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090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A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A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一編號一,二主文欄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編號一,二主文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拾月,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拾月,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乙OO共同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洗錢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併科罰金新臺幣貳拾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貳仟元折算壹日,扣案如附表四所示之物沒收,未扣案如附表五編號二所示之犯罪所得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丙OO共同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洗錢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併科罰金新臺幣陸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貳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如附表五編號三所示之犯罪所得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丁OO共同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洗錢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併科罰金新臺幣玖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貳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如附表五編號四所示之犯罪所得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戊OO共同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洗錢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併科罰金新臺幣貳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貳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如附表五編號五所示之犯罪所得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乙OO共同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洗錢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肆月,併科罰金新臺幣貳拾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貳
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洗錢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壹月,併科罰金新臺幣陸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貳仟
元折算壹日
丁OO共同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洗錢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參月,併科罰金新臺幣玖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貳仟
元折算壹日
戊OO共同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洗錢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貳月,併科罰金新臺幣貳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貳仟
元折算壹日
壹、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
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定有明文
然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
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
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此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亦定有明文
再前開證人等之證述,未經被告等及其等之辯護人主張有何非出
於自由意志之情形,是本件認為容許其等證述之證據能力,亦無
不當,應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之規定,認前開證人等上開之證
述具有證據能力
貳、次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O檢察官所為陳述,除顯有不可
