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地方法院  2019091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26條第1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刑法第329條,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律師
主文
【甲○○】犯結夥三人以上搶奪罪,處有期徒刑貳年
扣案如附表編號1所示之物,沒收之
【戊○○】犯準強盜罪,處有期徒刑伍年肆月
扣案如附表編號5,6所示之物,均沒收之,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拾壹萬肆仟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己○○】犯結夥三人以上搶奪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萬伍仟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丙○○】犯結夥三人以上搶奪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判決節錄
(一)、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
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定有明文
經查,證人即共犯甲○○、戊○○、己○○、證人即告訴人丁○
○、證人O中佑、O侑希之警詢證述,確均屬被告丙○○以外之人於
審判外之陳述,被告丙○○及其辯護人既爭執上開證人之警詢證
述無證據能力(本院卷一第183、194、195頁),亦查無刑事訴訟法
第159條之2例外有證據能力之情形,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規
定,上開證人於警詢所為之陳述,應認無證據能力
(二)、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
1至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
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第2項分別定有明文
二、被告甲○○、戊○○、己○○部分本案判決所引用具傳聞性
質之各項證據資料,業據被告甲○○、戊○○、己○○及其等辯
護人於本院行準備程序時,就檢察官所提證據之證據能力均表示
不爭執,且同意當作證據使用(本院卷一第159、225、257頁),且
經本院於審判期日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序,檢察官、被告甲○○
、戊○○、己○○及其等之辯護人於言詞辯論終結前,亦均未聲
明異議(本院卷二第107至130頁),本院審酌上情,認上開證據資
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亦認
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前揭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應
認有證據能力
(三)、就辯護意旨所爭執之部分,按刑法分則或刑法特別法中規定
之結夥二人或三人以上之犯罪,應以在場共同實施或在場參與分
擔實施犯罪之人為限,不包括同謀共同正犯在內,最高法院固著
有76年台上字第7210號判例可供參照
但司法院釋字第109號解釋又認「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事先同
謀,而由其中一部分之人實施犯罪之行為者,均為共同正犯」,
明示將「同謀共同正犯」與「實施共同正犯」併包括於刑法總則
第二十八條之「正犯」之中
準此,如在場共同實施,或在場參與分擔實施竊盜行為之人不及
三人,縱加上同謀之共同正犯後,刑法第二十八條所稱之共犯已
達三人以上,但因在場共同或參與分擔實施竊盜行為之人不及三
人,並不成立結夥三人以上竊盜罪,該參與同謀之人亦僅能成立
普通竊盜罪之共同正犯
惟如在場共同或參與分擔實施竊盜犯罪行為之人已達三人以上,
而應成立結夥三人以上竊盜罪,則參與同謀之人雖未在場參與實
施,仍應成立結夥三人以上竊盜罪之共同正犯(最高法院89年度台
非字第92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按刑法關於正犯、幫助犯之區別,係以其主觀之犯意及客觀之
犯行為標準,凡以自己犯罪之意思而參與犯罪,無論其所參與者
是否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皆為正犯,其以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
而參與犯罪,其所參與者,苟係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亦為正犯
