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20191025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A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A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但書,A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A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A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A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撤銷
癸○○犯如附表編號1至編號10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編號1至編號10所示之刑及沒收宣告
應執行有期徒刑肆年
沒收併執行之
癸○○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柒月
扣案APPLEiPhone行動電話壹支,沒收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癸○○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扣案APPLEiPhone行動電話壹支,沒收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癸○○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扣案APPLEiPhone行動電話壹支,沒收
癸○○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扣案APPLEiPhone行動電話壹支,沒收
癸○○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扣案APPLEiPhone行動電話壹支,沒收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癸○○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扣案APPLEiPhone行動電話壹支,沒收
癸○○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扣案APPLEiPhone行動電話壹支,沒收
癸○○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扣案APPLEiPhone行動電話壹支,沒收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癸○○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扣案APPLEiPhone行動電話壹支,沒收
癸○○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扣案APPLEiPhone行動電話壹支及犯罪所得新臺幣貳萬參仟元,均沒收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如附表所示之罪,共拾罪,各處如附表所示之刑
應執行有期徒刑肆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萬參仟元沒收,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伍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二)被告上訴意旨雖未執此指摘,然原審判決既有上揭可議之處,
自應由本院就原審判決暨其救被告所犯數罪之定執行部分,俱予
撤銷改判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二、案經戊○○、庚○○、乙○○、壬○○、子○○、辛○○、
丁○○、凌群杰訴由屏東縣政府警察局潮州分局及東港分局報告
臺灣屏東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及追加起訴
一、就加重詐欺取財罪部分: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
書面陳述,屬傳聞證據,原則上不得作為證據
惟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
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
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
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5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查本判決所引用屬於傳聞證據之部分,均已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
序,且檢察官及被告於本院審理時,均明示同意有證據能力(見
本院861號卷第101頁),基於尊重當事人對於傳聞證據之處分權,
及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現之理念,本院審酌該等證據
作成時情況,並無違法取證之瑕疵,且無顯不可信之情形,以之
作為證據應屬適當,自均有證據能力
二、另就參與詐欺犯罪組織罪部分: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12條第
1項中段規定:「訊問證人之筆錄,以在檢察官或法官面前作成
,並經踐行刑事訴訟法所定訊問證人之程序者為限,始得採為證
據」,係以立法排除被告以外之人於警詢或檢察事務官調查中所
為之陳述,得適用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第159條之3及第159條之5
之規定,是證人於警詢時之陳述,於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案件
,即絕對不具有證據能力,自不得採為判決基礎(最高法院107年
度台上字第3589號判決亦同此旨),是認定被告本案前揭參與組織
犯罪條例之犯行部分,被告以外之人於警詢之陳述,即不具有證
據能力
(一)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部分訊據被告就上揭三人以上共同詐
欺取財之事實固於本院準備程序為有罪之陳述,惟於審判時辯稱
:原先指認「O富江」為錯誤,指示伊付款之人只有O姓男子云云
,辯護人為被告辯護稱:告訴人之陳述僅能證明被騙,對於詐欺
集團之人數、規模並無相關,被告僅擔任車手,其上手為O姓男子
,以間接方式依O姓男子指示去特定地點取得款卡,過程中未曾
見過O姓男子,也無法明確知道有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等語
雖於(3)原審審理及本院審理時改稱:拿手機及提款卡給我的人是
同一人,就我的認知判斷,上手只有一個人,即O姓男子云云(見
原審院卷一第187頁背面、本院861號卷第27頁),準此,被告就
其他共犯人數供述前後不一,原因應如其於本院審理時所供述:
「因為跟刑責有關係」(見本院861號卷第194頁)所致,然以(1)被
告於107年8月15日為警查獲後,翌(16)日下午接受警詢時,詐欺聯
絡使用之扣案iPhone行動電話即接獲不同使用者名稱撥打之FaceTim
e通話,及門號0000000000撥打之來電,有扣案物照片4幀在卷可參(
見警卷一第167頁至第169頁),已見透過該行動電話與被告聯繫之
人客觀上可知非僅一人,此與其前於警詢所供稱透過該行動電話
與其聯繫之上手聲音均不相同等語,亦較相合
(二)參與犯罪組織罪部分訊據被告就參與詐欺集團犯罪組織之事實
部分,此經被告於警詢自白:「(問:你如何加入詐騙集團?)
