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地方法院  2019103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前段,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 刑法第50條第1項第1款,數罪併罰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143條第1項,妨害投票罪 |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8款,緩刑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 刑法第51條第8項,數罪併罰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2項,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 刑法第59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一,甲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貳年陸月
扣案如附表三編號1至4所示交付之賄賂新臺幣壹萬壹仟元,及如附表四編號1所示之物,均沒收之,未扣案用以行求之賄賂新臺幣柒仟元,預備交付之賄賂新臺幣貳萬元,均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二,乙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行求賄賂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拾月
三,丙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行求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柒月
緩刑參年,並應於本判決確定之日起壹年內接受法治教育課程貳場次,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
四,丁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緩刑參年,並應於本判決確定之日起壹年內接受法治教育課程肆場次,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
扣案如附表三編號9所示交付之賄賂新臺幣參仟元,沒收之,未扣案用以行求之賄賂新臺幣貳仟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五,戊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行求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柒月
緩刑參年,並應於本判決確定之日起壹年內接受法治教育課程貳場次,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
六,己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貳月
扣案如附表三編號6至8所示交付之賄賂新臺幣伍仟元,沒收之
七,庚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緩刑參年,並應於本判決確定之日起壹年內接受法治教育課程肆場次,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
八,辛OO犯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褫奪公權壹年,扣案如附表三編號5所示犯罪所得即收受之賄賂新臺幣貳仟元,沒收之
又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褫奪公權貳年
均緩刑參年,並應於本判決確定之日起壹年內接受法治教育課程參場次,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
九,丙OO被訴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部分,無罪
十,甲OO追加起訴部分,公訴不受理
判決節錄
一、甲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
罪,處有期徒刑貳年陸月
二、乙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行求賄賂
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拾月
三、丙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行求賄賂
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柒月
四、丁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
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五、戊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行求賄賂
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柒月
六、己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
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貳月
七、庚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
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又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
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
十、甲OO追加起訴部分,公訴不受理
(二)、甲OO基於對於該選區不特定多數有投票權人預備投票賄賂之
犯意,於107年11月中旬某日(追加起訴書誤載為「107年11月24日選
舉投票日前之某時」,應予更正),在丁OO之屏東縣枋寮鄉大庄
村海鷗路21號住處(追加起訴書誤載為「東海村某處」,應予更正
),交付20,000元予丁OO,指示丁OO以每票1,000元為對價交付賄賂之
方式,向本屆鄉民代表選舉具有投票權之人約其等投票予甲OO,