至於事前同謀,事後分贓,並於實施犯罪之際,擔任在外把風,
顯係以自己犯罪之意思而參與犯罪,即應認為共同正犯(最高法
院95年度台上字第3886號判決意旨參照)
2、惟共犯己○○是否也有對告訴人丁○○實施搶奪其財物之行為
,共犯丙○○初以被告身分供稱:我從丁○○後方抽拉他手上的
牛皮紙袋,丁○○就倒地,牛皮紙袋也被我拉破,這時戊○○跟
己○○就靠過來,跟已經倒地的丁○○拉扯他手上的牛皮紙袋等
語(偵1359卷第120、185、186頁、本院卷一第185頁),其於本院審理
中接受交互詰問時,雖亦具結證稱:我、戊○○、己○○都有下
車,我有看到己○○去拉丁○○手上牛皮紙袋內剩餘的錢(本院
卷二第81、82、96頁),然其同時另證稱:當時情況太混亂,己○
○怎麼拉我不記得(本院卷二第82頁),可見共犯丙○○對於共
犯己○○是否確實有對告訴人丁○○實施搶奪行為一節,已非十
分肯定,而證人即告訴人丁○○就此節則證稱:當時我感覺到有
一部車停在我左後方,隱約看到有3、4人左右下車,我第一時間
就被推倒,然後錢就被搶了,我沒有看清楚有幾個人等語(本院
卷一第382、383、385頁),也無法確定實際搶奪其財物之人數究竟
有幾人,則共犯己○○是否有接近告訴人丁○○,且實際搶奪告
訴人丁○○之財物,自非無疑
從而,「共犯己○○有接近告訴人丁○○,及實施搶奪告訴人丁
○○財物之行為」一節,僅有共犯丙○○單一證述,而無補強證
據可以佐證,尚無從為對被告己○○不利之認定
(一)、被告戊○○坦承有與共犯甲○○共謀搶奪告訴人丁○○,及
與共犯己○○、丙○○一同於犯罪事實欄所載之時、地,搶奪告
訴人丁○○之財物,並O告訴人丁○○噴灑辣椒水,由辯護人辯
護稱:從證人即告訴人丁○○的證詞,可以得知告訴人丁○○倒
地之後,雖然有翻動的情況,但這是出於告訴人丁○○之自由意
志,而非被告戊○○或其他共犯的強制力所為,而告訴人丁○○
牛皮紙袋內的錢,也是因為告訴人丁○○的翻滾,才從紙袋內掉
出,被告戊○○跟其他共犯才去撿拾,而無法證明被告戊○○及
其他共犯所為,已使告訴人丁○○陷於不能抗拒之程度,自與強
盜罪的構成要件不合,應僅屬搶奪行為,而被告戊○○雖然有對
告訴人丁○○噴辣椒水,然而,告訴人丁○○已作證表示雖然被
噴到辣椒水會感到疼痛,但他的四肢還是活動自如,可以起身行
動,只是當下情況他不願意去做,且被告戊○○是自告訴人丁○
○處搶奪金錢後,才對他噴辣椒水,頂多只是財物已脫離告訴人
丁○○的支配後,對告訴人丁○○另外所為的傷害或強制行為,
亦不該當準強盜罪之構成要件等語
(三)、按「竊盜或搶奪,因防護贓物、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而當
場施以強暴脅迫者,以強盜論」,刑法第329條定有明文,而準強
盜罪之取財行為與O強暴、脅迫行為之因果順序,雖與強盜罪相
反,卻有時空之緊密連接關係,以致竊盜或搶奪故意與O強暴、脅
迫之故意,並非截然可分,而得以視為一複合之單一故意,亦即
可認為此等行為人之主觀不法與強盜行為人之主觀不法幾無差異
故擬制為強盜行為之準強盜罪構成要件行為,雖未如刑法第328條
強盜罪之規定,將實O強暴、脅迫所導致被害人或第三人不能抗拒
之要件予以明文規定,惟必於竊盜或搶奪之際,當場實施之強暴
、脅迫行為,已達使人難以抗拒之程度,其行為之客觀不法,方
與強盜行為之客觀不法相當,而得與強盜罪同其法定刑(司法院
釋字第630號解釋文及理由書參照)
至於施用之強暴、脅迫手段,客觀上是否足以壓抑被害人之意思
自由,應依一般人在同一情況下,其意思自由是否因此受壓制為
斷,不以被害人之主觀意思為準(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4658號
、98年度台上字第7988號、101年度台上字第6358號、103年度台上字第
504號、104年度台上字第768號判決意旨參照)
2、O稽上開告訴人丁○○之證詞,其對於遭被告戊○○噴灑辣椒水
之時點,究竟是在財物遭搶之前或之後,因現場狀況混亂,尚無
法明確肯認,針對此節,證人即共犯己○○證稱:戊○○是在搶
到錢之後,為了要離開,才向丁○○噴灑辣椒水等語(本院卷二
第55、98、99頁)、證人即共犯丙○○證稱:我是在搶到錢要走的
時候,才看到戊○○向丁○○噴灑辣椒水等語(本院卷二第94、
95頁),經核與被告戊○○供稱:丙○○把丁○○手上的牛皮紙
袋拉破,錢掉出來,我在撿掉在地上的錢時,還未對丁○○噴辣
椒水,是我拿到錢要走的時候,才對丁○○噴辣椒水等語(本院
卷一第465、484、487頁)一致,又告訴人丁○○亦證稱,其一開始
倒地時,為保護手中現金,其係面部朝下,僵持數十秒後,行搶
者方離去,則以告訴人一開始面部朝下,嗣因掙扎而翻身,則上
開共犯證稱於搶奪後,方由被告戊○○對告訴人丁○○噴灑辣椒
水噴霧等情,與告訴人丁○○證述之內容亦無不合,是被告戊○
○係在搶奪告訴人丁○○之財物得手後,在離去現場之際,方對
告訴人丁○○之臉部噴灑辣椒水,應屬事實
3、至於被告戊○○於搶奪告訴人丁○○之財物得手後欲離去之際
,為何要對告訴人丁○○噴灑辣椒水,證人即共犯己○○證稱:
我不知道後來丁○○有沒有拉扯到戊○○(本院卷二第99頁)、
證人即共犯丙○○證稱:當時我伸手扯破丁○○手中的牛皮紙袋
,已經有扯到部分的錢,我就回頭了,至於戊○○為何要對丁○
○噴辣椒水,我不知道(本院卷二第93、95頁),均表示就被告戊
○○為何要對告訴人丁○○噴灑辣椒水並不知情,亦非其等謀議