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明文
偵查中對被告以外之人(包括證人、鑑定人、告訴人、被害人及
共同被告等)所為之偵查筆錄,或被告以外之人O檢察官所提之書
面陳述,性質上均屬傳聞證據
惟現階段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官代表國家偵查犯罪、實施公訴,
依法其有訊問被告、證人及鑑定人之權,證人、鑑定人且須具結
,而實務運作時,檢察官偵查中向被告以外之人所取得之陳述,
原則上均能遵守法律規定,不致違法取供,其可信度極高,職是
,被告以外之人前於偵查中已具結而為證述,除反對該項供述得
具有證據能力之一方,已釋明「顯有不可信之情況」之理由外,
不宜以該證人未能於審判中接受他造之反對詰問為由,即遽指該
證人於偵查中之陳述不具證據能力
本件證人O誌偉、O柏權、O乃祥、O義澤、O品妍、O永漢、O耕宇、O妮
珊、O莞家、O坤皓、O冠瑜、O价倫、于孟維、O凱翔、O軒碩、乙O
O、O孟宏等於檢察官偵查中所為之陳述,被告等及其等之辯護人未
曾提及檢察官在偵查時有不法取供之情形,亦未釋明上開證人等
之供述有顯不可信之情況,依上說明,其等於偵查中之證言自具
有證據能力
參、本院以下援引之其餘非供述證據資料(含扣案物品、扣押物
品翻拍照片、O獲時之現場搜證相片等證物),檢察官、被告等及
其等之辯護人於本院審判程序時對其證據能力均不爭執,且係司
法警察(官)依法執行職務時所製作或取得,應無不法取證之情
形,參酌同法第158條之4規定意旨,上揭證據均具有證據能力,併
此敘明
二、按多人共同行使詐術手段,易使被害人陷於錯誤,其主觀惡
性較單一個人行使詐術為重,有加重處罰之必要,爰仿照刑法第
222條第1項第1款之立法例,將「三人以上共同犯之」列為第2款之
加重處罰事由,本款所謂「三人以上共同犯之」,不限於實施共
同正犯,尚包含同謀共同正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立法理
由可資參照
次按共同正犯之成立,只須具有犯意之聯絡與行為之分擔,既不
問犯罪動機起於何人,亦不必每一階段犯行,均經參與,且意思
之聯絡不限於事前有協議,即僅於行為當時有共同犯意之聯絡者
,亦屬之
而共同實施犯罪行為之人,在合同意思O圍以內,各自分擔犯罪行
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目的者,即應對全
部所發生之結果,共同負責,是共同正犯在犯意聯絡O圍內之行為
,應同負全部責任(最高法院34年上字第862號、73年台上字第236
4號、28年上字第3110號判例意旨參照)
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原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者為限,即有間接
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
如甲分別邀約乙、丙犯罪,雖乙、丙間彼此並無直接之聯絡,亦
無礙於其為共同正犯之成立(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110號、77年台上
字第2135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次按,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所稱之參與犯罪組織,指
加入犯罪組織成為組織之成員,而不問參加組織活動與否,犯罪
即屬成立(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1950號判決意旨參照)
尤以愈龐大、愈複雜之組織,其個別成員相對於組織,益形渺小
,個別成員未能參與組織犯罪之每一個犯罪活動之情形,相對增
加,是從犯罪之縱斷面予以分析,其組織之全體成員,應就該組
織所為之一切非法作為,依共同正犯之法理,共同負責(最高法
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449號判決意旨參照)
四、復按,刑法上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存在之目的
,在於避免對於同一不法要素予以過度評價
刑法刪除牽連犯之規定後,原認屬方法目的或原因結果,得評價
為牽連犯之二犯罪行為間,如具有局部之同一性,或其行為著手
實行階段可認為同一者,得認與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要件相侔,
依想像競合犯論擬
又行為人以一發起、主持、操縱、指揮或參與詐欺犯罪組織,並
分工加重詐欺行為,同時觸犯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加重詐欺取財罪
,雖其發起、主持、操縱、指揮或參與犯罪組織之時、地與加重
詐欺取財之時、地,在自然意義上非完全一致,然二者仍有部分
合致,且犯罪目的單一,依一般社會通念,認應評價為一罪方符
合刑罰公平原則,應屬想像競合犯,從一重罪論處,如予數罪併
罰,反而過度評價,實與人民法律感情未合(最高法院108年度台
上字第783、1909號判決意旨參照)
公訴意旨認加重詐欺與參與犯罪組織罪間,應予分論併罰,容有
未洽
五、又按,刑法第339條之4加重詐欺罪,關於第1項第3款「以廣播
電視、電子通訊、網際網路或其他媒體等傳播工具,對公眾散布
而犯之
」之加重事由,考其立法理由:「考量現今以電信、網路等傳播
方式,同時或長期對社會不特定多數之公眾發送訊息施以詐術,
往往造成廣大民眾受騙,此一不特定、多數性詐欺行為類型,其
侵害社會程度及影響層面均較普通詐欺行為嚴重,有加重處罰之
必要,爰定為第3款之加重處罰事由
」倘行為人基於詐欺民眾之犯意,利用電子通訊等傳播工具,同
時或長期對社會不特定多數之公眾發送訊息施以詐術,自該當刑
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之加重詐欺罪(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
1264號判決意旨參照)
被告甲OO分別加入印尼機房、日本機房等詐欺集團,利用群呼系統
等電子通訊設備,長期對不特定多數之大陸地區人民發送詐騙電
