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地方法院  20191026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竊盜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旨略以:被告甲OO夥同不知姓名之另二名成年人,共同意
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於民國107年11月24日晚上10時許,至宜蘭縣
蘇澳鎮和平路與思村路口,以徒手方式竊取O文松所有之車牌號
碼00-0000號自用小客貨車1部,得手後,由被告甲OO騎乘自有之重型
機車在前引路,另二人則共乘竊得之自小客貨車跟隨其後離去現
場,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之結夥3人以上竊盜罪嫌
云云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
存在
因此,同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理由
而其理由之論敘,僅須與卷存證據資料相符,且與經驗法則、論
理法則無違即可,所使用之證據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者為限,即
使不具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亦非不得資為彈劾證據使用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本院既依憑後開理由而為被告等無罪之諭知,揆諸前揭意旨,就
此部分自無需贅載證據能力之論述,合先敘明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
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因此,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
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等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
判決意旨參照
四、公訴人認被告涉有上開竊盜罪嫌,無非係以被告於警詢、偵
查中之陳述、證人即被害人O文松於警詢中之陳述、監視錄影光碟
及擷取照片、宜蘭縣政府警察局O輛協尋電腦輸入單、O輛詳細資
料報表、行竊路線圖等件為其主要論據
又被告於107年11月26日為警通知至宜蘭縣政府警察局蘇澳分局馬賽
派出所製作筆錄時,員警也同時一併拍攝被告穿著安全帽、雨衣
騎乘機車的照片(見108年度偵字第319號卷第19、20頁),經比對被
告與監視錄影畫面所示之人雖均穿著藍色雨衣(該雨衣於背面肩
膀附近有一白色橫線),但監視錄影畫面所示之人是戴銀白色全
罩式安全帽,員警所拍照照片上被告則是戴紅色半罩式安全帽,
兩者並不相符,又監視錄影畫面並未拍攝到騎乘機車或駕駛小客
貨人之人的面貌或身形,難以辨識該騎乘機車之人是否確為被告
,故難以該模糊不清之監視錄影畫面即遽認被告O到過犯罪現場
,或有騎乘機車在前為其他同案被告引路之事實
即便認定被告O將機車借給本案竊嫌,惟被告於警詢中稱對方以要
去港口處理事情為由O其借用機車已如上所述,依卷內事證,並無
證據足以認定被告知悉該人會使用其所有之機車行竊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決意旨
名詞
傳聞證據 2 , 彈劾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321,竊盜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