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頭地方法院  2019103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173條第1項,公共危險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犯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宅罪,處有期徒刑柒年壹月
扣案之打火機壹個沒收之
判決節錄
壹、證據能力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
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
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
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
又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立法意旨,在於確認當事人對於傳聞證
據有處分權,得放棄反對詰問權,同意或擬制同意傳聞證據可作
為證據,屬於證據傳聞性之解除行為,如法院認為適當,不論該
傳聞證據是否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
均容許作為證據,不以未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
定情形為前提
此揆諸「若當事人於審判程序表明同意該等傳聞證據可作為證據
,基於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見之理念,此時,法院
自可承認該傳聞證據之證據能力」立法意旨,係採擴大適用之立
場
蓋不論是否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抑當事人之同意,均
係傳聞之例外,俱得為證據,僅因我國尚非採澈底之當事人進行
主義,故而附加「適當性」之限制而已,可知其適用並不以「不
符前4條之規定」為要件(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參照)
查本判決以下所引用之傳聞證據,業經檢察官、被告甲OO及辯護人
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判程序,表示同意有證據能力或未於言詞辯
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見訴一卷第69頁、第224頁、第343頁
訴二卷第34頁至第35頁、第165頁至第174頁),又本院審酌此些言詞
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並無任何不法之情狀,而適當作為本
案之證據,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之規定,有證據能力
又證人O俊宏亦證稱:案發當日伊於現場盤問被告時,被告對其姑
姑有一些不滿情緒,被告稱其睡2樓,姑姑睡3樓,姑姑會帶不同
人回家飲酒作樂吵到被告等語(見訴一卷第386頁至第387頁、第400
頁)
三、綜上所述,足認被告前揭於本院審判程序之任意性自白與事
實相符,洵堪採信
一、按刑法第173條第1項放火罪所稱之「燒燬」,係指燃燒結果,
致標的喪失效用而言
即必須房屋構成之重要部分已燒燬,如僅房屋內之傢俱、物件燒
燬,房屋本身尚未達喪失其效用之程度,即不能論以放火既遂(
最高法院79年度臺上字第2747號、79年度臺上字第2656號判決參照)
刑法第173條第1項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宅罪,其直接被害O益,
為一般社會之公共安全,雖同時侵害私人之財產O益,但仍以保
護社會公安O益為重,況放火行為原含有毀損性質,而放火燒燬現
供人使用之住宅罪,自係指供人居住房屋之整體而言,應包括牆
垣及該住宅內所有設備、傢俱、日常生活上之一切用品,故一個
放火行為,若同時燒燬住宅與該住宅內所有其他物品,無論該其
他物品為他人或自己所有,與同時燒燬數犯罪客體者之情形不同
,均不另成立刑法第175條第1項、第2項放火燒燬住宅以外他人或
自己所有物罪或同法第354條毀損罪(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2388號、
79年臺上字第1471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173條第1項之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
宅罪
然經本院勘驗被告警詢及偵訊錄影結果,被告對員警詢問及檢察
官訊問,均能一一答覆,並能自行陳述火災發生原因及為自己辯
解,未見有意識不清、不知其所云或受任何不法訊問等非出於自
由意志陳述之情形,業據本院勘驗被告案發當日警詢及偵訊錄影
明確,有本院勘驗筆錄在卷可參(見訴一卷第305頁至第325頁)
再經本院囑託凱旋醫院對被告實施精神鑑定結果亦表示:被告經
診斷為安非他命濫用、安非他命引發之精神病,綜觀被告之病史
,被告之精神症狀多因使用安非他命而引發,加上被告之精神症
狀在入院之後很快就沒有了,這與典型思覺失調症的病程不同,
此外,被告缺乏思覺失調症之典型症狀,包括思考障礙、答非所
問、對周遭漠不關心、表情平板(被告鑑定時有微笑,甚至會開
醫師跟社工玩笑),因此排除思覺失調症此診斷,被告於行為時
意識清楚,未受到幻覺、妄想等精神症狀干擾,評估被告於犯案
