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地方法院  2019103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46條第1項,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0條第2項,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甲OO幫助犯恐嚇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甲OO幫助犯恐嚇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
壹仟元折算壹日
一、甲OO雖預見率爾將身分證件正本交付予不具信賴關係之他人O
辦行動電話門號,即等同將該行動電話門號提供予該他人使用,
可能幫助該他人所屬犯罪集團從事相關財產犯罪,竟基於幫助他
人犯恐嚇取財罪之不確定故意,於民國105年4月11日至同年4月15日
間某時許,在高雄市某處,將其本人之國民身分證及駕駛執照正
本交予真實姓名年籍不詳、綽號「阿俊」之成年男子,「阿俊」
再委託不知情之O友倫(嗣改名為李權恆),於105年4月15日某時許
,前往址設高雄市○○區○○○路000號「中華電信股份有限公司
高雄正言特約服務中心」,O辦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SIM卡1張
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
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
,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項、第159條之2定有明文
查證人O友倫於本院審理時到庭證述之內容,核與其於檢察事務官
詢問時所為陳述大致相符,被告甲OO(下稱被告)及其辯護人復
表明不同意上開審判外陳述具有證據能力(本院107年度審易字第
1818號卷〈下稱院一卷〉第59-61頁,本院108年度易字第27號卷〈下稱
院二卷〉第109頁),是證人O友倫於檢察事務官詢問時之陳述,
核屬傳聞證據,並不具有不可替代之必要性,自不符傳聞法則例
外之規定,自無證據能力
(二)除上述證據外,本判決所引用其他具有傳聞證據性質之各項證
據,均經檢察官、被告及其辯護人於本院審理中,明示同意有證
據能力(院一卷第59-61頁,院二卷第109頁),本院審酌各該證據
作成時之客觀環境及條件,均無違法不當取證或明顯欠缺信用性
之情形,作為證據使用皆屬適當,揆諸前開說明,自有證據能力
二、認定事實所憑之證據及理由訊據被告固不否認有於前揭時、
地交由「阿俊」持有其國民身分證及駕駛執照正本等情,惟矢口
否認有何幫助恐嚇取財犯行,並辯稱:當時我要向光陽哈囉機車
行購買機車,需要辦貸款,才讓「阿俊」去拿我的證件云云
嗣「阿俊」所屬犯罪集團成年成員即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基於
恐嚇取財之犯意,於105年10月25日14時32分許,向O其昌恫稱擄獲飼
養編號8458號賽鴿要求贖款,並以上開門號行動電話傳送O訊,指示
O其昌匯款8,025元至O嘉祥O辦之臺灣銀行樹林分行帳號000000000000號
帳戶,致O其昌心生畏懼,因而依指示匯入上開款項等情,業據被
告於偵訊及本院審理時均不爭執(臺灣高雄地方檢察署106年度偵
緝字第1290號卷〈下稱偵卷〉第29-30、59-60、139-141頁,院一卷第5
7-59頁,院二卷第40-41、67-69、107-109、144-149頁),且經證人即告訴
人O其昌於警詢、偵訊時
證人O宛儒於檢察事務官詢問時證稱:我們受理O辦門號時,一定都
會要求出示證件正本,且還會跟戶役政核對是否為最新的證件,
如果不是我們都會拒絕O辦等語相符(偵卷第127頁),顯見被告
為具有相當社會經歷之人,對於國民身分證及駕駛駕照正本在社
會經濟交易上具有重大意義,知之甚明,且對於O辦行動電話門號
流程並非毫無認識,乃容任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人持有其國民身
分證、駕駛執照正本,且被告與證人O友倫素不相識,竟得持被告
本人最新之身分證與駕照正本辦理行動電話門號,更係由第三人
輾轉委託證人O友倫,在在與一般正常O辦行動電話門號情形有悖
再者,行動電話門號係與他人聯繫之重要工具,除具有強烈屬人
性及隱私性,亦有衍生後續費用追討之可能,係以本人或具有親
密關係之人使用為原則,且我國通訊產業極度發達,對於O辦行動
電話門號並無特殊限制,一般民眾均得以自己名義向不同電信業
者O辦多數行動電話門號,而近年來社會上利用人頭電話門號詐騙
他人金錢以逃避政府查緝之案件屢見不鮮,經電視新聞、報章雜
誌及網路等大眾傳播媒體多所披露,政府亦極力宣導苟非用以實
施犯罪,實無利用人頭O辦預付卡門號之必要,此為一般國民眾
所皆知,乃被告率爾將身分證件正本交付予不具信賴關係之他人
O辦行動電話門號,此舉等同將該行動電話門號提供予該他人使用
