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91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就業服務法第63條第1項,罰則 | 就業服務法第63條第2項,罰則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稅捐稽徵法第47條,罰則 | 就業服務法第63條,罰則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就業服務法第63條第2項之法人代理人因執行業務違
反同法第44條規定之罪嫌,應科處同法第63條第1項之罰金等語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另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
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
合理之懷疑存在,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為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
法院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
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同此意旨)
次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已於91年2月8日修正公布,修正後同條第1項
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
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闡明之證
明方法,無從說服法官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亦同此意旨)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有上開犯行,無非以證人束臨安、O覺民、
O世宗、O鈿峻、O訓洲、NGUYENTHANHLONG、TRANVANSINH、NGUYENVANHIEU、PHAMD
INHSINH、HOANGXUANHONG、NGUYENTIENBAO、NGUYENVANHOE、LEXUANHANH、VUVANHIEU、NG
UYENTRUNGDUC、VUTHEHUNG、O建隆及O明亞之供述、桃園市政府106年2月20日
府勞外字第1060040727號裁處書1份、桃園市政府勞動局外籍勞工業
務檢查表1份、圻達有限公司及民鑫油漆工程行與偉邦公司簽立之
工程承攬合約書各1份及NGUYENTHANHLONG、TRANVANSINH、NGUYENVANHIEU、PHA
MDINHSINH、HOANGXUANHONG、NGUYENTIENBAO、NGUYENVANHOE、LEXUANHANH、VUVANHIEU、
NGUYENTRUNGDUC、VUTHEHUNG等11人之內政部移民署外人O停留資料查詢明細
內容等證據,為其論據
四、訊據被告代表人堅決否認有何違反就業服務法犯行,辯稱:
被告就本案工程已透過承攬契約,就地磚、磁磚之施作轉包與圻
達有限公司,並就油漆部分轉包與民鑫油漆工程行,被告與下包
商於法人格上各自獨立,且基於承攬契約之獨立性,圻達有限公
司、民鑫油漆工程行應不屬於就業服務法第63條第2項所指之其他
從業人員,又被告主觀對於圻達有限公司、民鑫油漆工程行僱用
非法居留之人為本案工程之施作主觀無故意等語
(一)按「OO人不得非法O留外國人從事工作」、「違反第44條或第
57條第1款、第2款規定者,處新臺幣15萬元以上75萬元以下罰鍰
五年內再違反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12
0萬元以下罰金」、「法人之代表人、法人或自然人之代理人、受
僱人或其他從業人員,因執行業務違反第44條或第57條第1款、第
2款規定者,除依前項規定處罰其行為人外,對該法人或自然人亦
科處前項之罰鍰或罰金」,此為就業服務法第44條、第63條第1項
、第2項所明定
又同法第63條第1項係針對自然人故意違法,所為之處罰規定,而
同條第2項依其文義觀之,係指如法人之代表人、法人或自然人之
代理人、受僱人或其他從業人員,因執行業務而犯前項之罪時,
除處罰其有犯罪故意之自然人外,對法人或無犯罪故意之自然人
本人或雇主亦科以第1項之罰金刑
換言之,第2項是對法人及無犯罪故意之自然人本人或雇主所設計
之處罰規定,唯處罰之要件必須以前述代表人、代理人、受僱人
或其他從業人員因執行業務犯第1項之罪為前提
稅捐稽徵法第47條之規定,即為轉嫁責任之型態
兩罰規定,則例如就業服務法第63條第2項規定:「法人之代表人
、法人或自然人之代理人、受僱人或其他從業人員,因執行業務
違反(就業服務法)第44條或第57條第1款、第2款、第3款規定者,
除依前項規定處罰其行為人外,對該法人或自然人亦科處前項之
罰鍰或罰金」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5520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按業務主為事業之主體者,應負擔其所屬從業人員於執行業務
