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地方法院  20191030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50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185條之4,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284條第1項後段,傷害罪 | 刑法第284條,傷害罪 | 刑法第57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51條,數罪併罰
| 律師
主文
甲OO犯過失傷害致人重傷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又犯肇事致人傷害逃逸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
判決節錄
4.是以,此部分之事實,業已明確,被告請求本院會同法醫檢驗被
害人所受之傷勢是否為車禍所造成,並無調查之必要,爰依刑事
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2項第3款之規定,駁回此部分之聲請
(三)被告雖然又辯陳他並未開車與被害人騎乘的系爭腳踏車發生碰
撞,更無肇事逃逸之行為等情,惟:1.被告於被害人遭撞擊後約
莫2分鐘,駕駛系爭汽車至肇事地點對向O道,往前駛離後,約莫
又於2分鐘後,駕駛同一車輛行經肇事地點,往前駛離後,約莫於
1分鐘後,再度駕駛同一車輛行經肇事地點對向O道(見偵查卷第
153頁至第157頁,此部分,亦可見偵查卷第149頁之行駛路線圖),
被告於本院審理時亦坦承確實於前述時間,2度駕車回到肇事地點
對向O道,證人O佳鴻亦於警詢、偵訊時表示:有人通知我附近有
發生交通事故,疑似是我的親人,所以我就到肇事現場察看,並
幫忙指揮交通,我有看到被告的車經過肇事現場,第2次又看到被
告駕車到肇事地點,將車停在對向O道,被告當時有探頭出車窗外
察看,因為被告參加過選舉,所以我知道這個人等語(見偵查卷
第13頁至第14頁、調偵卷第38頁),因此,被告確實於肇事後,短
時間內2度駕車至肇事現場,形跡可疑,而依據現場監視器翻拍
照片顯示,肇事車輛與被告所駕駛系爭汽車,都是休旅車型、O身
顏色為深色等特徵,外觀極為相似,雖然該車型在臺灣也有其他
車主,不能直接證明就是被告的汽車,但依據現場監視器畫面與
本院上開勘驗筆錄擷取之畫面顯示,撞擊被害人的肇事車輛,左
前大燈不亮(見本院卷第335頁),被告於肇事約莫4分鐘後,所駕
駛之上開自用小客車之左前大燈,亦不亮(見本院卷第339頁),
兩者具有相同之特徵,此一巧合的可能性甚低
3.另鑑定證人即本案勘查採證之員警楊千慧於本院審理時證稱:我
接獲派出所的通知,於106年9月30日勘察系爭汽車,且製作勘察報
告,就撞擊點部分,系爭汽車的右前大燈有一條刮擦痕,此一刮
擦痕,與腳踏車左把手的高度吻合,因為車體新舊刮擦痕跡可以
判斷得出來,新的刮擦痕,表面會比較乾淨,如果是舊痕跡,因
為風吹、日曬、雨淋、灰塵等因素,有時候會附著在刮擦痕跡上
,我勘察系爭汽車右側的部分,是屬於新的刮擦痕跡
而編號14的照片,亦有一條刮擦痕,因為系爭腳踏車的左把手、剎
車把手,是塑膠製品,高摩擦有時會有熔解的現象,編號16的照
片,有可能就是轉移的熔解物質
本案勘察當時,被告O有在場,且在場O程觀看等語明確(見本院卷
第215頁至第231頁),員警楊千慧亦將編號40之照片,另外標明刮
擦痕跡,附於本院卷內(見本院卷第271頁),本院認為,員警楊
千慧上開證詞,有卷內之刑案現場勘察報告及所附之照片可以佐
證,應屬有據,並非出於主觀臆測,而楊千慧與被告並不認識,
亦無冤仇,其進行本案的勘察時,被告O程在場(此亦可見本院卷
第273頁之擷取照片),楊千慧並無誣陷、虛構本案客觀證據的必
要,因此,其上開證言,應可採信
我第2次去勘察,主要是補採標準漆,但刑事警察局認為本案不合
乎收件送驗的規定,所以不予鑑定等語明確(見本院卷第231頁至
第255頁),此一證詞,與卷內刑案現場勘察報告相符(見偵查卷
第204頁至第253頁,尤其第214頁至第216頁編號20至編號25之照片,並
未發現被告住處鐵捲門有明顯刮擦痕跡、移轉漆片),而勘察採
證當時,被告O在場,且同意勘察採證(同意書,可見偵查卷第
222頁至第228頁),本院認為,警官陳韋伸與被告並不相識,其受
檢察官之指揮,負責採集系爭汽車、腳踏車之跡證,進行後續的
比對,勘察採證當時,被告O在場,且未表示任何反對、質疑之意
,陳韋伸自無誣陷被告,故意將不利跡證嫁禍被告之動機與必要
,足證本案採證之程序,並無任何錯誤、瑕疵可言
(4)被告請求本院從新採集跡證,再次送鑑定,其主要理由是本案
承辦、採集跡證的員警,是栽贓集團,涉嫌造假等語,但本案採
集、送驗的過程已如前述,並無任何可疑或不法之處,被告僅空
