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910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1條第1項,殺人罪 | 刑法第271條第2項,殺人罪 | 刑法第305條,妨害自由罪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A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A | 刑法第25條第2項,未遂犯
| 律師
主文
甲OO犯非法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併科罰金新臺幣陸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殺人未遂罪,處有期徒刑陸年貳月
又犯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上開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捌年
扣案如附表所示之物沒收
判決節錄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包括證人、鑑定人、告訴人、被害人及共
同被告等)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
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
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
,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同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立法意旨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之反對詰問予以核實,原則上
先予排除
惟若當事人已放棄反對詰問權,於審判程序中表明同意該等傳聞
證據可作為證據
或於言詞辯論終結前未聲明異議,基於尊重當事人對傳聞證據之
處分權,及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見之理念,且強化
言詞辯論主義,使訴訟程序得以順暢進行,上開傳聞證據亦均具
有證據能力
(一)就犯罪事實欄一,訊據被告於警詢、偵查、本院準備程序及審
理中坦承不諱(見臺北地檢107年度偵字第23165號卷一、下稱「偵
卷一」、第11至17頁、第181至184頁、臺北地檢107年度偵字第23165號
卷二、下稱「偵卷二」、第27至30頁,本院卷第53頁、第496頁),
並有扣案之本案改造手槍1枝及現場尋獲彈殼4顆,有扣押物品目
錄表、臺北市政府警察局萬華分局刑案現場勘察報告附卷可稽(
見偵卷一第41頁、第125頁)
二、殺人未遂部分(即犯罪事實欄二)就犯罪事實欄二,訊據被
告固坦承有於上開時、地接續擊發子彈2顆,第1顆子顆擊中告訴人
,致告訴人受有不影響其生殖能力之左側陰囊穿刺傷、左側睪丸
局部破裂之傷害等事實,惟矢口否認有何殺人未遂之犯行,辯稱
:我開槍目的是因為東三公司的陳明傑恐嚇我,並向我勒索新臺
幣(下同)3,000萬元,讓我半年沒辦法回家陪伴母親,案發當天
我是朝天空開槍,並未向人群開槍,是流彈誤傷告訴人,當天東
三公司的幫派分子在場烤肉,我如果要開槍打人一定打得到,可
是我沒有打到他們,所以我沒有要殺告訴人的意思云云
辯護人為被告辯稱略以:被告第1次擊發子彈雖朝梧州街2巷內開槍
(應係指朝梧州街12巷內開槍之誤載),惟手臂係些微朝上,與
嗣後以手臂水平朝向身前的東三公司大門開槍,顯不相同,故被
告雖係朝梧州街2巷內開槍,但係欲朝空射擊,顯無致人於死之意
,係不慎致告訴人受傷,且第2次在東三公司門口雖有見1名男子
及1名女子在場,及被告犯案期間,路上人來人往,被告均未向其
等開槍,反而於最後離開前,再朝O宗憲之自用小客車開槍,可
知被告始終不欲有人因而傷亡,被告並無殺人之不確定故意,請
論以普通傷害罪云云
(一)被告前與東三公司員工有糾紛存在,心有不甘,於107年9月23日
晚間,持本案改造手槍,並將上開子彈5顆裝填在內,再騎乘向
不知情友人O世榮借用之車牌號碼000-000號普通重型機車,至臺北市
萬華區梧州街12巷口停放,步行至東三公司前,以本案改造手槍
擊發子彈2顆,其中第一槍子彈擊中行人即告訴人胯下,致告訴人
受有不影響生殖能力之左側陰囊穿刺傷、左側睪丸局部破裂之傷
害,經送臺大醫院急救而未生死亡之結果事實,業據被告於警詢
、偵查、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時均供承不諱(見偵卷一第11至17
頁、第181至184頁、偵卷二第27至30頁,本院卷第53頁、第496頁)核
與證人即告訴人、證人O宗憲、O世榮之證述大致相符(見本院卷第
215至217頁、第435至440頁,偵卷一第89至93頁),並有上開臺大醫
院診斷證明書及函復資料在卷可稽(見本院卷第185頁、第243頁、
第459至463頁),且有扣案之本案改造手槍可資佐證,上開事實,
首堪認定,合先敘明
然O:1.按殺人未遂與傷害之區別,應以加害人有無殺意為斷,不
能因與被害人原無宿怨,即認為無殺人之故意(最高法院94年度台
上字第5436號判決意旨參照)
次按刑法第13條第1項明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
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
