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1025
檢方:自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11條第1項第3款,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3條,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0條第2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1條,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1條第3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1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0條,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0條第3項前段,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刑法第310條第3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0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0條第3項後段,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律師
主文
丁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被告丁OO在自訴人「三卯鍛壓工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三
卯公司」),並未擔任O事、監察人或其他任何職務,也非三卯
公司之股東,更非主管公司業務及監管銀行業務之公職人員,竟
委託O玉珍律師撰擬有以下文字而涉嫌誹謗之律師函(下稱系爭律
師函):(一)三卯公司現任O事長甲OO、O事乙OO、丙OO均係O夢公
司之法人代表,在未有任何投資計畫書、財務預測報告及可行性
分析(包括目標客戶及市場、所需設備及價格為何,供應商及人
員配置為何,所需工廠空間為何等)之情況下,不顧其他O事(股
東)之質疑,於民國107年4月13日召開之O事會中,專斷決議通過
對大陸地區投資新臺幣(下同)8000萬元,成立「O波
(二)三卯公司現任O事長甲OO、O事乙OO(前二人為夫妻)及丙OO等
三人同時於O波念初機械分別擔任O事長、副O事長及O事職務,於
與甲OO等三人具利害關係之前揭投資大陸地區乙案中,理應依公司
法第206條第2項說明自身利害關係,並依同法第206條第3項準用同
法第178條規定予以迴避,竟均未說明,亦未迴避
更有甚者,O波念初機械的經營範圍與三卯公司之所營事業有部分
重疊,甲OO三人,明顯有違反公司法第209條競業限制疑慮,豈料
甲OO等三人竟於107年5月14日第四次O事會提出O除三卯公司O事競業之
限制案
被告明知上開足以毀損自訴人甲OO、乙OO、丙OO名譽之文字,與「
公共利益」無關,亦與「保護合法之利益」及「對於可受公評之
事,而為適當之評論」無關,且其中(
因認被告所為,對於自訴人三卯公司、甲OO、乙OO、丙OO4人,係涉
犯刑法第313條之妨害信用罪嫌
對於自訴人甲OO、乙OO、丙OO3人,另涉犯刑法第310條第2項之加重誹
謗罪嫌等語
貳、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定有明文
又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刑事訴
訟法第154條第2項亦有明定
再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63條關於舉證責任與法院調查義務之規
定,係編列在該法第1編總則第12章「證據」中,原則上於自訴程
序亦同適用,除其中第161條第2項起訴審查之機制、同條第3、4項
以裁定駁回起訴之效力,自訴程序已分別有第326條第3、4項及第3
34條之特別規定足資優先適用外,關於第161條第1項檢察官應負實
質舉證責任之規定,亦於自訴程序之自訴人同有適用(最高法院
91年度第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參、自訴意旨認被告涉犯加重誹謗及妨害信用等犯行,無非係以
:臺中民權路郵局營收股存證編號000906以O玉珍律師為寄件人之郵
局存證信函、立群聯合律師事務所107年5月18日(107)立律珍字第
0000000號以O玉珍律師為受任人之函、經保密處理後之自訴人三卯
公司第16屆O事會107年度第2次O事會107年度3月10日之議事錄、經保密
處理後之自訴人三卯公司第16屆O事會107年度第3次O事會107年4月1
3日議事錄、經保密處理後之自訴人三卯公司第16屆O事會107年度第
4次O事會107年5月14日議事錄、念初公司2011年度2011年6月11日臨時O
事會議事錄及開會通知,念初公司2010年3月8日念字第99002號致住倉
機械株式會社,O明岳社長函,甲OO2011年6月29日致念初國際O事&
股東信等為其主要論據
辯護人則以:1.系爭律師函之內容,用詞皆中性且謹慎,諸如「恐
有」、「疑慮」、「之嫌」、「涉嫌」,或僅為事實之陳述,目
的係使各家銀行嚴謹審查、O重貸款,以保護三印公司及O體股東
之合法權益,是被告主觀上並無誹謗他人之故意,亦不具誹謗他
人之真實惡意
3.被告行為時主觀上未有誹謗自訴人等之實質惡意,且依被告所提
證據資料,已有相當理由確信其所為O論為真實,依刑法第310條
第3項之規定,被告即不能以誹謗罪之刑責相繩
5.系爭律師函內容,屬刑法第311條第1款保護合法之利益者、第3款
可受公評之事,被告係以善意發表O論,應為不罰等語,為被告辯
護
一、刑法第310條規定:「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
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罪,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
元以下罰金」(第1項)、「散布文字、圖畫犯前項之罪者,處二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第2項)、「對於所
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
但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關者,不在此限」(第3項),第311條
規定:「以善意發表O論,而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不罰:一、因自
衛、自辯或保護合法之利益者
就上開法條之適用,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09號解釋謂:「O論
