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1026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46條第1項,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A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231條第1項,妨害風化罪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恐嚇取財罪,處有期徒刑玖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仟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其餘被訴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部分無罪
判決節錄
丁○○仍依廣告與年籍、姓名不詳、自稱「O豪龍」之成年男子見
面,約定以每日薪資新臺幣(下同)2,000元或辦理1支門號可獲得
1,000元不等之代價,收取O豪龍所交付之資料,或提供自己或他人
資料,前往電信門市代辦以下行動電話門號,而與「O豪龍」共同
意圖為自已不法之所有,基於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共同意圖
營利媒介女子與他人性交之不確定故意及共同恐嚇取財之不確定
故意等犯意聯絡,而為下列行為:
(二)大陸人士劉秀紅、O振海(均通緝中)等2人於106年12月1日入
境我國臺灣地區,各基於幫助意圖營利媒介女子與他人性交之不
確定故意,及幫助恐嚇取財之不確認故意,將我國發給之入出境
許可證連同大陸地區身分證等資料,於入境後隨即於當日不詳時
間、地點交付「O豪龍」,並由「O豪龍」刻印劉秀紅、O振海、丁
○○之印章3枚,與丁○○約在臺中市北區樂業路附近某萊爾富
超商會合,由「O豪龍」駕駛車牌不詳之自用小客車,附載丁○○
北上至基隆市○○區○○街000○0號臺灣大哥大股份有限公司基隆
暖暖特約服務中心(以上簡稱暖暖特約中心),將前揭印章及上
述資料交付該店負責人O吉松(尚難認知情且有犯意聯絡),填
載用戶授權代辦委託書、預付卡O請書,辦理丁○○為受任人、代
辦劉秀紅為O請人O請門號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0000000000號
一、訊之被告丁○○對於犯罪事實所載之客觀事實均坦承不諱,
惟矢口否認有何加重詐欺取財、意圖營利媒介女子與他人性交及
恐嚇取財之犯行,並辯稱:伊只有去O辦門號一次,只有跟「O豪龍
」接觸,伊僅承認有幫助犯罪,包括幫助詐欺取財、幫助媒介性
交易、幫助恐嚇取財等語(見本院卷第62頁),然O:
(二)至被告以上開情詞置辯,是本院所應審究者,係(1)被告丁
○○是否僅有一個O請行為?(2)被告丁○○所為係正犯,抑或僅是
幫助犯?經O:1.依被告上開所是認之犯罪事實,認定並如上揭(
一)所載,其中:(1)犯罪事實欄一、(一)部分,被告係協同同
案被告甲○○前往,由甲○○親自辦理行動電話門號,辦理之時
間、地點係於106年9月30日17時至17時30分許,在遠傳電信公司位於
臺中市豐原區的遠傳豐原中正店,且事後於106年11月15日10時55分
許,上開被告協同同案被告甲○○辦理之門號即遭詐騙集團成員
用以犯罪
2.本案依被告上開所是認之犯罪事實,被告確實明白有高度之可能
,其所辦理之門號會遭「O豪龍」拿去用以犯罪,然被告為取得
日薪資2,000元或辦理1支門號可獲得1,000元不等之代價,仍不管不顧
,執意辦理相關門號提供「O豪龍」犯罪使用,且被告並非單純
一次性販賣以自己為人頭之門號,更係幫忙找其他人頭如同案被
告甲○○,或取得「O豪龍」提供之人頭來辦理人頭門號,並以日
薪資2,000元或辦理1支門號可獲得1,000元不等之代價持續性的參與
犯罪,而與「O豪龍」共犯本案,且被告辦理人頭門號之報酬,顯
不相當,甚至有固定日薪之報酬約定,此明白可認係後續犯行犯
罪所得之分配
是被告之角色顯屬共犯中負責辦理取得人頭門號之人,被告所為
已非單純之幫助犯行,被告係依共犯就犯罪實施之分工,負責辦
理提供人頭門號,而參與犯罪之實施,並分配犯罪所得,其主觀
上係為自己犯罪,並非單純幫助之犯意,實屬可認無訛
(一)核被告如犯罪事實欄一、(一)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第
1項之詐欺取財罪
如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為,係犯刑法第231條第1項意圖營利媒
介女子與他人性交罪、刑法第346條第1項恐嚇取財罪
(二)部分以一O請門號之犯行,犯上開二罪名,為想像競合,應
從一重論刑法第346條第1項恐嚇取財罪
公訴意旨雖認被告就犯罪事實欄一、(一)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
之4第1項第2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嫌,惟按共同正犯之所以應對其
他共同正犯所實施之行為負其全部責任者,以就其行為有犯意之
聯絡為限,若他犯所實施之行為,超越原計劃之範圍,而為其所
難預見者,則僅應就其所知之程度,令負責任,未可概以共同正
犯論(最高法院著有50年台上字第1060號判例可資參照)
經查,被告於偵查及本院審理時均供稱其是依真實姓名年籍不詳
之人自稱「O豪龍」指示收取「O豪龍」所交付之資料或提供自己或
他人資料,前往電信門市代辦行動電話門號,參以卷內並無其他
證據能證明被告確有或可得知悉尚有其他共同正犯之情形,而本
案中被告所擔任之角色為收取資料及代辦門號等,復未實際分擔
任何對犯罪事實欄一、(一)所示告訴人戊○○施用詐術之行為
,自難遽認被告知悉本案詐騙告訴人戊○○之方式及共犯之人數
,而詐欺取財之方式不
一而足,且參與人數亦未必須達三人以上,本案亦無積極證據足
認被告於事前業已知悉本案有以三人以上共犯之方式詐騙告訴人