然丁OO表示與甲OO為親戚,不必由甲OO提供現金,而將20,000元退還
給甲OO,而止於預備階段
(三)、甲OO、乙OO共同基於對於該選區不特定多數有投票權人行求
、交付及預備交付賄賂,而約為投票權一定行使之犯意聯絡,於
107年11月中旬某日(追加起訴書誤載為「107年11月24日選舉投票日
前之某時」,應予更正),在屏東縣枋寮鄉東海村某魚塭旁,由
甲OO交付現金6,000元予乙OO,由乙OO出面,在屏東縣枋寮鄉東海村某
魚塭旁,以每票1,000元為對價,交付現金6,000元予丙OO,並告知其
中4,000元係希望丙OO及戶內有投票權之人能於本屆鄉民代表選舉
時投票予甲OO,其餘2,000元係向O聰賢行賄之款項,丙OO雖收受該4,
000元現金,惟並無收受賄賂之意思(詳下述),另與甲OO、乙OO共
同基於對於該選區不特定多數有投票權人行求、交付及預備交付
賄賂,而約為投票權一定行使之犯意聯絡,由丙OO於同日,前往
O聰賢之屏東縣枋寮鄉大庄村大庄路16號住處,以每票1,000元為對價
,交付現金2,000元予O聰賢,請其及戶內有投票權之人能於本屆鄉
民代表選舉時投票予甲OO,O聰賢發覺係賄賂後,立刻將2,000元還
予丙O
O
(四)、甲OO、丁OO、戊OO共同基於對於該選區不特定多數有投票權人
行求、交付及預備交付賄賂,而約為投票權一定行使之犯意聯絡
,由丁OO於107年11月19日至同年月20日間某時許(追加起訴書誤載
為「107年11月24日選舉投票日前之某時」,應予更正),在其上開
住處,交付現金2,000元予戊OO,由戊OO出面,前往其胞兄O金龍之
屏東縣枋寮鄉大庄村德聖路87號住處,以每票1,000元為對價,交付
現金2,000元予O金龍,請其及戶內有投票權之人能於本屆鄉民代表
選舉時投票予甲OO,O金龍發覺係賄賂後,立刻將2,000元還給戊OO,
戊OO再將2,000元還給丁OO,故此部分交付賄賂行為未完成,而僅止
於行求階段
(五)、甲OO、丁OO共同基於對於該選區不特定多數有投票權人行求
、交付及預備交付賄賂,而約為投票權一定行使之犯意聯絡,由
丁OO於107年11月19日至同年月20日間某時許(追加起訴書誤載為「1
07年11月24日選舉投票日前之某時」,應予更正),在屏東縣枋寮
鄉大庄村(追加起訴書誤載為「東海村」,應予更正)海鷗路某
魚塭附近,以每票1,000元為對價,交付現金3,000元予鄰居O陳素琴,
請其及戶內有投票權之人能於本屆鄉民代表選舉時投票予甲OO,
O陳素琴應允而收受之(O陳素琴受丁OO委託轉達行賄意思及轉交賄
賂後,未轉知及轉交賄賂予其戶內有投票權之人,此部分僅止於
預備交付階段
二、案經法務部調查局高雄市調查處、屏東縣政府警察局枋寮分
局報告臺灣屏東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後起訴、移送併辦及追加
起訴
一、追加起訴按刑事案件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得就與本案相牽
連之犯罪,追加起訴,刑事訴訟法第265條第1項定有明文
而所謂相牽連之案件,則係指刑事訴訟法第7條所列之:一、一人
犯數罪者
而於本院該案言詞辯論終結前,檢察官復認被告乙OO、丙OO、丁OO
、戊OO有與被告甲OO共犯一罪或數罪之相牽連案件,而於108年3月2
1日就被告乙OO、丙OO、丁OO、戊OO所涉犯罪事實追加起訴,並於108
年5月10日繫屬於本院(108年度選訴字第39號),揆諸首開規定,本
院併就上開2案合併審判
至檢察官追加起訴被告甲OO之部分,與原起訴之犯行間,有實質上
一罪關係,自為起訴效力所及,應就此部分之追加起訴為不受理
之諭知(詳後述)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
中所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
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之2定有明文
查被告己OO之辯護人否認證人庚OO於調詢時陳述之證據能力(本院
卷一第155頁),而證人庚OO於審理時已到庭具結證述,與其調詢
時之陳述並無不符之情形,當逕以其審判時之證述為據,故證人
庚OO於調詢時之陳述應無證據能力
(二)、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
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
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5第1項定有明文
查本判決所引其餘傳聞證據,雖係被告甲OO、己OO、庚OO、辛OO、乙
OO、丙OO、丁OO、戊OO以外之人審判外陳述,然均經當事人於本院
審理中同意作為證據(本院卷一第122、137、155、176頁,本院卷三
第137、161、175、187、203頁),復審酌該等證據方法作成時並無違
法不當或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依前開規定俱有證據能力
又所引非供述證據,與本案均有關聯性,且O無違反法定程序取得
之情,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反面解釋,亦均有證據能力
(一)、前揭犯罪事實,業據被告甲OO、庚OO、辛OO、乙OO、丙OO、丁
OO、戊OO於偵查及本院審理中均坦承不諱(偵卷一第28至31、33至34
、40至42、49至51頁,偵卷三第22至24、68至71、101至102頁,警卷三第
6至7頁,警卷四第9至11頁,警卷五第9至13、17至20頁,他卷第69至
75、157、211至213、247至251頁,本院卷一第44、119至120、135、173至17
4頁,本院卷二第34至35頁,本院卷三第133至134、158至159、172、185、
200頁),核與證人即同案被告庚OO、辛OO於偵訊時之證述情節(
偵卷一第34至35、51至52頁)、證人O清發、O金玉、O尊智、O輝亮、
O廖、O訓結、O國欽、O進福於調詢及偵訊時之證述情節(偵卷一
第55至56、58至60、63至64、67至69、72至73、75至78頁,偵卷二第16至
17頁反面、第20至22、27至28、30至32、37至38、41至43、45至46頁、第5
9至60頁反面、第63至65、67、77至79、82至84頁,偵卷三第84至85、87至
88頁)、證人即同案被告丁OO於警詢及偵訊時之證述情節(警卷
三第7至8頁,他卷第215至217頁)、證人O陳素琴於警詢及偵訊時之
證述情節(警卷三第9至12頁,他卷第329至331頁)、證人即同案被
告甲OO、乙OO、丙OO、戊OO於偵訊時之證述情節(他卷第77、115至11
7、159至161、251至255頁)均大致相符,並有證人O廖之法務部調查
局高雄市調查處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警卷一第23至24頁
)、證人O輝亮之法務部調查局高雄市調查處扣押筆錄、扣押物品