之犯罪計畫
而被告戊○○就噴灑辣椒水之原因,則供稱:我自丁○○處搶到
錢後,是最後走的,丁○○就用手拉住我,我想要走,才用辣椒
水噴他,我手還被他抓傷了(本院卷一第465、484、488頁、本院卷
二第99、101頁),已明確表示是因為告訴人丁○○拉住其手部,其
為掙脫告訴人丁○○以順利離開現場,方以辣椒水O告訴人丁○
○噴灑,雖然證人即告訴人丁○○否認有伸手拉住被告戊○○,
而證稱:我那時候兩隻手都在保護我的牛皮紙袋,不可能再有手
去抓戊○○等語(本院卷二第99頁),然衡諸O情,被告戊○○在
離開現場之際,若未遭告訴人丁○○施以任何阻礙,應無必要對
告訴人丁○○再另外噴灑辣椒水,徒增自己滯留現場而遭圍捕之
風險,是被告戊○○所述之情節,與O情較為相符,且綜觀告訴人
丁○○之證詞,其當時猝然遭搶,情況混亂,注意力均放在保護
手中之牛皮紙袋,對於如何遭搶、有多少人行搶、行搶過程等事
發過程均僅有大概之印象(本院卷一第383、385、386、389、394、40
0、411頁、本院卷二第100、101頁),自不能排除告訴人丁○○因重
心均放在保護其手中之金錢,而就其曾伸手拉住被告戊○○一事
,並未多加記憶之可能
而辣椒水噴霧設計之初,是為了使女性可以順利擺脫騷擾、侵犯
者之接觸,是對於被噴灑辣椒水噴霧之人而言,其行動能力在客
觀上當會受到辣椒水噴霧之作用,而遲滯一段時間,俾讓噴灑者
有足夠時間可以順利逃脫,而告訴人丁○○遭被告戊○○朝臉部
噴灑辣椒水噴霧後,確實感受到臉上、眼睛有刺痛的感覺,且比
較看不清楚,業據告訴人丁○○證述歷歷,而以告訴人丁○○當
時已倒臥在地上,手中並無持任何可以防衛之物品,又遭噴灑辣
椒水噴霧於雙眼,依一般人在相同情況下,因無法得知行搶之人
為何,或是否有攜帶任何武器,均會因此壓抑其自由意志,任由
行搶之人離去,以求自保而免於遭受不可預測之傷害,且事實上
被告戊○○亦因此得以順利掙脫告訴人丁○○,進而攜帶所搶得
之金錢離開現場,自被告戊○○此一強暴行為,與其得以擺脫告
訴人丁○○之阻滯,而能順利離開現場之前後因果歷程以觀,應
可認定被告戊○○為防護贓物、脫免逮捕,O告訴人丁○○臉部噴
灑辣椒水之行為,依客觀一般人之觀點,已足以排除告訴人丁○
○所為之外力阻礙,使告訴人丁○○達到難以抗拒之程度
(四)、至於共犯甲○○、己○○及丙○○,是否應與被告戊○○,
一同論以準強盜罪,按共同正犯因為在意思聯絡範圍內,必須對
於其他共同正犯之行為及其結果負責,從而在刑事責任上有所擴
張,此即「一部行為,全部責任」之謂
而此意思聯絡範圍,亦適為「全部責任」之界限,因此共同正犯
之逾越(過剩),僅該逾越意思聯絡範圍之行為人對此部分負責
,未可概以共同正犯論
至於共同正犯意思聯絡範圍之認定,其於精確規劃犯罪計畫時,
固甚明確,但在犯罪計畫並未予以精密規劃之情形,則共同正犯
中之一人實際之犯罪實行,即不無可能與原先之意思聯絡有所出
入,倘此一誤差在經驗法則上係屬得以預見、預估者,即非屬共
同正犯逾越
蓋在原定犯罪目的下,祇要不超越社會一般通念,賦予行為人見
機行事或應變情勢之空間,本屬共同正犯成員彼此間可以意會屬
於原計畫範圍之一部分,當不必明示或言傳
若他犯所實施之行為,非在原計畫之範圍,而為其所難預見者,
則僅就其所知之程度負其責任,未可概以共同正犯論(最高法院
96年度台上字第5456號、101年度台上字第4673號判決意旨參照)
3、證人甲○○、己○○、丙○○證述之上情,核與被告戊○○供
稱:甲○○是跟我說要處理債務糾紛,要用搶的,但沒說到要怎
麼搶,我在前往斗六的路上,有跟己○○、丙○○說這趟要處理
債務糾紛,去那邊各自出手,用和平的方式把錢自對方那邊拿回
來,不要傷害到人等語(本院卷一第469、470、474頁),並無不能
O稽一致之處,則依共犯甲○○與被告戊○○事先謀議之內容,及
被告戊○○告知共犯己○○、丙○○如何行動之細節,堪信被告
戊○○及共犯甲○○、己○○、丙○○,本僅欲自告訴人丁○○
處搶回金錢,並無任何關於壓制告訴人丁○○之計畫,則其等主
觀上本僅具有搶奪之犯意聯絡,可以認定
4、依上開及「本判決參、二、(三)、4部分」關於被告戊○○之供
述、共犯甲○○、己○○、丙○○之證述,其等就本案關於如何
搶奪告訴人丁○○之犯罪計畫,並未精密規劃,惟被告戊○○、
共犯甲○○、己○○、丙○○本案的行動核心在於「自告訴人丁
○○處搶回金錢,而具體行動方式則是抽、拉告訴人丁○○手中
裝有金錢之牛皮紙袋」,已如前述,而被告戊○○係因遭告訴人
丁○○拉住其手部,無法順利離開現場,遂臨時起意朝告訴人丁
○○噴灑辣椒水,業據被告戊○○供述明確(本院卷一第484、48
5頁),可見「朝告訴人丁○○噴灑辣椒水」一事,為被告戊○○
在搶奪現場遭遇突發狀況所為之隨機反應,並未在被告戊○○、
共犯甲○○、己○○、丙○○原先之謀議範圍內,況且,被告戊
○○自承其很久以前,就將辣椒水噴霧罐置於其隨身攜帶之包包
內,在遭告訴人丁○○拉住其手部前,並未取出置於甲車內,也
沒有告訴己○○其有隨身攜帶辣椒水噴霧罐(本院卷一第467、46
8、485、488頁),共犯甲○○(他328卷第105頁、本院卷一第260頁)
、己○○(本院卷二第55、61頁)亦均供、證稱不知道被告戊○○
有隨身攜帶辣椒水噴霧罐、在甲車上沒看到有辣椒水噴霧罐出現
,而與被告戊○○供述之情節一致,雖然共犯丙○○供稱曾在車
上看過辣椒水噴霧罐(偵1359卷第121頁、本院卷一第186頁),然
其所述之情節,與被告戊○○、共犯甲○○、己○○所述不符,