時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沒有顯著降低之情形等
語,有凱旋醫院精神鑑定書在卷可參(見訴二卷第213頁至第231頁
)
堪認被告於本案行為時並未有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
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之情形,亦無因
而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之情形,
自無從依刑法第19條第1項、第2項之規定不罰或減輕其刑
辯護人雖質疑凱旋醫院於鑑定時,並未參酌卷內證人對被告案發
當日精神狀態之證述云云
然本院囑託凱旋醫院對被告實施精神鑑定時,係將本案全案卷(
包含案發當日有與被告接觸之人,即鳥松分駐所員警O守謙、O宏澤
、O文宏、火調科技正O俊宏、被告之爺爺O合源於本院接受交互詰
問之審判筆錄、被告在凱旋醫院之病歷資料、被告案發當日警詢
及偵訊錄影光碟等在內之全部卷宗資料)全數送由凱旋醫院,供
其鑑定時參考(見訴二卷第71頁至第75頁本院審理單及函稿)
鑑定時就此部分進行澄清…」等語(見訴二卷第229頁),而有就
卷內被告及相關證人之筆錄詢問被告之情形,顯見該院醫師對被
告進行精神鑑定時,確有參酌本案卷證,是辯護人上開所辯並無
所據,併此敘明
三、按刑法第62條前段所規定之自首,係以對於未發覺之犯罪自首
而受裁判為要件,故犯罪行為人應於有偵查犯罪職權之公務員未
發覺犯罪事實或犯罪人之前自首犯罪,且接受裁判,2項要件兼
備,始得依刑法第62條前段自首之規定減輕其刑,若行為人逃匿,
經發布通緝始緝獲O案,即無接受裁判之意思,核與刑法第62條前
段所規定自首之要件不合(最高法院86年度臺上字第1951號、76年
度臺上字第2039號判決要旨參照)
一卷第143頁、第151頁至第153頁)、本院通緝被告O案證明書(見訴
一卷第179頁)、本院撤銷通緝稿(見訴一卷第191頁)附卷可稽,
是被告既已逃匿,而無接受裁判之意思,依前揭說明,核與自首
要件不符,自無從依刑法第62條前段之規定減輕其刑
而刑法第59條之酌量減輕其刑,必於犯罪之情狀,在客觀上足以引
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法定低度刑期,猶嫌過重者,始有其
適用
至於被告無前科、犯罪之動機、犯罪之手段或犯罪後之態度等情
狀,僅可為法定刑內從輕科刑之標準,不得據為酌量減輕之理由
等情狀(最高法院91年度臺上字第733號、94年度臺上字第9號、100年
度臺上字第744號判決要旨參照)
辯護人雖請求本院依刑法第59條規定酌減被告之刑
其行為之惡性、對被害人之侵害及所造成之公共危險,實難認有
何顯可憫恕縱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之情輕法重情形,爰不另依
刑法第59條之規定酌減被告之刑
及其國中畢業、O中肄業之智識程度,自陳從事搭鷹架工作,每月
收入約新臺幣5至6萬元,家中有母親、太太及5名子女,僅其一人
在工作之家庭經濟狀況(見訴二卷第177頁被告於本院審判程序所
述)等一切情況,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六、扣案之打火機1個,乃被告所有,並係供其燃燒棉被放火而犯
本案之罪所用之物,業據本院認定如前,爰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
段規定,宣告沒收之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11條前段、
第173條第1項、第38條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79年度臺上字第2747號、79年度臺上字第2656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2388號、79年臺上字第147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6年度臺上字第1951號、76年度臺上字第2039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1年度臺上字第733號、94年度臺上字第9號、100年度臺上字第744號判決要旨參照
名詞
詰問 2 , 自白 1 , 精神障礙 1 , 自首 2 , 辯護人 5 , 傳聞證據 3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刑法,第173條第1項,173,公共危險罪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引用法條

刑法,第62條前段,62,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4

刑法,第173條第1項,173,公共危險罪   4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2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2

刑法,第62條前段第2款,62,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1

刑法,第19條第2項,19,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9條第1項,19,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75條第1項,175,公共危險罪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