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102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銀行法第125條,罰則 |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後段,罰則 | 刑法第344條,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係犯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後段之非銀行經營收受存款業
務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認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為刑事訴訟法所明定,故被告否認犯
罪事實所持之辯解,縱屬不能成立,仍非有積極證據足以證明其
犯罪行為,不能遽為有罪之認定
又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
亦包括在內,然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
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之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
性懷疑之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
、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1831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參照)
再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參照)
此外,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
須於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參
照)
而以本件投資客向宏恩駿業公司或緯盛欣業公司購買之骨灰位永
久使用權,均需事先繳納一定之保證金,並於3年約定期限屆至前
,每年得自宏恩駿業公司或緯盛欣業公司領取保證金額12%之回
饋金,並得於3年期滿後,領回前開投資之保證金全額,以近年銀
行之定存利率僅在年息1%至2%徘徊,至多未逾週年利率3%,足
認被告等人所販售之骨灰位永久使用權之商品,顯已約定或給付
與本金顯不相當之O息為其主要論據
辯護人則為被告辯護稱:被告對於起訴書的客觀事實並不爭執,
但是認為該事實不符合銀行法29條之1與本金顯不相當的構成要件
,銀行法29條之1的立法理由提到判斷是否顯不相當應參考刑法344
條重利罪的規定,又按民法205條規定,若被告O投資人收取資金後
,所給的金額年息12%,此部分顯然不符合顯不相當的構成要件
,據此,O茗豪、O驛勝違反銀行法案件均已獲判無罪確定等語(見
本院99金訴7號卷第40頁至第51頁
又上揭納骨牆骨灰位其後興建完畢,被告等人前後陸續購買2360座
骨灰位永久使用權,並交付2300萬元予紘曜公司、富昌隆公司,惟
富昌隆公司、紘曜公司、百齡管理會遲未取得骨灰牆之建築執照
、使用執照,致被告等人因認受有損失而向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
察署對富昌隆公司負責人O嘉郎等人提出詐欺告訴,惟經檢察官
查證後,認係民事債務糾紛及行政罰責,核與詐欺犯意無涉,而
對O嘉郎等人為不起訴處分,亦有緯盛欣業公司刑事告訴狀、臺灣
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97年度偵字第00000號不起訴處分書各1份在卷
可憑(見本院99金訴7號卷第95頁至第103頁),是被告辯稱公司確實
興建塔位,嗣因建築執照、使用執照無法核發致無法繼續營運乙
情,並非子虛,堪認為真實
(四)另按銀行法第29條第1項規定:「除法律另有規定者外,非銀行
不得經營收受存款、受託經理信託資金、公眾財產或辦理國內外
匯兌業務」
又同法第29條之1規定:「以借款、收受投資、使加入為股東或其
他名義,向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而約定或
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之紅利、O息、股息或其他報酬者,以收受存
款論」
查,告訴人與宏恩駿業公司所訂立之台中帝寶安樂園第一期骨灰
位永久使用權預約買賣意向書第三條(四)約定「乙方同意三年期間
內,依骨灰位永久使用權之增值調價回饋甲方,……
告訴人與緯盛欣業公司所訂立之五福帝寶生命園區塔位永久使用
權買賣契約書第五條約定「本園區永久塔位使用權之批發價每位
每年調漲新台幣壹萬元整,此調漲金額由乙方享有
起訴書雖以:「近年銀行之定存利率僅在年息1%至2%徘徊,至多
未逾週年利率3%,足認被告等人所販售之骨灰位永久使用權之
商品,顯已約定或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之O息」等詞為其論據
更何況本條所稱「與本金顯不相當」之紅利或報酬,亦非僅只以
各類O息為標準,依據銀行法第29條之1,於78年7月17日增訂之立法
