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91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A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A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330條第1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犯非法寄藏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槍枝罪,處有期徒刑肆年,併科罰金新臺幣捌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攜帶兇器強盜罪,處有期徒刑捌年
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拾年
扣案仿半自動手槍製造之改造手槍壹枝(含槍管壹枝,槍枝管制編號○○○○○○○○○○號)沒收
判決節錄
一、甲OO(原名O承)明知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改造手槍、
具殺傷力之子彈,分別係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第1項第1款
、第2款所列管之槍砲、彈藥,非經中央主管機關O可,不得無故持
有、寄藏,竟於民國103、104年間某不詳月、日,在桃園市龜山區
某處,受友人(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託,代為保管仿半自動
手槍製造之改造手槍1枝(含槍管1枝,槍枝管制編號0000000000號,
下稱本案槍枝),及具殺傷力之口徑9mm制式子彈4顆、由O屬彈殼
組合直徑9.0±0.5mmO屬彈頭而成之非制式子彈5顆,甲OO收受後,
即將之藏放在由不知情之友人O忠縉出面承租之桃園市○○區○○
街00號(以下稱莊二街址)3樓房間內
而被告、O宇恆既俱謂針對前開毒咖啡包一事,O宇恆前同意賠償被
告1萬元,且迄至被告與O彥晟、「小二」於106年10月19日15時30分
許至O宇恆位於大成街住處前,O宇恆皆尚未現實賠償被告,可見被
告斯時顯係因O宇恆遲不依諾賠償,心生不滿,始邀同O彥晟、「
小二」2人,擬對O宇恆O加強制力使O宇恆提出現款賠償,若被告無
O加強制力催討上述款項之意思,其既有O宇恆之聯絡方式,亦知
O宇恆住處,衡情顯無另邀同O彥晟、「小二」2人前往O宇恆住處,
復在O宇恆住處外尋得O宇恆本人後,未當場或就近在O宇恆住處洽
談,反要求O宇恆一同前往莊二街址之必要
雖由O宇恆前揭證言可知,被告、O彥晟及「小二」等人在O宇恆位
於大成街之住處外使O宇恆前往莊二街址階段,難認已使用不法強
制力剝奪O宇恆之行動自由,惟由O宇恆進入莊二街址後,O宇恆即
遭要求交出行動電話以免其向外求援,反於其自由意思決定其行
動等各情觀之,自斯時起O宇恆之行動自由仍已遭限制,至屬明確
(3)按強盜罪之構成,固以其所實施之強暴、脅迫是否已達於使人
不能抗拒之程度為必要,然是否不能抗拒,應就社會一般通念,
在客觀上是否足以抑制被害人之意思自由為斷(最高法院71年台上
字第1040號、81年台上字第867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所謂使被害人達於不能抗拒之程度云者,即須行為人所使用之
方法,在客觀上使被害人處於不能抗拒或難於抗拒,致不能保持
其對財物或財物上利益之現實支配力而言,亦即依行為人當時行
為之性質及當時存在之具體事實情狀可抑制被害人之抗拒即足當
之,至被害人實際上有無反抗,與本罪之成立要無影響,亦有最
高法院83年度台非字第223號、80年台上字第4075號判決可資參照
本件O宇恆自進入莊二街址後,即遭要求交出行動電話,已斷其向
外求援之管道,復反覆使其罰站在客廳一隅,O宇恆既無能力依被
告之意思立即賠償,復先見被告持西瓜刀在其面前揮舞,被告再
取出本案槍枝指向其頭部,繼之又遭被告、「小二」毆打,O宇
恆隻身一人、孤立無援,且不論是以槍枝擊發或以刀械攻擊人身
體重要部位,動輒均可以使人喪失生命或造成身體極大之傷害,
是斯時O宇恆身心自已遭受重大之壓抑、打擊,其處於當時情況,
客觀上實已喪失意思自由,而達於不能抗拒之程度甚明
一、核被告事實欄一所為,係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
未經O可寄藏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改造手槍罪、同條例第12條
第4項之未經O可寄藏子彈罪
(一)按刑法第302條第1項之妨害自由罪及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
,其所保護之法益均為被害人之自由,罪質本屬相同,然刑法第
302條之妨害自由罪,係妨害他人自由之概括規定,包括「私行拘
禁」及「以其他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兩種行為態樣
而所謂非法方法,當包括強暴、脅迫等情事在內,如僅係以脅迫
之方法使被害人留下而不讓其離去,乃屬以其他非法方法剝奪人
之行動自由O疇,此罪之法定刑既較刑法第304條第1項為重,故行為
人具有一定目的,以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者,除法律別有
處罰較重之規定(例如略誘及擄人勒贖等罪),應適用各該規定
處斷外,如行為人以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為目
的,而其強暴脅迫復已達於剝奪人行動自由之程度,即祇成立刑
法第302條第1項之妨害自由罪,要無再論以刑法第304條第1項強制
罪之餘地
又刑法第302條之妨害自由罪,原包括私行拘禁或以其他非法方法
剝奪人之行動自由,所謂非法方法,當包括強暴、脅迫等情事在
內
故於私行拘禁或以其他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過程中,有對被害