泛指稱上情,並未能提出任何合理的說明,亦未指出本案何種、
O項採證程序存有瑕疵,無法讓本院合理相信其所言可能為真,進
而形成爭點,應認此部分之事實已臻明瞭無調查之必要,乃依刑
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2項第3款之規定,駁回此部分之聲請5.綜上
,本案雖然沒有直接證據,證明被告駕駛系爭汽車擦撞系爭腳踏
車後逃逸,然而:(1)被告於案發後的5分鐘內,駕駛系爭汽車,來
回駛經肇事現場,形跡可疑,從現場監視器畫面翻拍之照片、本
院準備程序勘驗擷取之照片看來,肇事車輛與系爭汽車,都是休
旅車車型、O身顏色為深色,且左側大燈不亮,具有相同的特徵
汽車超車超越時應顯示左方向燈並於前車左側保持半公尺以上之
間隔超過,行至安全距離後,再顯示右方向燈駛入原行路線道路
,交通安全規則第94條第3項前段、第101條第1項第5款後段,分別訂
有明文
2.本案案發時,天候晴、夜間有照明、路面乾燥無缺陷、無障礙物
,且視距良好,客觀上並無不能注意之情事,此有道路交通事故
調查報告表(一)可證(見偵查卷第20頁),本件被告駕駛系爭汽
車,原行駛於被害人所騎乘之系爭腳踏車左後方,因超越系爭腳
踏車,卻未能注意車前狀況、保持半公尺以上之間隔,因而發生
擦撞,就本件車禍之發生,被告自有應注意、能注意而未予注意
之過失甚明,交通部公路總局彰化縣區車輛行車事故鑑定會鑑定
意見書(彰化縣區0000000案)亦同此認定(見偵查卷第274頁至第27
6頁),而被害人因本案車禍受有犯罪事實欄所示之傷害,且經臺
灣新北地方法院裁定為受監護宣告之人,本院認為,被害人經治
療後,臥床、無法正常行走,失去一般正常人行動自由的能力,
且不知自己及兒子姓名,左右不分,對於言語刺激多無適當回應
,無法獨立生活,需他人協助照顧,已屬健康之重大難治傷害,
符合刑法第10條第5項第6款之重傷害要件(本院卷第427頁亞東紀念
醫院108年8月12日亞病歷字第1080812012號函亦同此認定),因而受
有前揭之傷害,是被告之過失行為,與被害人之重傷害結果間,
具有相當因果關係,堪予認定
(一)按被告於犯罪行為後,刑法第284條業於108年5月29日修正公布,
於同年月31日生效施行,修正前刑法第284條第1項後段規定之刑度
為「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00元以下罰金」,修正後刑法第
284條第1項後段之刑度則為「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30萬元以下
罰金」,經比較新舊法結果,自以被告行為時即修正前之規定對
其較為有利,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應適用修正前之刑法
第284條第1項後段規定
(二)是核被告如犯罪事實欄一所示所為,係犯(修正前)刑法第2
84條第1項後段之過失致重傷罪
如犯罪事實欄二所示所為,則係犯刑法第185條之4之肇事逃逸罪
(三)又被告所犯上開2罪,犯意各別、行為互異,應分論併罰之
(四)爰審酌被告因超車不慎,右前車頭擦撞被害人騎乘之機車,被
告過失情節嚴重,被害人並無任何肇事責任,從被害人歷次急診
、醫療之診斷證明與醫院的上開函文內容可知,被害人因本案車
禍受有非常嚴重的傷害,雖然經過相當之照護與治療,被害人還
是無法正常行走,而被害人於本案案發當時雖然年近80歲,還能
自由騎乘腳踏車,可見其身體狀況尚稱硬朗,卻因被告的過失傷
害行為,導致其臥床、行動困難、無法自理生活,本案犯罪情節
、所生之損害嚴重,被告於肇事後,並未停車,棄被害人於不顧
,案發當時天色已暗,又是在路旁,往來車輛甚多,此一逃逸行
為,讓被害人的生命、身體O益受到嚴重的威脅,而被告否認犯行
,此為憲法訴訟防禦權的行使,本院不應單以此作為加重量刑的
理由,但此與其他相類案件、坦承全部犯行的被告相較,自應在
量刑予以充分考量,如此方符平等原則,尤其被告O憑主觀臆測
,辯稱本案是被害人試圖詐領保險金,與承辦員警串通,主導本
案車禍,這對執法員警、被害人及其家屬而言,是非常嚴厲的指
控,更是對於被害人及其家屬人格的污衊,被告從本院審理迄今
,完全沒有和解的意願,也沒有表示過任何道歉,本院感受不到
被告絲毫的悔意,難認被告於犯罪後積極彌補損害,另斟酌被告
為小學畢業、已婚之家庭生活狀況(見本院卷第23頁之個人戶籍資
料),其為中低收入戶(見本院卷第259頁之彰化縣大城鄉中低收
入老人生活津貼證明書),且於本院審理時自述:我已婚,育有
2子,孩子都已經成年,但身體不好,都是腦性麻痺,我跟妻子
要一起照顧孩子,我現在居住的房子是祖厝,現在我跟太太都沒
有工作,全家人O要依靠補助金過生活,之前因為經商失敗,所以
積欠285萬元的負債,如果有能力,每月會償還部分負債等語,代
行告訴人O稱:被告遭警察查獲時,有到我家裡道歉,我們經歷多
次調解,都沒有成立,請從嚴處理本案等詞之意見,檢察官請求
本院依法判決,被告及其辯護人要求本院判處無罪,而放棄量刑
