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0905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277條,傷害罪 |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附則 | 刑法第305條,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287條,傷害罪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278條第1項,傷害罪 |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附則 | 刑法第278條第3項,傷害罪 | 刑法第277條第2項,傷害罪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撤銷
乙○○成年人與少年共同犯重傷害未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上訴人  :  檢察官 , 甲O O
上訴理由
檢察官上訴意旨以:(一)本件案發係緣起於被告與甲○○間之宿怨
,被告遂率同少年陽○騰、王○瀚及曾○勳等人於案發時地擬教
訓甲○○,嗣甲○○案發時到場後,因察覺現場氣氛有異,旋呼
請陳○騰、黃○元及丙○○等3人到場助陣,後被告見事跡敗露
,即當眾率領陽○騰等3人分別於現場持刀追砍甲○○等4人,甲○
○因當場覓得躲藏處所致未受明顯傷害,至陳○騰則於被告等人
追砍過程中受有左手肘骨折、左手大臂、左手掌虎口、左腰部、
右大腿及左額頭刀傷之傷害,另丙○○則受有右上肢、右下肢、
右側髖部及背部多處撕裂傷之傷害等節,業據原審認與事實相符
(原判決第17頁第五、(二)乙段參照
)
被告上訴意旨以:原判決係以甲○○、陽○樂、王○瀚、曾○勳
、陳○騰、黃○元、O家德及丙○○互相勾勒,認定被告當天有在
現場,然本件共犯間之證詞前後矛盾、諸多瑕疵,僅有告訴人甲
○○之證詞為補強證據,然甲○○、陳○騰、黃○元、O家德及丙
○○無法證明被告有在場,而甲○○證述本次事件可能為「阿賓
」所指使,故本件請求撤銷原判,請諭知無罪判決
被告上訴否認犯罪,雖無理由,然原審判決既有前揭可議之處,
自屬難以維持,應由本院將原判決撤銷改判
本案經檢察官黃聖提起公訴,檢察官曾士哲提起上訴,檢察官董
怡臻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
O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係以被告
以外之人(包括證人、鑑定人、告訴人、被害人及共同被告等)
於審判外之O詞或書面陳述,屬傳聞證據,當事人無從直接對原供
述者加以詰問,以擔保真實性,法院亦無從直接接觸而審酌證言
之憑信性,而違背直接審理及O詞審理原則,除具必要性及信用
性之情況外,原則上不認其具有容許性,自無證據能力
至所謂具必要性及信用性情況者,例如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之
2、之3、之4、之5情形,例外認有證據能力,然指法院未於審判期
日傳喚相關證人到庭,僅能據該等證人於審判外之陳述以為判斷
之情形,始須就該等審判外之供述證據,嚴格依照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之1至之5所定要件,一一檢視各該證述之證據資格
倘法院據當事人聲請傳喚證人到庭接受檢辯雙方之交互詰問,無
非已透過直接、O詞審理方式檢驗該證人先前證詞,當事人反對詰
問權亦受到保障之情況下,除有其他法定事由(如:非基於國家
公權力之正當行使所取得或私人非法取得,而有害公共利益,即
以一般證據排除法則為判斷),應認透過交互詰問之程序檢驗,
取得證據資格,亦即該等審判外之供述與審判中供述相符部分,
顯構成具可信性之特別情狀,當然有證據資格(可據以強化該證
人供述之可信度),其不符部分,則可作為檢視審判中供述可信
與否之彈劾證據,應無不許之理
甚者,倘不符部分,係於司法警察、檢察事務官所作之供述,執
為認定被告犯罪與否之積極證據,亦僅照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規
定,斟酌該等審判外之供述作成之外部環境、製作過程、內容及
功能等情況,認先前供述較可信,即可取得作為認定事實之證據
資格(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2507號、95年度台上字第2515號判決
意旨參照)
又該條所謂「與審判中不符」,係指該陳述之主要待證事實部分
,自身前後之陳述有所不符,導致應為相異之認定,至於是否「
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應依陳述時之外部客觀情況觀察,凡足
以令人相信該陳述,虛偽之危險性不高,另綜合該陳述是否受到
外力影響,陳述人之觀察、記憶、表達是否正確等各項因素而為
判斷,另所謂「必要性」要件,乃指就具體個案案情及相關證據
予以判斷,其主要待證事實之存在或不存在,已無從再從同一供
述者取得與先前相同之陳述內容,縱以其他證據替代,亦無由達
到同一目的之情形(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640號判決意旨參照