目錄表(警卷一第28至29頁)、被告辛OO之法務部調查局高雄市調
查處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警卷一第42至43頁)、證人O金
玉之法務部調查局高雄市調查處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警
卷二第33至34頁)、證人O尊智之法務部調查局高雄市調查處扣押筆
錄、扣押物品目錄表(警卷二第40至41頁)、證人O清發之法務部
調查局高雄市調查處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警卷二第49至
50頁)、證人O進福之法務部調查局高雄市調查處扣押筆錄、扣押
物品目錄表(偵卷四第21至24頁)、證人O國欽之法務部調查局高雄
市調查處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偵卷四第29至32頁)、本
院107年聲搜字第1069號搜索票影本、被告甲OO之法務部調查局高雄
市調查處搜索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調卷第49、51至53頁)
、屏東縣政府警察局枋寮分局東海派出所警員107年11月16日職務報
告(警卷三第1頁)、證人O陳素琴之屏東縣政府警察局枋寮分局
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警卷三第17至20頁)、屏東縣政府警
察局枋寮分局東海派出所警員107年11月21日職務報告(警卷四第1
頁)、屏東縣政府警察局枋寮分局東海派出所警員107年11月20日職
務報告(警卷五第1頁)、本屆鄉民代表選舉工作進行程序表、候
選人登記冊、選舉人名冊影本(本院卷一第215至225、249至263頁,
本院卷三第57至79頁)在卷可佐,復有如附表三各編號、附表四
編號1所示之物扣案可佐,足認被告甲OO、庚OO、辛OO、乙OO、丙OO、
丁OO、戊OO上開任意性自白核與事實相符,堪以採信
(二)、訊據被告己OO否認有何投票行賄犯行,辯稱:我沒有拿錢給
庚OO,也沒有跟庚OO聊過選舉的事情,我對於本案完全不知情等語
,經O:1.被告甲OO為本屆鄉民代表選舉候選人,被告庚OO於事實
欄(六)至(七)所示之時、地,向被告辛OO行賄,另透過辛OO向O金玉
、O清發、O尊智行賄,請其等及戶內有投票權之人能於本屆鄉民代
表選舉時投票予甲OO等節,業據被告庚OO、辛OO分別供承在卷(本
院卷一第119至120、135頁),核與證人O清發、O金玉、O尊智於偵訊
時之證述情節均大致相符(偵卷一第60、69、77至78頁),復有如
附表三編號5至8所示之物扣案可佐,此部分之事實,堪以認定
且被告庚OO對於其自身涉犯之交付賄賂罪始終坦承犯行,而被告庚
OO供出被告己OO,於法律上並無任何獲邀減刑寬免之優惠,是被
告庚OO更無為減輕個人刑責而誣指被告己OO行賄之動機
且若被告庚OO指證被告己OO一事經O無據,反招偽證之刑責,此舉不
僅損人更使自己陷於偽證罪之刑累,實與O情有違
至被告甲OO曾請O進福撥打電話予庚OO,請庚OO至甲OO之服務處,庚
OO當天曾前往甲OO之服務處等節,業據證人O進福、甲OO、庚OO分別
證述在卷(本院卷一第272至277、280、286至287、358至360頁),雖堪
認定,然實難以被告庚OO曾於選舉期間至甲OO之服務處,即推論庚
OO係為向甲OO拿取賄賂,況證人庚OO證稱:我當天去甲OO的服務處
喝完茶以後就離開了,O進福只是叫我去泡茶,甲OO沒有拿東西給
我等語(本院卷一第358至359頁),衡以當時正值選舉期間,候選
人邀請選民至服務處喝茶、聊天,實屬常見,證人庚OO上開證詞並
無違反常理之處,反係證人甲OO所稱:我在O進福面前交付7,000元
給庚OO、我有跟O進福說我早上遇到庚OO,庚OO說她那邊有7票,因
為我當時身上沒有錢,晚上再與她聯絡,才請O進福打電話給庚OO
等語(本院卷一第280、287頁),除前後矛盾以外,亦與證人O進福
證稱:我不知道甲OO為何要庚OO來服務處,甲OO沒有跟我說原因,
我也沒有看到甲OO拿錢給庚OO等語(本院卷一第273至277頁)未合,
更可徵證人庚OO上開所述,確屬可信
衡酌甲OO與己OO為夫妻關係,證人甲OO上開證詞,不無迴護被告己
OO之虞,自難依其證述,遽對被告己OO為有利之認定
(一)、按投票行賄罪之處罰分別規定於刑法第144條及公職人員選舉
罷免法第99條第1項,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為刑法第
144條之特別法,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之規定,應優先適用公職人
員選舉罷免法
次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投票行求、期約、交付賄
賂或不正利益罪,係以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
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為構成要
件
如該第三人並未轉達行賄者行求或交付賄賂或不正利益之意思,
行賄者之意思表示既尚未到達有投票權之相對人,應僅成立預備
投票行求賄賂或不正利益罪(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77號、100
年度台上字第1409號、98年度台上字第1951號判決意旨參照)
而該罪之預備犯,僅止於該罪著手實行前之準備階段,若進而實
行行賄之行為,即為行賄所吸收,不另論罪
倘行為人O投票權人行賄之同時,一併委託其轉達行為人行賄之意
思及轉交賄款,而同時對其本人行賄及預備對其家屬多人行賄,
即係以一行為同時實行賄選及預備賄選,自應僅論以交付賄賂罪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5887號判決意旨參照)
附表一編號5】,意指向該有投票權人買票,而其知悉被告甲OO行
賄之目的,行賄者單方意思表示業已傳達使其知悉,雖其並無收
受賄賂之意思,致無對立之交付及收受意思合致之情形,不能認
為已完成交付階段,但行賄之意思業已傳達使其知悉,仍屬行求
之階段
4.被告甲OO、乙OO向丙OO買票之行為【事實欄(三)】,意指向該有投
票權人及其戶內有投票權之人買票,而其知悉被告乙OO行賄之目
的,行賄者單方意思表示業已傳達使其知悉,雖其並無收受賄賂
之意思,致無對立之交付及收受意思合致之情形,不能認為已完
成交付階段,但行賄之意思業已傳達使其知悉,仍屬行求之階段
(三)】,意指向該有投票權人及其戶內有投票權之人買票,而其知
悉被告丙OO行賄之目的,行賄者單方意思表示業已傳達使其知悉
,雖其並無收受賄賂之意思,致無對立之交付及收受意思合致之
情形,不能認為已完成交付階段,但行賄之意思業已傳達使其知
悉,仍屬行求之階段
6.被告甲OO、丁OO、戊OO向O金龍買票之行為【事實欄(四)】,意指向
該有投票權人及其戶內有投票權之人買票,而其知悉被告戊OO行
賄之目的,行賄者單方意思表示業已傳達使其知悉,雖其並無收