復無其他證據可以補強,則被告戊○○係辣椒水噴霧罐置於其隨
身攜帶之包包內,並未取出置於甲車內,在本案係因遭告訴人丁
○○拉住其手部,遂臨時起意朝告訴人丁○○噴灑,可以認定
(五)、被告戊○○之辯護人雖以前詞置辯,經O:告訴人丁○○遭
噴灑辣椒水後,雖然感受到臉上、眼睛有刺痛的感覺,比較看不
清楚,但沒有失去意識,也不會四肢無力,其係為了利用身體去
掩護手中牛皮紙袋內之金錢,才不願意站起來,要站起來的話應
該是可以一節,固據告訴人丁○○證述明確(本院卷一第394、395
、399、406、407頁),然而,依據上開最高法院意旨,準強盜罪之
強暴、脅迫手段,是否足以使被害人陷於難以抗拒之狀態,並不
以被害人之主觀意思為準,應依一般人在同一情況下,其意思自
由是否因此受壓制為斷,而採客觀標準,而非辯護人所主張之主
觀標準
(三)、被告戊○○固有朝告訴人丁○○臉部噴灑辣椒水噴霧,惟其
並非在尚未搶得告訴人丁○○之財物前即噴灑,而以此方式讓告
訴人丁○○不能抗拒,進而取得告訴人丁○○之財物,而係在其
搶得告訴人丁○○之財物後,於離開現場之際,因其手部遭告訴
人丁○○拉住,方以噴灑辣椒水噴霧之方式迫使告訴人丁○○放
棄,業經本院認定如上(詳本判決參、三、(三)、1至3所載),
已可認定被告戊○○並非以朝告訴人丁○○噴灑辣椒水,作為其
與其他共犯取得告訴人丁○○財物之方式,自難認有公訴意旨所
稱「被告戊○○並以辣椒水朝告訴人丁○○臉部噴灑,以此強暴
手段致使告訴人丁○○不能抗拒,進而強取告訴人丁○○財物」
之情形
一、核被告甲○○、己○○、丙○○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26條第
1項之搶奪而有同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情形之結夥三人以上搶奪罪
被告戊○○所為,則係犯刑法第329條之準強盜罪,至於其所犯搶
奪部分,為其準強盜行為所吸收,不另論罪
公訴意旨雖認被告甲○○、戊○○、己○○、丙○○本案所為,
係涉犯刑法第330條第1項之結夥三人以上強盜罪,尚有未洽,業據
本院認定如前,然起訴之犯罪事實,與本院認定被告甲○○、己
○○、丙○○係犯結夥三人以上搶奪罪、被告戊○○係犯準強盜
罪之基本社會事實同一,本院告知被告甲○○、戊○○、己○○
、丙○○所犯法條及罪名後(本院卷一第374頁、本院卷二第49頁
),依刑事訴訟法第300條規定,變更起訴法條
二、按犯強盜罪,於實O強暴行為之過程中,如別無傷害之故意,
僅因拉扯致被害人受有傷害,乃O強暴之當然結果,不另論傷害罪
(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1441號判決意旨參照)
經查,起訴意旨主張被告甲○○、戊○○、己○○、丙○○於下
手行搶告訴人手中之牛皮紙袋之過程中,造成告訴人丁○○受有
如犯罪事實欄所載之傷害,應另論以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等
語,惟O稽上開事證,並無證據證明被告甲○○、戊○○、己○○
、丙○○另有傷害之犯意,是告訴人丁○○所受之上開傷害,既
係被告甲○○、戊○○、己○○、丙○○實施行搶行為之過程中
所造成,自屬搶奪(被告甲○○、己○○、丙○○部分)、準強
盜(被告戊○○部分)行為之當然結果
三、按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不限於事前有協議,即僅於行為當
時有共同犯意之聯絡亦屬之,又行為之分擔,亦不以每一階段均
經參與為必要(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3084號判決意旨參見)
次按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不限於事前有所協議,其於行為當時
,基於相互之認識,以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者,亦無礙於共同正
犯之成立,且其表示之方法,不以明示通謀為必要,即相互間有
默示之合致,亦無不可(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3724號判決意旨
參照)
依上說明,被告甲○○、戊○○、己○○、丙○○就其等搶奪告
訴人丁○○財物之行為,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
犯
至於被告戊○○所犯準強盜罪部分,非在被告甲○○、己○○、
丙○○犯意聯絡之範圍內,不負共同正犯之責
(一)、被告戊○○是否有累犯規定之適用1、按受徒刑之執行完畢
,或一部之執行而赦免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
,為累犯,加重本刑至2分之1,刑法第47條第1項定有明文,惟司
法院於108年2月22日作成釋字第775號解釋,闡明若一概不分情節,
逕認受徒刑之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之
人,均有累犯規定之適用,而應加重其本刑,則有可能使行為人
所受之刑罰超過其就個案所應負擔之罪責,有違罪刑相當原則,
與憲法第23條揭示之比例原則相牴觸
