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90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緩刑 | 刑法第138條,妨害公務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主文
甲OO,丙OO,丁OO毀棄公務員職務上委託第三人掌管之物品,各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丁OO均緩刑貳年,並各應自本判決確定之日起壹年內向公庫支付新臺幣參萬元
乙OO毀棄公務員職務上委託第三人掌管之物品,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緩刑貳年,並應自本判決確定之日起壹年內向公庫支付新臺幣肆萬元
戊OO毀棄公務員職務上委託第三人掌管之物品,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己OO毀棄公務員職務上委託第三人掌管之物品,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庚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證據能力本判決以下引用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戊OO、
己OO(以下合稱被告6人)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檢察官、被
告6人均不爭執其證據能力,且迄至言詞辯論終結前亦未聲明異議
,本院審酌上開陳述作成之情況並無違法不當之情形或證明力明
顯過低之瑕疵,爰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及第2項規定,認
均得為證據
再本判決以下引用之非供述證據,檢察官、被告6人均未表示排除
此部分證據之證據能力,本院審酌並無證據證明前開非供述證據
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亦無顯不可信之情況與不得作為
證據之情形,爰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第159條之
4規定,認均得為證據
(一)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部分:1.上揭犯罪事實,業據被告
甲OO、乙OO、丙OO、丁OO於本院審理中均坦承不諱(見訴卷三第84頁
及其背面、102頁),且分別有證人即如附表編號一查獲地點欄所
示撞球廣場之負責人O英修於警詢及偵訊時之證述、證人即如附表
編號二查獲地點欄所示該址於102年8月至103年11月間之所有人O智
凱於警詢及偵訊時之證述、證人即如附表編號三查獲地點欄所示
該址之所有人O金水於偵訊時之證述可佐(見他卷第227頁及其背面
、235頁及其背面、偵卷第69至70、74、76頁),並有如附表編號一
至四保管字號欄所示字號之各該桃園縣(現改制為桃園市,下同
)政府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隊扣押物品清單、收據、目錄表、代保
管單、責付保管條、O訪現場照片等件各1份存卷可參(見他卷第2
5至26、29至30、53至54、56頁及其背面、58至59、62至63、65至66、68頁
及其背面、偵卷第93頁背面至94、114至115、117頁及其背面、120頁背
面至121頁),已足認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之任意性自白確
與事實相符,均堪予採信
被告己OO則辯稱:伊不知道機檯在哪裡,伊知道伊簽的是代保管單
,簽的時候沒有看那麼多,警察說伊不簽的話要辦伊妨害公務,
但警察應該要請負責人簽保管條而不是叫伊承擔這個責任,且機
檯也不是伊的云云(見審訴卷第62至63頁背面、88頁及其背面、訴
卷二第10頁及其背面、24至25頁、訴卷三第84、85、102頁)
被告戊OO、己OO於簽署上開各該代保管單時,既均已有一定年紀及
社會經歷,且均係曾受相當教育、智識健全而具有利害辨識能力
之成年人,其等見上開文件之明確記載,猶仍簽署上開文件,復
見警員將上開各該電子遊戲機均留在查獲現場,衡情焉有可能無
法理解其等簽署代保管單之意義?況被告戊OO、己OO於本院審理中
均自承其等知悉所簽署文件包含代保管單(見審訴卷第62頁及其
背面、88頁)
(一)按刑法第138條所謂公務員委託第三人掌管之物品,係指該物品
由公務員基於職務上之關係委託第三人代為掌管者而言,此所謂
第三人並不排除受扣押之本人
所謂「毀棄」,則係指毀滅或拋棄,使物之效用全部喪失(最高
法院87年度台上字第1649號判決、107年度台上字第4933號判決意旨參
照)
是核被告6人所為,均係犯刑法第138條毀棄公務員職務上委託第三
人掌管之物品罪
(二)又被告甲OO前因違反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等案件,經本院以
98年度壢簡字第2332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3月確定,並於98年11月18日
易科罰金執行完畢,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卷可
