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地方法院  20191030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1項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2項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1項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2款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1款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
| 律師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一編號1至4,附表二編號1至2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編號1至4,附表二編號1至2所示之宣告刑及沒收
不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玖年
甲OO被訴附表一編號5部分無罪
乙OO犯如附表二編號2所示之罪,處如附表二編號2所示之宣告刑及沒收
乙OO被訴附表二編號1部分無罪
甲OO幫助施用第二級毒品,累犯,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販賣第二級毒品,累犯,處有期徒刑柒年貳月
甲OO販賣第二級毒品,累犯,處有期徒刑參年柒月
甲OO販賣第二級毒品,累犯,處有期徒刑柒年貳月
甲OO販賣第二級毒品,累犯,處有期徒刑參年柒月
甲OO共同販賣第二級毒品,累犯,處有期徒刑參年柒月
乙OO共同販賣第二級毒品,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
判決節錄
又因施用毒品案件,經本院101年度易字第144號刑事判決判處有期
徒刑6月確定,前揭3罪經本院101年度聲字第415號裁定定應執行有期
徒刑1年2月確定,於民國105年11月24日因假釋出獄,所餘刑期交付
保護管束,至107年3月29日縮刑假釋期滿,其假釋未經撤銷,未執
行之刑期以已執行論而執行完畢
二、甲OO、乙OO均明知甲基安非他命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
項第2款所規定之第二級毒品,不得非法持有、販賣、施用,仍為
下列行為:
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
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
,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項、第159條之2分別定有明文
依此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
調查中所為之供述,原屬該等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
於有前揭第159條之2或其他法律例外規定之情形,始得採為證據(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716號判決意旨參照)
經查,證人O富銘、O義雄、O國鵬於警詢時之陳述,被告甲OO及其選
任辯護人於本院準備程序時及審理中皆否認其證據能力,證人甲
OO、O義雄於警詢時之陳述,被告乙OO及其選任辯護人於本院準備
程序時及審理中皆否認其證據能力,經核該等證言並無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之2之情形,亦不符合同法第159條之3、第159條之5之規定
,應無證據能力
(二)本件當事人及辯護人對於本判決下列所引用之供述證據之證據
能力,於本院行準備程序時均表示無意見而不予爭執,迄至言詞
辯論終結前亦未再聲明異議,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
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之情形,爰依前開規
定,認均具有證據能力
又本院下列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卷內之文書、物證)之證據能
力部分,並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且當事人
等於本院亦均未主張排除其證據能力,迄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均
未表示異議,本院審酌前揭非供述證據並無顯不可信之情況與不
得作為證據之情形,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反面解釋及第159條之
4之規定,應認均有證據能力
本件應該是甲OO的朋友賣給我的等語相符(本院卷第109頁背面至1
10頁背面),並有編號F1-1至F1-4通訊監察譯文可佐(108年度偵字第
1311號卷3第74頁),是被告甲OO上開自白確與事實相符,足堪認定
苟以便利、助益委託人販賣者,則為幫助販賣(最高法院98年度台
上字第3670號判決要旨參照)
又依編號F1-1至F1-4通訊監察譯文及被告甲OO之供述、證人O富銘之證
述可知,當日係由O富銘主動聯繫被告甲OO欲購買甲基安非他命,
因被告甲OO在山上無法提供,經O富銘提議要被告甲OO找其友人幫