同條第2項明定:行為人對於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
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
蓋以認識為犯意之基礎,無認識即無犯意之可言,但不論其為「
明知」或「預見」,皆為故意犯主觀上之認識,只是認識之程度
強弱有別,行為人有此認識進而有「使其發生」或「O其發生」之
意,則形成犯意,前者為確定故意(直接故意),後者為不確定
故意(間接故意)(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6900號、100年度台上
字第569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又按刑法第13條第2項之不確定故意(學理上亦稱間接故意、未必
故意),法條中「預見」二字,乃指基於經驗法則、論理法則,
可以預料得見如何之行為,將會有一定結果發生之可能,亦即行
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包含行為與結果,即被害之人、物
和發生之事),預見其發生,而此發生不違背本意,存有「認識
」及O任發生之「意欲」要素(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890號判決
要旨參照)
是以,直接故意須對構成要件結果實現可能性有「相當把握」之
預測
稽之上開證人之證述可知被告於持槍擊發第1、2顆子彈時,有人群
聚在場,且行人均為被告目視所及,被告應可預見若持槍平指向
有行人行走之巷道,行人均可能因近距離之強大殺傷力而遭子彈
擊中頭部、臉部或上胸腔等人體重要部分而喪命,惟被告竟不顧
此種後果之發生,仍朝梧州街12巷巷道內,包括告訴人所在之人
群位置以本案改造手槍擊發子彈2顆,又子彈擊發後行進O向非開
槍者所能掌握,被告既可親見現場有行人,自可預見可能造成包
括告訴人在內之行人,遭子彈擊中人體重要部位而死亡,惟被告
竟不顧此種後果之發生,認縱令擊發子彈極可能造成包括告訴人
在內之行人死亡,亦不違背其本意,而朝梧州街12巷巷道內擊發子
顆2顆,足認被告有殺害告訴人之不確定故意
又被告為成年人,是依被告之生活經驗與智識程度,其對於子彈
近距離擊中人身將會造成死亡之事實應有認識,被告對於持上開
槍彈朝梧州街12巷之巷道O向近距離射擊,極易射中當時在巷道間
行走之行人,並足以造成行人死亡結果等情,內心確有即使造成
包括告訴人在內之行人死亡亦不違背其本意之殺人未必故意及預
見可能性,依刑法第13條第2項之規定,應認被告有殺人之未必故
意
4.是以,被告擊發第1、2顆子彈時,既已知悉行人及東三公司之人
員在場,且顯係持槍平指梧州街12巷巷道內人群,又擊發第1顆子
顆後,不久再次以相同持槍平指方式,朝人群所在位置,擊發第
2顆子彈,足認被告顯係有意朝梧州街12巷內之人群擊發子彈,況
且,被告如無殺人之未必故意者,豈可能以相同方式擊發子顆2顆
,其辯詞亦顯與上開客觀勘驗結果不符,自不足採
三、就恐嚇危害安全罪部分(即犯罪事實欄三)就犯罪事實欄三
,訊據被告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中坦承不諱(見本院卷第53頁、
第496頁),核與證人O宗憲上開證述(見本院卷第435至440頁)、
證人邱淑之證述(見偵卷一第113頁)大致相符,並有臺北地檢
檢察官拘票、臺北市政府警察局萬華分局搜索、扣押筆錄、扣押
物品目錄表、刑案現場勘察報告之現場勘察照片、監視器錄影光
碟暨被告各次擊發子彈擷取照片、本院勘驗筆錄(見偵一卷第29頁
、第37至41頁、第128至137頁、第143至144頁,本院卷第169至183頁、
第119至122頁、第155至156頁)附卷可稽
(一)核被告就犯罪事實欄一所為按未經O可,無故持有槍、彈罪,
其持有之繼續,為行為之繼續,至持有行為終了時,均論為一罪
,不得割裂
又按非法持有、寄藏、出借槍砲彈藥刀械等違禁物,所侵害者為
社會法益,如所持有、寄藏或出借客體之種類相同(如同為手槍
,或同為子彈者),縱令同種類之客體有數個(如數枝手槍、數
顆子彈),仍為單純一罪,不發生想像競合犯之問題
若同時持有、寄藏或出借二不相同種類之客體(如同時持有手槍
及子彈),則為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
核被告就犯罪事實欄一所為,係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
4項之非法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及同條例第12條第4項
之非法持有子彈罪
而被告以一持有行為,觸犯上開2罪,為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論
以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非法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
力之槍枝罪處斷
(二)核被告就犯罪事實欄二所為,係犯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1項之
殺人未遂罪
(三)核被告就犯罪事實欄三所為,係犯刑法第305條恐嚇危害安全罪
又按數行為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之法益
,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
