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0911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169條,偽證及誣告罪 | 刑法第169條第1項,偽證及誣告罪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無罪
上訴人  :  乙O O
上訴理由
六、原審審理結果,認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公訴意旨
所指之前開犯行,而為被告無罪之諭知,尚無不合
自訴人上訴意旨略稱:(一)依被告所述明知,自訴人自被告處
收取310萬元,係因自訴人介紹O陳碧雲與被告協定後,被告同意支
付自訴人之O介費用,且過程中自訴人並未對被告有實施恐嚇之言
行,被告亦非因遭恐嚇而支付上開金錢,核與刑法恐嚇取財罪之
構成要件有閒,又被告雖陳述沒有要告自訴人,僅向警方報備,
然刑事案件既向警方報案,並經製作筆錄,即為提告,自訴人將
受刑事追訴,已構成誣告罪嫌,而原判決竟以被告會在土地整合
完成前,即同意給付O陳碧雲實際支付土地整合費用半數以上之
金額予自訴人,顯然不合於常情,屬證據上理由矛盾之當然為違
背法令
自訴人上訴意旨乃係基於其主觀上之臆測,在經驗法則上仍不足
以佐證被告所涉之犯行為真實
茲自訴人上訴意旨僅係對原審依職權所為之證據取捨以及心證裁
量為不同之評價,然此業經本院指駁如前,自訴人上訴意旨所指
各節,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判決節錄
另於同年9月間,被告投入103年度基隆市議員選舉,自訴人為O討剩
餘90萬元,竟基於意圖妨害他人選舉之犯意,於同年10月7日下午
2時許,隻身到其服務處向其要錢,一定要其拿出90萬元來,不然
要讓其服務處雞犬不寧
然上開案件,嗣經臺灣基隆地方法院檢察署(現已更名為臺灣基
隆地方檢察署,下同)偵查後,作成104年度選偵字第23號不起訴處
分確定,而被告於於該案偵查中證稱:「被告(即本案自訴人)
自102年開始,向O要土地買賣之介紹費,開始跟O要很多錢,後來
發現土地整合案件無這麼多利益,伊遂與自訴人談好以400萬元為
報酬,伊有支付310萬元」、「伊沒有要告他」等語,可知自訴人
自被告收取310萬元係因自訴人介紹O陳碧雲與被告協定後,被告同
意支付自訴人之O介費用,且過程中自訴人並未對被告有實施恐
嚇之言行,被告亦非因遭恐嚇而支付上開金錢,自與刑法恐嚇取
財之構成要件有別
又自訴人固於被告選舉期間,多次前往被告選舉服務處,惟其目
的係為O討剩餘90萬元土地O介費,且觀諸被告當庭之陳述,可知自
訴人與其同行之人於O討土地O介費過程中,並無證據可以證明自
訴人對於被告有何以加害其生命、身體、財產、名譽之事恐嚇於
被告,且被告之反應,亦非心生畏懼,僅係其個人憂心選民見其
遭自訴人O討金錢一事,產生負面評價,擔心影響其選舉形象,故
而不願自訴人前去O討土地O介費爾,亦難認自訴人有何妨害被告
選舉之舉,被告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向前開機關申告,因認被
告係犯刑法第169條之誣告罪嫌云云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即無從遽為有罪之確信(最高
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
又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亦有明文,前開規定係編列在刑事訴訟法
第一編總則第十二章「證據」中,於自訴程序之自訴人同有適用
(最高法院91年度第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再按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
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最高法院52年上字
第1300號判例參照)
而自訴人提起自訴,目的亦在於使被告受刑事訴追,是其陳述亦
須有其他補強證據佐證,方足憑以認定被告之犯罪事實
又刑法第169條第1項之誣告罪,係以使他人受刑事或懲戒處分為目
的,而為虛偽申告之犯罪
誣告罪之成立,以告訴人所訴被訴人之事實必須完全出於虛構為
要件,若有出於誤會或懷疑有此事實而為申告,以致不能證明其
所訴之事實為真實,縱被訴人不負刑責,而告訴人本缺乏誣告之
故意,亦難成立誣告罪名(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8號、43年台上
字第251號、44年台上字第892號判例參照)
三、本件自訴人認被告涉有誣告罪嫌,無非係以被告於警詢之供
述、證人O貴秋、O新居、O陳碧雲於警詢中之證述、佣金分配協議
書及O細、蒐證照片、合作金庫商業銀行東臺北分行支票影本、臺
灣基隆地方檢察署104年度選偵字第23號不起訴處分書等資料,為
其主要論據
四、訊據被告堅決否認有誣告犯行,辯稱:伊去警局僅是為了備
案,伊並沒有誣告自訴人之動機,是因為自訴人帶人來好幾次,
伊只是希望不要再有人來騷擾,且我們當時約定全部做好給400萬
,然當時還沒有做完,只完成2/3,所以伊給自訴人310萬,至迄今
仍尚未完成,又選舉當時,自訴人至服務處時,其語氣及動作均
不客氣,然於地檢署時,檢察官問O要不要提告,伊說只要自訴人
不要來煩伊,伊沒有要提告等語
(二)警方於103年10月14日,在被告議員服務處,對於被告製作警
詢筆錄時,被告業已向警方表明伊暫時保留告訴權,不對自訴人
提告,且於偵查中向檢察官表示伊沒有要告自訴人,可知被告並
無意圖使自訴人受刑事處分或懲戒處分,而為虛偽之告訴、告發
,要無誣告自訴人之主觀犯意或客觀犯行
(五)依證人O純興所述,警方係依被告所提出之土地開發整合協
議書及補充協議書、蒐證照片及基隆市警察局之移送書,認定自
訴人可能涉及恐嚇取財及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且觀諸被告
