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地方法院  2019102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刑法第143條第1項,妨害投票罪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 律師
主文
甲OO,乙OO均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甲OO係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對於有投票權
之人交付賄賂罪嫌
被告乙OO則係犯刑法第143條第1項之投票受賄罪嫌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
存在
因此,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
及理由,而其理由之論敘,僅須與卷存證據資料相符,且與經驗
法則、論理法則無違即可,所使用之證據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者
為限,即使不具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亦非不得資為彈劾證據使
用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參照)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
訟法第154條、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
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
時,即難遽採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
判例意旨參照)
又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
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號
判例意旨參照)
再按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規定,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
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
事實相符
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投票交付賄賂罪,係相對應
於刑法第143條第1項投票收受賄賂罪所為之規定,二者屬於必要共
犯之對向犯類型
而投票受賄者指證行賄者交付賄賂,不僅審判中得邀減免其刑(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1條第1項參照)之寬典,於偵查中亦有獲
得緩起訴或職權不起訴之機會,是投票受賄者所為不利於投票行
賄者之證言,在本質上具有損人O己之特性,其虛偽之可能性較之
於被告或任意共犯之自白尤甚,因此在實務上均認有補強證據要
求之必要性
又此所稱之補強證據,係獨立於投票收賄者所為不利於行賄者之
陳述本身以外,其他足資擔保其陳述之犯罪事實,確具有相當程
度真實性之證據而言
固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或間接事實之本身即情況證據,
均得為補強證據之資料,且其所補強者,非以事實之全部為必要
,但亦必須與投票收賄者所為之相關陳述,具有相當程度之關聯
性,而因補強證據之質量,與其陳述之相互利用,足使犯罪事實
獲得確信者,始足當之
再者,不論同一投票收賄者為幾次不利於行賄者之陳述,其陳述
是否出於自由意思,供述態度如何,供述內容是否詳盡或無瑕疵
等,因仍屬其陳述之範疇,而非其所為陳述以外之其他證據,尚
不足作為其陳述係與事實相符之補強證據(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
270號、106年度台上字第160號判決意旨參照)
四、檢察官認被告2人涉犯上開罪嫌,無非係以被告甲OO、乙OO之供
述、證人即被告乙OO之母O李鸞嬌偵查中具結之證述、被告甲OO持
用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及被告乙OO持用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
於107年11月12日、13日之雙向通聯紀錄等為其主要論據
(二)證人即共同被告乙OO就被告甲OO於107年11月12日前往其住處交付
500元之經過及其於同年月13日前往製作警詢、偵訊筆錄之過程歷
次證述如下:於107年11月13日警詢時證述:被告甲OO於107年11月1
2日下午至我住處,拿500元給我,說拜託一下,雖無明說,但我知
道他支持枋寮鄉民代表候選人O海彬,我家裡有投票權人是5票,
家裡其他成員無收賄,500元我已花用,無法提供予警方等語(警
卷第11至13頁)
參以被告乙OO於經警製作此警詢筆錄時,係於證人O李鸞嬌亦遭警
帶至警局詢問之客觀情境下為之,業經本院認明如前,則被告乙
OO身為人子,於見證人O李鸞嬌亦遭警帶至分局詢問,心繫證人O李
鸞嬌,擔心其年事已大,身體欠佳恐有不測之情,亦非不能想見
,被告乙OO於此擔憂恐懼情境下,雖初始否認被告甲OO有對其為行
賄行為,然其為求證人O李鸞嬌得以早日脫身返家,經警一再詢
問被告甲OO是否有行賄之舉時,故為配合警方之證述,並不悖於人
情事理
基此,證人即共同被告乙OO於107年11月13日之警詢、偵訊所證被告
甲OO於上開時地,有交付500元現金予其收受,並向其表示「輝仔、
拜託一下」等情,實有配合依循警方之查緝而為不實證述之高度
可能,況其嗣後之偵訊迄審理中均一再表示其當日未遇被告甲O
O,係經證人O李鸞嬌轉告及轉交500元油資,前後所供,已大相逕庭
,而有前後矛盾之瑕疵可指,是其先前於107年11月13日警詢及偵
訊中指證被告甲OO於上開時地,有交付500元現金予其收受,並向其
表示「輝仔,拜託一下」等情是否可信,要非無疑,難以遽信,
更應有其他補強證據補強其證稱被告甲OO有交付賄賂之情,以茲
憑信
(七)再依證人O李鸞嬌前開證詞以觀,被告甲OO於上開時地,係交付
500元予證人O李鸞嬌而非被告乙OO,證人O李鸞嬌證述被告甲OO表示
500元係欲補貼被告乙OO發喜帖之油資,而非賄賂,故證人O李鸞嬌
之證述亦不足補強證人即共同被告乙OO先前指證被告甲OO於上開
時地,有交付500元現金予其收受,並向其表示「輝仔,拜託一下
」之情
(八)復依被告甲OO持用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被告乙OO持用門號
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之通聯紀錄所示(選偵35卷第219、221頁),被
告甲OO、乙OO於107年11月12日及13日均無何通話聯絡情事,而被告甲
OO於107年11月12日16時50分許、17時許所在之基地台,雖位於屏東縣
○○鄉○○里○○路○段0000號,然被告甲OO住家本即位於屏東縣
枋寮鄉東海村,故其本即可能於該基地台位址附近活動,另被告
乙OO於該時段附近之同日18時18分許,基地台位址在屏東縣枋寮鄉
東林路641號,與上開被告甲OO所在基地台位址不同,難以此認定
被告甲OO於上開時地,有遇見被告乙OO之情,亦難以此補強證人即
共同被告乙OO前開不利於被告甲OO之證述
(十)基上,就證人即共同被告乙OO證稱被告甲OO於上開時地,有交
付500元現金予其收受,並向其表示「輝仔,拜託一下」等節,不
僅證人即共同被告乙OO之證述有前後不一之瑕疵存在,亦與卷內其
他事證扞格,且與賄選常情及經驗法則相違,復無其他補強證據
得以補強,揆諸前揭說明,自難單以證人即共同被告乙OO之證述
或自白為不利被告甲OO、乙OO之唯一證據,尚難認被告甲OO、乙OO
確有公訴意旨所指犯行存在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270號、106年度台上字第160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傳聞證據 2 , 彈劾證據 1 , 自白 3 , 補強證據 6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143條第1項,143,妨害投票罪   2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2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1條第1項,111,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