)
本院審酌證人陳○騰、黃○元於警詢中之證述,較於原審審理中
之證述,距本案發生時較近,記憶自較深刻清晰,且可立即回想
反應親身見聞體驗之事實,不致因時隔日久而遺忘案情或記憶受
外力之污染,且於警詢中應較無心詳予考量供詞對自己或他人所
生之利害關係,時間上亦不及權衡利害及取捨得失,且較無來自
被告在場或自身利害關係所生有形、無形之壓力,而出於不想生
事、迴護被告、避免己身擔負刑責之供證,亦較無與被告串謀而
故為虛偽陳述之可能性,是證人陳○騰、黃○元於警詢中所為證
述之憑信性較高,顯具有特別可信之情況,復為證明被告於本案
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規定,就不一致部
分應認彼等於警詢中證述有證據能力,而得採為本案之證據
二、證人丙○○、甲○○、黃○元、王○瀚、曾○勳、陽○樂、
李○德於警詢中之證述,均無證據能力:經核上開證人之證述均
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O詞陳述,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之
規定,均屬傳聞證據,又均不符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
條之5傳聞證據之例外規定,故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之規定,
均認不具證據能力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O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
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定有明文
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
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明文,此係
因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而檢察官係代表
國家偵查犯罪,原則上當能遵守法定程序,且被告以外之人如有
具結能力,仍應依法具結,以擔保其係據實陳述,故於本條項明
定「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
故當事人若主張「依法具結」之陳述顯有不可信之情形者,本乎
當事人主導證據調查原則,應負舉證責任,此有最高法院101年度
台上字第6007號判決要旨可資參照
其於現行刑事訴訟制度之設計,則以刑事訴訟法第166條以降規定
之交互詰問為實踐,藉賦予當事人在公判庭當面輪流盤問證人,
以求發見真實之機會,而辨明供述證據之真偽
然此項詰問規定,屬於人證之調查,與刑事訴訟法第164條規定證
物應提示辨認或告以文書要旨,第165條所定筆錄文書應宣讀(交
付閱覽)或告以要旨等物證之調查,同屬調查證據程序之一環
刑事訴訟法第248條第1項前段雖規定「如被告在場者,被告得親自
詰問」,事實上亦難期被告有於偵查中行使詰問權之機會
此項未經被告詰問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
,被告於審判中非不得放棄對原供述人之反對詰問權,刑事訴訟
法第288條第2項前段規定「審判長對於準備程序中當事人不爭執之
被告以外之人之陳述,得僅以宣讀或告以要旨代之」,即明斯旨
從而,該未經被告詰問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
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依刑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
規定,係屬有證據能力,但為未經完足調查之證據
當事人對於詰問權既有處分之權能,則此項詰問權之欠缺,非不
得於審判中由被告行使以補正,而完足為經合法調查之證據(最
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1870號判決意旨參照)
(四)按被害人、共同被告、共同正犯等被告以外之人,在檢察官偵
查或法院準備程序或審理中未經具結之陳述,依通常情形,其信
用性仍遠高於警詢中所為之陳述,衡諸其於警詢中所為之陳述,
無須具結,卻於具有「特信性」及「必要性」時,即得為證據,
則該偵查、準備程序及審理中未經具結之陳述,一概無證據能力
,反而不如警詢之陳述,顯然失衡
因此,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或準備程序中未經具結所為之供述,
如與警詢之陳述同具有「特信性」及「必要性」時,依舉輕以明
重原則,本於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第159條之3之同一法理,例外
認為有證據能力,以彌補法律規定之不足,俾應實務需要,方符
立法本旨(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91號、102年台上字第3990號
判決意旨參照)