受賄賂之意思,致無對立之交付及收受意思合致之情形,不能認
為已完成交付階段,但行賄之意思業已傳達使其知悉,仍屬行求
之階段
推由被告辛OO交付賄賂給O金玉、O清發、O尊智之部分,均係犯公職
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交付賄賂罪
推由戊OO向O金龍買票之部分,均係犯同法第99條第1項之行求賄賂
罪
4.備妥賄賂欲透過同案被告丁OO交付有投票權之人之行為,係犯同
法第99條第2項之預備投票賄賂罪
(四)、核被告乙OO向丙OO買票,及推由被告丙OO向O聰賢買票之行為
,均係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行求賄賂罪
(五)、核被告丙OO向O聰賢買票之行為,係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99條第1項之行求賄賂罪
(六)、核被告丁OO下列所為:1.交付賄賂給O陳素琴之部分,係犯公
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交付賄賂罪
2.推由被告戊OO向O金龍買票之部分,係犯同法第99條第1項之行求賄
賂罪
(七)、核被告戊OO向O金龍買票之行為,係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99條第1項之行求賄賂罪
推由被告辛OO交付賄賂給O金玉、O清發、O尊智之部分,均係犯公職
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交付賄賂罪
推由被告辛OO交付賄賂給O金玉、O清發、O尊智之部分,均係犯公職
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交付賄賂罪
(十)、核被告辛OO下列行為:1.明知被告庚OO如事實欄(六)所示交付
之現金2,000元為投票予甲OO之代價,竟仍基於收受賄賂之犯意收取
之的部分,係犯刑法第143條第1項之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罪
2.交付賄賂給O金玉、O清發、O尊智之部分,均係犯公職人員選舉罷
免法第99條第1項之交付賄賂罪
5.被告辛OO上開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罪、交付賄賂罪,犯意各別,
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十一)、被告甲OO、乙OO、丙OO就事實欄(三)部分,被告甲OO、丁OO、
戊OO就事實欄(四)部分,被告甲OO、丁OO就事實欄(五)部分,被告
甲OO、己OO、庚OO、辛OO就事實欄(六)至(七)部分,各有犯意聯絡及
行為分擔,各應論以共同正犯
至被告丁OO、戊OO之辯護人主張被告丁OO、戊OO與被告甲OO非共同正
犯,然查,被告甲OO於本院審理中供承:我有拿20,000元給丁OO,請
他幫我買票,他說我們是親戚,不用收這筆錢,他會幫我拉票,
丁OO確實有跟我說他會拿5,000元幫我買票等語(本院卷三第134頁
),核與被告丁OO於偵查中自承:甲OO拿20,000元給我,叫我幫他買
20票,但我沒有跟他收錢,我說「我們是親戚,不用拿錢,我幫
你出5,000元幫你拉票」等語大致相符(他卷第211頁),足見被告甲
OO確實知悉被告丁OO、戊OO自掏腰包為其買票,3人間有犯意聯絡
及行為分擔,堪以認定,是辯護人此部分主張,容有誤會
另被告甲OO如事實欄(二)至(五)所示行為,雖未據檢察官於本案起
訴(107年度選偵緝字第3號、107年度選偵字第58、214、218號),然
其與檢察官本案起訴即事實欄(一)、(六)至(七)所示部分,為數個
舉動之接續實行,僅成立1罪,業如前述,為起訴效力所及,本院
自得併為審理,至檢察官對同一事實再行對被告甲OO追加起訴(
107年度選偵字第215、216、217號、108年度選偵字第9號),自屬重行
起訴,而應為不受理諭知(詳後述)
(十三)、刑之加重、減輕事由1.被告乙OO前因傷害案件,經本院以
102年度易字第537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3月確定,於103年7月10日執行
完畢等情,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附卷可參(本院卷三
第35至37頁),其於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
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惟被告乙OO上開前科與本次所犯之罪罪質
不同,本院斟酌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並依被告乙
OO所應負擔之罪責裁量後,尚難認被告乙OO有何特別惡性或對刑
罰反應力特別薄弱之情形,爰不引用刑法第47條第1項之規定加重
其刑
2.按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罪,在偵查中自白者,減
輕其刑,同法第99條第5項前段定有明文
查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戊OO、庚OO、辛OO就所犯公職人員選
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交付(行求)賄賂罪部分,於偵查中已自
白犯行,業如前述,自各應依同條第5項前段規定減輕其刑
3.被告辛OO就所犯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罪部分,於偵查及本院審判
中自白犯行,有如前述,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1條第1項後
段之規定減輕其刑
4.按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者,得酌量減
輕其刑,刑法第59條定有明文
是刑法第59條之酌量減輕其刑,必須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與環境等
,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法定低度刑期尤嫌
過重者,始有其適用(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1165號判例要旨參照
)
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行求賄賂或不正利益罪,法
定刑為「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之罪,刑度非輕,然為該條
犯罪之人,其原因動機不一,犯罪情節未必盡同,其行為所造成
危害之程度自屬有異,於此情形,倘依其情狀處以較輕之徒刑,