從而,基於上開司法院解釋意旨,本院自應就具體個案情節,認
定被告是否有累犯規定之適用,而不能就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為
機械式之操作,以維憲法第8條「應保障人民身體自由」之要求
又按刑法第47條所規定累犯之加重,以受徒刑之執行完畢,或一部
之執行而赦免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為其
要件
而數罪併罰之案件,雖應依刑法第50條、第51條規定就數罪所宣告
之刑定其應執行之刑,然此僅屬就數罪之刑,如何定其應執行者
之問題,本於數宣告刑,應有數刑罰權,此項執行方法之規定,
並不能推翻被告所犯係數罪之本質,若其中一罪之刑已執行完畢
,自不因嗣後定其執行刑而影響先前一罪已執行完畢之事實,謂
無累犯規定之適用(最高法院104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
照)
2、經查,被告戊○○前因詐欺案件,經臺灣臺中地方法院以106年
度易字第4111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3月確定,又因公共危險案件,
經臺灣新北地方法院以107年度交簡字第50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3月
,併科罰金3萬元確定,上開二案再經臺灣新北地方法院以107年度
聲字第1092號裁定定應執行有期徒刑5月確定,於107年11月21日易科
罰金執行完畢等情,有被告戊○○之臺灣高等法院前案紀錄表可
以證明,雖然上開二案之後又與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07年度中簡字
第1568號確定判決判處之有期徒刑2月,經臺灣臺中地方法院以107
年度聲字第4393號裁定定應執行有期徒刑6月確定,惟依上開說明,
並無礙於上開二案已執行完畢之事實,是被告戊○○本案犯行,
形式上固已符合累犯之要件,惟觀諸被告戊○○上開前案紀錄,
係犯詐欺及公共危險案件,與其所為本案準強盜犯行,罪質尚屬
有間,無以認定被告戊○○先前罪刑之執行,對其未能收成效,
而有依累犯之規定加重其刑之必要,是本院認被告戊○○部分,
尚無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之適用,併此指明
(二)、被告丙○○是否有自首規定之適用1、被告丙○○之辯護人
雖主張:被告丙○○在投案前不久,共犯己○○等人才向警方供
出被告丙○○有參與搶奪告訴人丁○○財物之案件,當時被告丙
○○也有託其父親想要去自首,也有撥打電話給警察,只是因不
諳自首程序,所以沒告知犯案者的名字,故被告丙○○應有自首
規定之適用等語
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刑法第62條定有明文
又按刑法第62條所謂發覺,固非以有偵查犯罪權之機關或人員確知
其人犯罪無誤為必要,而於對其發生嫌疑時,即得謂為已發覺
但此項對犯人之嫌疑,仍須有確切之根據得為合理之可疑者,始
足當之,若單純主觀上之懷疑,要不得謂已發生嫌疑(最高法院
72年台上字第641號判例意旨參照)
經O:被告丙○○係共犯己○○找來參與本案搶奪告訴人丁○○財
物之案件,業據本院認定如上,而警方透過共犯甲○○、戊○○
之供述,知悉除共犯己○○外,尚有一年籍不詳之人亦參與本案
,之後警察循線查獲共犯己○○後,共犯己○○於108年2月25日第
一次製作警詢筆錄時,即指證該名年籍不詳之人即被告丙○○,
此有共犯甲○○(他328卷第99至101、103至113、215至219頁)、戊○
○(他328卷第77至83、231至235、237至241頁)108年2月21日之警詢、偵
訊筆錄、被告己○○108年2月25日之警詢筆錄(偵1359卷第127至129、
145、147頁)在卷可參,堪信警方至遲於108年2月25日,即已合理懷
疑被告丙○○亦從事本案加重搶奪犯行,惟被告丙○○於108年2
月26日,始到案說明並坦承涉入本案,亦有被告丙○○108年2月26日
之警詢筆錄可證(偵1359卷第73、75頁),揆諸上開說明,被告丙
○○在警方已對其涉及本案已生合理懷疑後,方供承有參與搶奪
告訴人丁○○之財物,自與自首之要件不合,辯護人此部分所辯
,顯屬無稽,難認有據
(三)、被告丙○○是否有刑法第59條減刑規定之適用辯護人雖為被
告辯護稱:本案被告丙○○犯後主動向檢警機關坦承犯行,也積
極與告訴人丁○○談和解,且無任何前案紀錄,目前有正當工作
,現在也預計要復學,請依刑法第59條規定減輕其刑等語
經O:按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者,得酌
量減輕其刑,刑法第59條定有明文,所謂「犯罪之情狀」,與同
法第57條規定科刑時應審酌之一切情狀,並非有截然不同之領域,
於裁判上酌減其刑時,應就犯罪一切情狀,予以全盤考量,審酌
其犯罪有無可憫恕之事由(即有無特殊之原因與環境,在客觀上
足以引起一般同情,以及宣告法定低度刑,是否猶嫌過重等),
以為判斷
被告丙○○嗣後固與告訴人丁○○調解成立,並已給付全數之賠
償金額,有本院調解筆錄、公務電話紀錄可證,惟被告丙○○並
非單獨從事本案犯行,而係與被告戊○○、己○○共同為之,對
社會治安造成之危害甚鉅,且被告丙○○結夥三人以上行搶,搶