忙,被告甲OO始答應並詢問O富銘人在何處,可知被告甲OO係受O富
銘之託,代為向「阿德」聯繫購買甲基安非他命之事,過程中均
未有持有甲基安非他命或事後收受價金之情事,足徵被告甲OO應
係基於幫助施用第二級毒品之犯意,而僅構成幫助施用第二級毒
品
就雙方之債務關係,被告甲OO事後雖改稱:這不是毒品的錢,是他
跟我借錢去加油,不是毒品交易,是分幾次借的,共1,000元云云
(108年度偵字第1311號卷1第153頁背面、本院卷第66頁背面),然如
僅係O富銘借錢加油,被告甲OO於對話中怎會表示「我應付你們這
些沒完拉」、「你們話都敢講」,顯見並非僅O富銘對被告甲OO提
出過此種延遲清償之要求,如對話內容所談係O富銘積欠被告甲
OO之加油錢,被告甲OO之回答顯不合於O情,又如O富銘僅係因須加
油而向被告甲OO借款,因而積欠1,000元,被告甲OO還表示要派人前
往收取,亦異於O情,況如非甲基安非他命之價款,被告甲OO又豈
會在最初偵查時即表示是要收甲基安非他命的錢,並與證人O富銘
所述相符,故被告甲OO事後更異其詞,實難採信,被告甲OO有於附
表一編號2之時地以1,000元販賣甲基安非他命與O富銘,洵堪認定
4.證人O富銘雖稱:我應該是在107年12月24日16時、17時許拿500元到他
家給他兒子游少維等語(108年度偵字第1311號卷3第99頁背面),
然證人即被告甲OO之子游少維於本院證述:不認識O富銘,O富銘並
未交付500元給我過等語(本院卷第155頁),而依編號F6-3通訊監察
譯文內容,O富銘雖有說「我若有今晚就拿過去」,惟又說「我
若沒有可能要後天,可以嗎,後天他就來上班了,他說有事情要
出去,後天上班他就拿給我」,是O富銘當天究竟有無前往清償欠
款,實難認定,依罪疑唯輕原則,應作有利被告甲OO之認定,而
認O富銘所積欠之500元價金尚未清償
而販賣毒品之既未遂,係以標的物(毒品)已否交付為斷,苟標
的物已交付,縱買賣價金尚未給付,仍應論以販賣既遂罪(最高
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2156號判決要旨參照)
5.我國法令對販賣毒品者臨以嚴刑,惟毒品仍無法禁絕,其原因實
乃販賣毒品存有巨額之利潤可圖,故販賣毒品者,如非為巨額利
潤,必不冒此重刑之險,是以有償販賣毒品者,除非另有反證證
明其出於非圖利之意思而為,概皆可認其係出於營利之意而為(
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1651號、87年度台上字第3164號判決意旨參
照)
被告甲OO與O富銘既非至親,亦無特殊情誼,苟無利潤可圖,衡情
被告甲OO應無甘冒遭查緝法辦而罹於重刑之風險,以相同價格或低
價販賣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之可能,故被告甲OO有營利之意
圖甚明
(三)附表一編號3部分:被告甲OO於偵查、本院中坦承有為附表一編
號3之販賣第二級毒品(108年度偵字第1917號卷第85頁背面、本院
卷第65頁背面、165頁背面),核與證人O富銘於偵查證述:108年2月
11日前幾天,應該是在108年2月5或6日19、20時許左右,我去他家,
拿1,400元給他,其中還1,000元之前買毒品的,多的400元是當天要再
跟他拿一包安非他命,我錢是交給甲OO,也是他本人拿一包有點
結晶的安非他命給我,我們當場約好還欠600元之後給等語相符(
108年度偵字第1311號卷3第100頁),並有編號F3-1至F3-2通訊監察譯文
可佐(108年度偵字第1311號卷3第75頁),是被告甲OO上開自白確與
事實相符,足堪認定,另被告甲OO對O富銘販賣第二級毒品有營利
之意圖,已如前述,故被告甲OO有為附表一編號3之販賣第二級毒
品犯行,堪以認定
被告甲OO辯稱及證人O義雄於本院改稱之通話內容即是要談「點數
」交易,因2人所述互不相符,且被告甲OO辯詞、證人O義雄於本院
之證述亦與通訊監察譯文之內容有諸多矛盾,顯無可採,而證人
O義雄於偵查中證述所稱「點數」即係指安非他命,當日有與被告
甲OO進行甲基安非他命交易,並給付2000元等情(108年度偵字第1
311號卷3第92頁),與一般毒品交易情形無違,且有前揭通訊監察
譯文可資補強,堪認證人O義雄於偵查中證述為可採,又被告甲OO
與O義雄既非至親,亦無特殊情誼,苟無利潤可圖,衡情被告甲OO
應無甘冒遭查緝法辦而罹於重刑之風險,以相同價格或低價販賣
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之可能,故被告甲OO有營利之意圖甚明
(五)附表二編號1部分:被告甲OO於偵查、本院中均坦承有為附表二
編號1之販賣第二級毒品犯行(108年度偵字第1464號卷第50頁、本
院卷65頁背面、165頁背面),核與證人O義雄於偵查中證述:甲OO在
電話中說他在家,我15時許在上班,19時許下班後我吃完飯,回
家洗完澡,大約21時許,就過去他當時位於茄苳橋附近的住家找他
,他家是透天厝,當時我到他家時大門沒鎖,我站在大門口鐵捲
門處,看到甲OO在大門口的騎樓下,我跟甲OO說我要2,000元的安非
他命約0.5克,講完後,我就拿二張1,000元鈔票給甲OO,甲OO就走進
去屋裡,然後是乙OO走出來拿安非他命給我等情相符(108年度偵
字第1311號卷3第91頁背面),並有編號H1-1至H1-2通訊監察譯文可佐
(108年度偵字第1311號卷3第38頁),被告甲OO上開自白確與事實相
符,另被告甲OO對O義雄販賣第二級毒品有營利之意圖,已如前述
,被告甲OO有為附表二編號1之販賣第二級毒品犯行,堪以認定
我家騎機車到甲OO家約20分鐘,我大約是7時50分左右到他家,因為
我上班時間是8時30分,我記得到他家時還沒有8點,我有進去他家
,乙OO聽到我機車的聲音,直接從她家3樓叫我上去3樓,我上去
就只有看到乙OO,我問乙OO「你爸哩」,她說他在裡面睡覺,我就