即足以懲儆,並可達防衛社會之目的者,自非不可依客觀之犯行
與主觀之惡性二者加以考量其情狀,是否有可憫恕之處,適用刑
法第59條之規定酌量減輕其刑,期使個案裁判之量刑,能斟酌至當
,符合比例原則
本院審酌被告乙OO所為,雖已損及選舉之公正性,然考量被告乙O
O應係基於與被告甲OO之友誼而為上開行為,未見其間有何金錢利
益關係,且被告乙OO於本案行求之對象亦只丙OO、O聰賢2人,尚與
一般俗稱之樁腳多為特定候選人而廣泛或規模性地對投票權人行
賄有所差異,就本件而言,對民主法治及該選區選舉公正性造成
之危害應屬有限,是參酌被告乙OO犯罪之情節及所生損害,並考慮
其上述犯罪之原因與環境等節而言,認倘就被告乙OO所犯公職人
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罪,經同條第5項前段規定減輕其刑後
,仍有情輕法重之情形,為免失之過苛,爰依刑法第59條規定,
減輕其刑,並依法遞減之
暨衡酌被告丙OO、戊OO、己OO、辛OO於本案前,均無其他經法院論罪
科刑之紀錄,被告甲OO於近20年間,無其他經法院論罪科刑之記
錄,被告丁OO除73年間之賭博案件外,被告庚OO除90年間、100年間之
賭博案件外,均無其他經法院論罪科刑之紀錄,有渠等之臺灣高
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附卷可佐(本院卷三第29至34、39至43頁,
本院卷一第35至39頁),素行均佳
復參以被告甲OO自述高中之教育程度、從事養殖業、收入不佳、須
扶養高齡母親之生活狀況(本院卷二第42、50頁),被告乙OO自述
高中之教育程度、從事養殖業、經濟小康之生活狀況(本院卷二
第43頁),被告丙OO自述國小肄業之教育程度、從事飼料業、經
濟普通之生活狀況(本院卷二第43頁),被告丁OO自述未就學、業
工、收入不穩定之生活狀況(本院卷二第43頁),被告戊OO自述未
就學、無業、經濟狀況不佳、尚須扶養3名O子之生活狀況(本院
卷二第43頁),被告己OO自述高中之教育程度、從事保險業、有負
債之生活狀況(本院卷二第43頁),被告庚OO自述國小之教育程
度、無業、經濟狀況普通之生活狀況(本院卷二第43頁),被告辛
OO自述國小之教育程度、從事家管、依靠配偶退休金之生活狀況
(本院卷二第43頁)及檢察官之意見(本院卷一第17至18頁,本院
卷二第43頁,本院卷三第16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
之刑,並就被告辛OO所犯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部分,諭知如易科
罰金之折算標準
另被告辛OO所犯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罪所處得易科罰金之刑,與所
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交付賄賂罪所處不得易科罰
金之刑,不得併合處罰之,附此敘明
至被告甲OO及其辯護人均主張:被告甲OO坦承犯行,因本案身敗名
裂,信無再犯之虞,且被告甲OO尚須扶養高齡之母親,亦係家中
經濟來源,請求給予被告甲OO緩刑機會等語(本院卷二第43、50至
51頁)
惟本院審酌被告甲OO於本案身為鄉民代表候選人,且選舉時任東海
村長(偵卷三第23頁),顯為具相當智識程度及社會經驗,且對
選舉事務更有一定瞭解之候選人,而國人對於候選人應以正當方
式尋求選民支持,不應以非法方式競選,以求端正選風,亦有高
度之期待,是本院綜合考量被告甲OO犯罪情節及其犯後態度等主
、客觀因素,認被告甲OO本案以判處如主文所示之刑為適當,自不
符合刑法第74條之規定,並無宣告緩刑之餘地,附此敘明
(十五)、緩刑宣告查被告丙OO、丁OO、戊OO、庚OO、辛OO均未曾因故
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有其等前揭臺灣高等法院被告
前案紀錄表可稽,其等因一時失慮,致罹刑章,然均坦承犯罪,
堪認具有悔意,且均年屆六旬以上,應毋庸以刑之執行達到教化
其反社會行為之目的,信被告丙OO、丁OO、戊OO、庚OO、辛OO經此教
訓當知所警惕,而無再犯之虞,故本院因認對被告丙OO、丁OO、戊
OO、庚OO、辛OO所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依刑法第74條
第1項第1款規定,併對被告丙OO、丁OO、戊OO、庚OO、辛OO所處之有
期徒刑部分,分別宣告如主文所示之緩刑期間
另為促使被告丙OO、丁OO、戊OO、庚OO、辛OO日後更加重視法規範秩
序、強化法治觀念,本院認應課予一定條件之緩刑負擔,令其等
能從中深切記取教訓,並督促時時警惕,爰依刑法第74條第2項第
8款之規定,命被告丙OO、丁OO、戊OO、庚OO、辛OO各應於本判決確
定之日起1年內接受如主文所示之法治教育課程場次,以期符合本
件緩刑宣告之目的,併依刑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規定,諭知被告丙
OO、丁OO、戊OO、庚OO、辛OO於緩刑期間均付保護管束,以觀後效
且因刑法第74條第5項規定,緩刑之效力不及於從刑,因此褫奪公
權部分不得緩刑,又依同法第75條之1第1項第4款規定,受緩刑之宣
告而違反上開本院所定負擔情節重大,足認原宣告之緩刑難收其
預期效果,而有執行刑罰之必要者,得撤銷其宣告,併為說明
(一)、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5章之罪或刑法分則第6章之妨害投
票罪,宣告有期徒刑以上之刑者,並宣告褫奪公權,此觀公職人
員選舉罷免法第113條第3項規定即明,而此項褫奪公權之宣告,寓
有強制性,為刑法第37條第2項之特別規定,不受宣告1年以上有
期徒刑之限制,法院自應優先適用,然因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113條之規定並未針對褫奪公權之期間即從刑之刑度為何有所規範
故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3條規定宣告褫奪公權者,仍應適用
刑法第37條第2項之規定,仍為1年以上10年以下,使其褫奪公權之
期間有所依憑始為合法(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135號、98年度台
上字第629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戊OO、己OO、庚OO、辛OO所犯之交付
(行求)賄賂罪、被告辛OO另犯之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罪,既均
經本院宣告如主文所示之有期徒刑,自均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
法第113條第3項規定,併參酌刑法第37條第2項有關宣告褫奪公權期
