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地方法院  20191026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50條但書,數罪併罰 |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61條第1項,罰則 | 刑法第305條,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50條但書第1款,數罪併罰 | 刑法第354條,毀棄損壞罪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61條第1項第4款,罰則 | 刑法第306條,妨害自由罪
主文
附表編號一至五所處不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肆月,附表編號六至七所處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玖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違反保護令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
甲OO犯違反保護令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甲OO犯違反保護令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甲OO犯違反保護令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甲OO犯違反保護令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甲OO犯違反保護令罪,累犯,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違反保護令罪,累犯,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而甲OO係康O素月之長子,甲OO與O維村為兄弟關係,各具有家庭暴
力防治法第三條第三款所規定之直系血親及第四款所規定之四親
等以內之旁系血親家庭成員關係,甲OO於106年間因對康O素月實施
家庭暴力,經康O素月向本院聲請核發民事保護令,本院家事法庭
於106年10月11日核發106年度家護字第192號民事通常保護令裁定在案
,該保護令裁定「禁止甲OO對於康O素月(母親)、其他家庭成員
康金土(父親)、O維村(弟弟)實施家庭暴力」、「甲OO應遠離
(一)宜蘭縣○○市○○○路0號(被害人康O素月住所)、(二
)宜蘭縣○○市○○路000號(家庭成員O維村工作地點)至少一百
公尺」、「本保護令之有效期間為貳年」等內容,詎甲OO於106年
10月14日下午5時25分許,經警送達並執行上開保護令裁定後,甲O
O基於違反上開保護令之犯意,仍為下列犯行
: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
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定有明
文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四條之規定,而經當
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
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
十九條之五第一項亦有明文
而所謂「審酌該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係指依各該
審判外供述證據製作當時之過程、內容、功能等情況,是否具備
合法可信之適當性保障,加以綜合判斷而言(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
字第3277號、第5830號判決意旨參照)
經查,被告甲OO不同意證人即告訴人O維村、證人即告訴人康O素月
於警詢時之陳述作為本案證據,而對被告而言,證人即告訴人O維
村、證人即告訴人康O素月於警詢時之陳述為被告以外之人於審
判外之陳述,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規定,無證據
能力
二、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第二項規定:「被告以外
之人於偵查中O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
為證據」,已揭示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O檢察官所為之陳述,原
則上有證據能力,僅於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始例外否定其得為
證據
換言之,法院僅在被告主張並釋明有「不可信之情況」時,始應
就有無該例外情形,為調查審認(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49號
判決要旨參照)
被告雖主張證人即告訴人O維村、證人即告訴人康O素月於偵查中之
證述無證據能力,惟證人即告訴人O維村、證人即告訴人康O素月
於偵查中之證述係經合法具結後所為陳述,且係對其所經歷之事
所為之陳述,被告並未主張並釋明證人即告訴人O維村、證人即告
訴人康O素月於偵查中之證述顯有不可信之情況,依前揭說明,
證人即告訴人O維村、證人即告訴人康O素月於偵查中之證述,依前