給乙OO500元,我沒有特別講我要安非他命,但她就知道我要的是
安非他命,乙OO就進去她指說甲OO在睡覺的房間,過約5分鐘,我在
3樓樓梯處等,她拿了一包結晶狀的安非他命給我等情相符(108
年度偵字第1311號卷3第92頁),並有編號H2通訊監察譯文可佐(108
年度偵字第1311號卷3第38頁),被告甲OO上開自白確與事實相符,
另被告甲OO對O義雄販賣第二級毒品有營利之意圖,已如前述,足
認被告甲OO有於附表二編號1之時、地販賣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
命與O義雄
而被告甲OO於本院作證時雖稱:沒有在被告乙OO面前施用甲基安非
他命或讓她見過甲基安非他命,因為他們很討厭我吃這個等語(
本院卷第126頁背面),然如被告甲OO所述屬實,被告甲OO既會在意
被告乙OO不喜歡其施用甲基安非他命而避免讓被告乙OO見到甲基
安非他命,又豈會於與O義雄進行甲基安非他命交易時,委請被告
乙OO代為交付甲基安非他命?是被告甲OO於本院之此部分證述,與
O情不符,再佐以被告甲OO於偵查、本院均稱當日係其自行下樓交
甲基安非他命與O義雄云云(108年度偵字第1311號卷2第85頁背面、
本院卷第126頁背面),與被告乙OO、證人O義雄所述均不相符,迴
護被告乙OO之情甚明,故被告甲OO所述,難認屬實
4.被告乙OO於同次偵查中雖即改稱:我不知道O義雄打電話給我爸是
要買毒品,有時候是要來還錢,因為他們好像有金錢糾紛(108年
度偵字第1464號卷第56頁背面),並對其於警詢中之前揭陳述表示
係:因為當時警察抓我的時候,有在車上跟我說有人去找我爸爸
,叫我去幫我爸爸作證,說我爸爸有在賣毒品,我說我不知道,
警察對我很兇,對我說話很大聲,我跟警察說可不可以講話小聲
一點,我沒有被抓過,所以我不知道,因為警察很兇,一開始我
有叫警察講話小聲一點,我在還沒有做警詢筆錄之前,有去抽香
菸,因為警察很兇,這些事情是警察告訴我的云云(本院卷第1
67頁),對其於偵查中之前揭陳述則表示係:因為那時候我一直哭
,所以我現在沒有什麼印象云云(本院卷第167頁)
惟被告乙OO所稱警方係於車上很兇,說話很大聲,因非係於製作警
詢筆錄之過程,並無錄音錄影,自無從調查以認定被告乙OO所述
之真偽,而依被告乙OO之辯詞,除警方聲量大之外,並無O何警方
有為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他不正
之方法,迫使被告乙OO為違背己意陳述之情形,而被告乙OO於製作
警詢前尚能前往抽煙,且要求警方聲量放小,實難認定被告乙O
O有遭警方不當詢問而為違背己意陳述之情形
況被告乙OO於警詢中僅表示知悉O義雄來找被告甲OO吸毒,並不清楚
雙方有無毒品交易,係至偵查時始表示:我知道O義雄打電話給
我爸是要買毒品(108年度偵字第1464號卷第56頁背面),如被告乙
OO係因警方大聲而心生畏懼始配合警方為不實陳述,何以於偵查中
所述反而較警詢更為詳盡?且本院於準備程序曾就於警詢、偵查
、本院中之陳述,是否出於自由意志,是否提出刑求的抗辯訊問
被告乙OO,被告乙OO回答是出於自由意識,並無刑求抗辯等語明
確(本院卷第68頁),於本院審理時經訊問為何於警詢、偵查為前
揭回答時,始為前述抗辯,足認被告乙OO前揭辯詞為臨訟杜撰之
詞,不足採信
(一)核被告甲OO就附表一編號1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毒
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2項幫助施用第二級毒品罪
就附表一編號2至4、附表二編號1至2所為,均係犯毒品危害防制條
例第4條第2項販賣第二級毒品罪
檢察官起訴書漏未斟酌被告甲OO就附表一編號1係基於幫助施用第
二級毒品之犯意,而僅構成幫助施用第二級毒品,而認被告係毒
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販賣第二級毒品罪,尚有未洽,惟其基
本事實同一,又本院於審理時就上開事實、罪名已告知被告甲O
O(本院卷第151頁背面),本院自應予審理,並變更其起訴法條
(二)核被告乙OO就附表二編號2所為,係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
第2項販賣第二級毒品罪
(三)被告甲OO、乙OO就附表二編號2之犯行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
擔,皆為共同正犯
(四)被告甲OO、乙OO持有甲基安非他命之低度行為,為其販賣之高
度行為所吸收,不另論罪
(五)被告甲OO所犯上開各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六)刑之加重、減輕:1.被告甲OO有如事實欄所載之犯罪科刑執行
情形,有卷附台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可按,其於有期徒刑
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以上之罪,已符刑法第
47條第1項之累犯要件,復經審酌其前次係因施用毒品等案件執行
完畢,而此次再犯同屬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且罪質更重
之販賣第二級毒品案件,顯見其不知記取教訓,自我控制力及守
法意識均甚為薄弱,依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衡酌罪刑相
當及比例原則,除法定本刑無期徒刑部分,依法不得加重外,餘
均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2.被告甲OO就附表一編號1係基於幫助之犯意而為,所為非屬施用第
