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地方法院  2019102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39條第3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1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2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158條第1項,妨害秩序罪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於民國99年4月前即加入詐欺集團,與
O琮豪(所涉詐欺罪業經臺灣宜蘭地方法院以99年度訴字第423號判
決確定)、O子揚(所涉詐欺罪業經臺灣宜蘭地方法院以101年度
訴字第344號判決確定)及其餘真實姓名年籍不詳詐欺集團成員共
同基於僭行公務員職權、偽造及行使偽造公文書、偽造公印、偽
造公務員識別證及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而詐欺之犯意,而為下列
犯行:(一)先由詐欺集團成員於99年9月16日9時許佯裝「健保局吳小
姐」、「刑警隊李隊長」致電予住在宜蘭縣羅東鎮之告訴人O國
淐,冒充公務人員向告訴人訛稱其健保卡遭人冒用、涉嫌非法吸
金,再冒充公務人員「O秋田檢察官」向告訴人訛稱需交付保證金
新臺幣(下同)162萬元云云,致告訴人陷於錯誤,與詐欺集團成員
相約同年月17日13時許在其宜蘭縣羅東鎮站前南路159巷1之1號住處
附近巷口交付金錢,被告即與詐欺集團成員赴約,在不詳便利商
店收取偽造之「臺北地方法院地檢署監管科」及「臺北地檢署監
管科收據」公文書傳真2張,於其上蓋印偽造之「臺灣臺北地方法
院」公印文各1枚,再冒充地檢署專員,持上開偽造公文書2張交
付告訴人,向其收取現金51萬元得手後離去(下稱事實(一)
)
因認被告就事實(一)涉犯刑法第158條第1項僭行公務員職權罪、刑
法第216條、第211條行使偽造公文書罪及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
欺取財等罪嫌
被告就事實(二)涉犯刑法第158條第1項僭行公務員職權罪、第212條
偽造特許證罪、第218條第1項偽造公印罪及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
、第3項詐欺取財未遂等罪嫌云云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
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
、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係指足以認定被告確有犯罪行為之積
極證據而言,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
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
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作為裁
判基礎(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
第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
之懷疑存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為
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論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意旨可參)
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刑法第158條第1項僭行公務員職權罪、刑法第
216條、第211條行使偽造公文書罪、第212條偽造特許證罪、第218條
第1項偽造公印罪及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第3項詐欺取財等罪
嫌,無非係以,被告之供述、證人即告訴人O國淐之證詞、內政部
警政署刑事警察局鑑定書(107年8月15日刑紋字第1070073334號)、
被告指紋卡片、刑事案件證物採驗紀錄表、「臺北地方法院地檢
署監管科」及「臺北地檢署監管科收據」偽造公文書影本暨照片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100年度上訴字第592號判決、臺灣宜蘭地
方法院99年度訴字第423號判決、101年度訴字第344號判決為證
(一)證人之證詞均無法證明被告有事實(一)、(二)之犯行:告訴人
O國淐於偵審中一再證稱:對於交付公文書及收款之男子已無印象
,無法指證被告為該男子(見宜蘭縣政府警察局羅東分局刑案偵
查卷宗第9頁、107年度偵字第5353號卷第14頁、本院卷第131頁
)
證人O琮豪於其所涉詐欺案件中及本院審理中亦供稱:「臺北地方
法院地檢署監管科」及「臺北地檢署監管科收據」公文書非伊交
予告訴人,與其同車至羅東之人為O書誠、O東翰,伊沒看過被告
,也不認識,查獲當天伊包包內的公文並未拿出來,公文書之印
章是黑白的等語(見刑案偵查卷第2頁、99年度偵字第4155號卷第10
頁、107年度偵字第32576號卷第123、124頁及本院卷133至135頁
)
證人O子揚經傳、拘均未到庭,其於所犯詐欺案件(臺灣宜蘭地方法
院101年度訴字第344號判決)中自白與O琮豪、O書誠、O東翰等人共
犯詐欺告訴人之犯罪,然並未就被告如何參與犯罪有所證述,是
綜上,證人之證詞均無法證明被告確有持扣案之「臺北地方法院
地檢署監管科」及「臺北地檢署監管科收據」公文書交予告訴人
而詐欺告訴人O財(即事實(一)),或與證人O琮豪、O子揚等人有共
同詐欺告訴人之犯意聯絡之事實
然被告前於99年1月間與綽號「老北」及多名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
成年人合組詐欺集團,以桃園縣龍潭鄉百年大鎮為根據地,先由
該詐欺集團成員事先以不詳方式偽造「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印」、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公印二顆,被告再分別邀集楊智元、O俊賢
、O均志、O新哲(均經臺灣嘉義地方法院以99年度上訴字第1128號
判決在案)邀集楊智元、O俊賢參與,渠均明知自己不具有所謂專
員之公務員身分,本不得冒充地檢署檢察官之命令,代為實施或
執行檢察官扣押刑事證據與犯罪所得及出示公文書等法定職權,
竟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行使偽造公文書、冒充公務員
行使職權,以詐術於99年4月間起至7月間,在嘉義、高雄地區對黃
振明等六人施用詐術,詐取O財等犯行,並經警方於99年7月21日9
時30分許,持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核發搜索票及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檢
察署檢察官核發拘票,至O俊賢位在桃園縣○○鄉○○路000巷00弄
00號住號搜索而查獲,均經被告自白在案,並經臺灣嘉義地方法
院以100年度訴字第53號判決、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100年度上訴
字第592號判決,判處被告處刑6年6月,並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
場所,強制工作3年,此有該等判決在卷足考,是其辯稱參與上
揭詐欺集團於取用公文書時,碰觸本案公文書之情形即非全屬無
稽,而存有可能
(三)綜上,檢察官所舉上揭證據均無法證明,被告有為本件行使偽
造公文書、詐欺取財之犯罪行為,亦無證據足證,被告與本件犯
罪之共犯O子揚、O琮豪、O書誠、O東翰等人有何犯意聯絡之事實
,復核被告所辯之情尚非無據,本院認依檢察官所舉之證據,仍
存有合理之懷疑,而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之程度
,且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證被告確涉上開犯行,不能證明被告
犯罪,揆諸上揭法律規定及說明,即不得據為被告不利之認定,
自應就其被訴犯罪,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可參
名詞
自白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158條第1項,158,妨害秩序罪   3

刑法,第339條第3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212條,212,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211條,211,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