看臉書PO文可以賺錢,然後我主動跟對方聯絡加入集團」等語(
見警卷二第9頁、警卷三第11頁),嗣於本院審理時亦自白參與詐
欺集團組織(見本院卷第194頁至第195頁),且依上開物證亦可認
定本案參與詐欺取財犯行之人,有以電話詐騙恐嚇被害人之集團
成員、蒐集帳戶密碼等金融資訊之成員、聯絡指示被告前往領取
贓款之人、實際領得款項之被告、O被告收取贓款之集團成員,至
少有三人以上,再依本案犯行係以電話詐欺而O利,在不同分工
之間要能順利取得贓款,顯然經過策劃指揮與執行,足見參與犯
行之人具有組織性及持續性,此與被告是否認識集團成員無關,
是被告參與成年人3人以上,以實施詐術為手段所組成具有持續性
、O利性詐欺集團犯罪組織之事實,亦堪認定
(一)核被告就如附表編號1至10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
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
臺灣屏東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以107年度偵字第7495、7813號提起公訴之
意旨(下稱起訴意旨)雖認被告如附表編號1至4、10所示犯行均
僅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惟如前所認定所犯應為同法
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公訴意旨就此顯有誤認,惟其基本社
會事實相同,且於審理中告知被告所犯法條,且經檢察官於原審
提出補充理由書更正起訴法條(見原審院卷一第123頁),而無礙
被告辯論權及防禦權之行使,爰就此部分依法變更起訴法條予以
審理
雖無從認定「O富江」與O姓男子為同一人,然被告與詐欺集團其
餘成員間各司其職,相互利用以達其等詐欺取財犯罪之目的,是
被告與O姓男子等詐欺集團成年成員間,就如附表各編號所示詐
欺取財犯行,均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俱應論以共同正犯
被告就如附表編號1至9所示之告訴人戊○○等人遭詐欺而匯入之
款項,雖有分為數筆先後提領之情形,然查銀行就使用自動櫃員
機提款交易多設有單筆及每日最高金額之限制,而就被告如附表
所示提領金額、次數、時間模式觀之,其應係以單次提款上限金
額陸續提領至帳戶內款項經提領殆盡,或於已達當日最高提款限
額後,旋於翌日凌晨時分前往提領剩餘贓款,是被告分次或隔日
提領之行為,實係上開自動櫃員機提款限額規定所致,應認被告
如附表編號1至9所為,均係出於提領各該被害人遭詐款項之犯意
,於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而侵害同一被害人之財產法益,各行
為間之獨立性甚為薄弱,依社會通念難以強行分開,於刑法評價
上應認係數個舉動接續施行之一行為,合於接續犯之概念,均各
僅論以一詐欺取財罪即足
至起訴意旨所認被告如附表編號1、3所示,於不同日期前往提款之
行為應予分論併罰,及追加起訴意旨所認被告如附表編號5至8所
示各次提款行為亦應分論併罰,均屬誤會,併此敘明
(二)核被告參與3人以上、以實施詐術為手段所組成具有持續性、
O利性詐欺集團之犯行,按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於106年4月19日修正
公布,並自同年4月21日起生效施行,該條例第2條第1項修正為「
本條例所稱犯罪組織,指3人以上,以實施強暴、脅迫、詐欺、恐
嚇為手段或最重本刑逾5年有期徒刑之罪,所組成具有持續性及O
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
而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係藉由防制組織型態之犯罪活動為手段,以
達成維護社會秩序、保障人民權益之目的,乃於該條例第3條第1項
前段與後段,分別對於「發起、主持、操縱、指揮」及「參與」
犯罪組織者,依其情節不同而為處遇,行為人雖有其中一行為(
如參與),不問其有否實施各該手段(如詐欺)之罪,均成立本
罪(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亦同此旨)
是核被告於上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修正施行後,參與O姓男子等
3人以上所組成以電話詐欺取財為手段,具有持續性、O利性之有
結構性組織之行為,係構成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
與犯罪組織罪
(三)就附表編號1部分,(1)被告以一參與詐欺犯罪組織之行為而
侵害一社會法益,僅就參與犯罪組織後首次分工加重詐欺之行為
(即附表編號1所示),同時觸犯參與犯罪組織罪及三人以上共同
詐欺取財罪,雖其參與犯罪組織之時、地與加重詐欺取財之時、
地,在自然意義上非完全一致,然二者具有局部同一性,且犯罪