二級毒品之構成要件行為,為幫助犯,爰依刑法第30條第2項之規
定,按正犯之刑減輕之,並依法先加後減之
3.被告甲OO就附表一編號3、附表二編號1至2犯販賣第二級毒品罪,
均於偵查及審判中自白犯罪,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之
規定減輕其刑,並依法先加後減之
4.按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刑度仍嫌過重者,得酌量減
輕其刑,刑法第59條定有明文
於此情形,自非不可依客觀之犯行與主觀之惡性二者加以考量其
情狀,是否有可憫恕之處,適用刑法第59條之規定酌量減輕其刑,
期使個案裁判之量刑,能斟酌至當,符合比例原則
被告乙OO販賣甲基安非他命行為,戕害國民身心健康,助長施用毒
品惡習,其行為固有不該,惟同為販賣第二級毒品,其原因動機
不一,犯罪情節未必盡同,或有大盤毒梟者,亦有中、小盤之分
,甚或僅止於吸毒者友儕間為求互通有無之有償轉讓者亦有之,
其販賣行為所造成危害社會之程度自屬有異,法律科處此類犯罪
,所設之法定最低本刑卻同為「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不可謂不
重
於此情形,自非不可依客觀之犯行與主觀之惡性二者加以考量其
情狀,是否有可憫恕之處,適用刑法第59條之規定酌量減輕其刑,
期使個案裁判之量刑,能斟酌至當,符合比例原則
被告乙OO參與販賣甲基安非他命行為,戕害國民身心健康,助長施
用毒品惡習,其行為固有不該,惟被告乙OO參與販賣之甲基安非
他命價金僅為500元,其犯行係小額交易,尚非販毒之大盤或中盤
所可比擬,而販賣第二級毒品罪之最輕法定本刑為七年以上有期
徒刑,被告乙OO協助其乾爹即被告甲OO交付毒品及收受價金,非主
要角色,觀諸被告乙OO犯罪情節尚輕,縱依偵審中均自白之規定
減輕其刑後,仍嫌過重,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其犯罪情
狀有顯可憫恕之處,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酌量減輕其刑
被告乙OO自陳目前無業,自己一人居住)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
附表「罪名及宣告刑」欄所示之刑,並就其中附表一編號1部分
,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另審酌被告甲OO所犯數罪所反應出之人格特性與犯罪傾向,所侵害
之法益同一,暨實現整體刑法目的、刑罰經濟的功能等總體情狀
等情綜合判斷,就不得易科罰金部分定應執行刑如主文所示
(八)沒收:1.被告甲OO各次販賣毒品犯行(即附表一編號2至4、附表
二編號1、2),犯罪所得分別為新臺幣(下同)500元、400元、2,
000元、2,000元、500元,雖均未扣案,仍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
第3項之規定,宣告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
時,追徵其價額
2.未扣案之門號0000000000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各1支(均含SIM卡1
張),分別為被告甲OO用於犯附表一編號1至2、附表二編號1至2及
附表一編號3、4之犯行,而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為被告乙OO用於
附表二編號2犯行所用之物,有通訊監察譯文可稽,且為被告甲
OO所有,業據被告甲OO供述明確(108年度偵字第1311號卷1第8頁),
就附表一編號1部分,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就附表一編號2至
4、附表二編號1至2部分,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第19條第1項宣
告沒收,並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
額
3.其餘扣案之物,被告甲OO、乙OO均稱與本案無關(本院卷第157、
162頁),亦無其他證據證明與本案相關,自無從為沒收之諭知
(一)被告甲OO明知海洛因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1款所規
定之第一級毒品,仍基於販賣第一級毒品之犯意,於附表一編號
5所示之時間、地點,以附表一編號5所示聯絡及交易方式,販賣
如附表一編號5所示金額之海洛因與附表一編號5所示之人,因認被
告甲OO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1項販賣第一級毒品等語
(二)被告乙OO明知甲基安非他命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
2款所規定之第二級毒品,仍與被告甲OO(由本院認定有罪)共同
基於販賣第二級毒品之犯意聯絡,於附表二編號1所示之時間、地
點,以附表二編號1所示聯絡及交易方式,販賣如附表二編號1所
示金額之甲基安非他命與O義雄,,因認被告乙OO涉犯毒品危害防
制條例第4條第2項販賣第二級毒品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按認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為刑事訴訟法所明定,故被告否認
犯罪事實所持之辯解,縱屬不能成立,仍非有積極證據足以證明