話施以詐術,揆諸上開說明,各應該當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
之加重詐欺罪
是核被告甲OO就犯罪事實一、二所為,各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
第2款、第3款之三人以上共同以電子通訊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
財罪、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l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起訴
書漏載後段,業經公訴檢察官當庭更正)
又起訴書關於加重詐欺部分,認應成立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
之加重詐欺罪,容有誤會,惟此部分不涉及條項之變更,由本院
逕予更正即可
另按,數行為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之法
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
距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
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則屬接續犯,而為
包括之一罪(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6697號判決意旨參照)
被告甲OO於其犯罪期間內分別與鬼哥及其所屬其餘詐騙集團成員間
,各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其分別就犯罪事實一、二部分,各係以一行為觸犯數罪名,為想
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各從一重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斷
被告甲OO所犯上開二罪,犯意各別,應予分論併罰
至被告甲OO所犯參與犯罪組織罪部分,因依想像競合之規定,從一
重論以法定刑較重之加重詐欺取財罪,已如前述,其雖於偵查及
審判中均自白犯罪,然刑法並無於偵查及審判中自白應減輕其刑
之特別規定,自無割裂適用組織犯罪條例第8條第1項規定之餘地
,惟得於量刑時就犯後態度一併考量,併予說明
六、爰審酌被告甲OO正值青壯年,不思循正當途徑賺取財物,僅因
貪圖一己私利、受高額報酬誘惑,遠赴境外參與詐欺集團犯罪,
無視詐騙犯罪造成許多被害人無辜受騙、財產盡失之嚴重後果,
導致社會人際信任瓦解、情感疏離,破壞社會秩序及社會成員間
之互信基礎甚鉅,甚至損害我國國際形象、跨國交流及政府掃蕩
詐欺犯罪之決心,顯見其等價值觀念嚴重偏差,且本案人數眾多
,分工縝密,屬跨國詐欺取財犯行,對大陸地區之金融交易秩序
影響甚大,此類型之犯罪,乃經過縝密計畫所進行之預謀犯罪,
本質上雖為詐欺取財之犯罪,但依其人員、組織、設備之規模、
所造成之損害及O圍,非一般性之詐欺個案可比,犯罪之惡性與
危害社會安全甚鉅,所殊值非難,自均不宜輕縱
復斟酌被告甲OO犯後尚知坦承犯行,態度良好,有效節省司法資源
,兼衡其所獲之不法利益,及所造成大陸地區被害人之損害等一
切情狀,分別量處如附表一主文欄所示之刑,並定其應執行之刑
,以資懲儆
故而為澈底打擊洗錢犯罪,新法乃依照國際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工
作組織(FinancialActionTaskForce,下稱FATF)40項建議之第3項建議,並
參採聯合國禁止非法販運麻醉藥品和精神藥物公約及聯合國打擊
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之洗錢行為定義,將洗錢行為之處置、多層
化及整合等各階段,全部納為洗錢行為,而於新法第2條規定:「
本法所稱洗錢,指下列行為:一、意圖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
來源,或使他人逃避刑事追訴,而移轉或變更特定犯罪所得
又因舊法第3條所規範洗錢犯罪之前置犯罪門檻,除該條所列舉特
定嚴重危害社會治安及經濟秩序之犯罪暨部分犯罪如刑法業務侵
占等罪犯罪所得金額須在新臺幣(下同)5百萬元以上者外,限定
於法定最輕本刑為5年以上有期徒刑以上刑之「重大犯罪」,是
洗錢行為必須以犯上述之罪所得財物或財產上利益為犯罪客體,
始成立洗錢罪,過度限縮洗錢犯罪成立之可能,亦模糊前置犯罪
僅在對於不法金流進行不法原因之聯結而已,造成洗錢犯罪成立
門檻過高,洗錢犯罪難以追訴
從而,新法第14條第1項之一般洗錢罪,祇須有第2條各款所示行為
之一,而以第3條規定之特定犯罪作為聯結即為已足(最高法院1
08年度台上字第1744、2057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本件被告乙OO、丙OO、丁OO、戊OO等人明知其等依「阿清」所為
之指示,前往向不知名之犯罪集團成員收取現金,再依指示將款
項轉交付予其等所指定之人,乃從事有如俗稱「匯水」之洗錢犯
行,縱對於各筆款項之來源,無法明確知悉係何類型犯罪之犯罪
所得,然對於所洗錢之標的仍為上開新法所指特定犯罪之犯罪所
得,則可概見,其中復包含附表三編號八、十一所示,移轉前揭
犯罪事實二日本機房所屬詐欺集團所詐得之款項,是其等主觀上
乃基於洗錢之犯意,客觀上則實際從事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
,而有收取及交付等轉移所有權之行為,自屬典型洗錢行為無疑
是核被告乙OO、丙OO、丁OO、戊OO所為,均係犯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
1項之洗錢罪
按數行為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之法益,
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
,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