得之金額高達291,000元,衡其情節並非輕微,尚無從僅憑被告丙○
○與告訴人丁○○成立調解,並已給付賠償金額,即認被告丙○
○本案加重搶奪行為所造成社會安全秩序之破壞已獲得填補,而
謂被告丙○○有顯可憫恕之情形,況且,本案被告丙○○所犯之
加重搶奪罪,法定最低度刑為1年有期徒刑,刑度非重,而無「情
輕法重」,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之情況,故本院認被告丙
○○本案犯行,並無刑法第59條減輕其刑規定之適用,併此敘明
(一)、被告甲○○部分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甲○○僅
因其代友人O告訴人丁○○所購買之O輛疑似燒炭車,而生購車糾
紛,不思以正當方式解決,卻圖以搶奪告訴人丁○○金錢之方式
處理,況且被告甲○○為本案犯罪之發起者,並輾轉找尋其他被
告戊○○、己○○、丙○○參與本案犯行,使告訴人丁○○受有
財產上之損失,本應予以嚴懲,惟慮及其已與告訴人丁○○達成
調解,並已給付賠償金完畢,有本院調解筆錄、公務電話紀錄可
參,及其坦認犯行之犯後態度,可認其已有悔悟之心,兼衡被告
甲○○自陳為高中畢業之智識程度,已婚,育有2名子女,小孩分
別為6歲、3歲,目前與妻子及小孩同住,現在在工地上班,1日收
入約1,500元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並考量告訴人丁○○表示:就
被告甲○○之刑度,尊重法院的判決(本院卷二第142頁),及檢
察官對被告甲○○刑度之意見後,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資懲
儆
(二)、被告戊○○部分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戊○○與
告訴人丁○○並無恩怨,僅係受被告甲○○之挑動,方與被告甲
○○共謀,並與被告己○○、丙○○一同搶奪告訴人丁○○,且
為防護贓物、脫免逮捕,而持辣椒水噴告訴人丁○○,以遂行其
目的,且迄今仍未與告訴人丁○○達成和解,本應予以嚴懲,惟
慮及被告戊○○坦承本案客觀之犯罪事實,僅就其所為在法律評
價上有所爭執,亦可見其有所悔悟,兼衡被告戊○○自陳為高職
畢業之智識程度,未婚無子女,目前家庭成員有母親、胞弟即被
告己○○,現在在夜市賣東西,1個月收入約30,000元之家庭生活
經濟狀況,並考量告訴人丁○○表示:就被告戊○○之刑度,尊
重法院的判決(本院卷二第142頁),及檢察官對被告戊○○刑度
之意見後,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資懲儆
(三)、被告己○○部分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己○○與
告訴人丁○○亦無恩怨,卻受被告戊○○之挑動,基於支持被告
甲○○、戊○○之心態,未能考量行為之後果,即貿然參與搶奪
告訴人丁○○一事,且目前仍未與告訴人丁○○達成和解,本應
予以嚴懲,惟慮及被告己○○坦認犯行之犯後態度,兼衡其自陳
為高職畢業之智識程度,未婚無子女,目前家庭成員有母親、胞
兄即被告戊○○,現在在工地上班,1日收入約1,450元之家庭生活
經濟狀況,並考量告訴人丁○○表示:就被告己○○之刑度,尊
重法院的判決(本院卷二第142頁),及檢察官對被告己○○刑度
之意見後,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資懲儆
(四)、被告丙○○部分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丙○○與
告訴人丁○○亦無恩怨,卻因被告己○○之探詢,即基於支持被
告甲○○、戊○○、己○○之想法,未能深思行為之後果,即貿
然參與搶奪告訴人丁○○一事,雖應予以嚴懲,惟慮及被告丙○
○已與告訴人丁○○達成調解,業如前述,及其坦認犯行之犯後
態度,足認其已有所悔悟,兼衡其自陳為高職肄業之智識程度,
未婚無子女,目前家庭成員有父母、胞姊,現在因為受傷,所以
無業無收入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並考量被告丙○○目前有復學
計畫,先前曾參與國際志工活動,受傷前是從事烤肉販售工作,
會舉辦義賣活動回饋社會(本院卷二第155至177頁)之特殊情狀,
另衡以告訴人丁○○表示:就被告丙○○之刑度,尊重法院的判
決(本院卷二第142頁),及檢察官對被告丙○○刑度之意見後,
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資懲儆
至於辯護人雖主張被告丙○○年輕識淺,一時失慮,誤罹刑章,
惟已與告訴人丁○○達成調解,請求給予被告丙○○緩刑宣告等
語,然O:被告丙○○固與告訴人丁○○成立調解,已如前述,但
其所為本案加重搶奪犯行,對社會秩序之危害甚鉅,且告訴人丁
○○所受損害並未完全獲得清償,為使其記取教訓而不再犯,執
行其所受之宣告刑應屬必要手段,尚難認有「以暫不執行為適當
」之情形,爰不併予宣告被告丙○○緩刑,在此指明
伍、沒收部分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屬於