揭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第二項之規定,應有證據能力
三、至本案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其餘非供述證據,並無證據證明
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依同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四反面
解釋,亦均有證據能力,合先敘明
查:被告甲OO係證人即告訴人康O素月之長子,被告與證人即告訴
人O維村為兄弟關係,各具有家庭暴力防治法第三條第三款所規定
之直系血親及第四款所規定之四親等以內之旁系血親家庭成員關
係,被告前因對證人即告訴人康O素月實施家庭暴力,經康O素月
向本院聲請核發民事保護令,由本院於106年10月11日以106年度家護
字第192號民事通常保護令裁定命「禁止甲OO對於康O素月、其他家
庭成員康金土、O維村實施家庭暴力」,且「甲OO應遠離宜蘭縣○
○市○○○路0號至少100公尺」,該保護令有效期間為二年,而被
告經宜蘭縣政府警察局宜蘭分局員警於106年10月14日執行保護令
後,已確實知悉上開裁定內容等情,為被告所自承,並據證人即
告訴人康O素月於警詢及偵查中、證人即告訴人O維村於警詢及偵查
中證述明確,復有本院106年度家護字第192號民事通常保護令裁定
、宜蘭縣政府警察局宜蘭分局保護令執行紀錄表、保護令執行紀
錄表、宜蘭縣政府警察局宜蘭分局偵查隊家庭暴力加害人訪查紀
錄表各1紙在卷供參(見107年度偵字第2317號偵查卷第22至26頁),
此部分事實堪以先予認定
惟查,被告確於108年2月28日上午11時30分許,至本院106年度家護字
第192號保護令所命應遠離至少一百公尺之宜蘭縣○○市○○路00
0號O維村之工作地點,且拿取店內之水果刀對O維村揮舞而為咆哮
,並對O維村恫嚇稱「如果不借其金錢,就要讓O維村死」等語,致
O維村心生畏懼之事實,業據證人即告訴人O維村於偵查中證述「
我要告被告違反保護令,我要告違反恐嚇、及違反遠離我工作場
所100公尺的命令
2、被告雖另辯稱:該房屋為伊所有且為伊住處,伊無侵入住宅
云云,惟查,門牌號碼宜蘭縣○○市○○○路0號及所座落土地係
於105年9月9日即登記為證人即告訴人O維村所有,且該址係由戶長
O維村與父康金土、母康O素月設籍同住等節,有建物所有權狀、
土地所有權狀、戶口名簿影本各1份在卷可憑(見宜蘭縣政府警察
局宜蘭分局警蘭偵字第1080006592號刑事偵查卷宗第28至30頁),是
被告所稱該屋係其所有且為其住所乙節要屬無稽,被告既未徵得
前揭居住於宜蘭縣○○市○○○路0號住宅內之人同意即擅自進入
,自有侵入住宅之犯罪故意,是其前揭所辯要無足取
3、至被告另辯稱:其與證人即告訴人O維村扭打,經警方到場逮
捕後,造成其受有右手背撕裂傷合併肌腱斷裂之傷勢云云,核與
被告前揭違反保護令及恐嚇等犯行無關,自無從為其有利之認定
,附此說明
」情節相符(見本院卷二第27頁),互核證人即告訴人O維村、證
人即告訴人康O素月之證述相符,並有現場照片4幀在卷可稽(見宜
蘭縣政府警察局宜蘭分局警蘭偵字第0000000000號刑事偵查卷宗第
9頁正背面),足徵被告之自白核與事實相符應堪採信
」明確(見本院卷二第27頁正背面),並有現場照片4幀在卷可稽
(見108年度偵字第2317號偵查卷第37頁),足徵被告之自白核與事
實相符應堪採信
而家庭暴力罪,則指家庭成員間故意實施家庭暴力行為而成立其
他法律所規定之犯罪,家庭暴力防治法第二條第一款、第二款分
別定有明文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三條亦定有明文
被告與證人即告訴人O維村則為兄弟關係,各具有家庭暴力防治法
第三條第三款所規定之直系血親及第四款所規定之四親等以內之
旁系血親家庭成員關係
另按違反法院依第十四條第一項、第十六條第三項所為之下列裁
定者,為本法所稱違反保護令罪,一、禁止實施家庭暴力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六十一條定有明文
(一)核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一)即附表編號一部分,違反本院
106年度家護字第192號保護令所命應遠離至少一百公尺之宜蘭縣○
○市○○路000號之命令,且拿取現場之水果刀對O維村揮舞而為咆
哮,並對O維村恫嚇稱「如果不借其金錢,就要讓O維村死」等語
,致O維村心生畏懼,對O維村實施家庭暴力及違反「應遠離宜蘭縣
○○市○○路000號至少100公尺」之保護令內容,所為係犯家庭暴
力防治法第六十一條第一、四款之違反保護令罪,及刑法第三百
零五條之恐嚇罪(公訴人起訴書原未論列家庭暴力防治法第六十
一條第一款之違反保護令罪,惟與已論列之罪名有裁判上一罪之
關係,為起訴效力所及,且業經公訴人於本院108年10月3日審理中
當庭補充增列,本院自得併予審究之)
被告所犯上開恐嚇罪部分,亦屬家庭暴力防治法第二條所稱之家
庭暴力行為而構成家庭暴力罪,惟因家庭暴力防治法對於家庭暴
力罪並無科處刑罰規定,自應依前揭刑法規定論科
又前揭被告對告訴人O維村實施家庭暴力及違反「應遠離宜蘭縣○
○市○○路000號至少一百公尺」之保護令內容,雖同時違反上開
保護令內容之二款規定,然法院依家庭暴力防治法第十四條第一
項規定核發通常保護令者,該保護令內之數款規定,僅為違反保
護令行為之不同態樣,是其於同時基於同一犯意所為違反保護令
之行為,縱違反數款不同之規定,仍屬單純一罪,而應論以違反
保護令一罪,併予敘明
被告所犯前揭違反保護令罪及恐嚇罪,係一行為同時觸犯二罪名
,屬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之違反保護令罪處斷
(三)即附表編號三部分,違反本院前揭保護令所命應遠離至少
一百公尺之宜蘭縣○○市○○○路0號康O素月住處,康O素月於同