,當有可能幫助該他人所屬犯罪集團從事相關財產犯罪,被告實
難諉為不知,已足認定被告客觀上確有將其國民身分證、駕駛執
照正本交付「阿俊」,且其主觀上具有縱使上開門號遭他人利用
從事恐嚇取財犯罪,亦未違背其本意而容任其發生,幫助他人犯
恐嚇取財罪之不確定故意甚明
被告嗣又改稱係105年4月中旬去買機車云云,然證人O宗威(即光陽
哈囉機車行負責人)於本院審理時已明白證稱:我們機車行是由
我負責營運,店內只有我在辦理貸款業務,被告沒有來過我們店
內說要買機車,只有後來到我們店裡說有卡到案件要問我,我也
不認識O友倫,況按照我們店內正常流程,如果客人要貸款買車
,我們只會拍下客人雙證件影本交給貸款公司審核,不會留下客
人證件正本,除非是貸款公司已經事先審核通過要直接領車,我
們也從來不會把客人資料給別人或拿去O辦行動電話等語(院二卷
第117-121、124-126頁),核與本院函詢裕融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覆稱
:被告於105年間無向本公司O辦貸款之相關汽車分期案件等語一致
,有卷附該公司108年4月24日函文可佐(見院二卷第47頁),更見
被告前揭辯解,顯與客觀事證相悖,並不可採
至於證人O王月瑛(即被告母親)於本院審理時雖證稱:我之前有
接到貸款公司打電話詢問被告要購買機車的電話,很多年了,也
不確定是否於105年等語(院二卷第112頁),苟別無其他事證,尚
難認其證述內容與本案具有關聯性,自不足為有利被告之認定
(一)罪名及罪數按刑法上所稱之幫助犯,係對於犯罪與正犯有共同
之認識,而以幫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而未參與實施犯
罪之行為者而言(最高法院49年台上字第77號判例意旨參照)
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
則為不確定故意,易言之,凡認識犯罪事實,並希望其發生者,
為直接故意
若僅有認識,而無此希望,但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則為不
確定故意
查「阿俊」所屬犯罪集團成員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恐嚇
取財之犯意聯絡,向告訴人恫嚇取得款項,所為係犯刑法第346條
第1項之恐嚇取財罪
惟被告O純提供前述行動電話門號之行為,尚不能逕與O被害人實施
恐嚇之行為等價齊觀,亦無其他證據證明被告O參與恐嚇取財犯
行之構成要件行為,被告應僅係對於他人遂行之恐嚇取財犯行,
資以助力,核其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46條第1項之
幫助恐嚇取財罪
(二)刑之減輕按幫助犯之處罰,得按正犯之刑減輕之,刑法第30條
第2項定有明文
(三)量刑依據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率爾提供證件予
欠缺信賴關係之他人O辦行動電話門號,因而幫助犯罪集團遂行
擄鴿勒贖犯行,致被害人受損8,025元,對於社會秩序影響非輕,自
應予責難
另斟以被告自述學歷高職畢業、家庭狀況勉持等語(高雄市政府
警察局保安大隊高市警保大偵專字第10670959500號卷第1頁),及其
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生活狀況、智識程度等一切情狀,量
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以1,000元折算1日之易科罰金折算標準
四、不予沒收之說明末幫助犯僅對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加功
,且無共同犯罪之意思,並不適用責任共同原則,對於正犯所有
供犯罪所用或因犯罪所得之物,毋庸併為沒收之宣告
查被告並未實際參與本案恐嚇取財正犯之犯行,卷內復無其他事
證足認被告有取得犯罪所得,基於罪疑有利被告原則,尚無從證
明被告因本件幫助恐嚇犯行有取得犯罪所得,本件自無從宣告沒
收或追徵犯罪所得,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0條第1項前
段、第2項、第346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
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判例
最高法院49年台上字第77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幫助犯 5 , 不確定故意 4 , 傳聞證據 2 , 直接故意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3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2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