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103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A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二「主文」欄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二「主文」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伍月,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伍月,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乙OO犯如附表二「主文」欄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二「主文」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拾月,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拾月,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乙OO共同犯刑法第參佰參拾玖條之肆第壹項第貳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扣案如附表五編號4、5、7、9所示之物均沒收
甲OO共同犯刑法第參佰參拾玖條之肆第壹項第貳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扣案如附表三編號3所示之物沒收;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萬元沒收
乙OO共同犯刑法第參佰參拾玖條之肆第壹項第貳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扣案如附表五編號4、5、7、9所示之物均沒收
甲OO共同犯刑法第參佰參拾玖條之肆第壹項第貳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扣案如附表三編號3所示之物沒收;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萬元沒收
乙OO共同犯刑法第參佰參拾玖條之肆第壹項第貳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扣案如附表五編號4、5、7、9所示之物均沒收
乙OO共同犯刑法第參佰參拾玖條之肆第壹項第貳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扣案如附表五編號4、5、7、9所示之物均沒收
甲OO共同犯刑法第參佰參拾玖條之肆第壹項第貳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扣案如附表三編號3所示之物沒收;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柒萬元沒收
乙OO共同犯刑法第參佰參拾玖條之肆第壹項第貳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扣案如附表五編號4、5、7、9所示之物均沒收
判決節錄
一、按司法機關所製作必須公開之文書,除法律特別規定之情形
外,不得揭露足以識別兒童及少年身分之資訊,兒童及少年福利
與權益保障法第69條第2項定有明文
二、按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12條第1項中段規定:「訊問證人之筆
錄,以在檢察官或法官面前作成,並經踐行刑事訴訟法所定訊問
證人之程式者為限,始得採為證據」,係以立法排除被告以外之
人於警詢或檢察事務官調查中所為之陳述,得適用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之2、第159條之3及第159條之5之規定,是證人於警詢時之陳述
,於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案件,即絕對不具有證據能力,自不
得採為判決基礎(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1727號、102年度台上字
第3990號判決參照)
是有關被告自己於警詢、偵訊及法院法官面前所為之供述,對被
告本身而言,不在前開第12條第1項中段排除之列
若係犯本條例以外之罪,即使與本條例所規定之罪,有裁判上一
罪之關係,關於該所犯本條例以外之罪,其被告以外之人所為之
陳述,自仍應依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定其得否為證據(最高法
院103年度台上字第2915號判決要旨參照)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1、2項,第3條第1項分別定明文
經查,被告乙OO經真實姓名年籍不詳、微信暱稱「大滿貫」之男子
介紹加入詐欺犯罪集團,而被告乙OO即參與該詐欺犯罪集團從事
O手頭之工作,負責與詐欺集團上游聯絡後,通知O手前往超商領
取宅急便寄達用以提領之人頭帳戶金融卡及金融卡密碼或交付人
頭帳戶金融卡予O手、通知指揮O手前往提領贓款之時、地等事宜及
監督O手提領款項、收回O手領得之贓款之工作,其下手少年陳○
仕則係擔任向O手收回領得之贓款之工作
詐欺犯罪集團成員O晏均並邀集O子琳加入執行O手工作,且參與該
詐欺犯罪組織,負責提領被害人遭詐騙而匯入如附表一所示人頭
帳戶內之款項,O子琳再邀集被告甲OO一同執行O手工作,且亦參與
詐欺犯罪組織,負責提領被害人遭詐騙而匯入如附表一所示人頭
帳戶內之款項,而本案各該犯行並由詐欺犯罪組織成員,先行撥
打電話予如附表一所示之被害人,以如附表一所示之詐欺方式施
行詐術,待各該被害人陷於錯誤後,即由被告甲OO、O子琳分別持
金融卡提領被害人匯入如附表一所示之人頭帳戶之款項後再交給