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十一條有明文保障,國家應給予
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
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
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一項及第二項誹謗罪即係保護個人O益而設,為
防止妨礙他人之自由權利所必要,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之意
旨
至刑法同條第三項前段以對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
係針對O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並藉以限定刑罰權之範圍,
非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必須自行證明其O論內容確屬
真實,始能免於刑責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3157號刑事判決意旨則謂:「釋字第五○
九號解釋釋明行為人若能舉出相當證據資料,足證其有相當理由
確信其O論內容為真實者,因欠缺犯罪故意,即不得遽以誹謗罪相
繩,亦即採取『真正惡意原則』」
而自刑法第310條第1項『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
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罪』及第3項前段『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
明其為真實者,不罰』規定之文義觀之,所謂得證明為真實者,
唯有『事實』
據此可徵,我國刑法第310條之誹謗罪所規範者,僅為『事實陳述
』,不包括針對特定事項,依個人價值判斷所提出之主觀意見、
評論或批判,該等評價應屬同法第311條第3款所定免責事項之『意
見表達』,亦即所謂『合理評論原則』之範疇
二、本案被告所為,對於自訴人甲OO、乙OO、丙OO3人,不成立刑法
之加重誹謗罪:
(一)經查,被告委託律師寄發系爭律師函時,於律師函業已檢
附:「三卯公司之法人O事昱奇環科有限公司致O事乙OO及丙OO」函
(函文內容略以:「…由甲OO接任三卯公司O事長後,…於107年4月
13日所召開之第3次O事會中…逕行提案投資大陸地區…強行表決通
過三卯公司對大陸地區投資新臺幣新臺幣八千萬元,成立O波三
卯鍛壓工業股份有限公司,並向念初機械租借廠房乙案…」)、
「三卯公司股東O杉美致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函(函文內容略
以:「…強行表決通過三卯公司將對大陸地區投資新臺幣新臺幣
八千萬元,成立O波三卯鍛壓工業股份有限公司,並向念初機械租
借廠房…甲OO、乙OO、丙OO所主導通過之投資案大陸地區八千萬元
案,非但程序上違法,實質上更損及三卯公司權益…」)、「三
卯公司第16屆107年度第4次O事會開會通知」(該開會通知之出席
O事有自訴人甲OO、乙OO、丙OO等人,討論事項第五點即為「O除本公
司O事競業之限制案」)、「SUMIKURA履歷事項全部證明書」、「O
金標之鄭重聲明」(該聲明書對象之一為自訴人甲OO,內容則載明
:包括其本人在內之多數O事在無事先商談和告知的情況下被解
任,其本人對於此種作法表示反對之意)、「SUMIKURA機械株式會社
之破產手續開始通知書」、「SUMIKURA破產新聞」、「念初公司基
本資料」及「O誠公司基本資料」等資料,有自訴人提出之該律師
函與附件影本在卷可稽(見本院卷一第14-45頁、自證2),足見被
告就系爭律師函所提及之內容,已提出相當之證據資料為佐證,
該等證據資料與系爭律師函所載內容亦有相當關連性,並非空穴
來風
足見被告依其所提之證據資料,已使其有相當理由確信系爭律師
函所指有關「事實」部分之指摘有事實之基礎,而為真實,被告
已為相當之舉證,其對於其就系爭律師函中有關於「事實」部分
之載述,欠缺「真實惡意」,參照前揭說明,即不能逕對被告以
誹謗罪之刑責相繩
(二)自訴意旨又以:被告上開律師函所述,其中「不顧其他O事
(股東)之質疑」及「專斷決議通過對大陸地區投資8000萬元」、
「足認甲OO等三人顯有預謀的策晝侵占,甚至掏空三卯公司資產
,以謀取個人私利之嫌」、「故甲OO、丙OO等人恐有再為圖謀私利
,利用O事職權,故技重施,再將三卯公司資產掏空殆盡」、「
念初公司辦理解散一事,甲OO並未召開股東會,更未通知股東」、
「O誠公司係虛偽設立」、「甲OO此部分所涉侵占、背信等犯行,
業經O夢公司股東對其行為提出告訴,現由臺灣彰化地方檢察署
106年度他字第1958號案件偵辦中」、「涉嫌侵吞」及「甲OO此部分
所涉侵占、背信等罪行,現由臺灣彰化地方檢察署106年度他字第
2670號案件偵辦中」、「涉及掏空公司資產、侵吞股東股利及偽造
股東名冊等情事」及「其所涉業務上登載不實、詐欺、業務侵占
、背信等罪行,目前由臺灣彰化地方檢察署106年度他字第2532號案
件偵辦中」等指摘,足以毀損自訴人等人之名譽,且認上開文字
與「公共利益」無關,亦與「保護合法之利益」無關云云,惟查
:1.系爭律師函其中之「決議通過對大陸地區投資8000萬元」、「
念初公司辦理解散一事,甲OO並未召開股東會,更未通知股東」
、「O誠公司係虛偽設立」、「甲OO此部分所涉侵占、背信等犯行
,業經O夢公司股東對其行為提出告訴,現由臺灣彰化地方檢察署
106年度他字第1958號案件偵辦中」、「甲OO此部分所涉侵占、背信
等罪行,現由臺灣彰化地方檢察署106年度他字第2670號案件偵辦
中」、「涉及掏空公司資產、侵吞股東股利及偽造股東名冊等情
事」及「其所涉業務上登載不實、詐欺、業務侵占、背信等罪行
,目前由臺灣彰化地方檢察署106年度他字第2532號案件偵辦中」等
有關「事實」之傳述部分,本院認被告依其所提之證據資料,已
使其有相當理由確信系爭律師函所指有關「事實」部分之指摘有
事實之基礎而為真實,主觀上難認被告有何誹謗之故意,已如前
述
至於系爭律師函所傳述「不顧其他O事(股東)之質疑」及「專斷
決議通過…」、「足認甲OO等三人顯有預謀的策晝侵占,甚至掏
空三卯公司資產,以謀取個人私利之嫌」、「故甲OO、丙OO等人恐
有再為圖謀私利,利用O事職權,故技重施,再將三卯公司資產掏
空殆盡」等字句部分,縱使自訴人等感到不快,然審究上開內容
,並非就具體事實指摘自訴人等,而係被告基於前開其認知之事
實所為之主觀評價或意見,係依其個人價值判斷所提出之主觀意
見、評論或批判,乃個人主觀評價之表現,無所謂真實與否,應
屬「意見表達」之O論範疇,否則如動輒對此等O論冠以刑責,無
疑以噤聲取代討論,妨礙O論自由發揮實現自我、追求真理及促進
民主之功能
3.刑法第310條第3項前段規定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
