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0911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54條,毀棄損壞罪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毀損他人物品罪,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經查,本判決下列所引各項供述證據,檢察官、上訴人即被告甲
OO(下稱被告)於本院審理中均未爭執證據能力(見本院卷第47頁
反面至48頁),本院審酌各該證據作成時之情況,並無違法不當
或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認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均俱有證據能力
被告上訴意旨略以:被告與告訴人間並無怨隙,原判決理由欄雖
以:「被告O經找之前的老闆理論,我有勸阻被告不要跟老闆起衝
突,當時的老闆不喜歡人家吵架,老闆得知上情後很生氣,就把
被告開除等語綦詳,可見被告確有毀損告訴人住處大門欄桿及窗
戶之動機…」作為認定被告犯罪動機之理由,惟亦未傳之前老闆
到庭證實,告訴人所述尚非無疑
惟被告始終無法提出其將小客車借予他人或「阿忠」之證據,被
告上訴意旨要係就原審依職權為證據取捨及心證形成之事項,反
覆爭執,均無可採,其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判決節錄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固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
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
惟同法第159條之5亦明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
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
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
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
」,其立法意旨在基於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現之理
念,酌採當事人進行主義之證據處分權原則,並強化言詞辯論主
義,透過當事人等到庭所為之法庭活動,在使訴訟程序順暢進行
之要求下,承認傳聞證據於一定條件內,得具證據適格,屬於傳
聞法則之一環,基本原理在於保障被告之訴訟防禦反對詰問權
是若被告對於證據之真正、確實,根本不加反對,完全認同者,
即無特加保障之必要,不生所謂剝奪反對詰問權之問題(最高法
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09號判決意旨參照)
經查,本判決下列所引各項供述證據,檢察官、上訴人即被告甲
OO(下稱被告)於本院審理中均未爭執證據能力(見本院卷第47頁
反面至48頁),本院審酌各該證據作成時之情況,並無違法不當
或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認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均俱有證據能力
二、至其餘憑以認定被告犯罪事實所引各項非供述證據,查無違
反法定程序取得之情,依同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俱有證據
能力
(二)被告所辯不足採之理由:1.徵諸被告歷次之辯解,其先於偵查
時辯稱:案發當天是綽號「阿忠」之友人開車,伊不知道他的真
實姓名及聯絡方式,也忘記「阿忠」是何時向O借車云云(見偵查
卷第28頁)
2.又被告所有車牌號碼0000-00號自用小客車為BMW廠牌,且依被告所
陳,其尚需繳付該車貸款(見偵查卷第9頁、原審卷第106頁),顯
見該車對被告而言亦屬具有重要財產價值之物,衡情常人出借該
車時,理當會先確認對方之真實身分、借用目的,並約定返還日
期,以避免該車遭他人侵占或有其他違規事項,而以被告與「阿
忠」僅為於工地認識之同事觀之,難認渠等間有何長期信賴、信
任之關係存在,被告卻願意在不知「阿忠」之真實姓名以及任何
聯絡方式之下,將其所有小客車交與「阿忠」,無異放任「阿忠
」得自由處分上開小客車,實與O情有違
復參以被告自陳其與「阿忠」間無仇恨糾紛,其亦未曾聽過「阿
忠」與告訴人間有糾紛(見原審卷第106頁),「阿忠」又何有特
地向被告借用車輛,短時間內往返桃園、臺中兩地,持磚塊朝毫
無恩怨之告訴人住處大門欄杆及窗戶扔擲,致與「阿忠」亦無任
何仇恨怨隙之被告遭追訴毀損罪嫌之必要,益徵被告前開辯詞,
不合O情,純係事後卸責之詞,洵不足採
被告O經找之前的老闆理論,伊有勸阻被告不要跟老闆起衝突,當
時的老闆不喜歡有人吵架,老闆得知上情後很生氣,就把被告開
除等語(見原審卷第52頁反面、第53頁反面至第54頁)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54條之毀損他人物品罪
三、原審以被告罪證明確,適用刑法第354條、第41條第1項前段,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等規定,並審酌被告因故對
告訴人心生不滿,竟恣意毀損告訴人之財物,顯然未能尊重他人
財產權,亦欠缺情緒管理及自我控制能力,所為應予非難
復說明未扣案之磚頭固係被告持以實行毀損犯行之犯罪所用之物
,然無證據證明為被告所有,不予宣告沒收,其認事用法尚無不
合,量刑亦稱妥適
被告上訴意旨略以:被告與告訴人間並無怨隙,原判決理由欄雖
以:「被告O經找之前的老闆理論,我有勸阻被告不要跟老闆起衝
突,當時的老闆不喜歡人家吵架,老闆得知上情後很生氣,就把
被告開除等語綦詳,可見被告確有毀損告訴人住處大門欄桿及窗
戶之動機…」作為認定被告犯罪動機之理由,惟亦未傳之前老闆
到庭證實,告訴人所述尚非無疑
被告並無與畫面中丟擲東西者相同之衣物,加以監視錄影畫面畫
質並不清晰、拍攝角度造成失真、拍攝時間為晚間8時25分光線昏
暗,無法正確判斷是否為被告,且告訴人於原審亦陳稱,無法確
定監視錄影畫面中之人為被告,何以此有利於被告之證據,若依
原判決認定經過情形觀之,上開自用小客車於106年9月23日之ETC通
行紀錄,於該日晚間7時11分許經過國道1號北上162.1公里處即國道
1號轉接國道4號后里路段,再於同日晚間8時9分許經過國道1號北上
66.4公里處即國道1號幼獅、平鎮系統,再於同日晚間10時1分許經
過國道1號南下66.4公里處即國道1號平鎮、幼獅系統,復於同日晚
間10時47分許經過國道1號南下146.5公里處即國道1號銅鑼、三義系
統(見原審卷第35頁),上開小客車係於同日3小時餘來回往來桃
園及臺中兩地,里程合計200餘公里,其油耗、O速公路通行費合計
當花費約1000元,僅持磚塊毀損告訴人住處欄杆及2樓窗戶,顯然
手段與目的不合比例
車輛行駛O速公路將留下ETC通行紀錄,且各重要路口事故熱點均有
設置監視錄影器,此為眾所周知之事,被告若有報復告訴人之真
意,理應向不太熟識之人O借汽車,始能因O主不知真實年籍、聯
絡方式,而避免遭查獲,豈有駕駛自己所有之自小客車前往犯案
之理?由此可知被告所辯,係綽號「阿忠」之人借用汽車,尚非
無據云云
惟被告始終無法提出其將小客車借予他人或「阿忠」之證據,被
告上訴意旨要係就原審依職權為證據取捨及心證形成之事項,反
覆爭執,均無可採,其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判例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09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傳聞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引用法條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