戊○○,自不得以現今詐欺集團詐騙被害人之犯罪型態乃係需由
多人縝密分工方能完成之組織性、集團性犯罪,各角色彼此分工
,各司其職,即率爾推測或擬制被告對於參與本案詐欺取財犯罪
之人數知悉或可得而知,是本院依上開說明及罪疑惟利被告之刑
事原則,認被告於本案犯罪過程中自始至終僅與姓名年籍不詳之
人「O豪龍」聯繫,並未與其他人有所接觸,自應論以被告較輕之
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普通詐欺取財罪之共同正犯,而非逕認屬較重
之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加重詐欺取財罪之共同正犯,是公訴
意旨認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
,容有誤會,惟起訴之基本社會事實同一,爰依刑事訴訟法第3
00條規定變更起訴法條
(二)被告與姓名年籍不詳之人「O豪龍」就本案詐欺取財、意圖
營利媒介女子與他人性交,及恐嚇取財等犯行,均有犯意聯絡及
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被告所犯上開2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兼衡被告於本案中擔任之角色、告訴人等損失之情況,又被告坦
承部分犯行,未賠償告訴人等之犯後態度,及其素行(參臺灣高
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智識程度及生活狀況(見本院卷第86頁)
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得易科罰金部分之刑,
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示懲儆
(四)沒收部分:查,本案被告就就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示
之犯行,被告坦承有收取3,000元之報酬(見本院卷第84頁),為被
告之犯罪所得,此部分未據扣案,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
第3項之規定,於被告所犯上開罪刑項下宣告沒收,並於全部或
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一)所示之犯行,被告否認有取得犯罪所得,且卷內亦無其他積
極證據足認被告有因本案犯行實際獲得何犯罪所得,自不生犯罪
所得應予諭知沒收之問題
一、公訴意旨另略以:被告係加入真實姓名年籍不詳綽號「O豪龍
」所屬之犯罪集團收取「O豪龍」所交付之資料或提供自己或他人
資料,前往電信門市代辦行動電話門號,而參與具有持續性及O
利性之詐欺組織,因認被告此部分另涉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
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嫌等語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
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
致使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有疑、O於被告」之證據法
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
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決意旨參照)
再按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定有明文,因此,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
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決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涉有前揭參與犯罪組織罪嫌,無非係以上揭壹
、一所臚列之證據,為其主要論據
該條例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是被告到底有無參與三人以上之犯罪集團,其主觀上是否知悉,
仍應嚴格證明
五、綜上,檢察官就此部分所舉證據,客觀上尚未達到使通常一
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揆諸前揭條
文及判例意旨,礙難僅憑推測或擬制之方法,即率為被告此部分
有罪之論斷,依前開說明,此部分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以昭
審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301條第1項
,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著有50年台上字第1060號判例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決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4 , 分論併罰 1 , 不確定故意 2 , 幫助犯 3 ,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2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1項,2,A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231條第1項,231,妨害風化罪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