時,不為違法行為之注意義務,是處罰其業務主乃罰其怠於使從
業人員不為此種犯罪行為之監督義務,故兩罰規定,就同一犯罪
,既處罰行為人,又處罰業務主,無關責任轉嫁問題,從業人員
係就其自己之違法行為負責,而業務主則係就其所屬從業人員關
於業務上之違法行為,負業務主監督不周之責任,從業人員及業
務主就其各自犯罪構成要件負其責任(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2
720號判決要旨參照)
綜上所述,立法者透過兩罰責任之模式,例外創設處罰法人之法
律效果,此立法體例之目的,除了是希望藉由處罰充任法人機關
之自然人,抑制自然人從事違法行為之動機,減少侵害法益或破
壞法律規範之法人活動產生,進而控制法人組織行為之適法性外
,另一方面則是對於法人監督不周之責任予以評價,易言之,兩
罰責任下對法人之可罰性基礎在於,法人未落實其對從業人員之
監督責任,而就業服務法第63條立法體例既屬兩罰責任之設計,於
解釋及適用條文時,自應回歸兩罰責任係分別基於追究行為人違
法行為責任及法人監督不周責任之觀點,而對於「其他從業人員
」之認定,亦應以法人必須對其有指揮、監督之權限為前提,如
此方能與兩罰責任下處罰法人之罪責內涵相符
觀諸上列證據,被告與圻達有限公司、民鑫油漆工程行,雙方除
於合約書第一段便已明確將雙方契約定性為承攬契約外,另從契
約之違約責任條文觀之,亦與民法上承攬契約之條文規範一致,
再者,由雙方契約中載明「本工程禁用非法外籍勞工,若因使用
外籍勞工所致之一切責任(含民刑事)概由乙方負責」可知,被
告對於圻達有限公司、民鑫油漆工程行如何決定僱用人員無指揮
或決定之權,否則被告大可逕自決定僱用之對象,無需透過上開
契約條款將僱用非法外籍勞工之民刑事責任應由O人負擔加以明文
(四)復按承攬人因執行承攬事項,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定
作人不負損害賠償責任,但定作人於定作或指示有過失者,不在
此限,民法第189條定有明文,再就民法第189條立法理由觀察「承
攬人獨立承辦一事,如加害於第三人,其定作人不能負損害賠償
之責,因承攬人獨立為其行為,而定作人非使用主比故也
」是承攬人提供勞務乃在為定作人完成一定之工作,其服勞務具
有獨立性,其契約之標的重在「一定工作之完成」,就如何提供
勞務不受定作人之指揮監督(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2585號、95年
度台上字第2550號裁判意旨參照)
就業服務法第63條之可罰性既然來自於法人對於從業人員之指揮監
督權,而採取兩罰責任之設計,本於立法目的性解釋,條文中所
指「其他從業人員」自應限於法人或自然人對其具有指揮監督權
限之人,因此「其他從業人員」應與條文列舉之代理人或受僱人
具有相類似性時方有就業服務法第63條處罰業務主之餘地,例如
法人之實質負責人或影子董事屬之,而承攬人乃本於獨立自主之
地位為勞務之提供,定作人對其如何履行契約並無指揮監督之權
,因此就業服務法第63條中「其他從業人員」,解釋上自不能包
含承攬人
(五)綜上所述,被告因與實際僱用非法居留之外籍、大陸人士
之圻達有限公司、民鑫油漆工程行屬承攬關係,而不具指揮監督
之權,而圻達有限公司、民鑫油漆工程行並不屬於被告之「其他
從業人員」,自無由因圻達有限公司、民鑫油漆工程行僱用非法
居留之外籍、大陸籍人士,便認被告有O留之犯行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確有公訴意旨所指犯行
,即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揆諸前揭說明,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同此意旨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亦同此意旨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552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2720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2585號、95年度台上字第2550號裁判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就業服務法,第63條第2項,63,罰則   6

就業服務法,第63條第1項,63,罰則   5

就業服務法,第44條,44,外國人之聘僱與管理   5

就業服務法,第63條,63,罰則   4

就業服務法,第57條第2項,57,外國人之聘僱與管理   3

就業服務法,第57條第1項,57,外國人之聘僱與管理   3

民法,第189條,189,債,通則,債之發生,侵權行為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稅捐稽徵法,第47條,47,罰則   1

就業服務法,第57條第3項,57,外國人之聘僱與管理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