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903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51條第6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304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354條,毀棄損壞罪
主文
甲OO犯傷害罪,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毀損他人物品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強制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應執行拘役壹佰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扣案之榔頭壹支沒收
判決節錄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
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
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及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經查,本判決所引用之各該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含書
面陳述),雖屬傳聞證據,惟檢察官、被告甲OO於準備程序中就證
據能力均表示沒有意見等語(見本院108年度易字第192號卷,以下
簡稱本院卷,第120頁),且迄至言詞辯論終結亦未就證據能力聲
明異議,本院審酌此等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
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故揆諸
前開規定,爰逕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認前揭證據資料
均例外有證據能力
二、另本院以下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均與本件事實具有自然關
聯性,且核屬書證、物證性質,又查無事證足認有違背法定程序
或經偽造、變造所取得等證據排除之情事,復經本院依刑事訴訟
法第164條、第165條踐行物證、書證之調查程序,況公訴人及被告
對此部分之證據能力亦均不爭執,是堪認均具有證據能力
一、(二)所示時間、地點偶遇告訴人O國龍,並以榔頭毀損告訴人
O國龍所駕駛之系爭車輛玻璃此情已經本院認定如前,至被告確有
以事實欄所示脅迫之方式使告訴人O國龍心生恐懼,而妨害告訴人
O國龍自由離開現場之權利此情,業據證人O國龍於警詢中證稱:
伊於107年9月3日晚間6時30分許駕車前往諾米咖啡館找朋友聊天,
約晚間6時56分許被告從店外看見伊在店內,因為被告知道停放在
店外的系爭車輛是伊開來的,所以被告就用一把榔頭狠砸伊車子
的玻璃,然後跑進店內對伊拳打腳踢,伊便以手去擋並閃躲被告
,被告就對伊嗆說今天不要想走,除非他死,要不然就是伊死,
就算他被抓進去關,出來也要伊的命,並且還跟在場的人說伊是
畜牲,叫他們不要跟畜牲交往,伊當下就撥打電話報警,報警同
時被告還拿酒瓶要砸伊,但被伊躲開等語(見偵22402卷第15至16頁
),另於檢察官訊問中證稱:案發當日被告說今天就在這裡不用
走了,不讓伊離開咖啡廳,伊當時有想要離開該咖啡廳,但被告
人擋在咖啡廳門口,該咖啡廳門小小的,且伊很害怕,所以伊無
法離開
當時伊有想要保護O國龍離開,但是沒有辦法,因為被告就坐在門
口,O國龍想要離開一定會經過被告旁邊,且被告不會放O國龍離
開,因為被告好不容易找到O國龍,伊覺得被告不會輕易放O國龍離
開
三、待證事實已臻明瞭無再調查之必要者,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
2第1項及同條第2項第3款定有明文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查被告本案行為後,刑法第277條第1項規定於民國108年5月29日修正
公布,並自同年月31日起生效,修正前規定:「傷害人之身體或
健康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千元以下罰金
」則修正後之刑度較修正前為重,是修正後之新法並未較有利於
行為人,經比較新舊法之結果,應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適
用被告行為時即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規定,合先敘明
(二)、按刑法第304條之強暴、脅迫,祇以所用之強脅手段,或足使
他人行無義務之事為已足,並非以被害人之自由完全受其壓制為
必要(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650號判例、85年度台非字第75號判決
意旨參照)
次按刑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係指單純以將來加害生命、
身體、自由、名譽、財產之事,恐嚇他人致生危害於安全者而言
,如對於他人之生命、身體等,以現實之強暴、脅迫手段加以危
害要挾,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即應構成刑法第
304條之強制罪,縱有恐嚇行為,亦僅屬犯強制罪之手段,無更論
以恐嚇危害安全罪之餘地(最高法院84年台非字第194號判決要旨參
照)
(三)、核被告就事實欄一、(一)所為,係犯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
之傷害罪
就事實欄一、(二)所為,則係犯刑法第354條毀損器物罪及同法第3
04條第1項強制罪
被告所犯上開3罪間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之
被告前於105年間因詐欺案件,經臺灣新北地方法院於106年4月13日
以105年度易字第1386號判決處有期徒刑2月,旋於106年7月2日確定,
嗣於同年8月30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
紀錄表為證(見本院卷第169頁)
刑法第47條第1項有關累犯加重本刑部分,固不生違反憲法一行為
不二罰原則之問題
惟其不分情節,基於累犯者有其特別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等
立法理由,一律加重最低本刑,於不符合刑法第59條所定要件之情
形下,致生行為人所受之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個案,其人
身自由因此遭受過苛之侵害部分,對人民受憲法第8條保障之人
身自由所為限制,不符憲法罪刑相當原則,牴觸憲法第23條比例原
則
而於前揭法條修正前,為避免發生上述罪刑不相當之情形,法院
就該個案裁量是否加重最低本刑(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參照)
(四)、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主張與告訴人間有金錢
及訴訟糾紛,不思以合法途徑尋求救濟,竟以肢體暴力傷害告訴
人O國龍,更毀損告訴人O小龍所有系爭車輛,再以前述方式妨害
告訴人O國龍自由離去之權利,其行為有所不當,且迄未與告訴人
等達成和解或賠償其損失,惟念被告就傷害、毀損犯行部分坦認
犯行,兼衡其犯罪動機、手段、目的、生活狀況、智識程度、素
行及告訴人等所受損害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及定其
應執行之刑,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三、沒收部分:按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
屬於犯罪行為人者,得沒收之,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定有明文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修正前刑法第277條
第1項,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304條第1項、第354條、第41條第1項
前段、第51條第6款、第38條第2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
、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650號判例、85年度台非字第7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4年台非字第194號判決要旨參照
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參照
名詞
傳聞證據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51條第6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4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2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2

刑法,第304條,304,妨害自由罪   2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憲法,第8條,8,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59條第1項,159,A   1

刑法施行法,第159條之4,159-4,A   1

刑法施行法,第159條之1,159-1,A   1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1條第6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5條,16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2項第3款,163-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1項,163-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