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林地方法院  2019090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管理外匯條例第22條第1項,A |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罰則 | 管理外匯條例第22條,A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罰則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所涉詐欺犯行,業經檢察官不起訴
處分確定)明知經營銀行業務需經過主管機關特許,非銀行不得
經營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違法經營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之行為
,亦稱地下匯兌),竟與真實姓名年籍不詳、自稱「O友諒」之
成年男子,共同基於違法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之犯意聯絡,自民
國104年6月8日前某時起至105年7月5日止,由甲OO以「優於銀行匯率
」為號召,向不知情之友人O季璇(所涉詐欺、違反銀行法犯行,
業經檢察官不起訴處分確定)招攬地下匯兌業務、收取匯兌款項
,並經O季璇輾轉介紹O淑萍投入資金,由O季璇提供其所有之中國
信託商業銀行000000000000號美金外幣帳戶(下稱O季璇中信美金帳戶
)、中國信託商業銀行000000000000號臺幣帳戶(下稱O季璇中信臺
幣帳戶)、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台北建北郵局0000000-0000000號帳
戶(下稱O季璇郵局帳戶)供O淑萍將如附表一所示各筆欲投資購買
外幣之款項,於如附表一所示之時間、在如附表一所示之地點、
以如附表一所示之方式,分別匯入前開O季璇各帳戶內,另由甲
OO提供其指定之大陸地區招商銀行東莞大朗支行0000000000000000號帳
戶(戶名:林后俊,下稱甲OO指定之大陸地區帳戶),供O淑萍令
其胞妹O淑珍將如附表二所示各筆欲投資購買外幣之款項,於如附
表二所示之時間,匯入前開甲OO指定之大陸地區帳戶內,俟甲OO取
得該等投資款項後再轉交予「O友諒」,經「O友諒」由不詳管道
自境外取得外幣後,交由甲OO及O季璇在國內換匯並計算各筆款項
結匯後得賺取之匯差,由甲OO與O季璇等人分潤,並將O淑萍所得之
利潤於如附表三所示之時間,匯入O淑萍指定之中華郵政股份有
限公司北投石牌郵局00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O淑萍郵局帳戶)或
中國信託商業銀行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O淑萍中信帳戶)內,而
以此方式從事非法國內外匯兌,因認被告涉犯銀行法第125條第1
項前段之非銀行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罪嫌云云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
懷疑存在時,即難遽採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76年度台上字
第4986號判決要旨參照)
另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號
判決要旨參照)
又基於被告無罪推定之原則,為確保被告之緘默權及不自證己罪
之特權,並貫徹檢察官之舉證責任,犯罪事實須由檢察官提出證
據,並負起說服之責任,而積極認定之
反之,僅被告對於被訴事實無法提出反證或所為抗辯仍有懷疑者
,尚不能持為認定犯罪之論據(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945號判決
要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違反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之非法經營
銀行業務罪嫌,無非係以:被告於偵查中之供述、證人即告發人
O淑萍於警詢及偵查中所述、證人O季璇於警詢、偵訊及本院審理
時之證述、如附表一至三所示各帳戶之交易明細資料、O淑萍與O季
璇間之LINE對話紀錄截圖影本、O淑萍寄發予被告及O季璇之存證信
函影本、被告與O季璇於105年12月14日共同簽立之切結書影本等,