日上午10時許返家時,發現被告在該處,即欲撥打電話報警,被告
即至該處廚房拿取刀子,並持刀向康O素月恫稱『妳報警啊,妳
報警我就把妳手剁掉』等語,以此加害身體之事恐嚇康O素月等事
實,均對康O素月實施家庭暴力及違反「應遠離宜蘭市○○○路0
號至少一百公尺」之保護令內容,所為係犯家庭暴力防治法第六
十一條第一、四款之違反保護令罪,及刑法第三百零五條之恐嚇
罪
被告所犯上開恐嚇罪部分,亦屬家庭暴力防治法第二條所稱之家
庭暴力行為而構成家庭暴力罪,惟因家庭暴力防治法對於家庭暴
力罪並無科處刑罰規定,自應依前揭刑法規定論科
公訴人起訴書雖均未論列恐嚇罪部分,惟與前揭已論列之罪名有
想像競合裁判上一罪之關係,為起訴效力所及,且業經公訴人於
本院審理中增列補充罪名(見本院卷一第37頁、本院卷二第23頁)
,本院自得併予審究之
又前揭被告對告訴人康O素月實施家庭暴力及違反遠離一定處所之
保護令內容,雖同時違反上開保護令內容之二款規定,然法院依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核發通常保護令者,該保護
令內之數款規定,僅為違反保護令行為之不同態樣,是其於同時
基於同一犯意所為違反保護令之行為,縱違反數款不同之規定,
仍屬單純一罪,而應論以違反保護令一罪,併予敘明
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二)即附表編號二及犯罪事實一(三)即附
表編號三所犯前揭違反保護令罪及恐嚇罪,係一行為同時觸犯二
罪名,屬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之違反保護令罪處斷
(三)核被告就犯罪事實一(四)即附表編號四部分,違反本院
前揭保護令所命應遠離至少一百公尺之宜蘭縣○○市○○○路0號
康O素月住處,並無故侵入該住處內後將大門反鎖,向康O素月咒
罵三字經,及與O維村發生扭打,並向O維村恫稱,讓你死等語,使
O維村心生畏懼等事實,對康O素月、O維村實施家庭暴力及違反「
應遠離宜蘭縣○○市○○○路0號至少100公尺」之保護令內容,
所為係犯家庭暴力防治法第六十一條第一、四款之違反保護令罪
,及刑法第三百零五條之恐嚇罪、第三百零六條之無故侵入住宅
罪
被告所犯上開恐嚇罪及無故侵入住宅罪部分,亦屬家庭暴力防治
法第二條所稱之家庭暴力行為而構成家庭暴力罪,惟因家庭暴力
防治法對於家庭暴力罪並無科處刑罰規定,自應依前揭刑法規定
論科
被告所犯前揭違反保護令罪、恐嚇罪及無故侵入住宅罪,係一行
為同時觸犯三罪名,屬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之違反保護令罪處
斷
(四)核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五)即附表編號五部分,違反本院
前揭保護令所命應遠離至少一百公尺之宜蘭縣○○市○○○路0號
康O素月住處,在該住處門外大聲咆哮,要求康O素月、O維村開門
,經O維村拒絕並打電話報警後,甲OO即持該處鞋櫃上之剪刀破壞
康O素月所有之車牌號碼000-000號機車之機車坐墊及O維村所有之車
牌號碼000-000號機車之前輪輪胎,並將O維村所有之機車推倒在地
,致該部機車之右側蓋及前面板受損,再持門旁之酒甕砸破大門
玻璃,並向O維村、康O素月恫稱「不開門的話就要給你們死」等語
,恐嚇O維村、康O素月等情,對康O素月、O維村實施家庭暴力及
違反「應遠離宜蘭縣○○市○○○路0號至少一百公尺」之保護令
內容,所為係犯家庭暴力防治法第六十一條第一、四款之違反保
護令罪,及刑法第三百零五條之恐嚇罪、第三百五十四條之毀損
器物侵入住宅罪
被告所犯上開恐嚇罪及毀損器物罪部分,亦屬家庭暴力防治法第
二條所稱之家庭暴力行為而構成家庭暴力罪,惟因家庭暴力防治
法對於家庭暴力罪並無科處刑罰規定,自應依前揭刑法規定論科
公訴人起訴書雖未論列家庭暴力防治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之違反
保護令罪,惟與前揭已論列之罪名有裁判上一罪之關係,為起訴
效力所及,本院自得併予審究之
同時毀損證人即告訴人O維村、證人即告訴人康O素月之物,為想像
競合犯,應從一重處斷
又被告所犯前揭違反保護令罪、恐嚇罪及毀損器物罪罪,係一行
為同時觸犯三罪名,屬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之違反保護令罪處
斷
(五)核被告就犯罪事實一(六)即附表編號六部分及犯罪事實
一(七)即附表編號七部分,均違反本院前揭保護令所命應遠離
至少一百公尺之宜蘭縣○○市○○路000號O維村工作地點之保護令
內容,所為均係犯家庭暴力防治法第六十一條第四款之違反保護
令罪
三、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一)至(七)即附表編號一至編號七各
罪,犯罪時間不同,行為互異,且被告各次犯行均經證人即告訴
人O維村、證人即告訴人康O素月立即報警處理,警方O獲被告後,
被告猶再次犯案,顯係基於個別之犯意為之,應予分論併罰
又於104年間因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先後經本院以103年度
簡字第897號判處有期徒刑六月及104年度易字第314號判處有期徒刑
七月確定,經接續執行於105年5月15日執行完畢,有臺灣高等法院
被告前案紀錄表附卷足憑,其於受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五年內
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符合刑法第四十七條第一項之
累犯加重其刑規定
而刑法第四十七條第一項規定:「受徒刑之執行完畢,或一部之
執行而赦免後,五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為累犯