間之規定,及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戊OO、己OO、庚OO、辛
OO之犯罪情節、對於民主所生之危害程度,分別宣告褫奪公權如主
文所示
並依刑法第51條第8款之規定,就被告辛OO褫奪公權部分,擇其中最
長者執行之
(二)、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規定:「預備或用以行求
期約或交付之賄賂,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
」此項沒收為刑法第38條沒收之特別規定,採絕對義務沒收主義,
祇要係預備或用以行求、期約或交付之賄賂,不論是否屬於被告
所有或已否扣案,茍不能證明已滅失而不存在,法院均應宣告沒
收,並無自由裁量之餘地
但如其賄賂已交付予有投票權之人收受,因收受者係犯刑法第143
條第1項之投票受賄罪,其所收受之賄賂應依同法條第2項規定沒收
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刑法於107年5月23日
修正後,已刪除刑法第143條第2項沒收規定,應改依刑法沒收章
關於犯罪所得之規定沒收之,並於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
徵其價額)
故犯投票行賄罪者,其已交付之賄賂固應於其對向共犯所犯投票
受賄罪之部分宣告沒收、追徵,而毋庸再依首揭規定重複宣告沒
收,惟若對向共犯(即收受賄賂者)所犯投票受賄罪嫌,業經檢
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253條規定為不起訴處分,或依同法第253條之
1為緩起訴處分確定者,則收受賄賂之對向共犯既毋庸經法院審判
,其所收受之賄賂即無從由法院宣告沒收、追徵
至刑事訴訟法第259條之1雖規定:檢察官依同法第253條或第253條之
1為不起訴或緩起訴之處分者,對供犯罪所用、預備或因犯罪所得
之物,以屬於被告者為限,「得」單獨聲請法院宣告沒收
但其限於供犯罪所用、預備或因犯罪所得之物,且必須「屬於被
告者」,始「得」由檢察官聲請法院宣告沒收,係採相對義務沒
收主義,與前揭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規定「不問屬於
犯人與否」均沒收之,其範圍並不相同
況該法條用語既曰「得」,而非曰「應」,則檢察官是否依該條
規定單獨聲請法院宣告沒收,仍有裁量權,若檢察官未依上述規
定單獨聲請法院宣告沒收,則法院自仍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第99條第3項之規定,將犯投票行賄罪者所交付之賄賂,於投票行
賄罪之本案予以宣告沒收,始符立法本旨(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
字第680號判決、103年度台上字第4427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沒收固為刑罰與保安處分以外之獨立法律效果,但沒收人民財
產使之歸屬國庫,係對憲法所保障人民財產基本權之限制,性質
上為國家對人民之刑事處分,對人民基本權之干預程度,不亞於
刑罰,原則上仍應恪遵罪責原則,並應權衡審酌比例原則,尤以
沒收之結果,與有關共同正犯所應受之非難相較,自不能過當
從而,共同正犯間關於犯罪所得、犯罪工具物應如何沒收,仍須
本於罪責原則,並非一律須負連帶責任
況且應沒收物已扣案者,本無重複沒收之疑慮,更無對各共同正
犯諭知連帶沒收或重複諭知之必要,否則即科以超過其罪責之不
利責任
因之,本院往昔採連帶沒收共同正犯犯罪所得,及就共同正犯間
犯罪工具物必須重複諭知之相關見解,自不再援用,應改為共同
正犯間之犯罪所得應就各人實際分受所得部分而為沒收
而犯罪工具物須屬被告所有,或被告有事實上之處分權時,始得
在該被告罪刑項下併予諭知沒收,至於非所有權人,又無共同處
分權之共同正犯,自無庸在其罪刑項下諭知沒收(最高法院107年
度台上字第4430號判決意旨參照)
(四)、被告甲OO之部分1.查扣案如附表三編號1至4所示之現金共11,0
00元,為被告甲OO交給如附表三編號1至4所示選民,作為約定投票
權為一定行使之賄賂,經上開證人於偵查中交給警方扣案等情,
業如前述,且上開證人所犯投票受賄犯行,均經臺灣屏東地方檢
察署檢察官以107年度選偵字第214、218號為職權不起訴處分確定,
有該不起訴處分書在卷可佐(本院卷一第401至404頁),而檢察官
並未就渠等所收受之賄賂向法院聲請單獨宣告沒收,是依前揭說
明,此部分之賄賂(合計11,000元),自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第99條第3項規定,在被告甲OO所犯該罪刑項下宣告沒收之
2.查未扣案如附表一編號5所示被告甲OO向O訓結行求之現金1,000元,
如事實欄(二)所示被告甲OO預備用以行賄之現金20,000元,及如事
實欄(三)所示被告甲OO經由被告乙OO、丙OO向丙OO、O聰賢行求之現金
6,000元,分別經證人O訓結、被告丁OO、乙OO返還給甲OO,業據被告
甲OO供承在卷(本院卷二第35至36頁),因均未扣案(合計27,000元
),依據前揭說明,亦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規定
,在被告甲OO所犯該罪刑項下宣告沒收之,並依刑法第38條第4項
之規定,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3.按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屬於犯罪行為人
者,得沒收之,刑法第38條第2項定有明文
4.至如附表四編號2至11所示之物,雖為被告甲OO所有,然依卷內事
證無從證明上開物品與被告甲OO本案犯行有關連,依其性質復不
屬於違禁物或其他依法應沒收之物,爰不予宣告沒收
(五)、被告丁OO部分1.查扣案如附表三編號9所示之現金3,000元,為
被告丁OO交給證人O陳素琴,作為約定投票權為一定行使之賄賂,
業經證人O陳素琴於偵查中交給警方扣案,業如前述,且證人O陳素
琴所犯投票受賄犯行,經臺灣屏東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以107年度選
偵字第215、217號、108年度選偵字第9號為職權不起訴處分確定,
有該不起訴處分書在卷可考(本院卷三第231至233頁),而檢察官
並未就其所收受之賄賂向法院聲請單獨宣告沒收,是依前揭說明
,此部分之賄賂,自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規定,
在被告丁OO所犯該罪刑項下宣告沒收之
2.查如事實欄(四)所示被告丁OO推由被告戊OO向證人O金龍行賄之現
金2,000元,經被告戊OO返還給丁OO,業據被告丁OO供承在卷(本院卷
三第267頁),因未扣案,依據前揭說明,亦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
