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地方法院  20191009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竊盜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主文
甲OO犯侵入住宅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判決節錄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
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
,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
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
」其立法意旨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之反對詰問予以核實,原
則上先予排除,惟若當事人已放棄詰問或未聲明異議,基於證據
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現之理念,且強化言詞辯論原則,
法院自可承認該傳聞證據例外擁有證據能力
又按刑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立法意旨,在於確認當事人對於傳聞
證據有處分權,得放棄反對詰問權,同意或擬制同意傳聞證據可
作為證據,屬於證據傳聞性之解除行為,如法院認為適當,不論
該傳聞證據是否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
,均容許作為證據,不以未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
4所定情形為前提
此揆諸「若當事人於審判程序表明同意該等傳聞證據可作為證據
,基於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見之理念,此時,法院
自可承認該傳聞證據之證據能力」立法意旨,係採擴大適用之立
場
蓋不論是否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抑當事人之同意,均
係傳聞之例外,俱得為證據,僅因我國尚非採澈底之當事人進行
主義,故而附加「適當性」之限制而已,可知其適用並不以「不
符前4條之規定」為要件(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參照)
本件判決以下引用之非供述證據,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規定
傳聞法則之適用,經本院於審理時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序,與本
案待證事實具有自然之關聯性,且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法取得
之物,依法自得作為證據
二、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理由:訊據被告固不爭執上開竊
盜現場遺留之菸蒂驗出之DNA-STR型別與其之DNA-STR型別相符(見本院
卷第95頁),然矢口否認有何竊盜犯行,辯稱:我忘記我案發當
天有無去過現場,但我有時候會經過新埤鄉,可能經過該處時把
菸蒂丟下來云云(見本院卷第94頁)
(三)、被告雖辯稱其會經過屏東縣新埤鄉,可能係經過該處時將菸
蒂丟下云云,然被告於警詢時先供稱:我沒有去過竊盜現場等語
(見警卷第1頁反面),嗣後又於同日警詢中改口稱:我曾經去
過新埤鄉,不算平常但有時候會經過等語(見警卷第2頁)、復於
本院準備程序中陳稱:我有時候會去新埤鄉找我朋友(見本院卷
第94頁)、再於本院審理中供稱:因為我之前住在我媽媽位於新
埤之住處,所以會經過等語(見本院卷第180頁),觀諸被告上開
供詞,其就是否去過屏東縣新埤鄉附近,去該處原因等節之供述
前後均不一致,足見被告上開所辯顯屬臨訟卸責之詞,可信度甚
低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規定甚明
被告行為後,刑法第321條第1項加重竊盜罪業於108年5月29日修正公
布,於同年月31日生效施行,修正前該條第1項之法定刑為「6月以
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0萬元以下罰金」,修正後
則將其中之罰金刑提高為「50萬元以下」,經比較結果,新法並
未較為有利,自應適用行為時即修正前之規定論處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修正前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之侵入住宅竊盜
罪
(二)、被告前因竊盜案件,經本院以103年度易字第438號、103年度易
字第557號判決分別判處有期徒刑8月、8月確定,又因施用毒品案
件,經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下稱雄高分院)以103年度上訴字
第1063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3月、6月確定,上開3案經雄高分院以1
04年度聲字第770號裁定定應執行刑為1年7月確定,於105年1月22日縮
短刑期假釋出監付保護管束,然被告於保護管束期間再犯施用毒
品案件,假釋因而撤銷,後入監執行殘刑6月6日,並於106年7月3日
執行完畢出監等情,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卷可
佐(見本院卷第38至45頁),其於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
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
而依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考量被告前因竊盜案件
而經徒刑執行完畢後,理應產生警惕作用,然被告卻故意再犯本
案竊盜犯行,足見被告對於刑罰之反應力顯然薄弱,而有加重其
刑之必要,爰依刑法第47條第1項之規定,加重其刑
(三)、爰審酌被告正值青壯,竟不思正途,擅自進入告訴人之上開
居處內,竊取告訴人上開財物,侵害告訴人財產法益,顯然欠缺
法紀觀念及尊重他人財產權之觀念,復考量被告尚未與告訴人達
成和解或成立調解,返還或賠償告訴人所受損害,犯後否認犯行
,難認有悔意,兼衡其自述國小畢業之智識程度、入監前從事賣
豬肉工作、未婚無子之生活狀況(見本院卷第182頁)等一切情狀
,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
其價額
前條犯罪所得及追徵之範圍與價額,認定顯有困難時,得以估算
認定之,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38條之2第1項分別定
有明文
查被告上開犯行所竊得之內放有現金不詳金額之收銀機1部及財神
爺擺飾1件,均屬被告之犯罪所得,且未見扣案或返還告訴人,又
上開收銀機內之現金金額雖為不詳,然告訴人O毅雄於警詢中供
述全部財物損失約為3,000元等語(見警卷第3頁反面),本院審酌
被告自陳其與告訴人O毅雄前無怨隙(見警卷第2頁),告訴人O毅
雄亦未提起民事訴訟向被告追償,更難認告訴人O毅雄有刻意浮報
損失金額,以利受償情形,是其上開證言應屬可信
故應以告訴人所述之財物損失金額合計3,000元作為估算告訴人遭竊
收銀機、吊飾及現金之總額,並據以認定犯罪所得及依刑法第3
8條之1第1項前段規定宣告沒收,並依同條第3項規定,諭知於全部
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新臺幣無不宜執行沒收或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條第1項前
段、第321條第1項第1款(修正前)、第47條第1項、第38條之1第1項
前段、第3項、第38條之2第1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
名詞
供述證據 1 , 非供述證據 1 , 假釋 1 , 傳聞證據 3 , 詰問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2第1項,38-2,總則,沒收

引用法條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2

刑法,第38條之2第1項,38-2,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2

刑法,第321條第1項,321,竊盜罪   2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第47條第2項,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