理由,係以:「按除法律另有規定者外,非銀行不得經營收受存
款業務,本法第29條第1項及第125條定有明文
依目前法院判決,對此種違法收受存款行為,往往只以違反公司
法第15條第3項經營登記範圍以外之業務,而予專科罰金,因此無
法發揮有效之遏止作用
違法吸收資金之公司,所以能蔓延滋長,乃在於行為人與投資人
約定或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之紅利、股息、O息或其他報酬,爰參
考刑法第344條重利罪之規定,併予規定為要件之一,以期適用明
確
」足見依該條文規定,以收受存款論,必所約定或給付之O息與原
本顯不相當始可,而約定或給付之O息,是否與原本顯不相當,應
參酌當時之經濟及社會狀況,客觀上較之一般債務之O息顯有特
殊之超額者,以決定之(參考司法院編刑事法律問題研究彙編第
6輯第493頁之法律問題研討意見,及最高法院27年上字第520號判例
意旨)
而依照民法第205條關於最高利率之限制規定:「約定利率,超過
週年20%者,債權人對於超過部分之O息,無請求權」,並未認係
違反強制規定或違反善良風俗而無效,且觀銀行法法文於不相當
之上又繫之以「顯」者,自須情形顯著,一般人皆認為不相當而
言,斷不能僅以現行銀行存放款利率為判斷依據
查本件投資人所可獲得之「增值回饋金」,依據上開證據所示,
僅為年息百分之12或13.3%,相較於當今之社會經濟狀況,一般民
間借貸債務之O息為月息2分至2分4,即年息24%或28.8%(此屬眾所
皆知之事,併參考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7051號判決意旨,司法
實務上亦多不認定如此利率屬重利),客觀上並未較一般民間債
務之O息有特殊之超額,且未超過民法關於最高利率之限制規定,
參酌上述立法理由所提及之刑法第344條重利罪之規定及目前社會
經濟狀況,本件被告等人發放之所謂「增值回饋金」,實難認為
已達「與本金顯不相當」之情形,自難認與銀行法第29條之1所規
定以收受存款論之要件相當
(五)至被告等人另成立緯宸公司、O民合會公司,對外假借招攬民
間互助會(合會)業務為由,用廣告文宣或會員介紹之方式,對
社會大眾招攬入會,收受互助會會員款項(會款),約定給付與
本金顯不相當之報酬,而非法經營收受存款之業務,渠等違反銀
行法第125條第1項後段之非銀行經營收受存款業務犯行,業經臺灣
嘉義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以96年度偵字第3152號、97年度偵字第66號案
件提起公訴,經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以98年度上訴字第1227號判
決判處有罪,再經最高法院以99年度台上字第4350號判決上訴駁回
確定,固有上揭案件起訴書(見他卷第84頁至第95頁)、判決書
(見本院108金訴緝1號卷第255頁至第308頁)在卷可佐,惟該案被告
等人係以招攬互助會方式吸金,收受互助會會員會款,約定給付
之報酬高達年利率262%至10%、228%至9%不等(逐月下降,前1年
均逾20%),與本金顯不相當
五、綜上,本件被告固與O茗豪等人有共同設立公司經營納骨牆骨
灰位永久使用權銷售事業,而向不特定人收受金額之事實,然被
告行銷之納骨牆骨灰位永久使用權,並非全然憑空虛擬,起訴意
旨認被告就關於所發放之「增值回饋金」,係「與本金顯不相當
」,所為該當於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後段之犯罪構成要件,所舉之
證據,本院認為就於訴訟上之證明,尚未達足使通常一般之人均
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而尚有合理之懷疑存
在,亦即尚不能得有被告所為係違反銀行法之心證,揆諸前揭法
律規定及判例意旨,被告犯罪即屬不能證明,應諭知無罪之判決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1831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編刑事法律問題研究彙編第6輯第493頁之法律問題研討意見,及最高法院27年上字第520號判例
此屬眾所皆知之事,併參考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7051號判決意旨,司法實務上亦多不認定如此利率屬重利
名詞
傳聞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銀行法,第29條之1,29-1,通則   5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後段,125,罰則   3

刑法,第344條,34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銀行法,第29條第1項,29,通則   2

民法,第205條,205,債,通則,債之標的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銀行法,第5條,5,通則   1

銀行法,第3條,3,通則   1

銀行法,第125條,125,罰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公司法,第15條第3項,15,總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