為其主要論據
四、訊據被告固坦承有透過O季璇,收取O淑萍購買外幣之款項,經
O淑萍交付如附表一、二所示款項後,被告再透過O季璇匯款交付
如附表三所示款項予O淑萍等情(詳細匯款時間、金額、帳戶如附
表一、二、三所示)等情,惟堅詞否認有何非法經營銀行業務之
犯行,辯稱:我不知道這樣是違法的,我是因為銷售美金保單需
要到銀行換匯,因此認識O友諒,O友諒向我表示其有私人管道可
取得較好的匯率,我便透過O友諒購買外幣,賺取匯差,例如銀行
的匯率是31.02,O友諒會報給我31,我就是賺0.02手續費,但我並不
清楚O季璇跟O淑萍之間收的帳的部分,我只知道O季璇給我多少錢
,我就向O友諒換匯多少錢的外幣,但後來O友諒失聯避不見面,
此事才會爆發等語(見本院卷第62頁、第68頁)
(一)按除法律另有規定者外,非銀行不得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銀
行法第29條第1項定有明文
又外匯之買賣,僅中央銀行或其指定銀行得辦理之,參諸管理外
匯條例第7條第1項之規定亦明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違反同法第29條第1項除法律另有規定外,非銀
行不得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罪,所謂「匯兌業務」,係指行為人
不經由現金之輸送,而藉與在他地之分支機構或特定人間之資金
清算,經O為其客戶辦理異地間款項之收付,以清理客戶與第三人
間債權債務關係或完成資金轉移之行為
而管理外匯條例第22條第1項之以非法買賣外匯為常業罪,所稱「
非法買賣外匯」,係指在國內非以指定銀行或外幣收兌處為對象
,所為買賣外幣之行為
是銀行法第29條第1項並未規範非法買賣外匯,與管理外匯條例第
22條第1項所規定之罪,以非法買賣外匯為常業者始足成立,其二
者之犯罪構成要件並不相同,亦非可彼此包含,故私營兌換外幣
業務,除可能構成管理外匯條例第22條第1項之罪外,並無上開銀
行法規定之適用(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934號、106年度台上字
第783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上開銀行法第29條第1項所謂之「匯兌」行為,係指行為人「經
常」、「為其客戶辦理」異地間款項之收付,以「清算客戶與第
三人間」債權債務關係或完成資金轉移之行為
(三)依證人O淑萍證稱:我與O季璇在100年左右認識,於104年間O季璇
告知我有投資管道,問我要不要投資,期間我還請我妹妹O淑珍
在大陸地區銀行借款,將款項借給我投資,投資期間O季璇有陸續
匯款報酬金額給我,我才會持續匯款投資,我總共交付新臺幣48
萬4480元(匯款金額49萬40元,扣除104年11月16日、105年5月24日2筆各
4780元,是保險金額與本案無關,及105年7月5日1筆1000元,忘記匯
款原因但應該與本案無關,此3筆都不提告)、美金1萬元、人民幣
34萬3378元,O季璇從104年6月8日到105年7月4日總共匯給我31筆金額
共計新臺幣64萬068元等語(見他4821號卷第58至60頁、他1785號卷第1
3至15頁),證人O季璇證稱:因為我朋友有在做外幣投資買賣,我
就跟O淑萍說可以買外幣,我們可以賺中間匯差,我有跟O淑萍一
起買外幣做匯差,我自己有匯錢給被告,O淑萍臺幣部分有匯給我
,美金部分我不清楚,人民幣是匯到另一個朋友的帳戶,這些O淑
萍要拿來做投資的錢,我有交給被告幫忙買賣外幣,我是拿臺幣
給被告買美金,被告再依我們要求匯美金或臺幣給我們,之前匯
款大概都有1塊的匯差,我知道的是請被告的朋友的公司幫忙換
,我有匯款報酬給O淑萍,是匯款到O淑萍中國信託及郵局的帳戶,
之前換匯有賺錢,有賺錢我就匯回給O淑萍,後來被告的朋友公
司出事,所以我們投資的錢拿不回來,當時我、被告、O淑萍、O淑
珍購買外幣做投資,我把臺幣匯款及現金交給被告,被告會幫我
買外幣,外幣種類是美金和紐幣,外幣再交給我,我再拿外幣去
換,有時候我會請被告直接換臺幣給我,至於被告是去何處購買
外幣,這是他和他朋友的事情,我就不清楚等語(見他3947號卷
第43至44頁、他4821號卷第55至57頁、他1785號卷第13至14頁),則審酌
上揭證人O淑萍、O季璇所證情節,均稱O淑萍係透過O季璇將投資
款交付被告從事買賣外幣,O淑萍交付如附表一、二所示投資款項
後,被告透過O季璇匯款交付予O淑萍如附表三所示款項則係報酬
等情,核與O淑萍與O季璇間之LINE對話,O季璇除向O淑萍報告「已轉
18200匯差」、「已轉16800匯差」等投資報酬匯款情形之外,並有
向其報告或詢問「今天美金賣8500賣32.15匯率,再賣6/15美金29.