人O加恐嚇行為,自屬包含於妨害行動自由之同一意念之中,縱其
所為,合於刑法第305條恐嚇危害安全罪之要件,仍應視為剝奪行
動自由之部分行為
惟行為人若在著手實行犯罪行為繼續中轉化(或變更)其犯意(
即犯意之升高或降低),亦即就同一被害客體,轉化原來之犯意
,改依其他犯意繼續實行犯罪行為,致其犯意轉化前後二階段所
為,分別該當於不同構成要件之罪名,而發生此罪與彼罪之轉化
,除另行起意者,應併合論罪外,其轉化犯意前後二階段所為仍
應整體評價為一罪
是犯意如何,原則上以著手之際為準,惟其著手實行階段之犯意
嗣後若有轉化為其他犯意而應被評價為一罪者,則應依吸收之法
理,視其究屬犯意升高或降低而定其故意責任,犯意升高者,從
新犯意
又因行為人轉化犯意前後二階段行為係屬可分之數行為,且係分
別該當於不同構成要件之罪名,並非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自不
能依想像競合犯之規定從一重處斷(最高法院99年台上字第3977判
決意旨參照)
是本票權利之發生、行使及處分既與證券之作成或占有具有不可
分離之關係,自亦具有「物」之性質,而得為竊盜罪(刑法第320
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刑法第339條第1項)、強盜取財罪(刑法
第328條第1項)或恐嚇取財罪(刑法第346條第1項)等犯罪之客體
,非僅單純之權利或財產上之利益
本票為有體物,並為有價證券,有經濟價值,被告以強暴脅迫方
法致使被害人不能抗拒簽發交付本票,即屬強盜行為(最高法院
89年度臺上字第3724號、86年度臺上字第2056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惟該強制行為既已達於剝奪O宇恆之行動自由,應逕依第302條第1項
論以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而無適用同法第304條第1項強制罪之
餘地
是核被告事實欄二所為,係犯刑法第330條第1項之攜帶兇器強盜罪
公訴意旨認被告係犯同法第328條第1項之強盜罪,尚有未合,惟起
訴之基本事實同一,且本院已依法踐行告知程序(參本院訴字卷
(一)第134頁反面),爰變更起訴法條審理之
三、按共同正犯之所以應對其他共同正犯所實施之行為負其全部
責任者,以就其行為有犯意之聯絡為限,若他犯所實施之行為,
超越原計畫之範圍,而為其所難預見者,則僅應就其所知之程度
,令負責任,未可概以共同正犯論,最高法院著有50年台上字第1
060號判例可資參照
(一)被告與O彥晟、「小二」間,就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有犯意
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二)查O宇恆前因在莊二街址取走被告所有毒咖啡包,而同意賠償
被告1萬元,是被告、O宇恆間確有因該毒咖啡包而生金錢債務糾葛
,已如前述,而O彥晟在本院亦供承:我知道去O宇恆家找O宇恆是
要處理O宇恆拿甲OO毒咖啡包的賠償問題等語在卷(參本院卷(一
)第121頁反面),惟O彥晟、「小二」等人,與被告、O宇恆因前述
毒咖啡包而生之賠償糾紛無涉,本難期其等知悉被告、O宇恆間之
賠償約定詳情,且以O宇恆前揭證述情節,其在莊二街址似亦未否
認與被告間有前揭毒咖啡包糾葛及賠償約定,則O彥晟、「小二
」2人主觀上既認被告、O宇恆間存有毒咖啡包之債權債務關係存在
,卷內復無積極事證可資證明O彥晟、「小二」2人確知被告、O宇
恆間之債權債務關係詳情,尚不能僅以O彥晟、「小二」2人與被
告間有以強制力向O宇恆索討債務之犯意聯絡,即逕謂O彥晟、「
小二」2人在場目睹O宇恆簽發本票時,必知悉O宇恆所簽發者必屬
與債權額顯不相當之本票,而遽認O彥晟、「小二」2人在被告為強
盜行為當時,亦與被告間有共同強盜之意思聯絡
是被告所為強盜犯行,顯已超越O彥晟、「小二」2人原與被告間預
定之犯罪計劃範圍,自難遽令O彥晟、「小二」2人與加重強盜部
分與被告共負其責
四、被告以一行為同時觸犯非法寄藏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槍
枝罪、非法寄藏子彈罪,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
一重之非法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槍枝罪處斷
行為人為犯特定罪而持有槍、彈,並於持有槍、彈後即緊密實行
該特定犯罪,雖其持有槍、彈之時地與犯特定罪之時地,在自然
意義上非完全一致,然二者仍有部分合致,且犯罪目的單一,依
一般社會通念,認應評價為一罪方符合刑罰公平原則,如予數罪
併罰,反有過度評價之疑,與人民法律感情亦未契合
是於牽連犯廢除後,適度擴張一行為概念,認此情形為一行為觸
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固屬適當
惟若原即持有槍、彈,以後始另行起意執槍犯罪,則其原已成立
之持有槍、彈罪與嗣後之犯罪,即無從認係一行為所犯,而應依
刑法第50條併合處罰(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514號判決意旨參
照)
查被告於103、104年間某不詳月、日受寄藏放本案槍枝,於106年10月
19日始因毒咖啡包糾紛持以犯強盜罪,是被告所犯非法寄藏可發
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槍枝罪、攜帶兇器強盜二罪,犯意顯然各別
,行為不同,應予分論併罰
六、又公訴人起訴事實固未敘及被告命O宇恆交出行動電話、令其
罰站,及使其在借款契約書上捺指印(按依卷內之借款契約書翻
拍照片所示,並未攝得借款金額欄位,且甚多欄位亦未填載,是
無證據證明該借款契約書已填載特定金額完成,本院難逕認此由
O宇恆捺指印於其上之借款契約書已使O宇恆承認某借款債務,而
已足資表彰特定「權利」存在,尚難為本案強盜行為之客體【即
財產上利益】)部分,惟此部分既與前開經本院論罪科刑部分,
具有實質上一罪關係,應為起訴效力所及,本院自得併予審究
七、爰審酌具有殺傷力之槍枝、子彈具有潛在之危險性,嚴重威
