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0905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222條第1項第4款,妨害性自主罪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以藥劑強制性交罪,處有期徒刑玖年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二、被告上訴意旨略以:
三、然依下列說明,被告上訴理由俱不足採:
五、綜上所述,被告上訴否認犯行,而以前揭辯解指摘原判決不
當,惟其否認犯罪之辯解不足採信,俱如前述
是被告之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本案經檢察官錢義達提起公訴,被告提起上訴後,由檢察官羅建
勛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
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定有明文,此即學
理上所稱「傳聞證據排除法則」
依上開法律規定,傳聞證據原則上固無證據能力,但如法律別有
規定者,即例外認有證據能力
(一)被告甲OO及其辯護人主張:證人即告訴人A女於警詢中所為陳述
,係屬傳聞證據,無證據能力
(二)次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同法第159條之1至
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
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
據,同法第159條之5第1項亦定有明文
經查,本件判決所引用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固均屬
傳聞證據,惟被告及其辯護人就前揭審判外陳述均表示同意具有
證據能力(本院卷第68至70頁)
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查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
明顯過低之瑕疵,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爰逕依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規定,認前揭證據資料均例外有證據能力
一、本案經本院審理結果,認第一審以上訴人即被告係犯刑法第
222條第1項第4款之以藥劑強制性交罪,判處被告有期徒刑9年,經
核認事用法、量刑均無不當,應予維持,並引用第一審判決書記
載之事實、證據及理由(如附件)
(四)本件A女採驗時間是106年11月4日17時30分,A女主張其遭下藥時間
為同日凌晨4時40分,相隔一定時間,且依本院勘驗結果,A女離
開被告家中後另有飲食(至少在警局有吃喝東西),本案無法排
除A女離開被告家中後誤飲含藥物飲品之可能性
又坊間有人以假的催情藥水在網路上販賣,關於被告所買之催情
藥水成分並無證據證明內含本案藥物,且被告給A女服用之催情藥
水,被告自己亦有服用,但無意識不清之情況,則該藥水是否內
含足以令人喪失意識之成分,即無法排除合理懷疑
三、然依下列說明,被告上訴理由俱不足採:
(一)按證據之取捨及其證明力之判斷,俱屬事實審法院自由判斷裁
量之職權,此項自由判斷職權之行使,倘不違背客觀存在之經驗
法則及論理法則,即無違法可指,觀諸刑事訴訟法第155條第1項
規定意旨甚明,自難任憑己意,指摘為違法(最高法院108年度台
上字第35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本件原審係依憑被告之供述、證人即告訴人A女之證述、A女手繪現
場圖、性侵害案件藥物鑑驗血、尿液檢體監管紀錄表、內政部警
政署刑事警察局107年1月15日刑生字第1068017925號鑑定書、臺北榮
民總醫院臨床毒物與職業醫學科106年12月20日檢驗報告、佛教慈濟
醫療財團法人臺北慈濟醫院衛部心字第1031761584號受理疑似性侵害
事件驗傷診斷書、A女提出之寶特瓶暨A女受傷照片、國立臺灣大
學醫學院附設醫院107年11月15日校附醫密字第1070905824號函暨所附
意見表等證據,並說明A女就其如何遭被告以藥劑強制性交之經過
及情節,證述清楚,且前後一致,並無語焉不詳、說詞反覆之情
,若非親身經歷,實難如此一致證述,其證詞具有相當可信度,
復與被告坦承於案發當日凌晨,將安眠藥放入A女之飲用水中,並
與A女發生性行為等語大致相符
至A女自該日起至同年月8日止,雖有陸續再與被告以通訊軟體聯繫
,且兩人所談論者多為閒聊或嘻鬧之詞,亦有前揭通訊軟體對話
內容在卷可稽(原審卷第91至137頁),然不能排除當時A女僅係懷
疑被告對其性侵,且彼時A女報警後所採集送驗之結果尚未出來
,而被告對此亦已否認,則在此情況下,A女並未能確認被告為本
案犯行,則其縱與被告仍持續聯繫閒聊,亦難謂違背O情,且執此
為辯亦不無陷入「理想被害人」之迷思或成見
是本件事證已臻明確,被告猶泛稱本案無法排除A女於離開被告住
處後誤食藥物之可能云云,然並無任何積極證據足資佐實,自非
可採
再者,觀諸上揭鑑定書所載(偵查公開卷第31頁),A女內褲褲底
內層固檢出另一男性Y染色體DNA-STR型別,與被告型別不同,而可排
除來自被告
然此至多僅能認定A女或O與其他男子發生性行為之事實,但A女縱
O與其他男子發生性行為,亦與被告以藥劑對A女強制性交一事無涉
,自不能徒執上開事證,即O言辯以不能排除A女於離開被告住處
後有自行服用藥物或遭他人下藥之可能性
又A女係本案被害人,並未親見被告摻入安眠藥物之舉,自不知被
告係於何時、O次將安眠藥摻入其飲用水中,當不得僅以A女於警
詢中證稱被告第一次所加之水有涼涼的味道,且之後由被告喝完
等語(偵查不公開卷第20頁),即遽認被告係於該次加水時摻入安
眠藥,並執為有利被告之認定
四、調查證據與否之說明按刑事訴訟法所稱依法應於審判期日調
查之證據,係指與待證事實有重要關係,在客觀上顯有調查必要
性之證據而言,故其範圍並非漫無限制,必其證據與判斷待證事
實之有無,具有關聯性,得據以推翻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而為
不同之認定,若所證明之事項已臻明瞭,自均欠缺調查之必要性
,原審未為無益之調查,無違法之可言(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
第1331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聲請調查確認上揭鑑定書所檢出之另一男性DNA為何人,並傳喚
該人到庭作證,欲以證明A女於離開被告住處後至採驗前,是否
曾遭其他人下藥性侵云云:惟本件事證已臻明瞭,而上揭鑑定檢
出非屬被告所有之另一男性Y染色體DNA-STR型別,至多僅能認定A女
或O與其他男子發生性行為之事實,尚無法聯結其他男子亦有使用
藥劑對A女強制性交之合理可能,自毋庸為此無益調查
(三)至被告及辯護人原雖聲請向O務部法醫研究所函詢A女體內藥物
往前估算其含量後,是否會使A女處於無意識狀態,且上揭臺北榮
民總醫院檢驗報告之結果為67ng/ml,是否無法排除偽陽性之可能
五、綜上所述,被告上訴否認犯行,而以前揭辯解指摘原判決不
當,惟其否認犯罪之辯解不足採信,俱如前述
是被告之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73條、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35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331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傳聞證據 4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73條,373,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第222條第1項第4款,222,妨害性自主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73條,373,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5條第1項,15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