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則屬接續犯,而為包括
之一罪(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6697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乙OO等人基於洗錢之犯意,於密切接近之時地,接續接受「
阿清」之指示,分別至如附表二所示之時間、地點收受他人所交
付詐欺取財所得之現金,再分別於如附表三所示之時間、地點轉
交現金予他人,以此方式為移轉所有權之洗錢犯行,自可視為接
續犯,各應僅論以一洗錢罪(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8年度金上
訴字第68、202號判決意旨參照)
起訴書就本件附表二、三所示各編號每次收受、交付款項之行為
,認應予以分論併罰,容有未洽,併予敘明
又起訴書附表三編號四所示之犯行,檢察官認該次洗錢之金額不
詳,本院依相關卷證資料復無從予以認定,此部分堪認檢察官所
舉之證據不足以證明該次有洗錢之犯行,本應諭知無罪,惟此部
分既與上開論罪科刑部分,有實質上一罪之審判不可分關係,本
院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被告乙OO、丙OO、丁OO、戊OO等人與「阿清」,各有犯意聯絡及行為
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又犯前二條之罪,在偵查或審判中自白者,減輕其刑
洗錢防制法第16條第2項定有明文
四、爰審酌被告乙OO、丙OO、丁OO、戊OO等人正值青壯年,不思循正
當途徑賺取財物,僅因貪圖一己私利、受高額報酬誘惑,竟掩飾
詐欺集團之不法所得,圖以製造金流斷點,造成執法機關不易查
緝犯罪,徒增被害人求償及追索遭詐騙金額之困難度,危害社會
治安與經濟金融秩序,所殊值非難,且依附表二所示收取之金
額高達1900餘萬元,足見其等洗錢之規模甚鉅,自不得予以輕縱
復斟酌被告乙OO、丙OO、丁OO、戊OO等人犯後均坦承犯行,態度良好
,有效節省司法資源,考量被告乙OO在水房集團中居於較核心之
地位,被告丁OO實際負責收取及交付之款項之次數較戊OO、丙OO為
多,兼衡其等各自所獲之不法利益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
所示之刑,併就所處罰金刑部分,各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
以示懲儆
(一)按犯罪所得之O圍,包括違法行為所得、其變得之物或財產上
利益及其孳息,不限於因犯罪「直接」取得者,且不應扣除犯罪
成本,此觀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之規定及其立法說明五之(一)、(三
)即明
2人以上共同犯罪,關於犯罪所得之沒收或追徵,倘個別成員並無
犯罪所得,且與其他成員對於所得亦無事實上之共同處分權時,
即無「O得」可資剝奪,故共同正犯所得之沒收或追徵,應就各人
所分得者為之
又所謂各人「所分得」之數,係指各人「對犯罪所得有事實上之
處分權限」者而言(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264號判決意旨參照
)
本件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戊OO等5人,分別於犯罪事實一、
三實際所獲得之犯罪所得,均有如附表五所示,雖均未經扣案,
爰均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之規定予以宣告沒收,於
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二)次按,洗錢防制法第18條第1項前段規定:「犯第14條之罪,其
所移轉、變更、掩飾、隱匿、收受、取得、持有、使用之財物或
財產上利益,沒收之
」,並未規定「不論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均沒收之,是此部分
關於洗錢犯行之標的,自仍以屬於被告所有者為限,始應予以沒
收(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5026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本件依卷證資料所得確定之收取、支付等洗錢之標的款項,分
別如附表二、三所示,其等既係聽從犯罪集團之指示將特定犯罪
之所得,移轉予犯罪集團所指定之人,是客觀上該洗錢之標的,
自非被告乙OO、丙OO、丁OO、戊OO等所有,本件復無積極證據足認現
尚保留有相關款項為被告乙OO、丙OO、丁OO、戊OO等人實際掌控中
,亦無從遽予認定其等對於所掩飾或隱匿之特定犯罪所得仍具有
事實上處分權,揆諸首揭實務見解,即無適用上開規定為沒收之
宣告,併予敘明
但依法得予沒收之犯罪工具物,本質上仍受憲法財產權之保障,
祗因行為人濫用憲法所賦予之財產權保障,持以供犯罪或預備犯
罪所用,造成社會秩序之危害,為預防並遏止犯罪,現行刑法乃
規定,除有其他特別規定者外,法官得就屬於犯罪行為人者之工
具物宣告沒收之(刑法第38條第2項參照)
而共同正犯供犯罪或預備犯罪所用之物,法無必須諭知O帶沒收之
明文,雖實務上有認為本於責任共同之原則,已於共犯中之一人
確定判決諭知沒收,對於其他共犯之判決仍應宣告沒收,或就各
共同正犯間採O帶沒收主義,以避免執行時發生重複沒收之問題
然所謂「責任共同原則」,係指行為人對於犯罪共同加工所發生
之結果,相互歸責,因責任共同,須成立相同之罪名,至於犯罪
成立後應如何沒收,仍須以各行為人對工具物有無所有權或共同
處分權為基礎,並非因共同正犯責任共同,即應對各共同正犯重
複諭知(O帶)沒收
此觀目前實務認為,共同正犯之犯罪所得如採O帶沒收,即與罪刑
法定主義、罪責原則均相齟齬,必須依各共同正犯間實際犯罪O得
分別沒收,始為適法等情益明
又供犯罪或預備犯罪所用之物如已扣案,即無重複沒收之疑慮,
尚無對各共同正犯諭知O帶沒收之必要
而犯罪工具物如未扣案,因法律又有追徵之規定(刑法第38條第4
項),則對未提供犯罪工具物之共同正犯追徵沒收,是否科以超
過其罪責之不利責任,亦非無疑
而重複對各共同正犯宣告犯罪所用之物O帶沒收,除非事後追徵,