,不罰,同項但書另規定:但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關者,不
在此限
而行為人指摘傳述關於他人之事項,究屬「私德」或「與公共利
益有關者」,應就事實之內容、性質及被害人之職業、身分或社
會地位等,以健全之社會觀念,客觀予以判斷,若參酌刑法第310
條第3項阻卻違法事由係為保障「O論自由」一定範圍之活動空間,
並擴大健全民主社會所仰賴之公眾對於公共事務所為活潑及多樣
性的討論範圍之立法本旨,則「與公共利益有關」之事項,應可
再細部由「人」及「事」此二觀點為評斷
而凡屬與公共事務有直接關係之事項,亦當然與公共利益有關(
即「事」之判斷標準),另觀諸刑法第310條第3項後段法文用語為
「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關」,並輔以刑法第310條第3項之立法
意旨可知,散布、指摘、傳述凡與公共利益有所關連者,縱屬私
德,亦有阻卻違法事由之適用,僅於所散布、指摘、傳述之事純
屬私德,而與公共利益全然無涉者,始屬立法者權衡表見自由與
名譽權保護之下,認應著重於名譽權保護而應以刑罰處罰之行為
4.從而,自訴人等所指被告涉嫌之加重誹謗罪,因被告委託律師寄
發系爭律師函所載之文字,係有相當之理由足使被告確信為真實
,欠缺「真實惡意」,主觀上難認被告有何誹謗之犯意,且系爭
律師函所載文字,並非僅「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關」,又係
為保護其個人合法之利益,是應認被告所為O論,尚在O論自由保
障之範疇內,不成立刑法第310條第2項之加重誹謗罪
三、本案被告所為,對於自訴人三卯公司、甲OO、乙OO、丙OO4人,
不構成刑法第313條之妨害信用罪:
(一)刑法第313條之妨害信用罪,係以散布流言或以詐術(即以
不正之方法欺騙他人)損害他人之信用為其構成要件,該罪構成
要件所稱「散布流言」係將無稽之言,廣為散布於眾之意
職是,倘行為人所散布之內容確有實據,或者主觀上未認知所散
布者係「流言」,即與刑法第313條之構成要件有間,自難遽以該
罪相繩
故被告上開所為與刑法第313條「散布流言損害他人之信用」構成
要件有間,亦不得以該罪相繩
五、按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聲請調查之證據,法院
認為不必要者,得以裁定駁回之
四、同一證據再行聲請者,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定有明文
六、綜上所述,本件自訴人所提出之證據方法,無法說服本院對
於被告被訴加重誹謗或妨害信用等罪嫌形成有罪之心證,揆諸首
揭規定、大法官釋字及判決意旨,既不能證明被告之犯罪,依法
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43條、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
文
判例
最高法院91年度第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09號解釋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3157號刑事判決意旨則謂:「釋字第五○九號解釋
名詞
辯護人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43條,343,第一審,自訴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13條,313,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5

刑法,第310條第3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4

刑法,第310條第2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4

刑法,第310條第1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3

刑法,第310條第3項前段,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2

刑法,第310條,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2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11條,11,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第3條,3,總則,法例   1

刑法,第311條第3項,311,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311條第1項第3款,311,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311條第1項,311,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311條,311,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310條第3項後段,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43條,343,第一審,自訴   1

刑事訴訟法,第334條,334,第一審,自訴   1

刑事訴訟法,第326條第4項,326,第一審,自訴   1

刑事訴訟法,第326條,326,第一審,自訴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條,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163-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16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4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2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公司法,第209條,209,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及董事會   1

公司法,第206條第3項,206,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及董事會   1

公司法,第206條第2項,206,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及董事會   1

公司法,第178條,178,股份有限公司,股東會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