免法第99條第3項規定,在有處分權人即被告丁OO所犯該罪刑項下
宣告沒收之,並依刑法第38條第4項之規定,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
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六)、被告己OO部分1.查扣案如附表三編號6至8所示之現金共5,000元
,為被告己OO透過被告庚OO、辛OO向如附表三編號6至8所示選民,
作為約定投票權為一定行使之賄賂,經證人O金玉、O清發、O尊智
於偵查中交給警方扣案,有如前述,且證人O金玉、O清發、O尊智
所犯投票受賄犯行,均經臺灣屏東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以107年度選
偵字第214、218號為職權不起訴處分確定,有該不起訴處分書在卷
可參(本院卷一第401至404頁),而檢察官並未就其等所收受之賄
賂向法院聲請單獨宣告沒收,是依前揭說明,此部分之賄賂(合
計5,000元),自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規定,在被告
己OO所犯該罪刑項下宣告沒收之
(七)、被告辛OO部分查扣案如附表三編號5所示之現金2,000元,為被
告辛OO所收受之賄賂,為被告辛OO之犯罪所得,業經辛OO於偵查中
交由警方扣案,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之規定,在被告辛O
O所犯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罪刑項下,宣告沒收之
乙、無罪部分壹、公訴意旨另以:被告丙OO就事實欄(三)所示行為
,另涉犯刑法第143條第1項之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罪(公訴檢察官
補充,本院卷三第241頁)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定有明文
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
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
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
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
疑存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為諭知
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53年台上字第65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
判例意旨參照)
再按刑法第143條第1項投票收受賄賂罪之成立,除須有投票權人收
受賄賂外,尚須具有許以不行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為要件(
最高法院82年台上字第4928號判決意旨參照)
參、公訴意旨認被告丙OO涉嫌上開收受賄賂罪嫌,無非係以被告丙
OO之供述、證人即同案被告乙OO之證述等為其主要論據
則被告丙OO既在查獲前,隨即於翌日將收到之款項歸還同案被告乙
OO,實難認其主觀上有何收受賄賂或許以為一定投票權行使之主
觀意思
此外,依卷內現存全部證據資料,復無其他證據足資認定被告丙
OO確有此部分之犯行,即屬不能證明被告丙OO此部分犯罪,揆諸前
開說明,自應為被告丙OO此部分無罪之諭知
丙、公訴不受理部分壹、追加起訴意旨另以:被告甲OO就事實欄(
二)至(五)所示行為,同涉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交
付賄賂罪等語
貳、按已經提起公訴之案件,在同一法院重行起訴者,應諭知不
受理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2款定有明文
故對後起訴之同一事實,或有裁判上一罪關係之案件,避免重覆
審判,一事二罰,自非得再予起訴,故檢察官就同一事實全部為
先後兩次起訴,或僅就實質上一罪或裁判上一罪之一部分犯罪事
實提起公訴或聲請簡易判決處刑,依審判不可分之原則,應就全
部予以審判,其他部分如在同一法院重行起訴或聲請簡易判決處
刑時,如先後起訴之同一案件尚未經實體上判決確定,法院應依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2款就重行起訴繫屬在後部分諭知不受理之判
決,不得僅於前案就全部事實予以審判,而對後案不予處理,亦
不得將先後起訴案件以所謂合併審判之方式,就各該數訴,為同
一實體之判決(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5830號、97年度台非字第
530號、106年度台非字第263號判決意旨參照)
(七)所示部分,為接續犯之一罪關係,已如前述,檢察官就事實欄
(一)、(六)至(七)所示部分提起公訴時,依審判不可分之原則,應
就全部即包含事實欄(二)至(五)所示部分併予審判,是檢察官再
行追加起訴,就此部分屬重行起訴,而依上開說明,就此追加起
訴部分自應為不受理之諭知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第3
03條第2款,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第2項、第3項、第5
項前段、第111條第1項後段、第113條第3項,刑法第11條、第28條、
第143條第1項、第47條第1項、第59條、第41條第1項前段、第50條第1
項第1款、第74條第1項第1款、第2項第8款、第93條第1項第2款、第3
7條第2項、第51條第8款、第38條第2項、第4項、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
,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陳妍萩提起公訴及移送併辦,檢察官周亞蒨追加起
訴,檢察官陳啟能、O永翰到庭執行職務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減輕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前段,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1條第1項後段,111,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判例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77號、100年度台上字第1409號、98年度台上字第195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5887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
