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0911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法第320條第2項,竊盜罪
新臺幣參萬元|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撤銷
甲OO犯竊佔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減為有期徒刑貳月又拾伍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犯罪所得新臺幣參萬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意圖為自己不法之利益,而竊佔他人之不動產,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犯罪所得新台幣參萬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查本判決下列認定事實所引用之卷證所有證據(供述、文書及物
證等),均經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序,檢察官、上訴人即被告甲
OO(下稱被告)及辯護人均未主張排除前開證據能力(辯護人僅爭
執證明力,見本院卷第81頁),且迄於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
表示異議,本院審酌前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
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其書證部分亦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
4之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與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且均與本案具關連
性,認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故揆諸上開規定,認上揭證據資
料均有證據能力
被告上訴意旨仍執陳詞對原審取捨證據及判斷其證明力職權之適
法行使,砌詞指摘原判決不當而否認犯行,雖為無理由,惟原判
決既有上開可議之處,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予以撤銷改判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壹、程序部分: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
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
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同法第159條之5第1項、第2項有明文規定
查本判決下列認定事實所引用之卷證所有證據(供述、文書及物
證等),均經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序,檢察官、上訴人即被告甲
OO(下稱被告)及辯護人均未主張排除前開證據能力(辯護人僅爭
執證明力,見本院卷第81頁),且迄於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
表示異議,本院審酌前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
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其書證部分亦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
4之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與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且均與本案具關連
性,認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故揆諸上開規定,認上揭證據資
料均有證據能力
伊是直到103年才知道告訴人父親已經過世,所以才會重新簽訂契
約等語可知,被告明知系爭土地為他人所有,惟其所供曾經告訴
人父親同意使用云云,尚無法提出任何證據可實其說,此部分業
據告訴代理人否認,且查,系爭土地於74年登記之所有人為告訴人
O美萍,其父非系爭土地所有人,且被告亦自認告訴人之父自始
未曾同意可以由其代為出租或收取租金,是本件被告主觀上認知
其對於系爭土地並無對外擅自訂立租賃契約與收取租金之權限,
甚為明確
3.證人O耀文於偵查中供稱:伊曾經要跟被告租一地方放O的貨櫃,
被告即帶伊到新店新潭路附近,指著旁邊的雜草說就放在那邊,
當時那裡已經有放一個貨櫃了,伊又再放伊自己的貨櫃是20尺大
小,大概是自97年上半年開始到103年間,我們之間並沒有簽任何租
賃合約,但租金一個月5千元,被告當時是跟O說如果O要租地她那
邊有,伊本來是想要跟被告租在柏油路上,但被告叫伊放到雜草
裡,伊本來不同意,但被告說那附近的地都可以讓伊使用,再加
上附近車輛很多,所以伊就同意,當時另有一個貨櫃也是放在同
一地方,跟O的貨櫃併排在一起,聽被告說是O和教會的,那個貨
櫃到現在都還在,伊承租幾年後,聽別人說地主其實住在美國,
伊就質問被告,被告說跟地主關係很好,地主讓其管理,但伊還
是覺得這樣不對,就沒有再將租金給被告,但被告還是跟O要錢,
所以伊還是有給被告O等語(見他字第2750號卷第37頁反面至38頁)
,核與告訴代理人O美惠前揭證述大致符合
2.稽諸被告與證人O耀文之供證述,租賃標的雖曾經約定在45號土地
上之71號廠房前空地,但實際上該貨櫃自始即停放在系爭土地上
,業經證人O耀文證述綦詳,而被告對此點亦不否認,僅辯稱:是
出於證人O耀文自己之意思,並非出於其指示,而伊所收取之租
金是出租71號廠房前空地之租金,並非系爭土地上之租金,伊將7
1號廠房前柏油路面租予證人O耀文,是O耀文自己擅自改變地點於
系爭土地云云,惟查:貨櫃置於草地顯然較置於柏油路面之空地
難於管理,因草地潮濕,貨櫃較易生銹,且四周難免雜草叢生(
前揭檢察事務官105年10月13日勘驗筆錄及所附照片即堪供參考),
而被告所稱之「71號廠房前空地」顯然為柏油路面(見原審卷一
第199頁),是證人O耀文證稱:伊本來想跟他租在柏油路上,但被
告叫伊放到雜草裡,伊本來不同意,但被告說那附近的地都可以
讓伊使用,再加上附近車輛很多所以伊就同意等語,應可採信,
則被告上開所辯,並不足採,且依證人O文朗之證述,被告對外均
自稱與地主訂有租約,對該土地有使用權等語,業如前述,則被
告於原審辯稱:當O耀文將貨櫃放置於系爭土地上,伊曾經對O耀
文說伊沒有使用權,但O耀文硬是要放,伊也沒有辦法云云,應屬
臨訟卸責之詞,並無足採
3.綜上,被告於95年8月12日即先以出租45號土地上71號廠房空地為名