少年陳○仕,轉交予被告乙OO,由被告乙OO匯集復匯款至O晏均指
定之帳戶,則本案中除被告甲OO、乙OO外,並有暱稱「大滿貫」之
男子、少年陳○仕、O晏均、O子琳及該詐欺集團組織內不詳姓名
年籍之人負責收集人頭帳戶者、O如附表一所示之被害人O詐者,均
據被告甲OO、乙OO供明在前,足徵本案詐欺犯罪組織,當屬3人以
上以實O詐術為手段所組成具有持續性或O利性之結構性組織甚明
,而均構成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之參與犯罪組織罪
是以被告甲OO就附表一編號2之提領詐欺款項之犯罪事實部分,係
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與刑法第339條
之4第1項第2款之3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等罪
另就犯罪事實附表一編號3、5之提領詐欺款項之犯罪事實部分,係
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3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
而被告乙OO就附表一編號1之提領詐欺款項之犯罪事實部分,係犯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與刑法第339條之
4第1項第2款之3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等罪
另就犯罪事實附表一編號2~5之提領詐欺款項之犯罪事實部分,係
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3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
(二)被告乙OO經由暱稱「大滿貫」男子介紹加入其所屬詐欺集團
之介紹,詐欺犯罪集團成員O晏均並邀集O子琳,O子琳再邀集被告
甲OO,與陳○仕參與「大滿貫」男子所屬之詐欺集團係利用前揭
詐術,使如附表一所示之被害人等5人因此受騙,而將款項匯至詐
欺集團成員指定如附表一所示之各該人頭帳戶後,被告乙OO再分
別指派被告甲OO、O子琳前往如附表一所示提領地點之自動櫃員機
提領詐欺款項,係需由多人縝密分工方能完成之組織性、集團性
犯罪,各角色彼此分工,各司其職,是被告甲OO、乙OO與O子琳、
陳○仕、O晏均、暱稱「大滿貫」之男子所屬之詐欺集團其他成員
,彼此間均具有相互利用之共同犯意,並各自分擔部分犯罪行為
,被告甲OO、乙OO仍應就該詐欺集團其他成員所為本案加重詐欺取
財犯行負共同正犯之責任
是被告甲OO就犯罪事實附表一編號2、3、5所示之提領詐欺款項之犯
罪事實部分、乙OO就犯罪事實附表一各編號之提領詐欺款項之犯
罪事實部分與O子琳、陳○仕、O晏均、暱稱「大滿貫」男子所屬
詐欺集團其他成員彼此就本案犯行,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
應論以共同正犯
(三)被告甲OO、乙OO就犯罪事實如附表一編號2之被害人犯罪事實
部分涉有被告甲OO多次提領所詐騙款項之舉動,以及就犯罪事實
如附表一編號3、4、5所示之被害人犯罪事實部分均涉有各該被害
人多次匯款,以及被告甲OO、O子琳多次提領所詐騙款項之舉動,
各該犯罪事實之各次舉動均分別係於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且
侵害同一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
,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無非係欲達同一隱匿身分並逃
避刑責之目的,所為之接續動作,就各該犯罪事實而言,主觀上
顯係基於一貫之犯意,核屬接續犯之性質,僅論以3人以上共同犯
加重詐欺一罪
是以倘若行為人於參與犯罪組織之繼續中,先後加重詐欺數人財
物,因行為人僅為一參與組織行為,侵害一社會法益,應僅就首
次犯行論以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加重詐欺罪之想像競合犯,而其後
之犯行,乃為其參與組織之繼續行為,為避免重複評價,當無從
將一參與犯罪組織行為割裂再另論一參與犯罪組織罪,而與其後
所犯加重詐欺罪從一重論處之餘地(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
6號判決意旨參照)
2查被告甲OO就附表一編號2所為之提領詐欺款項之犯罪事實(該
次為首次犯行),被告乙OO就附表一編號1所為之提領詐欺款項之
犯罪事實(該次為首次犯行),均係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
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與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3人以上共
同詐欺取財等罪,因被告甲OO、乙OO參與上開犯罪組織之目的,即
為與集團成員共同施用詐術,使各該被害人陷於錯誤而交付財物
,具有行為局部之同一性,在法律上應評價為一行為,係一行為
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應分別就被告甲OO、乙OO等參與「大滿
貫」男子所屬詐欺集團之首次犯行,論以參與犯罪組織及加重詐
欺取財等2罪之想像競合犯,並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依加重
詐欺取財罪處斷
不容任意割裂而適用不同之法律(最高法院79年度台非字第274號判
決參照)
本案既從一重論以被告甲OO、乙OO三人以上共同犯加重詐欺取財罪
,並非以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之參與犯罪組織罪處斷,
則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即不容