目的單一,而有想像競合犯關係(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337號
判決亦同此旨),應從一重論以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
(2)起訴書就此漏未論敘被告參與犯罪組織之犯行,惟此部分與經
本院為有罪認定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部分,既有裁判上一
罪之想像競合犯關係,自為起訴效力所及,本院自應併予審究,
附此敘明
就附表編號2至編號10部分,被告參與犯罪組織之行為,係繼續
行為,為避免重複評價,當無從將一參與犯罪組織行為割裂再另
論一參與犯罪組織罪,而被告所為如附表編號2至編號10所示各次
三人以上加重詐欺取財犯行均係侵害個人財產法益之犯罪,依一
般社會健全觀念,其各次犯罪行為時間可以區隔,且所侵害之法
益不同,而各具獨立性,因認其等所為之各次犯行,其犯意各別
,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四)被告所犯如附表編號1至編號10所示之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
,應予分論併罰
(一)就附表編號1部分按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8條第1項後段規定:「
犯第三條之罪,偵查及審判中均自白者,減輕其刑」,本案被告
於偵查及審判中均就所犯參與犯罪組織罪為自白,已如前述,雖
被告所犯參與犯罪組織罪為前揭想像競合犯之輕罪,然依刑法第
55條但書既規定「但不得科以較輕罪名所定最輕本刑以下之刑」
,為符衡平,輕罪如有減輕或免除其刑之規定者,於量刑時自應
予以考慮,此乃當然之解釋(參照最高法院104年度第11次刑事庭
會議甲說見解),是就被告本案犯行,就輕罪部分既符合上揭減
輕其刑之規定,本院於量刑時自應予以考慮
被告還沒拿出提款卡之前,我們只知道是這台車涉案而已,我攔
下被告前有看過提款機監視器畫面的翻拍照片,但該人有戴口罩
,我攔查被告之車輛時,無法聯想到被告是照片中的人,如果這
台車是別人開的,我也會將他攔下來等語(見原審院卷一第174頁
至第176頁背面),由上可知,於被告於遭查獲當場坦承涉及詐欺
犯罪前,在場員警除知悉被告所駕車輛涉及犯罪外,尚無其他客
觀事證足就被告為提款車手一事產生具體懷疑
(3)經核被告上開警詢陳述所坦承者,應係如附表編號3(107年7月3
1日下午、同年8月1日凌晨於竹田郵局提款)、編號10(107年8月15日
晚間8時5分許於萬巒郵局提款)所示犯行,被告於為警攔查後,
於在場員警依客觀事證對其產生具體懷疑前,坦承涉及提領詐欺
款項之犯罪,並於警詢中坦承上開提款犯行,核與自首之要件相
符,考量被告於偵查、審理中始終坦承上開提款事實,相當程度
降低司法資源之浪費,爰就如附表編號3、10所示犯行,依刑法第
62條前段規定減輕其刑
至於(1)被告於107年8月16日下午2時28分許接受警詢時,雖另坦承
於107年7月12日、13日、同年8月1日曾分別前往新園農會及新園郵局
等處提領告訴人戊○○、壬○○遭詐欺後匯入之款項(見警卷二
第5至7頁),然(2)證人即屏東縣政府警察局東港分局員警O秋頤於
原審審理中證稱:癸○○的案件是潮州分局查獲的,(107)年8月
16日我會對癸○○做筆錄,是因為潮州分局查獲後有將影像放在
內部網站上讓各分局去比對,如果有同案可以去清理,第一時間
我看到特徵時就有懷疑癸○○,因為我們有調到犯嫌駕駛車牌號
碼0000-00自小客車的影像,根據車籍資料比對O主戶籍內之人口篩
選後,認為可能是癸○○,因為他作案時雖然有時會戴眼鏡或口
罩,但都會穿同樣的外套,且影像一看就知道是年輕人,不像是
被告父親的年紀,我們轄內新園郵局(107年)8月1日發生案件時我
並不知道車手身分,但是監視器畫面影像都有先調起來保留著,
後來潮州分局查獲被告,我們才去該處製作被告的筆錄,拿影像
給被告看之後,他就承認了,竹田分駐所查獲被告前我對車手是
被告一事已有概念,但並非百分之百確定等語(見原審院卷一第
178頁至第179頁背面),足見承辦被告於新園郵局、新園農會等處
提款犯行之員警O秋頤在被告遭查獲前,即已依被告所駕車輛之
車籍資料與O主戶內人口之比對結果,就駕駛該車前往提款之年輕
男子可能為被告一事產生具體懷疑
(3)至辯護人雖稱:證人O秋頤於審理中證稱當時查詢車籍資料結果
,車牌號碼0000-00號自用小客車之O主為被告父親,然該車O主實為
被告本人,是證人所述推論過程實屬有誤,是其所證於被告到案
前已對其涉及詐欺犯罪產生具體懷疑云云,不足採信等語,然證
人O秋頤就此於原審審理中證稱:我確實有調車籍資料,只是沒有
附卷,去年我移送了20幾個車手,可能有點記憶錯誤等語(見原
審院卷一第179頁),爰衡酌O秋頤於被告遭查獲翌日下午即前往屏
東縣政府警察局潮州分局對被告製作筆錄,足見其主觀上確已認
為被告可能涉及於新園農會、新園郵局等處提領詐欺款項之犯行
,是其於原審審理中證稱查詢上開車輛係登記於被告父親名下等
語,應係因案件眾多且已經過相當時間所致,尚難僅以其此部分