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1165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135號、98年度台上字第62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680號判決、103年度台上字第442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443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53年台上字第65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2年台上字第492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5830號、97年度台非字第530號、106年度台非字第263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追加起訴 13 , 不另論罪 1 , 分論併罰 1 , 接續犯 1 , 自白 4 , 共同正犯 7 , 辯護人 3 , 傳聞證據 1 , 供述證據 1 , 非供述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2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2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前段,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1條第1項後段,111,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3條第3項,113,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143條第1項,143,妨害投票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50條第1項第1款,50,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8款,74,總則,緩刑

刑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93,總則,保安處分

刑法,第37條第2項,37,總則,刑

刑法,第51條第8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第4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引用法條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28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9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5

刑法,第143條第1項,143,妨害投票罪   5

刑法,第37條第2項,37,總則,刑   4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前段,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4

刑法,第38條第4項,38,總則,沒收   3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2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3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3條第3項,113,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3

刑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93,總則,保安處分   2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8款,74,總則,緩刑   2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2

刑法,第51條第8項,51,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2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144條,144,妨害投票罪   2

刑法,第143條第2項,143,妨害投票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253條之1,253-1,第一審,公訴,偵查   2

刑事訴訟法,第253條,253,第一審,公訴,偵查   2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2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2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3條,113,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2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1條第1項後段,111,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2

刑法,第75條之1第1項第4款,75-1,總則,緩刑   1

刑法,第74條第5項,74,總則,緩刑   1

刑法,第74條,74,總則,緩刑   1

刑法,第50條第1項第1款,50,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7條,7,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65條第1項,265,第一審,公訴,起訴   1

刑事訴訟法,第259條之1,259-1,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5條,5,總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