任意割裂而適用不同之法律,爰不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
3項對被告甲OO、乙OO諭知強制工作,併此敘明
被告乙OO所為如附表一編號1就被害人O孝鑫所為犯行部分、如附表
一編號2就被害人O聖宣所為犯行部分、如附表一編號3就被害人O雅
萍所為犯行部分、如附表一編號4就被害人O矽晶所為犯行部分與
如附表一編號5就被害人O美禎所為犯行部分,前揭各該部分之加
重詐欺取財犯行,各該被害人既相異,是被告甲OO所為上開3次加
重詐欺取財犯行及被告乙OO所為上開5次加重詐欺取財犯行,均犯
意各別,行為互殊,均應分論併罰
(六)又按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規定成
年人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與之共同實行犯罪,而加重其刑者,
固不以其明知所利用或共同實行犯罪者為兒童及少年為必要,但
仍須證明該成年人有利用或與兒童與少年共同實行犯罪之不確定
故意,亦即該成年人須預見其所利用或共同實行犯罪者係兒童及
少年,且與之實行犯罪並不違背其本意,始足當之(最高法院10
2年臺上字第1914號、第752號判決意旨參照)
而少年陳○仕為90年10月生,據其於警詢時供述在卷(見少連偵字
卷一88卷第59頁),陳○仕於107年7月間為本案犯行時雖為未滿18歲
之少年,然被告甲OO、乙OO於本院審理時均供稱當時不知道陳○
仕未成年,被告甲OO甚且稱其在本案查獲之前並未看過陳○仕等語
(甲OO部分:見本院卷第278頁
乙OO部分:見本院卷第160、278頁),而少年陳○仕於警詢時亦稱並
不認識被告甲OO、乙OO,在警方逮捕乙OO之前並未與其見過面,也
沒有將贓款交給其等詞(見少連偵字卷一第61~62頁),可知並
無確切證據足認被告甲OO、乙OO明知或可得而知陳○仕係未滿18歲
之人,是以自難謂被告甲OO、乙OO應適用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
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加重其刑之規定,併此敘明
並考量被告甲OO、乙OO所為上開犯行,各該被害人因此遭詐騙之金
額高低不同,是各罪間涉案之犯罪情節輕重亦屬相異,再酌以被
告甲OO、乙OO雖均已坦承本案犯行,然均未與各該被害人達成和解
,賠償被害人所受之損害等一切情狀,對於被告甲OO、乙OO之各
該犯行分別量處如附表二主文欄所示之刑,並分別定其應執行刑
,以示懲儆
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刑法第38條第2項定有明文
但依法得予沒收之犯罪工具物,本質上仍受憲法財產權之保障,
祗因行為人濫用憲法所賦予之財產權保障,持以供犯罪或預備犯
罪所用,造成社會秩序之危害,為預防並遏止犯罪,現行刑法乃
規定,除有其他特別規定者外,法官得就屬於犯罪行為人者之工
具物宣告沒收之(第38條第2項參照)
而共同正犯供犯罪或預備犯罪所用之物,法無必須諭知O帶沒收之
明文,雖實務上有認為本於責任共同之原則,已於共犯中之一人
確定判決諭知沒收,對於其他共犯之判決仍應宣告沒收,或就各
共同正犯間採O帶沒收主義,以避免執行時發生重複沒收之問題
然所謂「責任共同原則」,係指行為人對於犯罪共同加工所發生
之結果,相互歸責,因責任共同,須成立相同之罪名,至於犯罪
成立後應如何沒收,仍須以各行為人對工具物有無所有權或共同
處分權為基礎,並非因共同正犯責任共同,即應對各共同正犯重
複諭知(O帶)沒收
至於非所有權人,又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自無庸在其罪刑
項下諭知沒收(最高法院107年度臺上字第1109號、第1602號判決意旨
可資參照)
經O:1被告甲OO扣案之如附表三編號3所示之手機1支,係其所有且
供其犯本案詐欺犯行聯絡所用,業據被告於偵訊及本院審理時供
明在卷(見少連偵字卷二第50頁,本院卷第82頁),爰依刑法第
38條第2項前段之規定,於被告甲OO所犯如附表二編號2、3、5主文欄
內,宣告沒收
2被告乙OO扣案之如附表五編號4、5所示之電話卡是「大滿貫」男
子以包裹寄予其的,如附表五編號7所示之隨身碟則是存人頭帳戶
之個資、詐騙手法、圖片,如附表五編號9所示之手機則是被告
乙OO作為遙控O手領取詐騙款項之用,且上開物品均為其所有,供
其犯本件犯罪之用,業據被告乙OO於警詢、偵訊時供認甚明(見少
連偵字卷一第30頁,少連偵字卷二第52頁反面),爰依刑法第38條
第2項前段之規定,於被告乙OO所犯如附表二各編號主文欄內,宣
告沒收
(二)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犯罪所得沒收之規定,同以「屬於
犯罪行為人者」,為沒收要件
則於數人共同犯罪時,因共同正犯皆為犯罪行為人,所得屬全體
共同正犯,本亦應對各共同正犯諭知沒收
然因犯罪所得之沒收,在於避免被告因犯罪而坐享利得,基於有
所得始有沒收之公平原則,如犯罪所得已經分配,自應僅就各共
同正犯分得部分,各別諭知沒收
如尚未分配或無法分配時,該犯罪所得既屬於犯罪行為人,仍應
對各共同正犯諭知沒收
與上開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就「屬於犯罪行為人者」之解釋,
並無不同(最高法院107年度臺上字第2697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之規定,在被告甲OO所為如附表二編號
2、3、5主文欄內宣告沒收
2被告甲OO扣案之如附表三編號1所示之現金3萬4,000元,係被告甲
OO為警查獲後,由警員陪同至如附表一編號5所示時、地將被害
人O美禎遭詐騙所匯入之款項領出(即警方陪同提領之2萬元、1萬
4,000元等2筆款項),業據被告甲OO供述甚明(見少連偵字卷一第5
1頁,本院卷第81頁),並有員警職務報告1份附卷可稽(見少連偵
字卷一第22頁),雖該筆款項為被告甲OO在警方監控下加以提領而
持有,然既屬被告甲OO及所屬詐欺集團成員因本案犯罪之所得,
且此部分之加重詐欺取財犯行業已既遂,仍應認係被告甲OO為附