憑,是被告甲OO於受上開徒刑之執行完畢,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案
有期徒刑以上之罪,固為刑法第47條第1項所指累犯
惟本院審酌上開案件係未領有電子遊戲場業營業級別證而經營電
子遊戲場業之犯罪類型,與本案之犯罪類型尚屬迥異,無從僅憑
被告甲OO再犯本案,即認其有何特別惡性或有對刑罰之反應力薄弱
等教化上之特殊原因,且綜觀全案情節,對比本案罪名之法定刑
而言,其罪刑應屬相當,並非必再加重其最高或最低法定本刑不
可,本院復已將被告之素行列為量刑因素之一,是認無再依累犯
規定加重之必要(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參照),且
不在主文中贅列累犯,併此敘明
兼衡其等各自之素行、所受教育反映之智識程度、家庭經濟狀況
等一切情狀,綜合斟酌後分別量處如主文第1項至第4項所示之刑,
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資警惕
(四)另被告乙OO、丙OO、丁OO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
告,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卷可考,素行良好,
堪信此次應係一時失慮致罹此刑典,且其等犯罪後又均坦承犯行
而有悔悟之意
本院審酌上開各情狀,認被告乙OO、丙OO、丁OO經此刑事偵審追訴
程序及刑之宣告後,應能知所警惕,諒無再犯之虞,上開所宣告
之刑應以暫不執行為適當,惟為督促其日後確能深切記取教訓,
爰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第2項第4款之規定,均併予宣告緩刑
2年,並諭知被告乙OO應於本判決確定之日起1年內向公庫支付新臺
幣(下同)40,000元
倘被告乙OO、丙OO、丁OO違反本院諭知之負擔而情節重大,足認此
緩刑之宣告難收其預期效果而有執行刑罰之必要者,檢察官尚得
聲請撤銷本案緩刑之宣告,併此敘明
因認被告庚OO涉犯刑法第138條之毀棄公務員委託掌管物品罪嫌等語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定有明文
此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無論其為直接或間接證據,均須達
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始得
據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庚OO涉犯刑法第138條之毀棄公務員委託掌管物
品罪嫌,無非係以被告庚OO於警詢、偵查中之供述、證人李晶梅
於警詢、偵查中之證述、桃園市政府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隊扣押物
品清單、代保管單、O訪照片等件為其主要論據
訊據被告庚OO堅決否認有何上開犯行,辯稱:伊並無毀棄公務員委
託其掌管物品之犯意,且伊後來已找到上開電子遊戲機,並已向
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贓物庫辦理入庫等語(見審訴卷第62、88、
99頁背面、102頁、訴卷一第137頁)
況衡諸常情,倘被告庚OO主觀上確有毀棄公務員委託其掌管物品之
犯意,其亦應不會積極找尋上開電子遊戲機並辦理前揭入庫,益
徵被告庚OO是否具有前揭犯意,仍值懷疑,本院自尚不能排除被
告庚OO先前之所以未能於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贓物庫清查時即提
出該等電子遊戲機,僅係因其一度未能掌握其所代為保管上開電
子遊戲機去向之可能性
基此,公訴意旨所提出前揭證據至多僅能證明被告庚OO曾一度未能
確認其所代為保管之上開電子遊戲機去向,尚無從證明其確有拋
棄上開電子遊戲機致該等物品效用全部喪失之客觀犯行及主觀犯
意,本院自不能僅憑該等證據即遽認被告庚OO有何刑法第138條之
毀棄公務員職務上委託第三人掌管物品之犯行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刑法
第138條、第41條第1項前段、第74條第1項第1款、第2項第4款,判決
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87年度台上字第1649號判決、107年度台上字第4933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138條,138,妨害公務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總則,緩刑

引用法條

刑法,第138條,138,妨害公務罪   6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總則,緩刑   2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2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47條第4項,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