脅社會治安,被告明知前情,仍未經O可受寄藏放,嗣又因毒咖啡
包糾紛,即強令他人簽發本票,惡性難認輕微,兼衡被告受寄槍
枝、子彈期間,暨其高中肄業之智識程度、家庭狀況及犯後坦認
部分犯行之態度等一切情狀,酌情各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
併科罰金部分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及就有期徒刑部分定應
執行刑,以示懲儆
參、沒收之說明:按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
時之法律,刑法第2條第2項定有明文
又沒收為刑法所定刑罰及保安處分以外之法律效果,具有獨立性
,茲就本案諭知之沒收及其理由分述如下,並在主文第2項宣告之
(爰不在各罪名O下逐一重複諭知)
一、被告受寄藏放及用以犯事實欄二所示犯罪之扣案仿半自動手
槍製造之改造手槍1枝(含槍管1枝,槍枝管制編號0000000000號),
屬違禁物,應依刑法第38條第1項,宣告沒收
二、被告受寄藏放原具殺傷力之口徑9mm制式子彈4顆及由O屬彈殼組
合直徑9.0±0.5mmO屬彈頭而成之非制式子彈5顆,業於鑑定時試
射擊發,自已不具有子彈之完整結構,失去其效能,堪認現已不
具殺傷力,爰均不予宣告沒收
四、至被告因犯事實欄二所示犯罪所取得之本票2張(面額60萬元
、20萬元各1張)及借款契約書1張,其中面額60萬元之本票1張已據
被告在O宇恆面前撕毀,另面額20萬元之本票及借款契約書各1張,
亦經被告在本院審理時陳明亦已撕毀在案(參本院訴字卷(一)第
119頁),是上述本票2張及借款契約書1張既皆未扣案,復無證據
證明現仍存在,且歷經本案偵、審程序後,被告再持之行使或流
通之可能性低微,被告亦尚未因而實際取得現款,本院斟酌前情
,認宣告沒收未扣案之本票2張及借款契約書1張,實不具刑法上之
重要性,爰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槍砲彈藥
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第12條第4項,刑法第2條第2項、第11條
前段、第55條、第330條第1項、第51條第5款、第42條第3項前段、第
38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1年台上字第1040號、81年台上字第86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3年度台非字第223號、80年台上字第4075號判決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99年台上字第3977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9年度臺上字第3724號、86年度臺上字第2056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著有50年台上字第1060號判例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514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想像競合 3 , 共同正犯 2 , 牽連犯 1 , 分論併罰 1 , 評價為一罪 3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8,A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12,A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30條第1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總則,易刑

刑法,第38條第1項,38,總則,沒收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4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3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8,A   2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12,A   2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8條第1項,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30條第1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2

刑法,第328條第1項,328,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2

刑法,第302條,302,妨害自由罪   2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2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第1項第2款,4,A   1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第1項第1款,4,A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50,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1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1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1

刑法,第2條,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