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911
檢方:公訴 , 院方:簡易判決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共柒罪,各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二、核被告甲OO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共
7罪)
至檢察官起訴書雖指被告均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
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惟查,依被告於本院準備程序中陳稱:伊
只有跟小牛聯絡,伊沒有看過其他人,伊都是透過微信或LINE跟小
牛聯絡,伊確實有擔任車手領款,伊領到錢後當面交給小牛,小
牛會告訴伊地點,伊再去該地點找小牛等語(見本院審訴卷第48
至49頁),且經核卷內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該詐騙集團係
三人以上組成,是本院認被告應只構成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
財罪,檢察官此部分起訴意旨容有誤會,惟本院所認定之犯罪事
實與檢察官起訴之社會基本事實應屬同一,且本院業於訊問時告
知被告變更後之罪名(見本院卷第154頁),並使被告為答辯,對
被告之防禦權並不生不利影響,爰依刑事訴訟法第300條規定予以
變更起訴法條
三、又按刑法之共同正犯,包括共謀共同正犯及實行共同正犯二
者在內
祇須行為人有以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共同犯罪計畫之擬定,互
為利用他人實行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完成其等犯罪計畫,即克
當之,不以每一行為人均實際參與部分構成要件行為或分取犯罪
利得為必要(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1882號判決要旨參照)
而共同正犯間,非僅就其自己實行之行為負其責任,並在犯意聯
絡之範圍內,對於他共同正犯所實行之行為,亦應共同負責
且其犯意聯絡之表示,無論為明示之通謀或相互間有默示之合致
,均不在此限(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2655號判決要旨參照)
而共同正犯,在合同之意思內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相互利
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之目的者,即應對全部所發生之結果
,共同負責
故被告與詐騙集團成員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
正犯
四、再按如數行為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
之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
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
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則屬接續犯,
而為包括之一罪(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例要旨參照)
被告就如附表一、二所示陸續由ATM提領告訴人O謙和、O茹憶、O榴
譽款項之行為,顯各係基於詐欺取財之單一目的而為接續之數行
為,因侵害之法益各屬同一,且各行為相關舉措均係在密切接近
之時間內實施完成,彼此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
認難以強行分開,是在刑法評價上,應各視為一行為之接續施行
,俱屬接續犯,而均論以包括一罪
而就不同被害人所犯之詐欺取財行為,受侵害之財產監督權既歸
屬各自之權利主體,且犯罪時間或空間亦有相當差距,應屬犯意
各別,行為互殊,均應分論併罰
惟念其犯後坦認犯行,犯罪後態度尚可,並與告訴人O沅諭、O謙和
、O建翔、O茹憶、O俊典及O榴譽等達成和解,且於本判決前均有
遵期履行和解條件,有本院民國108年5月27日、108年6月17日、108年
7月18日和解筆錄各1紙、辯護人所提和解情形陳報狀暨匯款交易明
細2份附卷可參(見本院審訴卷第51至52頁、第157至158頁、第209至
210頁,本院審簡卷第7至39頁),兼衡其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
、素行、所擔任之犯罪角色、參與程度及所生損害,暨被告其自
述國中畢業之智識程度、目前做餐飲業,月收入約新臺幣(下同
)4萬多元、無需扶養他人之家庭經濟狀況(見本院審訴卷第155頁
)、告訴人等及檢察官對於量刑之意見等
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定其應執行之刑,併就
各宣告刑及執行刑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示懲戒
六、末按共同正犯之犯罪所得,沒收或追徵,應就各人所分得之
數額分別為之
先前對共同正犯採連帶沒收犯罪所得之見解,已不再援用及供參
考(最高法院104年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此為終審機
關近來一致之見解
七、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如事實欄所示犯行,另構成組織犯罪
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組織犯罪之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
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155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
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刑法第156條第2項定有
明文
復按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
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
有利之證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意旨參照)
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
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
得據之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
懷疑之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
、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亦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是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
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
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
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
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然依卷附相關證據資料,被告加入詐欺集團之時間為107年7月19日
至20日,時間短暫,就該詐騙集團之分工、成員、層級等均無所知
,僅係針對個案,被動接受「小牛」所屬之詐欺集團之指示而為
本案提款行為,始與該詐騙集團成員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惟
尚無從認定被告主觀上確知本案詐欺取財犯行之分工細節,自無
從認為有參與犯罪組織之情,遑論被告知悉上開人等是否籌組具
持續性及O利性之犯罪組織暨該組織運作模式等情,則被告所為
前開犯行自無從以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
織罪相繩
揆諸前揭說明,原應諭知被告此部分無罪之判決,惟本院認為被
告此部分之犯行,與如事實欄所載經論罪科刑之部分有裁判上一
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八、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2項、第3項、第454條第2
項、第300條,刑法第28條、第339條第1項、第51條第5款、第41條第1
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逕以簡易判決處刑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1882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2655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6 , 接續犯 2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2項,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2項,454,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2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56條第2項,156,妨害秩序罪   1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2項,454,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2項,449,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5條第2項,15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