記憶錯誤,即認其所述全不可採,辯護人此部分主張並非可採
(4)是以被告於107年8月16日下午2時28分許起之警詢中雖就此部分提
款犯行均坦承不諱,然承辦員警已對被告涉有上開犯嫌產生具體
之懷疑,自與刑法自首之要件不符而僅能認為係自白性質,無法
依上開規定予以減刑
(一)量刑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智識體能均健,並無
不能賴以謀生之情形,竟吝於勞體苦行以賺取財物,貪圖輕鬆O
利,明知社會詐騙風氣盛行,被害人受騙損失積蓄之悲憐,仍加
入詐欺集團詐騙如附表編號1至編號10所示被害人,使各該編號人
受有各該編號所示財產損失,惟念及犯後坦承提領款項之客觀事
實之犯後態度,兼衡其於本案各次詐欺犯罪之分工、參與犯罪之
程度、各該被害人遭詐款項數額、犯罪動機、目的、手段,暨其
自述學歷為國中肄業之智識度、O從事防水學徒工作、未婚、現與
父母及祖父母、弟弟同住,因家境不好,想多賺一點錢支付家裡
開銷,目前有二名未成年子女需受其扶養等家庭狀況(見原審卷
一第188頁、本院861號卷第195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附表各
該編號所示之刑
按數罪定其應執行刑時,除應就各別刑罰規範之目的、輕重罪
間體系之平衡、整體犯罪非難評價、各行為彼此間之偶發性、與
被告前科之關聯性、各行為所侵害法益之專屬性或同一性、數罪
對法益侵害之加重效應、罪數所反映之被告人格特性與犯罪傾向
、社會對特定犯罪例如一再殺人或販毒行為處罰之期待等,為綜
合判斷外,尤須參酌上開實現刑罰公平性,以杜絕僥倖、減少犯
罪之立法意旨,為妥適之裁量(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5342號判
決意旨參照)
爰審酌被告本案犯罪時間集中於107年7月底至8月中之間,且均為侵
害財產法益之犯罪,罪質相同,所為犯行之行為與時間關連性及
連續性較為密接,如以實質累加方式定應執行刑,則處罰之刑度
將超過其行為之不法內涵,違反罪責原則,及考量因生命有限,
刑罰對被告造成之痛苦程度,係隨刑度增加而生加乘效果,非以
等比方式增加,是以隨罪數增加遞減刑罰方式,當足以評價被告
行為不法性之法理(即多數犯罪責任遞減原則)
(二)沒收扣案之APPLEiPhone行動電話1支,係詐欺集團成員交付被告
O領使用以聯繫指揮領款交款所用,業據其於原審供述在卷(見
原審卷二第51頁),既無約定應交還且為被告所實際管理使用,即
應認其有事實上處分權且供本案犯行所用之物,爰依刑法第38條
第2項之規定,於所犯附表編號1至編號10之罪刑項下各宣告沒收
又查被告如附表編號1至9所示犯行所領得之款項均已轉交其上手
,並分別取得2,000元(如附表編號1所示部分)、1,000元(如附表
編號2所示部分)、1,000元(如附表編號5至7部分)、1,000元(如附
表編號8、9部分),亦據被告於原審準備程序中自陳在卷(見原
審院卷一第156頁),自屬其犯罪所得,雖未扣案,仍應依上開規
定,於各所犯附表上開編號罪行項下予以宣告沒收,並諭知於全
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至於附表編號6、7、9部分,因各該編號罪刑之犯罪所得,業分別
於被告所犯附表編號5、編號8所示罪刑項下為沒收宣告,基於被告
責任財產同一之性質,於單一罪刑項下就牽連數罪之犯罪所得予
以宣告沒收即已達剝奪犯罪所得之目的,自無庸另於被告所犯附
表編號6、7、9所示罪刑項下再予或平均宣告沒收,附此敘明
(三)不宣告刑前強制工作的說明按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
規定:「犯第一項之罪者(即發起、主持、操縱、指揮、參與犯
罪組織罪),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其期
間為三年」,又加入犯罪組織後在未經自首或有其他積極事實,
足以證明其確已脫離或解散該組織之前,其違法行為,仍繼續存
在,即為行為之繼續,而屬單純一罪,至行為終了時,仍論為一
罪(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亦同此旨),是在參與犯
罪組織與加重詐欺行為從一重論處加重詐欺罪名者,則就被告所
犯參與犯罪組織罪是否仍應依上揭規定,一併宣告刑前強制工作
,以下說明之
上開爭執主要係「罪責相當原則」與「罪刑法定原則」之適用
衝突,(1)前者基於參與組織犯罪之繼續行為既經立法較之重罪多
出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以補充刑罰之不足,且想像競合犯並非
單純一罪,重罪科刑之封鎖作用不僅封鎖輕罪中最高的最輕本刑
,不得據以否定輕罪中併科主刑、從刑或保安處分之論科,又保
安處分於最高法院96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已改採與罪刑法
律割裂比較適用,是認為避免評價不足,重罪輕罰情形,仍應併
予宣告強制工作
