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91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刑法第305條,妨害自由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05條恐嚇危害安全罪嫌等語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無證據不得認定其犯罪事實,刑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
又按刑法第305條之恐嚇罪,所稱以加害生命、身體、自由名譽、
財產之事,恐嚇他人者,係指以使人生畏怖心為目的,而通知將
加惡害之旨於被害人而言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05條恐嚇危害安全罪嫌,無非係
以被告於偵查中之供述、證人即告訴人於偵查中之證述、檢察官
勘驗筆錄1份、監視器錄影畫面翻拍照片56張等,為其主要論據
(一)被告與告訴人為鄰居關係,其於107年10月23日晚間7時許,手持
鐵鎚敲擊告訴人租屋處大門後旋即離去,嗣被告於告訴人至其住
處理論時,有口出「我出來打好不好」一語,復以其左手向前揮
擊之事實,經證人即告訴人O秀玲於本院審理時證述明確(見本院
易卷第86至91頁),並有本院勘驗筆錄及擷圖各1份在卷可證(見
本院易卷第35至40、43至53頁),是此部分事實,堪以認定
(二)本案被告雖有於前揭時、地前往告訴人住處門口、持鐵鎚敲擊
大門,然稽之其用意係因被告不滿告訴人住處發出噪音,所為之
要求告訴人停止噪音之行為,衡諸社會常情,客觀上為制止鄰居
發出噪音、捍衛己身權利舉動,尚難認有任何加害生命、身體、
自由、名譽、財產等惡害內容之通知,要與刑法「恐嚇」之構成
要件有間
從而,告訴人嗣後雖證稱其對被告之前述言論或舉措感到害怕,
然由上開被告與告訴人對話全文以觀,一般人於此針鋒相對、唇
舌相譏情景,對他方因氣憤口出之惡言,通常不會因此心生畏怖
,縱認告訴人聽聞後感到不快或不滿,甚或因被告以自身激憤情
緒對其施壓,而認受威脅,仍均僅得認屬其個人感受而已,尚難
執此推認被告所為合於刑法上之恐嚇要件
五、綜上所述,本案依公訴人所提出之證據,仍有合理懷疑存在
,尚不足以證明被告確有公訴意旨所指之犯行,揆諸前揭說明,
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3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