於警詢及偵訊之供述,均未曾表明自訴人涉嫌違反選舉罷免法,
甚於偵訊時向檢察官表明自訴人之舉,與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無
關等語,難認被告有向警方申告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之意,
自與誣告之要件不符
(一)被告於103年10月14日下午2時8分至同日下午3時10分許,在其
位於基隆市○○區○○街00號之議員服務處,接受警方之詢問時,
陳稱:伊是在102年11月間,因O陳碧雲女士所屬的財盛建設公司委
託洽談本市七堵區溪頭段423等9筆土地(約918坪),與地主協調
買賣,在同年11月間,土地O介O玉慧帶同乙OO來找O要介入土地協調
,因為O陳碧雲承諾每坪土地以18萬購買,另參與土地整合之人整
合費每坪3萬元,該9筆土地共有137名持有人,所以自訴人說要幫
忙協調整合地主,但是他一個地主也不認識,也不參與實質整合
工作,卻要求索取每坪整合費1萬5,000元,等於他一個人要求一半
之整合費,伊與其他四人只能拿到另外一半的土地整合費,非常
不公平,所以伊不願意讓他加入土地整合的工作,他就帶了三個
人來伊服務處跟O講:「你不要以為你是市議員,我就不敢拿刀殺
你」,所以伊心生畏懼,迫於無奈的情況下,伊與他討價還價,
以這9筆土地如果整合成功,伊便給他400萬元,他才答應
並經證人即基隆市警察局刑警大隊偵查佐O世隆於原審中證稱:伊
記得當時有調服務處的監視錄影器,可是影像分不出來誰是誰,
是被告告訴我們,自訴人有恐嚇取財還有違反選罷法的情事,從
警詢筆錄觀之,伊有詢問被告當時是否要對O延風提出告訴,但是
被告表示說要暫時保留告訴權,暫時不提告等語明確(見原審卷
第151至152頁),另證人即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偵查佐O純興
於原審中證稱:監視器是基隆市刑大給伊的,那個圖是伊擷取的
,伊是依照被告跟我們講大概的狀況,伊比對錄影帶看到的去做
的,真實的狀況我們不知道,伊只知道從被告的陳述還有錄影帶
所看到的,就是O延風有來,有跟被告講話,有離開,至於內容,
我們沒有辦法確定,我們只能夠就警詢中被告所陳述的來做,他
字卷第61頁編號25、26之圖片說明「O延風恐嚇A1支付20萬元,被害
人不從,O延風涉嫌作勢毆打被害人及其妻,被害人往後退,並以
手護住妻子」文字,伊按照被告警詢筆錄的部分來做,伊印象中
伊在看帶子的時候,就外觀上O延風確實是有那個動作,所以伊才
會講O延風涉嫌等語(見原審卷第157至158頁),是被告確有向承
辦警員表示受到自訴人恐嚇之意,惟其並未提出告訴等情,應可
認定
自訴人有無於上揭時地對於被告O加恐嚇,於該案之調查中,除被
告之供述外,雖乏其他證據可為證明,然自訴人之前揭對於被告
400萬元之債權如非係出於不正方法而取得,當被告未依約給付,
自訴人大可透過訴訟向被告取償,自訴人卻捨此途徑不為,屢屢
至被告之服務處,甚至攜同不明人士前往,其欲藉此方式造成被
告之壓力,以促使被告給付餘款之意圖實甚為明顯,則被告上揭
於警詢所陳,自有所本
另自訴人請求再予傳喚證人O世隆、O純興、O玉慧,以證明證人於
原審所為證言與事實不符云云,按刑事訴訟法第196條規定,證人
已由法官合法訊問,且於訊問時予當事人詰問之機會,其陳述明
確別無訊問之必要者,不得再行傳喚,經查,證人O世隆、O純興、
O玉慧於原審審理中具結後經自訴代理人交互詰問,有各次之審
判筆錄在卷可參(見原審卷第147-162、185-196頁),本院就其等所證
事項業已論述如前,待證事實亦臻明瞭,本件事證已明,核無再
予傳喚之必要,附此敘明
(七)綜上所述,被告前揭於警詢向警方所指自訴人涉及恐嚇取
財之情事,並非毫無依據之憑空捏造,並無證據證明被告係明知
不實之事項而故為不實之指述,且被告於警偵訊中均表明無提起
告訴之意,尚難遽為認定被告有自訴人所指之誣告犯行,本件依
自訴人所提出之證據,尚不足為被告涉犯誣告罪之積極證明,自
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六、原審審理結果,認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公訴意旨
所指之前開犯行,而為被告無罪之諭知,尚無不合
本院衡酌自訴意旨認被告所涉上揭犯嫌,除自訴人所提上開證據
外,別無其他補強證據佐證,且經原審傳喚證人即承辦警員到庭
證述及審酌上開證據後,認被告確有向警員表示受到自訴人恐嚇
,惟尚無提起告訴之意,與自訴人對於前揭之債權,自可透過訴
訟向被告取償,卻屢屢至被告之服務處,甚至攜同不明人士前往
,其欲藉此方式造成被告之壓力,以促使被告給付餘款之意圖實
甚為明顯,則自訴人O對於被告O加恐嚇之言行,並非毫無可能
原判決同此認定,以自訴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為由,而為被告無
罪之諭知,洵無違誤
茲自訴人上訴意旨僅係對原審依職權所為之證據取捨以及心證裁
量為不同之評價,然此業經本院指駁如前,自訴人上訴意旨所指
各節,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91年度第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52年上字第1300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8號、43年台上字第251號、44年台上字第892號判例參照
名詞
補強證據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169條第1項,169,偽證及誣告罪   1

刑法,第169條,169,偽證及誣告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條,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196條,196,總則,證據,人證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