而其於偵查中就被告有無到場、本案犯行之經過、分工情形等節
所為之證述,雖與審判中顯有不符,然無出於非自由意願而為陳
述或遭違法取供之情,業據證人曾○勳於原審審理中結證明確(
見原審卷第77頁反面),又被告稱並不認識曾○勳,與證人曾○勳
並無何糾紛或怨隙,證人曾○勳自無挾怨報復、設詞誣陷被告之
理,或有其他非任意性陳述之情形,再衡之證人曾○勳於上開陳
述時,距案發時點較近,記憶力應屬清晰,應較趨於真實,故於
客觀上應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具有證明本案犯罪之特別必
要性
揆諸前開說明,證人曾○勳上開偵查中證述,雖未具結,惟具有
特信性及必要性,依舉輕以明重之原則,本於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之2、第159條之3之同一法理,自有證據能力
四、此外,本判決所引用之其餘供述證據資料,因檢察官、被告
及其辯護人均未爭執該等證據之證據能力,復未於O詞辯論終結前
聲明異議,本院審酌該等證據作成時之情況,並無不宜作為證據
或證明力明顯過低之情事,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之5第2項之規定,均得作為證據
至本判決所依憑判斷之非供述證據,均與本案事實具有自然關聯
性,亦查無有何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情形,或經偽造、變造所取
得等證據排除之情形,且檢察官、被告及其辯護人對此部分證據
能力均不爭執,故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反面規定,均應具證據
能力
辯護人為其辯護稱:現場監視錄影畫面無法辨識被告有無在場,
而偵查中同案被告到庭均證稱被告未在場參與砍殺行動,且為免
刑期加重,才於警詢中配合警方誘導所陳
(一)證人陳○騰於偵查中具結證稱:伊於警詢中所述被告及證人O
家德也有參與砍殺,雖就人名跟長相可能對不太起來,但伊於警
詢中所述均實在等語(見他字卷第160頁),而其於警詢時係證稱
:因證人甲○○要O與丙○○、黃○元下樓,渠等到達後,便詢問
在捷運國父O念館站出口附近徘徊之2名男子,何以一直待在該處
,於詢問中卻跑出2名持刀男子衝去砍證人甲○○,並丟刀子給前
開2名男子,O與證人丙○○、黃○元則去幫忙證人甲○○逃跑,
證人丙○○與O先後被砍好幾刀,而伊即不支倒地,但對少年陽○
樂之照片無印象,只能確認被告乙○○確有在場砍殺等語(見偵
卷二第1至2頁反面)
於105年2月11日有與被告、王○瀚在新台五路麥當勞碰面,他們表
示要小心一點,說有砍到甲○○的人,但沒有砍到甲○○等語(
見偵字第7714號卷二第106、107頁)相符,則不論是被害人陳○騰或
其他證人陽○樂、王○瀚、曾○勳均一致證稱被告於105年2月11日
下午2時許有至在京詠昇公司之案發現場,欲砍殺甲○○等情
而其雖於原審審理中具結證稱:現在無法確定被告有無在場,但
對證人陽○樂的臉特別有印象,伊現在無法辨識,但於警詢時曾
以被告生活照加以辨識,確與在場砍殺之人蠻像的,但判斷不一
定正確等語(見原審卷第48頁反面、第50頁反面),堪認證人陳○
騰於偵查中就被告當日有出現在現場,前後證述一致,且核與證
人王○瀚、曾○勳、陽○樂、李○德於偵查中之證述相符,至其
於審理中所說之不確定被告是否在場等語,堪認僅係因本案發生
於105年,時日過久記憶模糊之故,自不能逕此認定證人陳○騰之
前揭證述有明顯瑕疵
證人陽○樂亦於原審審理中具結證稱:伊不認識被告,雖與證人
曾○勳一同到場,但事情過太久都忘記了,當時是為減輕刑責才
這樣講,也忘記當時為何要這麼說云云(見原審卷第73至74頁),
然就證人曾○勳、陽○樂於檢察官訊問時之筆錄內容以觀,並未
見檢察官有行誘導或其他不正訊問之情形,且於該次審理中證人
曾○勳於檢察官確認其於偵查時所做筆錄之真實性時證稱:伊於
檢察官偵訊時所稱:「因證人陽○樂遭O堂當眾抓走,所以被告要
幫證人陽○樂報仇,才帶伊跟證人陽○樂、王○瀚去砍殺證人甲
○○
由此堪認證人曾○勳、陽○樂雖於原審審理中先證述被告不在場
云云,顯受到人情、心理壓力之影響,而彼等於警詢中及偵查時
之陳述,較無從權衡利害關係以迴護被告,自以其等於警詢及偵
查中所為之陳述較為可信
證人李○德於偵查中具結證稱:被告跟伊說要砍甲○○,遂於105
年2月11日帶陽○樂、王○瀚、曾○勳去砍殺甲○○,被告雖叫伊
不要到場,但要在西門町負責接應等語(見偵卷二第106頁及其反
面)大致相符,綜以上開證述,足徵本案砍殺證人甲○○之緣由
,及被告邀集少年陽○樂、王○瀚、曾○勳及李○德等人之謀議
及分工等節,堪認陽○樂與甲○○所屬犯罪組織之成員O烜浩發生
糾紛,被告因而心生不滿,遂邀集陽○樂、王○瀚、曾○勳欲重
傷害甲○○無訛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78條第3項、第1項重傷害未遂罪
又刑法第278條第1項於被告行為後之108年5月29日修正公布,惟此次
修正僅修正標點符號,並未更動刑度,故無與舊法為刑度輕重之
比較適用,而應一律適用新法,併此敘明
被告與少年陽○樂、王○瀚及曾○勳間就上開傷害犯行,有犯意
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二、按成年人教唆、幫助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