否則對非所有權人或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宣告沒收,並未使
其承擔財產損失,亦無從發揮任何預防並遏止犯罪之功能
尤以對未經審理之共同正犯諭知O帶沒收,剝奪該共同正犯受審之
權利,更屬違法
至於非所有權人,又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自無庸在其罪刑
項下諭知沒收(最高法院26年滬上字第86號判例及62年度第1次刑庭
庭推總會議決議(六)、65年度第5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所採共
同正犯罪刑項下均應宣告沒收之相關見解,皆已經最高法院107年
7月17日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停止援用或不再供參考)(最高法
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109號判決意旨參照)
扣案如附表四所示之物,為阿清交予被告乙OO,供本件聯絡其餘共
犯所用之物等情,業據被告乙OO陳明無訛(見本院卷二第415頁)
,爰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之規定,予以諭知沒收
而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為刑法有關保安處分規定之特別
法,其適用O圍以所宣告之罪名為竊盜犯或贓物犯為限,苟所宣告
之罪名非竊盜犯或贓物犯之罪,縱與之有想像競合犯關係之他罪
,為竊盜犯或贓物犯之罪,亦無適用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
宣付保安處分之餘地
原判決既從一重論處上訴人等行使偽造準私文書罪,乃竟依竊盜
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3條第1項,均諭知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
勞動場所強制工作3年,亦有違誤(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4308
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查本件被告甲OO分別於犯罪事實一、二所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
第3條第l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既因想像競合犯之關係從較
重之刑法第339條之4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斷,已如前述,依上開最
高法院刑事判決意旨,法院就同一罪刑所適用之法律,無論係對
罪或刑或保安處分,除法律別有規定外,均應本於統一性或整體
性之原則予以適用
又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保安處分之規定為刑法有關保安處
分之特別規定,其適用O圍應以所宣告罪名為同條例第3條第1項所
定「發起、主持、操縱、指揮或參與犯罪組織」之罪為限
如所宣告罪名並非上開第3條第1項之罪,而係與之有想像競合犯關
係之他罪,自無適用組織犯罪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宣付強制工作
之餘地
刑法第55條於94年2月2日修正公布(自95年7月1日施行),就一行為
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所定「從一重處斷」之同時,雖參考
德國、奧地利之立法例,增設但書規定「不得科以較輕罪名所定
最輕本刑以下之刑」,然參諸本條立法理由說明三「想像上競合
與牽連犯,依現行法規定,應從一重處斷,遇有重罪之法定最輕
本刑較輕罪之法定最輕本刑為輕時,裁判者仍得在重罪之最輕本
刑以上,輕罪之最輕本刑以下,量定其宣告刑
德國刑法第52條(2)及奧地利現行刑法第28條,均設有相關之限制規
定,我刑法亦有仿採之必要,爰增設但書規定,以免科刑偏失
又依增設本但書規定之精神,如所犯罪名在3個以上時,量定宣告
刑,不得低於該重罪以外各罪法定最輕本刑中之最高者,此乃當
然之解釋」之旨,因但書規定所生科刑之封鎖作用,應僅止於宣
告刑部分,並不及於保安處分,自無從執此為據,率認於僅論以
加重詐欺罪之情況下,仍應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
,諭知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之餘地,併此敘明(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4、416、592、1199、1763、1908、1913號判決意
旨參照)
一、末按,緩刑宣告之裁量,法院應就被告有無再犯之虞,能否
由於刑罰之宣告而策其自新,及有無可認為暫不執行刑罰為適當
之情形等因素而為判斷,屬於法院得依職權裁量之事項,故法院
斟酌被告犯罪之一切情狀結果,認為不宜而未予宣告緩刑,自不
得任意指為違法(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572號判決意旨參照)
被告甲OO原當思以正當途徑賺取金錢,卻投入、參與跨國詐欺集團
所為各該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之犯行,係對大陸地區人民為之
,彼等從事電信詐欺犯罪手法惡劣,破壞大陸地區人民對所處社
會環境成員間之基本信賴關係,更係對臺灣地區人民以外之境外
行騙,依其等犯罪情節、對大陸地區民眾詐騙所生危害及兩岸人
民之情感等情狀,本不無嚴重斲傷,而詐欺集團之猖獗,對社會
及人民財產所造成之威脅與損害由來已久,政府亦長期致力於打
擊與追緝詐欺集團,其等猶仍無視於此而加入詐欺集團犯罪
而對犯罪事實三所示之洗錢犯行,亦採取接續犯之實質上一罪之
見解,亦係對被告最為有利之認定,本院既已審酌被告等全然坦
承犯行之犯後態度等上情,給予從輕量刑及定應執行刑,本院審
酌再三,認均不宜再給予緩刑之寬典,特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組織犯罪防制條例