辯論、表示意見的機會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欄所示之刑
(五)又刑法第50條、第51條並未明文規定在個案中應該如何量定應
執行之刑,對此,本院認為數罪併罰案件定應執行刑之目的在於
「罪責原則」及「特別預防」之考量,刑罰之一般預防功能,將
使行為人淪為「警惕世人」的工具(手段),侵害人性尊嚴(刑
罰的一般預防功能在於立法者所設定的法定刑的本身),不應該
在量刑或定應執行刑予以考慮,而經過此一特別之量刑程序,方
能充分反應各行為整體之不法內涵,進而進行充分且不過度的罪
責評價,尤其是各宣告刑對於行為人的刑罰意義,也應該充分考
量行為人本身的人格特性及刑罰經濟原則,過重的刑罰反而無法
達到教化之目的,更有可能違反比例原則
此外,本院亦認刑法第57條所規定之各款量刑事由,就同一事由在
定應執行之刑時予以再次評價,並不違反「雙重評價禁止」,主
要的理由在於兩者的制度目的不同,在決定宣告刑時,法院應該
考量宣告刑之處遇是否合乎罪責原則與特別預防功能,在罪責框
架基礎內決定具體刑度,但在決定應執行刑時,則是出於整體刑
罰執行的考量,行為人的人格罪責,已經在各罪宣告刑累加的上
限下,作為得減輕應執行之刑之事由,尤其是行為人所犯數罪的
犯罪特質,總和的累加觀察,更可以充分反應行為人的主觀法敵
對意思,以及O益侵害的總體威脅程度
因而斟酌本案被告所犯分屬過失致重傷罪、肇事逃逸罪,罪質差
異不大、因果流程緊接、犯罪時間密接地點同一,另考量被告前
述犯後態度、家庭生活狀況、被害人受傷與復原狀況等一切情狀
,定應執行之刑如主文所示
四、關於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7號解釋之說明:
(一)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7號解釋曾就刑法第185條之4肇事逃逸罪
之合憲性進行解釋,本號解釋涉及2個重要的憲法議題,就結論而
言,本號解釋認為肇事逃逸罪違憲的範圍在於:1.「非因駕駛人
之故意或過失」(因不可抗力、被害人或第三人之故意或過失)
所致之事故,是否該當刑法第185條之4肇事逃逸罪之不法構成要件
「肇事」,因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
效力
2.對於某些個案肇事情節輕微的行為人,無法為易科罰金之宣告、
O服社會勞動之執行,已屬顯然過苛之處罰,違反憲法第23條之比
例原則
且本案被害人受有重傷,傷勢非輕,被告於犯罪後否認犯行,並
無任何道歉、和解的意願,本案肇事逃逸之犯罪情節甚重,以該
罪之法定刑處罰,並未顯然過苛,而未違反憲法罪刑相當原則,
本院自無等待立法者,依照上開解釋意旨修法之必要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7號解釋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7號解釋
名詞
分論併罰 1 , 辯護人 1
適用法條

刑法,第284條,284,傷害罪

刑法,第284條第1項後段,284,傷害罪

刑法,第284條第1項後段,284,傷害罪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284條第1項後段,284,傷害罪

刑法,第284條第1項後段,284,傷害罪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刑法,第50條,50,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引用法條

刑法,第284條第1項後段,284,傷害罪   4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3

刑事訴訟法,第1條,1,總則,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2項第3款,163-2,總則,證據,通則   2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4條第3項前段,94,汽車裝載行駛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1條第1項第5款,101,汽車裝載行駛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1條,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50,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84條,284,傷害罪   1

刑法,第10條第5項第6款,10,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