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地方法院  2019091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明知自己無法將其在Facebook(下稱臉
書)「勁戰俱樂部」社團貼文販售之商品依約出貨給買家,且依
一般社會生活通常經驗,可預見將個人帳戶提供給素不相識之人
,恐淪為詐騙集團施行詐騙後收取不法所得之犯罪工具,仍為下
列犯行:(一)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先於民國106年12月26日前某
日,在上開臉書社團網頁刊登販售勁戰機車車殼之廣告,俟告訴
人O泯翰瀏覽網頁後陷於錯誤,向其訂購,即指示告訴人O泯翰將
貨款新臺幣(下同)2千元匯至其申辦之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
下稱郵局)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並迅速提領該筆款項,隨後
藉故拒不出貨
(二)另基於幫助詐欺之不確定故意,於106年12月底某日,在新北市
板橋區長江路某統一便利超商,將申辦之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
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之存摺、提款卡,以不詳對價,托運予真
實姓名年籍不詳之詐欺集團成員,並告知提款密碼
因認被告甲OO分別涉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之以網際網路對公
眾散布之加重詐欺取財罪嫌及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
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嫌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
據之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懷
疑之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
」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著有76年
臺上字第4986號判例可資參照)
又犯罪事實之認定,應憑真實之證據,倘證據是否真實尚欠明顯
,自難以擬制推測之方法,為其判斷之基礎,而認定犯罪事實之
證據係指足以認定被告確有犯罪行為之積極證據而言,該項證據
自須適合於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始得採為斷罪資料(最高法院
53年臺上字第656號、29年上字第3105號判例可資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涉有前開犯行,無非係以被告甲OO於偵查中之供
述、告訴人O泯翰、O安葶、O婕妤、O正喜於警詢中之指述、被告
上開帳戶之開戶資料暨交易明細、告訴人4人匯款之自動櫃員機交
易明細照片、臉書私訊及Line對話截圖照片、網路匯款交易結果截
圖等,為其主要論據
2、茲有疑問者,乃被告交付上開郵局帳戶,是否有幫助詐欺取財
之故意或不確定故意?茲O:(1)按刑法上幫助之行為,須有幫助他
人犯罪之意思,如無此種故意,基於其他原因,以助成他人犯罪
之結果,尚難以幫助論(最高法院20年上字第1022號判例要旨參照
)
申言之,交付帳戶而幫助詐欺罪之成立,必須行為人交付帳戶時
,明知或可得而知,該人將利用其交付之帳戶作為詐取財物之用
,如交付帳戶之人並無幫助犯罪之意思,亦非認識收受其帳戶者
將持以對他人從事詐欺取財等財產犯罪之用,其交付時既不能預
測其帳戶將被他人作為詐欺取財等財產犯罪之工具,自不能成立
幫助詐欺取財等犯罪
是被告甲OO辯稱:伊因剛滿18歲,無法跟銀行借錢,而誤信自稱「
O太太」之人可為其辦理民間信用貸款,始寄出提款卡、郵局存摺
等語,尚非全然無稽
(3)復參以上開被告甲OO與「O太太」間之line對話記錄,可知「O太太
」在被告將上開郵局帳戶之存摺及提款卡寄送至指定處所前,有
傳送:「你這邊需要多少呢」、「條件只要我後面幫你做的資料
送上去審核過了就可以」、「你的職業是?」、「做多久?有工
作證明或是薪資轉帳嗎?」、「你個人目前在外面有跟其他公司
或是銀行有借貸嗎?或是欠款等語(見本院審易字卷第91至97頁
),以此向被告詢問、確認申貸人個人基本資料及信用狀況,並
要求被告提供身分證正反面、被告手持身分證之照片1張、電話號
碼及緊急聯絡人,以此確認被告是否係本人借款,復由被告回稱
:「沒欠款這是第一次借錢」、「我的電話號碼暫時不能用了被
限制要等借到錢繳」、「哥哥0000000000」、「一定要用講的嗎可以
錄音嗎因為我電話費沒繳」、「這幾天被暫停使用了」、「我現
在很急需要錢去繳」等語,可知被告於案發時確有急需用錢而有
向民間借貸之需求無訛,故本件實難想像被告於斯時在無利可圖
下,仍甘冒自己金融帳戶遭凍結,及受刑事訴追風險,而單純交
付帳戶給他人,為此種損人不利己之行為
復衡以被告於斯時甫滿18歲,且毫無向一般銀行或民間貸款經驗,
在謀生不易、經濟拮据情形下,因辦理貸款過於急切,本難期待
被告在此情狀下還能詳究細節、提高警覺而免遭詐騙、利用,是
本件實難執此逕認被告交付上開帳戶存摺及提款卡時,即可以預
見其中隱含之不法風險,而認其有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
2、然按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之成立,以意圖為自己或第三
人不法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為要件,所謂
以詐術使人交付,必須被詐欺人因其詐術而陷於錯誤,若其所用
方法,不能認為詐術,亦不致使人陷於錯誤,即不構成該罪,最
高法院46年臺上字第260號著有判例可為參照
3、復按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之成立,係以行為人意圖為自
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為
要件,此觀該條項規定自明
告訴人於同日下午6時30分許傳訊:「你好,可以拍單子給我嗎」
、106年12月28日上午2時27分許傳訊:「請問東西寄了嗎」、同日下
午4時6分許傳訊「如果明天中午12點還沒回覆我會先去報警」,被
告於106年12月30日下午8時16分許回稱:「抱歉我手機壞掉我今天
等等凌晨去寄因為我找不到大箱子而且又下雨不好意思讓你以為
詐欺」,告訴人復於106年12月31日、107年1月4日傳訊:「請問我什
麼時候會收到,寄了請拍單子給我」、「請問你到底出貨了沒」
、「如果你沒有這些東西可以賣那你可以退款吧」,被告於107年
1月22日回稱:「我有可以賣但是我很抱歉我遇到一些事」、「O個
我寄貨運東西太大」、「還是我退款給你?」,告訴人回稱:「
你直接退錢給我吧」,並提供郵局存簿照片供被告匯款,被告於
107年1月29日回稱:「O個不好意思我有私訊你臉書但是你好像沒看
到就是我上次賣的車殼我這還在我上次有開庭一次因為我的帳戶
變人頭帳戶所以我沒辦法匯款給你那我開庭有說我願意還給你錢
做和解但是我一直沒收到消息還是我一樣把車殼給你在補1000給
」等語(見本院審易字卷第67至77頁),可知告訴人自106年12月26日
匯款2,000元給被告後,迄至107年1月28日止,雙方均能透過臉書之
訊息傳送方式,聯繫本件商品交貨或解除買賣契約事宜,衡情被
告應無故意不與告訴人聯繫之情事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著有76年臺上字第4986號判例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53年臺上字第656號、29年上字第3105號判例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20年上字第1022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46年臺上字第260號著有判例
名詞
不確定故意 3 , 幫助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