,同意讓證人O耀文放置貨櫃,但於證人O耀文到達現場放置貨櫃
時,卻又指示不知情之O耀文改變地點,將貨櫃放置於系爭土地之
上,向證人O耀文收取租金,其間從無任何變更或要求O耀文移置
貨櫃之意思,是被告於系爭土地上放置O和教會之貨櫃及指示O耀
文將貨櫃放置於該系爭土地之時,即有意圖為自己及第三人不法
利益,而固定、繼續、排他的佔有他人土地之主觀犯意,侵害告
訴人之土地所有權及對不動產之管理、利用與收益,其竊佔犯行
,事證明確,自應依法論科
(一)被告行為後,刑法第320條業於108年5月29日經總統公布修正
施行,並自同年5月31日起生效
修正前之刑法第320條原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
,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
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經比較修正前後之法律,新法提高罰金法定刑上限,是本案經
新舊法比較之結果,以被告行為時之法律即修正前之刑法第320條
對被告較為有利,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自應適用修正前之
刑法第320條規定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修正前刑法第320條第2項之竊佔罪
(二)按刑法第320條第2項之竊佔罪,既係以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
不法之利益,而竊佔他人之不動產為其構成要件,則已完成竊佔
之行為時,犯罪即屬成立
又刑法第320條第2項之竊佔罪,為即成犯,於其竊佔行為完成時犯
罪即成立,以後之繼續竊佔乃狀態之繼續,而非行為之繼續(最
高法院25年台上字第7374號、66年台上字第3118號判例參照)
查被告於95年8月12日起竊佔系爭土地,其犯罪行為於竊佔之始即已
完成,嗣後之竊佔狀態為不法狀態之繼續,而非行為之繼續,是
被告基於竊佔犯意,將O和教會之貨櫃置於系爭土地上後,再出
租予證人O耀文使用,僅係竊佔狀態繼續中增加其使用之方法,應
係基於同一竊佔之意思而接續為之,應僅成立一個竊佔罪
被告利用原無竊佔犯意之證人O耀文實施竊佔行為,為間接正犯
(三)被告行為後,刑法第320條業於108年5月29日經總統公布修正
施行,並自同年5月31日起生效,原審未及比較適用,亦有未合
被告上訴意旨仍執陳詞對原審取捨證據及判斷其證明力職權之適
法行使,砌詞指摘原判決不當而否認犯行,雖為無理由,惟原判
決既有上開可議之處,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予以撤銷改判
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為個人利益,對外以土地所
有人名義自居,利用與不知情之第3人訂立租約而收取租金之方法
,對告訴人之土地為竊佔行為,且時間長達8年,並於告訴人發覺
後,仍全無悔意,亦未與告訴人達成和解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
文第2項所示之刑,併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又被告之犯罪時間係於96年4月24日前所為,合於中華民國九十六年
罪犯減刑條例第2條第1項第3款之規定,復無該條例第3條所列不
予減刑之情形,故就其宣告刑減其二分之一,並諭知易科罰金之
折算標準
四、沒收:查本件之竊佔行為雖長達8年,但依被告之自認,其取
得證人O耀文給付之租金只有3萬元,而依證人O耀文之證述,租賃
期間雖有持續給付被告租金,但並不能提出具體給付租金總額之
證明,且依其第1次警詢中即供稱:租金每個月5千元,伊有要求
被告簽租約,但被告遲遲未與O簽立,後來就沒有簽立,並且把租
金改成年繳,每年3萬元,最後1次是交給被告的弟弟張進光云云
(見他字第2750號卷第14至15頁),嗣於偵查中又供稱:伊記不清楚
共付被告多少錢,伊印象前面2年有按月收,後來有時一次2萬、
3萬這樣的拿,印象中最後1次是1年算3萬元云云
而證人即被告之弟張進光於偵查中經檢察事務官訊問是否曾經取
得O耀文給付之租金時,答以「沒有」等語(見106年偵字第40號卷
第37頁),依證人O耀文未能具體提出事證以佐其說,且所稱交付
租金之次數、金額亦屬不明,且其所謂曾經交付張進光1節,亦經
證人張進光否認在卷,依有利被告之認定,本件關於被告之犯罪
所得,應以被告於偵查、原審中自認已取得之3萬元為準,而該3
萬元租金既是犯罪所得,雖未扣案,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
3項規定沒收之,並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
徵其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
1項前段,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2項、(修正前)第320條第2項
、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第38條之1第1項、第3項,中華民國九
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2條第1項第3款、第7條,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
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25年台上字第7374號、66年台上字第3118號判例參照
名詞
即成犯 1 , 間接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刑法,第320條第2項,320,竊盜罪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2條第1項第3款,2,A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7條,7,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20條第2項,320,竊盜罪   7

刑法,第320條,320,竊盜罪   5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2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2條第1項第3款,2,A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1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7條,7,A   1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3條,3,A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