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地方法院  20191029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簡易判決  |  
刑法第239條,妨害婚姻及家庭罪 | 刑法第304條,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315條之1,妨害秘密罪 | 刑法第306條,妨害自由罪
主文
甲○○犯通姦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犯相姦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此與私人不法取證係基於私人之地位,侵害私權利有別,蓋私人
非法取證之動機,或來自對於國家發動偵查權之不可期待,或因
犯罪行為本質上具有隱密性、不公開性,產生蒐證上之困窘,難
以取得直接之證據,冀求證明刑事被告之犯行之故,而私人不法
取證並無普遍性,且對方私人得請求民事損害賠償或訴諸刑事追
訴或其他法律救濟機制,無須藉助證據排除法則之極端救濟方式
將證據加以排除,即能達到嚇阻私人不法行為之效果,如將私人
不法取得之證據一律予以排除,不僅使犯行足以構成法律上非難
之被告逍遙法外,而私人尚需面臨民、刑之訟累,在結果上反而
顯得失衡,且縱證據排除法則,亦難抑制私人不法取證之效果
惟如私人故意對被告使用暴力、刑求等方式,而取得被告之自白
(性質上屬被告審判外之自白)或證人之證述,因違背任意性,
且有虛偽高度可能性,基於避免間接鼓勵私人以暴力方式取證,
例外地,應排除該證據之證據能力
(二)、被告甲○○、乙○○所涉刑法第239條通姦、相姦罪,係牽涉
性行為之犯罪,此種犯罪本即具有極高之隱密性,原本不易取得
直接之證據,姑且不論辯護人並無提出相關證據證實告訴人O淑
麗是不法取證,縱使是告訴人係不法取證,考量實體法就私人違
法取得證據行為,所施以之刑罰制裁強度(私人違法取得證據,
可能觸犯之罪名舉其要者如刑法第304條強制罪、第306條侵入住宅
罪、第315條之1妨害秘密罪、第358、359條妨害電腦使用罪)較欲證
明之目的犯罪即刑法第239條通姦、相姦罪相當或更為嚴厲,故斟
酌上情,本案告訴人所提出之照片等物,即使係以私人不法方式
取得,惟告訴人取得前揭證據既無關乎公權力之行使,亦無使用
暴力、刑求方式取得,若有違反其他法律規定亦非無救濟途徑,
是以,告訴人所取得之前揭證據,應有證據能力
又被告甲○○與告訴人結縭33年且育有二女一子,卻犯通姦罪,與
一般感情疏離、夫妻早已分居而無夫妻之實的案例類型不同,本
院認為不宜輕縱
四、依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第3項、第454條第2項(依判
決精簡原則,僅記載程序法條文),逕以O易判決處刑如主文
名詞
自白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2項,454,簡易程序

引用法條

刑法,第239條,239,妨害婚姻及家庭罪   2

刑法,第315條之1,315-1,妨害秘密罪   1

刑法,第306條,306,妨害自由罪   1

刑法,第304條,304,妨害自由罪   1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2項,454,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449,簡易程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