可資參照)
故被害人縱立於證人地位而為指證及陳述,且其指述、陳述無暇
疵可指,仍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依據,猶應調查其他證據以
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亦即仍須有補強證據以擔保其指證、陳述
之真實性,始得採為斷罪之依據
而所謂補強證據,則指除該陳述本身之外,其他足以證明犯罪事
實確具有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而言,且該必要之補強證據,須
與構成犯罪事實具有關聯性之證據,非僅增強告訴人指訴內容之
憑信性
上開判例所謂「無瑕疵」,係指被害人所為不利被告之陳述,與
社會上之一般生活經驗或卷附其他客觀事證並無矛盾而言,至所
謂「就其他方面調查認與事實相符」,非僅以所援用之旁證足以
證明被害結果為已足,尤須綜合一切積極佐證,除認定被告確為
加害人之外,在推理上無從另為其他合理原因之假設而言(最高
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4802號判決意旨參照)
此乃因被害人就被害經過所為之陳述,其目的在於使被告受刑事
訴追處罰,與被告處於絕對相反之立場,其陳述或不免渲染、誇
大,是被害人縱立於證人地位具結而為指證、陳述,其供述證據
之證明力仍較與被告無利害關係之一般證人之陳述為薄弱
從而,被害人就被害經過之陳述,除須無暇疵可指,且須就其他
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亦即仍應調查其他補強證據以擔保其指
證、陳述確有相當之真實性,而為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者
,始得採為論罪科刑之依據,非謂被害人已踐行人證之調查程序
,即得恝置其他補強證據不論,逕以其指證、陳述作為有罪判決
之唯一證據(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017號判決意旨參照)
而此之補強證據,係指與構成犯罪事實具有關聯性,毋需依附於
被害人之陳述即足以證明待證事實之一部或全部,而具有獨立之
證據價值而言
且必被害人證述之被害經過與供為擔保之補強證據,俱無瑕疵可
指,始足據為判決之基礎
若證據本身存有瑕疵,在瑕疵未究明前,事實審法院仍採為有罪
之根據,則其自由判斷之職權行使,即不得謂非逾越範圍(最高
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3066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本件被害人其所為不利被告之陳述,除須無瑕疵可指外,仍須
有其他足資證明其自白之犯罪事實確有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
始得作為被告有罪認定之依據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此部分竊盜犯行,無非係以被告於警詢
及偵查中之自白、被害人於警詢中之證述及案發日之監視器畫面
為其論據
則被告前後供述不一,其前揭於警詢中之自白,是否與事實相符
,已難盡信
2.再者,被告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
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
項定有明文
而就被告於106年8月10日竊取之物,我無法確定被告除竊取杏鮑菇
外,有無竊取其他物品,我也忘記警察局看監視錄影畫面時,有
無看到被告到乾貨區拿牛奶4瓶,但應該是有等語(見本院卷第90
頁至第91頁背面)
而觀諸106年8月9日之現場監視錄影畫面翻拍照片5張所示(見偵卷
第49頁至第51頁),雖可見被告雙手提拎尿布,然無法分辨其拿取
之尿布數量,亦因角度過遠之關係,無從確認其步出O聯田心門市
時,手持之生鮮食品盒數及品項等節
另依106年8月10日之監視錄影畫面所示(見偵卷第53頁),亦未能見
被告手上持有四方型類如牛奶盒之物乙節,益徵此部分資料均難
採為佐證被害人人上開指證為真實之證據,是自不得執上開證人
O治民及現場監視錄影畫面作為被害人警詢中證詞之補強證據
及就被告於犯罪事實欄一之(二)所示時、地,竊得之財物尚有全脂
牛奶4瓶之前開指述,尚有瑕疵存在,復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以擔
保其指證之真實性,是檢察官所舉之證據,尚不足以使本院達於
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被告尚有竊取公訴意旨
所示財物之竊盜犯行,自難僅憑被告有瑕疵之自白,及被害人有
瑕疵之指述,遽認被告尚有上揭竊盜犯行
此外,卷內亦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何公訴意旨所指涉
犯竊盜犯行,揆諸前揭法條及判例意旨說明,被告此部分犯行洵
難認定,既不能證明被告犯罪,依法此部分自應為無罪判決之諭
知,惟檢察官認被告此部分犯嫌,與所起訴被告分別為犯罪事實
欄一之(一)(即就竊取尿布1包、有鮮乳1瓶、雞棒腿3包及豬胸排骨
5包部分)及(二)(即就竊取全脂牛奶部分)所示本院判決有罪部
分之竊盜犯行部分,各具有接續犯之實質上一罪關係,爰皆不另
為無罪之諭知
三、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前有多次竊盜經O判處刑
罰之紀錄(參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猶不知悔改,守法
觀念淡薄,惟念其犯罪動機係因案發時遭逢母親病故之家庭巨變
,經濟狀況不佳致無從照養其未成年子女,此有死亡證明書1份在
卷可稽(原審卷第29頁),且被告竊取之商品亦係供其未成年子
女日常生活使用或係食物,復參酌被告犯後均坦承犯行,被害人
於本院審理中亦陳稱已與被告達成和解並確實獲償800元,此亦有
和解書1份在卷可稽(見本院卷第93頁、偵卷第103頁),犯後態度
尚屬良好,及其教育程度及家庭經濟狀況(見本院卷第99頁至第
100頁)等
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第2項所示之刑,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
折算標準,及定其應執行刑及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
其價額
第一項及第二項之犯罪所得,包括違法行為所得、其變得之物或
財產上利益及其孳息
宣告前二條之沒收或追徵,有過苛之虞、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
犯罪所得價值低微,或為維持受宣告人生活條件之必要者,得不
宣告或酌減之,修正後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
、第3項、第38條之2第2項前段定有明文
是就被告本案二次竊盜犯行之犯罪所得部分,經審酌被告業已賠
償予告訴人之總額,乃係被告與被害人O酌雙方經濟能力、意願後
形成之共識,且被告亦已賠償完畢,是應已足達到刑法剝奪犯罪
所得、避免被告持續保有犯罪所得之目的,是本院基於比例原則
,認若於被告與被害人成立上開和解條件下,仍就被告此部分犯
罪所得宣告沒收、追徵價額,對於被告將有過苛之情形,爰依刑
法第38條之2第2項規定不予宣告沒收及追徵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第1項、第3項、第369條第1項
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修正
前)刑法第320條第1項前段,第41條第1項前段、第51條第6款,刑法
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480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01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3066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供述證據 2 , 非供述證據 1 , 自白 6 , 分論併罰 1 , 補強證據 6 , 接續犯 1 , 傳聞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第1項,455-1,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第3項,455-1,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320條第1項前段,320,竊盜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51條第6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7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4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1條第6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前段,38-2,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20條第1項前段,320,竊盜罪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第3項,455-1,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第1項,455-1,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條,2,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