,加重本刑至二分之一
惟其不分情節,基於累犯者有其特別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等
立法理由,一律加重最低本刑,於不符合刑法第59條所定要件之情
形下,致生行為人所受之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個案,其人
身自由因此遭受過苛之侵害部分,對人民受憲法第八條保障之人
身自由所為限制,不符憲法罪刑相當原則,牴觸憲法第二十三條
比例原則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七七五號解釋揭櫫明確
經核被告前曾因違反保護令案件經本院判處罪刑且入監執行完畢
後,仍未深切悛悔,猶再犯與前案相同罪質之違反保護令罪,堪
認其對刑罰之反應力薄弱且又無視本院核發通常保護令對其課負
之規範而具特別之惡性,揆諸上開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七七五號
解釋意旨,認就被告所犯犯罪事實一(一)至(七)即附表編號
一至編號七各罪,均應依刑法第四十七條第一項之規定加重其法
定最低本刑
五、被告雖以自己曾於身心科就診及住院,行為時亦有精神障礙
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
之能力,或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
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而有刑法第十九條規定之適用
云云,惟本院向臺北市立關渡醫院、臺北榮民總醫院員山分院調
取被告於身心暨精神科就診之病歷資料後,函請亞東紀念醫院鑑
定被告於本案行為時之精神狀態,該院鑑定後,鑑定結果認:O員
目前主要精神科臨床診斷為「1.疑似反社會型人格特質,2.酒精使
用障礙症,在控制的環境下,3.甲基安非他命引發的精神病症,
目前處於緩解狀態,4.甲基安非他命使用障礙症,目前處於維持
緩解」
依家人從旁觀察與O員在員山榮院住院病歷記載綜觀之,不排除O員
兒童青少年時期或符合行為規範障礙症,成年後則有明顯無法遵
從社會規範之表現,且常重複說謊、哄騙他人,衝動行事,顯易
怒及具攻擊性,不時與人鬥毆,長期無法維持工作,一貫性地不
負責任,對別人造成的傷害多做外在歸因,不知悔恨:依家人從
旁觀察所見,O員自青少年時期起至今,此行為模式變化不大,
呈現反社會型人格障礙症之特點:自青少年時期起一種廣泛的模
式,漠視且侵犯他人權益之表現,但人格障礙症所指涉的是一種
內在經驗與行為的持久模式,顯著偏離其個人所處文化的期待,
因鑑定會談僅是單次互動,且本次鑑定多靠家人報告,恐有觀察
上之偏差,故無法終局確定此模式是穩定且持久,故尚未做出障
礙症之診斷,僅在目前診斷的第1項標示出「疑似反社會型人格特
質」
而第2與4項診斷:「酒精使用障礙症」與「甲基安非他命使用障礙
症」,乃意指O員現在與過去有不當使用酒精與甲基安非他命之
臨床表現,但此二項不影響O員案發時之精神狀態
目前診斷的第3項:「甲基安非他命引發的精神病症」,則表示O員
早年在使用甲基安非他命的情況下,曾經驗幻覺與妄想等精神病
症狀,造成其社交、職業與其他重要領域功能的嚴重減損,但如
前所述,包含O員自述與家人從旁觀察,加上醫療院所多次的毒
品尿液篩檢確認,O員自民國105年出獄後,應已不再吸食甲基安非
他命,O員亦自述於三年前停用甲基安非他命後,不再有妄想,幻
聽也減少許多,鑑定會談中則未見O員有幻覺行為或怪異言行
是本件就被告自108年2月28日至4月21日之前揭各次犯行,尚難認被
告存有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
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或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其辨
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之情事,被告所
辯尚無理由,併此說明
六、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與告訴人O維村為手足關
係,與康O素月為母子關係,前已因實施家庭暴力經本院核發保護
令,竟仍不知警惕違反保護令,再對告訴人實施恐嚇、侵入住宅
及毀損罪等家庭暴力及違反應遠離被害人住居所及工作場所之保
護令命令之犯罪動機、目的、手段,造成證人即告訴人O維村、
康O素月無法安心居住生活及工作,時時處於恐懼之中,深怕遭受
被告為家庭暴力行為,且被告於密集之時間內多次犯案,實無視
於法院保護令之禁令,應予O懲,暨衡酌被告於自承國中畢業之智
識程度,之前無業、在家中店裡幫忙、經濟狀況不好等生活狀況
(本院審理自陳),及對被害人所生之危害程度,被告犯後否認
恐嚇、侵入住宅犯行其餘均坦承犯行之犯後態度等一切情狀,各
量處附表編號一至七所示之刑,並就附表編號六至七部分諭知易
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就附表編號六至七所處得易科罰金之刑,定應執行如主文所示,
暨依刑法第四十一條第八項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示警懲
七、另按刑法第五十條關於併合處罰之規定業於102年1月25日公布
生效,修正全文為:「裁判確定前犯數罪者,併合處罰之
前項但書情形,受刑人請求檢察官聲請定應執行刑者,依第五十
一條規定定之
」,考其立法目的,係基於保障人民自由權之考量,經宣告得易
科罰金之刑,原則上不因複數犯罪併合處罰,而失其得易科罰金
之利益,爰不併就被告如主文所示之不得易科罰金及得易科罰金
之刑定其應執行之刑,留待日後執行時,如被告O檢察官請求定應