犯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
112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
該規定不以其明知共同實施犯罪之人為兒童或少年為必要,而以
其有與兒童或少年共同實施犯罪之不確定故意,亦即預見共同實
施犯罪之人為兒童或少年,且對於共同實施犯罪之人係兒童或少
年,並不違背其本意者屬之
本件同案少年王○瀚、曾○勳於犯案時就讀國中,年僅15、14歲,
尚未讀高中(16歲以上),被告稱認識王○瀚,但不知其年齡云
云,然即便不知王○瀚之確實年齡,但難認不知王○瀚係就讀國
中,則其有與少年共犯本罪之不確定故意堪以是認
是被告於行為時為成年人,而與未滿18歲之少年陽○樂、王○瀚及
曾○勳共犯本案,應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
項前段加重其刑
至起訴書雖載以被告尚涉犯刑法第305條恐嚇罪嫌,惟此部分經檢
察官於107年12月17日原審審理時表明此部分法條記載係屬贅載等語
(見原審卷第71頁反面),且起訴書之事實欄亦無相關事實記載
,堪認此部分確屬贅載,非起訴範圍,附此敘明
肆、不另為無罪之諭知部分
因認被告就告訴人丙○○傷害部分涉犯刑法第277條普通傷害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
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
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被告之認定,復有最高法院
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可資參考
又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是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
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
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
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
之諭知,亦有最高法院著有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可資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涉犯前開普通傷害之犯行,無非以陳○騰於警
詢及偵查中之證述(見偵卷二第1至3頁、他字卷第159至161頁)、丙
○○於警詢之證述(見偵卷二第24至25頁)、甲○○於警詢時、
偵查中之證述(見偵卷一第217至218頁反面、第219頁及其反面、卷
三第35至36頁)、少年黃○元於警詢之證述(見偵卷二第27至28頁反
面)、少年王○瀚於警詢及偵查中之供述及證述(見偵卷一第1
15至125頁、第142至144頁)、少年曾○勳於警詢及偵查中之供述及證
述(見偵卷二第110至116頁反面、第139至140頁)、少年李○德於警
詢及偵查中之供述及證述(見他字卷第58至60頁、偵卷二第106至
107頁)、少年陽○樂於警詢及偵查中之供述及證述(見偵卷一第
197至200頁
五、綜上,依公訴人所提前開證據資料,尚不足以證明被告涉犯
此部分犯行,揆諸首揭規定及說明,此部分公訴意旨之犯行原應
為無罪諭知,惟起訴書認此部分與被告所犯前揭之傷害罪部分具
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諭知
因認被告就傷害告訴人陳○騰此部分犯行,涉犯兒童及少年福利
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成年人對少年傷害罪嫌
等語
二、按告訴乃論之罪,告訴人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得撤回其告
訴,又告訴經撤回者,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並得不經O詞辯論為
之,刑事訴訟法第238條第1項、第303條第3款、第307條,分別定有
明文
經O:公訴意旨認被告此部分所為,係犯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
障法第112條、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成年人對少年傷害罪嫌,而依同
法第287條之規定須告訴乃論
茲據告訴人陳○騰於107年10月1日原審審理中當庭具狀對被告撤回
上開傷害告訴之情,有原審107年10月1日審判筆錄及刑事撤回告訴
狀等件附卷可稽(見原審卷第50頁反面、第53頁),揆諸首揭說明
,此部分原應為諭知不受理之判決,惟起訴書認此部分與被告所
犯前揭重傷害罪部分具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不另
為不受理之諭知
一、原審認被告事證明確,因予論罪科刑,固非無見,惟O:原審