5
273275-250750=22525晚點存郵局」、「美金賣32.4,今天賣8000美金」
、「要不要再買29.5匯率」、「2萬人民幣妹妹再買3000美金」、「
妹妹的是美金4000賣32.4=129600再賣4000美金×29.5=11600」、「2萬
人民幣+11600臺幣=109600可以買3700美金,餘450臺幣如何」等關於
外幣買賣投資細節之情形相符,有上開LINE對話紀錄截圖影本在
卷可按(見他3947號卷第27至33頁),並與本件案發後,O淑萍與被
告、O季璇間於105年12月14日簽立之切結書上所載明「本人O季璇、
甲OO受O淑萍、O淑珍委託換取外幣,經收取前2人轉帳交付款項,迄
今尚未兌換外幣…」,有該切結書影本1件在卷可按(見他3947號
卷第34頁),及O淑萍寄發予被告及O季璇之存證信函記載「O季璇
小姐、甲OO先生倆位於104年起接受O淑萍、O淑珍兩人委託轉帳換取
外幣款項」均相符,有該存證信函影本附卷可稽(見他3947號卷第
35至36頁),則被告之收取上開O淑萍款項,顯係為O淑萍買賣外幣
之投資,亦即僅係單純之外幣買賣,不涉及客戶與第三人間債權
債務關係之清理或完成資金轉移,實與銀行法第29條第1項所稱之
「匯兌業務」要件並不相符,是尚要難執此認定被告有何銀行法
第125條第1項前段之非銀行不得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之犯行
(四)再由O淑萍透過O季璇交付被告之投資款項,其中附表一部分,
均係在臺灣地區透過O季璇中信或郵局帳戶匯款交付,而被告透過
O季璇給付予O淑萍如附表三所示投資報酬款項,亦係在臺灣地區
內透過O季璇同一中信或郵局帳戶匯款交付,並未有何異地款項之
收付之情形,並非銀行法第29條第1項所稱之匯兌行為
至於附表二部分,雖係匯入大陸地區帳戶交付,然據證人O淑萍證
稱:伊有請妹妹O淑珍在大陸地區銀行借款,將款項借給伊投資,
該人民幣款項係匯入被告指定之大陸地區帳戶等語,則O淑萍在
大陸地區交付上開人民幣款項之原因,僅係委請被告為其從事投
資外幣買賣之款項,則就被告客觀上在大陸地區收取上開款項之
行為,僅係因取得其本人受委託購買外幣之款項,乃係履行「客
戶與自己間」之債權債務關係,並非清算「客戶與第三人間」債
權債務關係或完成資金轉移,亦非銀行法第29條第1項所稱之匯兌
行為,且被告僅係收取O淑萍委其投資買賣外幣之款項,難認被告
主觀上有何經營地下匯兌業務之犯意,自難就此遽論以被告非法
經營地下匯兌業務罪責
(五)又被告買賣外幣之行為,是否另構成管理外匯條例第22條第1項
之非法買賣外匯為常業之罪責乙節,按管理外匯條例第22條第1項
係規定:「以非法買賣外匯為常業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
役或科或併科與營業總額等值以下之罰金」,係以「以非法買賣
外匯為常業者」為構成要件
縱被告公司有時有代客戶下單從事「外匯保證金」之交易,所買
賣者僅係帳面上沖銷之處理,乃買空賣空之交易,僅係帳面盈虧
之計算而已,實際上並無現貨之交易行為,核與管理外匯條例第
22條所規定之「買賣外匯」,應係指實際上有取得所買入之外幣財
產權,亦須賣出之財產權移轉於他人之情形尚屬有間,是所謂「
外匯保證金」之交易行為自不該當管理外匯條例22條「非法買賣
外匯為常業者」之規定(臺灣高等法院85年度上易字第3313號判決
意旨參照)
本件依O淑萍及O季璇證述之情節,以及本案O淑萍及O季璇之帳戶資
料,被告或O季璇始終並無將O淑萍所投資購買之外幣交付O淑萍,
其等所交付O淑萍者,僅係如附表三所示之匯差報酬款項,卷內並
未見有何實體外幣之存在資料,則本件究竟有無實際上取得所買
入之外幣所有權並移轉於O淑萍,抑或僅係代客戶下單從事「外
匯保證金」之交易,已非無疑
且被告所稱之「O友諒」真實年籍均不詳復無從聯繫,無法排除被
告並非從事「買賣外幣」而僅係從事「外匯保證金」交易之可能
性,而仍有合理之懷疑,而「外匯保證金」所買賣者亦僅係帳面
上沖銷之處理,乃買空賣空之交易,僅係帳面盈虧之計算而已,
實際上並無現貨之交易行為,即與管理外匯條例第22條所規定之
「買賣外匯」,應係指實際上有取得所買入之外幣、票據、有價
證券等財產權,亦須賣出之財產權移轉於他人之情形截然不同,
況且,本案縱認被告確有受O淑萍之委託買賣實體外幣,然依卷內
事證,並無足夠積極證據可認被告係以非法買賣外幣為常業,則
被告所為自亦不該當於管理外匯條例22條「非法買賣外匯為常業
者」之規定,併此敘明
五、綜上所述,本件被告所為,既與銀行法非法經營國內外匯兌
業務罪之構成要件顯不該當,檢察官所舉證據,不足證明被告確
有起訴意旨所指非銀行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犯行,本院無從形成
被告涉犯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嫌之確信
心證,即屬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揆諸前開說明,自應為被告無罪
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945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934號、106年度台上字第783號判決意旨參照
臺灣高等法院85年度上易字第3313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緘默權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銀行法,第29條第1項,29,通則   7

管理外匯條例,第22條第1項,22,A   5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125,罰則   4

管理外匯條例,第22條,22,A   4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125,罰則   1

管理外匯條例,第7條第1項,7,A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