執行刑時再由檢察官向本院聲請合併定應執行刑,附此說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家庭暴
力防治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第四款,刑法第十一條前段、第三
百零五條、第三百零六條、第三百五十四條、第五十五條、第四
十七條第一項、第四十一條第一項前段、第八項、第五十一條第
五款、第五十條但書第一項,刑法施行法第一條之一第一項、第
二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3277號、第583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49號判決要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七七五號解釋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七七五號解釋
名詞
供述證據 2 , 非供述證據 1 , 自白 2 , 想像競合 6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61條第1項,61,罰則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61條第1項第4款,61,罰則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06條,306,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41條第8項,41,總則,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0條但書,50,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0條但書第1款,50,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61條,61,罰則   9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5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2條,2,通則   4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4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61條第1項,61,罰則   3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3條第3項第4款,3,通則   3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3條第3項,3,通則   3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14條第1項,14,民事保護令,聲請及審理   3

刑法,第41條第8項,41,總則,易刑   2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2

刑法,第306條,306,妨害自由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憲法,第8條,8,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61條第4項,61,罰則   1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61條第1項第4款,61,罰則   1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3條,3,通則   1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2條第1項第2款,2,通則   1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2條第1項,2,通則   1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16條第3項,16,民事保護令,聲請及審理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A   1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但書第1款,50,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但書,50,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50,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19條第4項,19,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9條第3項,19,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9條第2項,19,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9條第1項,19,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9條,19,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