就檢察官起訴之重傷害未遂部分,認為無證據證明,而為不另為
無罪之諭知
是被告案發時已然備重傷害甲○○之故意或不確定故意,堪認與
事實相符
雖本案偵、審中甲○○曾有經合法傳喚而不願到案說明之情,並
陳○騰亦於本案審理中對被告所為撤回傷害告訴,然仍無礙於被
告本件案發時所為之漠視公權力行徑,其所肇致之社會滋擾及民
心恐懼,實難謂情節枝微
被告上訴意旨以:原判決係以甲○○、陽○樂、王○瀚、曾○勳
、陳○騰、黃○元、O家德及丙○○互相勾勒,認定被告當天有在
現場,然本件共犯間之證詞前後矛盾、諸多瑕疵,僅有告訴人甲
○○之證詞為補強證據,然甲○○、陳○騰、黃○元、O家德及丙
○○無法證明被告有在場,而甲○○證述本次事件可能為「阿賓
」所指使,故本件請求撤銷原判,請諭知無罪判決
二、本件關於被告係與少年共犯刑法第278條第3項、第1項重傷害未
遂罪嫌及不構成刑法第277條普通傷害罪嫌,本院業已詳為說明如
前,原審認被告僅構成普通傷害罪,認事用法尚有未合
被告上訴否認犯罪,雖無理由,然原審判決既有前揭可議之處,
自屬難以維持,應由本院將原判決撤銷改判
柒、量刑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被告僅因陽○樂曾與
甲○○之友人O烜浩發生糾紛而不滿,不思理性解決問題,竟與少
年謀議持西瓜刀砍傷他人,並於光天化日之下當街追砍他人,視
律法如無物,所為犯罪情節非輕,兼衡被告素行、犯罪動機及目
的、行為分工、參與程度及其自稱之教育程度、案發時工作、收
入等家庭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第2項所示之刑
至未扣案之西瓜刀4把,雖係被告及少年陽○樂、王○瀚、曾○勳
共犯本案傷害犯行所用之物,惟該等物品既非屬違禁物,又於日
常生活極易取得,況亦無證據顯示該等物品仍現實存在,是難認
倘以沒收於刑法上有何重要性可言,爰不予以宣告沒收,附此敘
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
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2507號、95年度台上字第251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64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6007號判決要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187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91號、102年台上字第399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
最高法院著有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
名詞
傳聞證據 2 , 彈劾證據 1 , 共同正犯 2 , 不確定故意 3 , 想像競合 2 , 補強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4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4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278條第3項,278,傷害罪   2

刑法,第278條第1項,278,傷害罪   2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2

刑法,第277條,277,傷害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2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2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112,附則   2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1

刑法,第287條,287,傷害罪   1

刑法,第277條第2項,277,傷害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7條,307,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3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88條第2項前段,28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48條第1項前段,248,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238條第1項,238,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166條,166,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5條,16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