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91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54條,毀棄損壞罪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321條第2項,竊盜罪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竊盜罪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5條第2項,未遂犯
腳踏車壹臺|
主文
甲OO犯竊盜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千元折算壹日
犯攜帶兇器竊盜未遂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千元折算壹日
應執行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千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腳踏車壹臺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
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
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而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
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
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查本案當事人就本判決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
面陳述之證據能力,於本院準備程序、審判期日中均表示沒有意
見,且迄至言詞辯論終結前亦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該等具有傳
聞性質之證據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
瑕疵,應無不宜作為證據之情事,認以之作為本案證據,應屬適
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認均有證據能力
另卷內非供述證據跟本案都有關連性,也沒證據可證是偵查人員
用不法方式取得,是依照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認
有證據能力
一、上揭犯罪事實一部分,業據被告甲OO於警詢、偵查及本院審理
時坦承不諱,核與告訴人O宇翔於警詢時陳述遭竊上開腳踏車等
情相符,復有卷附刑案現場照片8張、員警職務報告書1份可稽,足
認被告之任意性自白核與事實相符,堪予採信
在我叫他之前,他有看向賓士車內部,他離開時有丟東西到旁邊
草叢,那時候我看到他身邊已經沒有鐵鎚,想說他是不是丟那個
鐵鎚,但我沒有在草叢附近找被告丟的東西等情明確,核其證述
內容翔實且與其警詢、偵查中歷次陳述一致,堪認確係證人親身
經歷之見聞情形甚明,而依證人上揭陳述,雖其未親眼看見被告
持鐵鎚敲破O窗,但其確有目擊被告攜帶鐵鎚到場,並於聽後玻璃
破掉聲後旋下車察看,並看到被告站立上開玻璃破損之自小客車
旁,且有看向該車內部等情,核與被告自承有在上開小客車旁從
破掉玻璃察看車內等情一致,則從當時僅有被告1人接近上開小客
車之時、O密接性推論,本案確係被告持鐵鎚擊破告訴人上開O窗
玻璃,殆屬無疑,又證人所述看見被告及O窗破損位置,亦核與告
訴人O宏於警詢及偵查中指訴:案發當日由O駕駛停放上址之上
開小客車右前O窗遭人打破等情相符,復有犯罪嫌疑人指認表、報
案內容案件明細、刑案現場照片(含監視錄影畫面翻拍照片)、
監視器光碟1片在卷可稽,足認被告當時確有擊破O窗後搜尋財物
之舉,核屬已著手竊取上開車輛內財物之行為無訛,是被告上揭
所辯未擊破O窗且僅係為看看車內有無死人乙節,自非可採
(二)至被告辯稱其所攜帶者是黑色橡膠棒,並非鐵鎚乙節,經查,
卷內監視畫面擷取照片所示內容雖有攝得被告當日有手持一黑色
棒狀物,但該畫面僅有被告經過中壢區文化二路、O生三街路口
之片段時刻,且無從判斷係被告行經告訴人上開車輛之前或後所
攝得,亦非直接攝錄告訴人停放上開車輛之現場情形,另經提示
該照片質以證人O秉安於審理時明確結證其當日所見之棒狀物並非
照片所示者,看到的棒狀物只有鐵鎚等情,復佐以證人上揭陳述
看見被告有丟棄物品於路邊草叢,且被告自承其所持之黑色橡膠
棒,並無法用以擊破O窗等節,綜上諸情,堪認被告當日應係有攜
帶該橡膠棒及證人所見可用以擊破O窗之鐵鎚到案發現場,自不
能單憑上揭被告所辯及照片,遽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查被告行為後,刑法第320條竊盜罪及同法第321條加重竊盜罪規定
,已於108年5月29日經總統以華總一義字第10800053451號令修正公布,
於同年5月31日施行,修正如下:1.修正前第320條第1項條文為:「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
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修正後規定之構成要件並未變更,僅提高罰金刑之刑度,茲
比較新舊法結果,自以修正前規定對被告較為有利,依刑法第2條
第1項前段,應適用行為時即修正前刑法第320條第1項規定對被告
論罪科刑
2.修正前第321條第1項第3款條文為:「犯竊盜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
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十萬元以下
罰金:三、攜帶兇器而犯之者
」,修正後條文則為:「犯前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而有下列情
形之一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十萬元以下
罰金:三、攜帶兇器而犯之
」,新法將「犯竊盜罪」改為「犯前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
且將原條款之「新臺幣」、「者」刪除,修正後規定之構成要件
並未變更,僅提高罰金刑之刑度,茲比較新舊法結果,自以修正
前規定對被告較為有利,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應適用行為時即
修正前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規定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修正前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修正前
刑法第321條第2項、第1項第3款之攜帶兇器竊盜未遂罪及刑法第354
條之毀損罪
被告以一行為同時觸犯上揭攜帶兇器竊盜未遂及毀損等罪名,為
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之攜帶兇器竊盜未遂罪處
斷
另被告所犯上揭竊盜及攜帶兇器竊盜未遂罪間,犯意各別、行為
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又被告已著手於攜帶兇器竊盜之實行而不遂,為未遂犯,爰依刑
法第25條第2項規定,按既遂犯之刑減輕之
(三)爰審酌被告年值青壯,不思循正途獲取所需,反圖不勞而獲,
恣意竊取他人財物,未能尊重他人之財產法益,所為實非可取,
且犯後僅坦承部分罪行,兼衡告訴人等所受財損價值、被告之犯
罪動機、目的、情節及所生危害暨其生活及經濟狀況、智識程度
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定如主文所示之應執
行刑,及就各宣告刑與所定應執行刑,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
準
(四)沒收:查被告竊得之上開腳踏車為其犯罪所得,未經扣案且未
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
宣告沒收,並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
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修正前刑法第320條
第1項、第321條第2項、第1項第3款、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354條
、第55條、刑法第25條第2項、第41條第1項前段、第51條第5款、第
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
,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25條第2項,25,總則,未遂犯
名詞
想像競合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2項,321,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25條第2項,25,總則,未遂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21條第2項,321,竊盜罪   4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4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3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3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2

刑法,第321條第1項,321,竊盜罪   2

刑法,第25條第2項,25,總則,未遂犯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21條,321,竊盜罪   1

刑法,第320條,320,竊盜罪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159條第1項,159,妨害秩序罪   1

刑法,第159條之4,159-4,A   1

刑法,第159條之1,159-1,A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