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地方法院  2019091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2款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明知甲基安非他命係毒品危害防制條
例第2條第2項第2款所列之第二級毒品,依法不得販賣,竟基於販
賣第二級毒品之犯意,於民國106年7月16日前某日,透過網際網路
,以帳號「kuanting9527」、暱稱「大冠」,登入即時通訊軟體WeCh
at(微信),並在WeChat支援板上,張貼販售內含第二級毒品甲基安
非他命之咖啡包之留言,適O彥全於106年7月16日上網瀏覽欲購買
前開毒品咖啡包而與之聯繫,甲OO遂於同日17時許,在新北市中和
區莒光路129巷內,以新臺幣(下同)400元之代價,販賣重量不詳
、內含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之咖啡包1包予O彥全
因認被告甲OO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販賣第二級毒品罪
嫌云云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又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
亦包括在內,然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
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之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
性懷疑之存在時,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
院為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亦有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意
旨、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況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之規定,其供出毒品來源而破獲者,
復得減輕其刑,則其指證之真實性猶有疑慮,是施用毒品者之指
證,其真實性有待其他必要證據加以補強,茲所謂必要之補強證
據,固不以證明販賣毒品犯罪構成要件之全部事實為必要,但以
與施用者之指證具有相當之關聯性為前提,其經與施用者之指證
綜合判斷,已達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施用者
之指證為真實者,始得為有罪之認定,此為無罪推定原則之必然
推演,亦有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6750號判決意旨足資參照
再查,關於毒品施用者其所稱向某人購買毒品之供述,必須有補
強證據佐證,係指毒品購買者之供述縱使並無瑕疵,仍須補強證
據佐證而言,以擔保其供述之真實性,該所謂補強證據,必須與
施用毒品者關於相關毒品交易之供述,具有相當程度之關連性,
且足使一般人對於施用毒品者之供述無合理之懷疑存在,而得確
信其為真實,始足當之
若毒品購買者之供述證據,本身已有重大瑕疵,依嚴格證明之法
則,苟已無法憑為犯罪事實之認定時,自無再論補強證據之必要
,其理甚明,亦有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850號判決意旨可參
三、本件公訴人認被告甲OO涉犯上揭犯嫌,無非係以被告甲OO於偵
查中供述、證人O彥全於警詢及偵查中證述、O彥全所提出之WeChat
對話紀錄翻拍照片7張等為其主要論據
復質以證人O彥全倘曾在微信支援板上看到被告介紹所欲出售之咖
啡包,則其何以會不知所購買毒品之種類為何?另其倘於前揭時
、地曾向被告購買過咖啡包,其又何以會未見過被告本人?再證
人O彥全既無法確定所購買咖啡包內含何種毒品成分,則本件又如
何能確定O彥全所購買之咖啡包內確含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
之成分?更何況,證人O彥全於106年7月22日23時45分為警採尿送驗後
,其尿液卻呈安非他命類、MDMA類、Ketamine類陰性反應,此有台灣
檢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濫用藥物實驗室─臺北106年8月21日報告編
號UL/2017/00000000號濫用藥物檢驗報告、新北市政府警察局受採集
尿液檢體人姓名及檢體編號對照表(編號:E0000000號)各1份附卷
可憑(見106年度偵字第25625號偵查卷第27、28頁),是證人O彥全於
106年7月18日縱有其所稱施用其向被告所購買之毒品咖啡包,惟此
亦無從確認該咖啡包含有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之成分,甚或
任何其他毒品種類之第二、
(二)、復觀諸被告甲OO與證人O彥全於106年7月16日間之微信對話紀錄
,O彥全雖有傳送「30瓶一杯333塊吧」、「好那就好哈哈」、「你
有FB??」、「好收收」、「ok」、「啊你們那除了解渴飲料嗨
有什麼」、「認識啊」、「他跟我同校」、「好啊那謝謝先這樣
」、「有啊」、「他們要2~」等訊息,此有微信通訊軟體對話紀錄
翻拍照片1份在卷可參(見106年度偵字第25625號偵查卷第17頁及反
面),但並未見有與本件交易毒品種類、數量、價格、交易地點
或交易時間之任何相關訊息,是證人O彥全上開警詢、偵查中之證
述本非無瑕疵可指,已如前所認,又無其他客觀補強證據可以佐
證,以擔保其供述之真實性,故本件實難執此證詞爰為被告不利
之認定
五、綜上所述,觀以卷附現存資料及上開論述,尚無法證明被告
涉有本件販賣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之犯行,且檢察官所舉證
據及卷內資料,業經逐一調查、剖析,仍未能獲被告有罪之確切
心證,本案尚有合理懷疑存在,致無從形成被告有罪之確信,本
案既乏積極明確之證據,可資證明被告有販賣第二級毒品犯行及
犯意,要難以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販賣第二級毒品罪
相繩
揆諸前開規定及判例意旨,既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自應為被告無
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意旨、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6750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850號判決意旨
名詞
補強證據 4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4,A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2款,2,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17,A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