其犯罪行為,不能遽為有罪之認定
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無論為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
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
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之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1
831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要旨參照)
良以毒品買受者之指證,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1項規定供
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而所謂必要之補強證據,固不以證明販賣毒品犯罪構成要件之全
部事實為必要,但以與施用毒品者之指證具有相當之關聯性,經
與施用毒品者之指證綜合判斷,已達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
疑而得確信者,始足當之(最高法院108年台上字第1253號、第1829號
判決要旨參照)
又依107年12月12日上午6時23分編號I3通訊監察譯文(108年度偵字第
1311號卷3第):O國鵬:睡起來了沒甲OO:昨天到現在還沒睡啦,拿
那些錢,等這通電話等到現在O國鵬:雞掰拉,你那有嗎,現在
有沒有,我過去你那邊甲OO:你過來我這,我這邊很多人O國鵬:
很多人我過去有沒有關係乙OO:瘋女人在家啦O國鵬:喂,你看怎
樣等下打給我甲OO:好啦依譯文內容顯示,O國鵬雖有意向被告甲
OO購買海洛因,惟被告甲OO表示家中人很多,被告乙OO亦在家,O國
鵬即表示要被告甲OO看情形如何再打電話通知,然被告甲OO與O國
鵬即未再以電話聯繫,故證人O國鵬於偵查中證述當日有前往被告
甲OO家門口進行海洛因交易,因僅有證人O國鵬前後未能一致之證
述,而譯文亦未能予以補強證人O國鵬偵查中之證述,自難認證人
O國鵬之證述已達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依前
揭最高法院判決要旨,此部分自應為被告甲OO無罪之諭知
而證人O義雄雖於偵查中明確證述:當次交易我將錢交與被告甲OO
後,被告甲OO就走進去屋裡,然後被告乙OO走出來拿安非他命給我
等語(108年度偵字第1311號卷3第91頁背面),然被告甲OO之證詞有
前述可疑之處,而編號H1-1、H1-2通訊監察譯文(108年度偵字第131
1號卷3第38頁),僅為被告甲OO與O義雄間之對話,並無被告乙OO之
參與,更無法作為被告乙OO有代被告甲OO交付甲基安非他命與O義雄
之佐證,故參諸前揭最高法院判決要旨,此部分自應為被告乙O
O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第301條判
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71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3670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2156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1651號、87年度台上字第3164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1831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8年台上字第1253號、第1829號判決要旨參照
名詞
不另論罪 1 , 分論併罰 1 , 幫助犯 1 , 自白 6 , 供述證據 2 , 非供述證據 1 , 共同正犯 1 , 低度行為 1 , 高度行為 1 , 補強證據 1 , 假釋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4,A   4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4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3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2款,2,A   2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2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1項,4,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1款,2,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9條第1項,19,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17,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1項,17,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2項,10,A   1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