(2)後者則基於刑法第55條但書既規定重罪科刑之封鎖作用,若無條
件擴及包含輕罪中關於拘束人身自由保安處分,以對被告不利之
擴張法律適用,非無違背罪刑法定原則之疑慮,且法院就同一罪
刑所適用之法律,無論係對罪或刑或保安處分,除法律別有規定
外,均應本於統一性或整體性之原則予以適用,至於保安處分係
為適用有利益於行為人之法律而與罪刑法律割裂適用,是認既從
重論以加重詐欺取財罪,未就被告宣告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之罪名
,即無再併予宣告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
鑑於上開適用衝突之癥結,在於輕罪行為較重罪行為所多出之
法律效果,即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所定之強制工作保安處
分,是否為被告所受重罪刑罰之責罰評價範圍?換言之,雖立法
者預設以該保安處分補充刑罰之不足,然仍應以被告整體犯罪行
為所應承受之刑事責罰予以個案評價,即其因受重罪之科刑是否
已涵蓋立法者原先預設以強制工作所欲補刑罰之不足而定,亦即
若以被告犯罪情節,僅受重罪科刑即滿足罪責相當、比例原則時
,則無刑罰不足之情形,自無再依輕罪規定併予宣告強制工作之
適用
反之,若依重罪科刑仍有刑罰不足之情形,則應依規定併予宣告
強制工作,此乃與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471號就修正刪除前之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9條第1項有關一律宣告強制工作規定,
所闡述應依個案情節是否符合比例原則而決定是否宣告保安處分
之意旨相合,亦符合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但書、第8條第
1項前、中段等規定賦予法院免除其刑之裁量權之規範意旨
準此,以本案被告雖參與詐欺集團犯罪組織,擔任車手分擔實
行取款送款之行為,依本案所參與如附表編號1至編號10所示犯行
,獲得犯罪所得之報酬5000元之犯罪情節,從重宣告之三人以上共
同詐欺取財之罪責(法定刑為有期徒刑1年以上7年以下,得併科
100萬元以下罰金)已足以涵蓋輕罪參與犯罪組織之罪責(法定刑
為有期徒刑6月以上5年以下,得併科新臺幣1000萬元以下罰金),
並無立法者所設想之刑罰不足情形,且為避免違背罪刑法定原則
之疑慮,以有利被告原則,認本案並無必要併予宣告強制工作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
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曾馨儀提起公訴,檢察官廖維中追加起訴,檢察官
呂幸玲到庭執行職務
判例
參照最高法院104年度第11次刑事庭會議甲說見解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5342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471號就修正刪除前之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9條第1項有關一律宣告強制工作規定,所闡述應依個案情節是否符合比例原則而決定是否宣告保安處分之意旨
名詞
想像競合 4 , 追加起訴 3 , 傳聞證據 2 , 自白 3 , 共同正犯 1 , 接續犯 1 , 分論併罰 3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3,A   2

刑法,第55條但書,55,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8條第1項後段,8,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8條第1項,8,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3,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但書,3,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3,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3,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1項,2,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12條第1項中段,12,A   1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9條第1項,19,A   1

刑法,第62條前段,62,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