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0906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主文
甲OO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
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
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
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其立法意旨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之反對詰問予以
核實,原則上先予排除,惟若當事人已放棄詰問或未聲明異議,
基於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現之理念,且強化言詞辯
論原則,法院自可承認該傳聞證據例外擁有證據能力
經查,檢察官、被告甲OO對本院下述所引用之證據均表示沒有意見
(本院卷第77至79頁),且迄至言詞辯論終結前亦未聲明異議,
本院審酌該等證據之取得過程並無瑕疵,與本案待證事實間復具
有相當之關聯性,以之為本案證據尚無不當,認為得為本案之證
據,是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之規定,均有證據能力
(二)又傳聞法則乃對於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而
為之規範,本案判決以下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無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第1項規定傳聞法則之適用,經本院於審理時依法踐行調查
證據程序,檢察官及被告均不爭執各該證據之證據能力,且與本
案待證事實具有自然之關聯性,亦查無依法應排除其證據能力之
情形,依法自得作為證據
(一)被告與告訴人O龍玉同為荔園華夏社區住戶,該社區於107年5月
16日20時許,在上址社區管理室內,召開107年度5月份委員會例行
會議,被告因不滿告訴人O龍玉針對之前會議委託書之製作提出質
疑,與告訴人O龍玉發生爭執,有以手環勾住告訴人O龍玉之脖子
,並接續以腳踢告訴人O龍玉之事實,業據證人O龍玉於本院審理時
證述明確,並有荔園華廈管理委員會區分所有權會議出席委託書
、支出傳票、請款單(偵卷第49至51頁)、荔園華廈管理委員會
函(偵卷第71頁)、刑事陳報狀檢附107年5月16日委員會例會監視錄
影影片檔譯文(偵卷第85至89頁)、荔園華廈107年度區分所有權
人會議手冊(偵卷第121至139頁)在卷可參,並為被告所不爭執(
本院卷第37頁、81頁),是此部分事實,應堪予認定
三、被告行為後,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規定,業於108年5月29日經總
統以華總一義字第10800053451號令修正公布,於108年5月31日生效施
行
修正前之刑法第277條第1項原規定:「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
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000元以下罰金
」,而修正後刑法第277條第1項則規定:「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
,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0萬元以下罰金
」,經比較新舊法,修正後之刑法第277條第1項將法定刑提高為「
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0萬元以下罰金
」,顯以被告行為時之規定較有利被告,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
定,此部分仍應適用被告行為時之法律即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規
定論處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普通傷害罪
(二)爰審酌被告不思理性處理社區住戶糾紛,僅因不滿告訴人O龍
玉態度,即於荔園社區管委會開會時之多數人所在之公開場合,
徒手勾住告訴人O龍玉及以腳踢告訴人O龍玉,造成告訴人O龍玉受
有前開傷勢,所為實無可取,且犯罪後迭否認犯行之態度,及審
酌告訴人O龍玉所受傷勢輕重、被告犯罪動機、手段、目的等一切
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條第1項前
段、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
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名詞
傳聞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7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