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
,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則屬接續犯,而為包
括之一罪(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決要旨參照)
查被告先後三次持槍朝東三公司門口、朝證人O宗憲之汽車射擊之
行為,侵害證人O宗憲法益係屬同一,且係於同日之緊密時間先後
所為,時間相當密接,其各自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
觀念,實無從加以割裂評價,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
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參照上開說
明,自屬接續犯
如於非法持有槍枝、子彈行為繼續中另起意犯罪,應以數罪併罰
論處(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1125號判決參照)
惟行為人若在著手實行犯罪行為繼續中轉化(或變更)其犯意(
即犯意之升高或降低),亦即就同一被害客體,轉化原來之犯意
,改依其他犯意繼續實行犯罪行為,致其犯意轉化前後二階段所
為,分別該當於不同構成要件之罪名,而發生此罪與彼罪之轉化
,除另行起意者,應併合論罪外,其轉化犯意前後二階段所為仍
應整體評價為一罪
是犯意如何,原則上以著手之際為準,惟其著手實行階段之犯意
嗣後若有轉化為其他犯意而應被評價為一罪者,則應依吸收之法
理,視其究屬犯意升高或降低而定其故意責任,犯意升高者,從
新犯意
又因行為人轉化犯意前後二階段行為係屬可分之數行為,且係分
別該當於不同構成要件之罪名,並非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自不
能依想像競合犯之規定從一重處斷(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3977
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以,其所犯未經O可持有手槍罪、殺人未遂罪及恐嚇危害安全罪
間,係基於各別犯意所為,應予分論併罰
(五)又被告已著手於殺人之實施,惟未發生死亡之結果而未遂,依
刑法第25條第2項之規定,按既遂犯之刑減輕其刑
(六)至辯護人雖為被告辯護略以:被告就犯罪事實欄一於偵查及審
判中均自白犯行,且就犯案之槍彈來源即供承來自淡水陳文忠,
應按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8條第4項減免其刑云云
惟按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8條第4項前段規定:犯本條例之罪
,於偵查或審判中自白,並供述全部槍砲、彈藥、刀械之來源及
去向,因而查獲或因而防止重大危害治安事件之發生者,減輕或
免除其刑
就法條之文義及立法意旨(即鼓勵犯人供出槍械、彈藥之來源及
去向,以遏止其來源,並避免流落他人之手而危害治安)以觀,
必須因而查獲或因而防止重大危害治安事件之發生者,始符合上
開減輕或免除其刑規定,並非謂被告一旦供述槍械、彈藥之來源
或去向即可,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202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雖供稱:扣案槍、彈之來源為已死亡之「淡水陳文忠」等
語(見偵卷一第16頁),惟經本院函詢臺北地檢、臺北市政府萬華
分局均函復並無查獲槍械來源「淡水陳文忠」,有臺北地檢108年
4月19日北檢泰陽107偵23165字第1080032512號函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萬
華分局108年4月23日北市警萬分刑字第1083018070號函在卷可稽(見
本院卷第137頁、第195頁),足見本案並未因被告供出槍彈來源而
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即與上開規定之要件不合,辯護人主張本
案仍應依法減免其刑,當屬無據
(七)按刑法第59條規定之酌量減輕其刑,必須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
與環境,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使宣告法定最低度
刑,猶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
倘被告另有其他法定減輕事由,應先適用該法定減輕事由減輕其
刑後,猶認其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即使科以該減輕後之最低度
刑仍嫌過重者,始得適用刑法第59條規定酌量減輕其刑(最高法院
105年度台上字第2625號判決意旨參照)
經查,本案就被告所犯殺人未遂罪,已適用刑法第25條第2項規定
減輕其刑,相較原本之法定刑,已減輕甚多,要已無情輕法重之
憾
又稽之被告持有上開本案改造手槍及子彈後,另行攜出並開槍射
擊而犯殺人未遂罪及恐嚇危害安全罪,甚且被告係於人數眾多之
公共場所公然行兇,其所為已嚴重危害社會治安,亦顯見其無視
法律之嚴厲禁制,膽大妄為,自應為其行為負責
因此,綜觀其情節,實難認屬輕微,洵應嚴厲規範,且與東三公
司間之糾紛,未思以正當、合法程序處理,誠無另有特殊之原因