犯罪行為人者,得沒收之,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定有明文
又按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
前段亦有明文,且為貫徹不法利得之剝奪,不問原始不法所得不
能沒收,若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依刑法第
38條之1第3項之規定,追徵其價額
又刑法第40條第1項、第40條之2第1項規定:「沒收,除有特別規定
者外,於裁判時併宣告之
又共同正犯間關於犯罪所得、犯罪工具物應如何沒收,仍須本於
罪責原則,並非一律須負連帶責任
況且應沒收物已扣案者,本無重複沒收之疑慮,更無對各共同正
犯諭知連帶沒收或重複諭知之必要,否則即科以超過其罪責之不
利責任
因之,最高法院往昔採連帶沒收共同正犯犯罪所得,及就共同正
犯間犯罪工具物必須重複諭知之相關見解,業經最高法院104年度
第13次、107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或不再供參考,並
改採共同正犯間之犯罪所得應就各人實際分受所得部分而為沒收
而犯罪工具物須屬被告所有,或被告有事實上之處分權時,始得
在該被告罪刑項下併予諭知沒收,至於非所有權人,又無共同處
分權之共同正犯,自無庸在其罪刑項下諭知沒收(最高法院107年
度台上字第358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有關共同正犯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徵,最高法院向採之共
犯連帶說,業於104年8月11日之104年度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
用、供參考,並改採沒收或追徵應就各人所分得者為之之見解
共同正犯犯罪所得之沒收、追徵,應就各人所分得之數為之
因此,若共同正犯各成員內部間,對於犯罪所得分配明確時,應
依各人實際所得宣告沒收
若共同正犯對犯罪所得無處分權限,與其他成員亦無事實上之共
同處分權限者,自不予諭知沒收
然若共同正犯對於犯罪所得享有共同處分權限時,如彼此間分配
狀況未臻具體或明確,自應負共同沒收之責
所稱負共同沒收之責,參照民法第271條「數人負同一債務,而其
給付可分者,除法律另有規定或契約另有訂定外,應各平均分擔
之」,民刑事訴訟法第85條第1項前段「共同訴訟人,按其人數,
平均分擔訴訟費用」等規定之法理,即係平均分擔之意(最高法
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111號、107年度台上字第3460號判決意旨參照)
一、被告甲○○部分扣案如附表編號1所示之手機,係被告甲○○
所有,並供其犯本案加重搶奪罪所用之物,業據被告甲○○所自
承(本院卷二第115頁),爰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規定,對被告
甲○○宣告沒收
(一)、扣案如附表編號6所示之物,係被告戊○○所有,並供其犯
本案準強盜罪所用之物,業據被告戊○○所自承(本院卷一第227
頁),爰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規定,對被告戊○○宣告沒收
(二)、扣案如附表編號5所示之金錢,係被告戊○○犯本案準強盜
罪所分得之犯罪所得之一部,為被告戊○○所自承(他328卷第239
頁),自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規定,宣告沒收之
至於告訴人丁○○遭搶之金額為291,000元,而被告己○○、丙○○
各分得45,000元,被告甲○○則分文未得,分據被告己○○(偵13
59卷第167頁)、丙○○(偵1359卷第121頁)、甲○○(他328卷第217
頁)供述明確,然剩餘且未扣案之金錢114,000元,據被告戊○○所
述,其將該筆金錢丟在甲車上,其帶警方尋獲甲車時,該筆金錢
已經不見(偵1359卷第224頁),惟此節並無證據可以證明被告戊○
○所述為真,為貫徹刑法沒收制度「避免被告保有犯罪所得而獲
有不當利益」之意旨,就未扣案之114,000元,亦應認屬被告戊○
○犯本案準強盜罪之犯罪所得,自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規
定,宣告沒收之,並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依同條第3項之規定,追徵其價額
(一)、被告己○○供稱告訴人丁○○遭搶之291,000元中,其係分得
45,000元,已如前述,自屬被告己○○之犯罪所得,而該筆45,000元
,業由被告己○○花用殆盡(偵1359卷第167頁),自應依刑法第38
條之1第1項前段規定,宣告沒收之,並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
宜執行沒收時,依同條第3項之規定,追徵其價額
四、被告丙○○部分按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給被害人者,不
予宣告沒收或追徵,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定有明文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刑法第28
條、第326條第1項、第329條、第38條第2項前段、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
、第3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固著有76年台上字第7210號判例
司法院釋字第109號解釋
最高法院89年度台非字第9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3886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釋字第630號解釋文及理由書參照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4658號、98年度台上字第7988號、101年度台上字第6358號、103年度台上字第504號、104年度台上字第76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5456號、101年度台上字第467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144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3724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於108年2月22日作成釋字第775號解釋
最高法院104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2年台上字第641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358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111號、107年度台上字第3460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23 , 幫助犯 1 , 補強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26條第1項,326,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329條,329,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引用法條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5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4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4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4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3

刑法,第329條,329,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3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62條,62,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326條第1項,326,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民法,第271條,271,債,通則,多數債務人及債權人   1

憲法,第8條,8,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1條,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50,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7條,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40條第1項,40,總則,沒收   1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30條第1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法,第328條,328,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321,竊盜罪   1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1

刑事訴訟法,第85條第1項前段,85,總則,被告之傳喚及拘提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