第3條第1項後段、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第16條第2項,刑法第
11條前段、第28條、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第3款、第55條、第42條
第3項前段、第51條第5款、第38條第2項前段、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
第3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判決如主文
減輕
洗錢防制法,第16條第2項,16,A
判例
最高法院34年上字第862號、73年台上字第2364號、28年上字第3110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110號、77年台上字第213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195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44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783、190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26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669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744、205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6697號判決意旨參照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8年度金上訴字第68、20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26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502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6年滬上字第86號判例及62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六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10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7月17日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停止援用或不再供參考)(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109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430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4、416、592、1199、1763、1908、191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572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接續犯 4 , 傳聞證據 1 , 共同正犯 17 , 想像競合 9 , 牽連犯 2 , 評價為一罪 1 , 分論併罰 3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洗錢防制法,第16條第2項,16,A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總則,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引用法條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7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6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4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3,A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3,A   3

洗錢防制法,第3條,3,A   3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3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3

洗錢防制法,第2條,2,A   2

洗錢防制法,第16條第2項,16,A   2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39條之4,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3條第1項,3,A   1

洗錢防制法,第40條,40,A   1

洗錢防制法,第18條第1項前段,18,A   1

洗錢防制法,第14條,14,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第8條第1項,8,總則,法例   1

刑法,第52條,52,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第4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2條,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22條第1項第2款,222,妨害性自主罪   1

刑法,第222條第1項第1款,222,妨害性自主罪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