或堅強事由,而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之處,亦無依刑法第
59條規定減輕其刑之餘地
(八)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先持有本案改造手槍及子彈
,僅因與東三公司員工有糾紛,竟持上開槍彈至供人及機車通行
之狹小巷道間,朝人群射擊2次,並因此擊中位於巷道內素不相
識之告訴人,另朝東三公司及其負責人之O輛射擊3次,所為對社會
治安及人身安全均有嚴重危害,甚屬不該,又固與告訴人以40萬
元達成調解,然僅給付7萬元尚未完全履行調解內容,難認犯後態
度良好,惟其對於持有上開槍彈及恐嚇危害安全之犯行坦承不諱
,兼衡其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所生危害,暨其自陳高中畢
業之教育程度、需扶養同住之母親之家庭生活狀況(見本院卷第
499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第1項所示之刑,並就其所
犯非法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論處併科罰金部分,諭
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再斟酌被告就犯罪事實欄一、二、三所
示各罪之不法與罪責相類程度,各行為之態樣、手段、動機,及
對其施以矯正之必要性,進而為整體非難之評價,定其應執行之
刑如主文所示
(一)扣案之如附表所示之本案改造手槍1枝,具有殺傷力,而屬未
經O可不得持有之違禁物,應依刑法第38條第1項規定,併予宣告沒
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槍砲彈藥刀械管制
條例第8條第4項、第12條第4項,刑法第11條前段、第271條第2項、
第1項、第305條、第55條、第25條第2項、第42條第3項前段、第51條第
5款、第38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25條第2項,25,總則,未遂犯
判例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543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6900號、100年度台上字第569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890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1125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397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202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2625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評價為一罪 2 , 分論併罰 1 , 傳聞證據 3 , 不確定故意 4 , 直接故意 2 , 想像競合 4 , 接續犯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8,A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12,A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71條第2項,271,殺人罪

刑法,第271條第1項,271,殺人罪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25條第2項,25,總則,未遂犯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總則,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第1項,38,總則,沒收

引用法條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8,A   3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法,第25條第2項,25,總則,未遂犯   3

刑法,第13條第2項,13,總則,刑事責任   3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12,A   2

刑法,第38條第1項,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2

刑法,第271條第2項,271,殺人罪   2

刑法,第271條第1項,271,殺人罪   2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8條第4項前段,18,A   1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8條第4項,18,A   1

刑法,第59條第1項,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總則,易刑   1

刑法,第13條第1項,13,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