表一編號5之犯行而持有之犯罪所得,故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之
規定,在被告甲OO所為如附表二編號5主文欄內宣告沒收
(三)而上開宣告之多數沒收,依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規定併執行
之
參、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公訴意旨另以:被告甲OO、乙OO所為,
經檢察官當庭更正起訴法條為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一般洗錢
罪嫌(見本院卷第259~260頁)
惟按洗錢防制法所稱「洗錢」,依同法第2條規定,係指下列行為
:「一、意圖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來源,或使他人逃避刑事
追訴,而移轉或變更特定犯罪所得
準此以觀,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洗錢罪之成立,除行為人在客
觀上有掩飾或隱匿因自己重大犯罪所得財產或財產上利益之具體
作為外,尚須行為人主觀上具有掩飾或隱匿其財產或利益來源與
犯罪之關聯性,使其來源形式上合法化,以逃避國家追訴、處罰
之犯罪意思,始克相當
若行為人僅係將其犯特定重大犯罪所得之財產或財產上之利益作
直接使用或消費之處分行為,而無掩飾或隱匿其來源與犯罪之關
聯性,使其來源形式上合法化,以逃避追訴、處罰之犯意者,即
與上述洗錢罪之構成要件有間,自不能遽論以該罪(最高法院100
年度台上字第630號、97年度台上字第5644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甲OO雖於本案擔任O手領取詐欺款項之工作,然其依指示以
人頭帳戶金融卡提領款項,其提領款項之目的係在取得該人頭帳
戶內之財物,而被告乙OO係負責與詐欺集團上游聯絡後,通知O手
前往超商領取宅急便寄達用以提領之人頭帳戶金融卡及金融卡密
碼或交付人頭帳戶金融卡予O手、通知指揮O手前往提領贓款之時、
地等事宜及監督O手提領款項、收回O手領得之贓款之工作,於本
案擔任O手頭之工作,被告甲OO、乙OO之所為本係此類詐欺犯罪集
團全部犯罪計畫之一部,為其等實O詐欺行為之手段,並非取得他
人之特定犯罪所得,亦非取得財物後,另為掩飾、隱匿其詐欺所
得之行為,而應論以刑法之加重詐欺取財罪,業如前述,本案當
無再適用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規定予以論罪之餘地
惟公訴人認此部分如成立犯罪,應與前開經本院論罪之加重詐欺
罪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之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附
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組織犯罪防制條例
第3條第1項後段,刑法第11條前段、第28條、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
、第55條、第51條第5款、第38條第2項前段、第38條之1第1項、第40
條之2第1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1727號、102年度台上字第3990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2915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9年度台非字第274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臺上字第1914號、第75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臺上字第1109號、第1602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臺上字第269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30號、97年度台上字第5644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8 , 接續犯 1 , 想像競合 3 , 分論併罰 1 , 不確定故意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6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4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4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3,A   3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3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3,A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12條第1項中段,12,A   2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2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2,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2,A   1

洗錢防制法,第2條,2,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69條第2項,69,保護措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